没到半个小时,平凡就看到小孩子成功将他的朋友挖起来了。

    只见小孩子将植物挖出来的瞬间,他就快速的脱衣服。

    平凡皱着眉头开口问:“你干什么?”

    “把我的朋友包着带走啊!”小孩子认真的开口说。

    平凡瞬间无语了,随即就取出惶重殿放大开口说:“走,我们进去。”

    “为什么?”小孩子惊奇的开口问。

    平凡微笑着开口说:“进去后,你就会知道了。”

    小孩子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平凡,然后才抱着蓝灵儿走向惶重殿。

    小孩子走进惶重殿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个空荡荡的大殿,当即他便转头对着平凡发出质问:“这是什么地方?”

    小孩子再发问的时候,他已经在警惕的看着周围,因为他感到了危险的气息。

    平凡摇了摇头,随后就挥挥手牵动了阵法,随即平凡和小孩子以及蓝灵儿都进入了一片空间中。

    “小孩子,你终于来了。”一个声音在平凡进入空间的时候响起。

    这空间正是惶重殿的内部空间中,所以声音也就是小重子的。

    “这小孩子我你带进来了,还有其他事情吗?”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便开口出声问。

    平凡的声音刚刚落下,一个人的身影就出现在旁边,他看着小孩子开口说:“暂时没有,不过以后会有。”

    小重子对平凡说完后,他就撇下平凡转而对小孩子开口问:“小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谁?我叫东云天,别人经常叫我东子。”小孩子认真的开口说。

    小孩子说完的时候,他的双眼就快速的打量着小重子,心里却是在疑惑着:“奇怪,为什么这个人会让我感到亲切?”

    “东子,好!我叫小重子,以后你们两个就跟在我身边修炼吧!”小重子也不知道东子心里所想,他只是认真的开口说。

    东子失望的看了一眼平凡,随后就失落的开口说:“我们两个?是我和这个叫平凡的人吗?”

    “不是,是你和你怀里的那株植物。”小重子摇了摇头开口说。

    东云天吃惊的开口问:“真的?”

    平凡看到东云天的吃惊,他不禁笑了笑,因为东云天吃惊的样子太好看了,而且带有一股属于孩子的天真。

    平凡微笑着开口说:“他说的是真的。你们就好生跟在他身边进行修炼吧!”

    平凡说完后,他就看向小重子:“我先走了,这他们就交给你了,有需要的话,找我。”

    平凡的话音刚落下,他的身影就从惶重殿的内部空间离开了。

    小重子看着平凡离开,他转头对东云天开口说:“东子,你跟我来。”

    东云天听到声音时,他便跟着小重子走,也不管小重子想让他做什么,他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怀里的植物。

    虽然小重子身为惶重殿的器灵,但是这时候他的速度却是非常慢。

    大约半个小时后,小重子停在了一座山峰的面前。

    小重子指着面前的山峰对东云天开口说:“东子,你看到那一座山了吗?你带着你怀里的植物去到山顶,我在那里等你。”

    说完,小重子就消失了。而原地只留下东云天和他怀里的蓝灵儿。

    “蓝灵儿,你说小重子是想做什么呢?为什么要让我们去山顶?”

    东云天疑惑的看了看山顶,然后就低头看着蓝灵儿开口说。

    不过,蓝灵儿并没有什么表示,就好像是一棵普通的植物一样。

    很快,东云天就抱着植物走向山顶。

    ……

    “这纳兰家好像已经加强了防御!”平凡坐在一家酒楼里看着纳兰家的方向。

    “可不是嘛,就是今天,又有人来东玄镇出手杀人了,而且都是十大势力的,所以他们不得不防啊!”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人忽然对着平凡开口说。

    很显然,平凡的话被旁边的人听到了。

    平凡站起身朝着说话的人走去,并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兄台,你可知道出手的人是谁?”平凡微笑着看着对方开口问。

    平凡的声音一出,徐浩的脸色就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盯着平凡开口问:“你想干什么?”

    听到这里,平凡先是环视了一下四周,随后就对着徐浩摇了摇头。

    徐浩看到平凡的动作,他便对着平凡询问:“你的意思是这里人多口杂?”

    平凡在徐浩说话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纳兰家的大门被打开了。

    当即,平凡就打算抓住机会潜入纳兰家了,于是便敷衍道:“算是吧!不过,我要走了。”

    “小二的,钱我放这儿了,你过来拿一下。”

    有了决定,平凡便快速的行动了,他首先把一块银子放在自己之前坐的位置上,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平凡离开时,徐浩却是露出了一股诡异的笑容,但是平凡却没有机会看到。

    平凡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换了一身行头后,他就转身朝着纳兰家的墙根走去。

    站在墙根的位置,平凡抬头看了看墙壁,但是心里却是发出一声叹息:“要是我能够把小燕子的云鹤步遇到手就好了,只可惜当时没有……唉!”

    随即,平凡便催动了隐匿术开始靠近纳兰家大门。

    随着时间的过去,平凡已经能够在外面听到纳兰家族人交谈的声音了。

    “这个东云到底是谁啊?感觉他就像是个大家族来的,但是他的行为却又是那么的庸俗……”

    “东云呢,应该就是一个大家族的少爷,只不过因为他是天才,所以他的性格也就不一样,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别猜了,我们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就好了。”

    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平凡听到的交谈声骤然停下。

    不过,此时平凡已经来到了大门之外,就差进入了。

    这时候的平凡,虽然非常靠近纳兰家大门,但是却没有人发现他,因为隐匿术已经将他的身形完全隐藏,并且幻化出融入环境的假象,只要不在阳光下制造出影子,那么就没有被发现的可能。

    平凡将他的灵魂力外放,周围的情况就映入了灵魂内,在纳兰家大门的内测,有一个特别的建筑物,建筑物里面有许多人在哪里,想必应该是看守人员,随时准备应急的。

    这个特别的建筑的出入门口正对着通道,只要有人从大门进入,里面的人就能够知道有人进入。

    而且最不方便的还是在天上,因为天空中的太阳正好将光芒散落在纳兰家大门,只要平凡从大门经过,他的影子就会出现在地面上,特别建筑的人就会通过影子察觉平凡的藏身处。

    正是因为这样,平凡的脚步不得不停下来。

    “怎么办?这休息处正好就在大门内侧,如果我想要经过大门,那么我就势必会被发现,得想个办法才行。”

    忽然,平凡想到了阵法,因为隐榆阵是已经被掌握了,而且他还有着一道幻阵。

    将幻阵和隐榆阵结合后,特别建筑里面的人就会与世隔绝,而平凡则可以快速的通过大门,亦或者用另外一个方法,把所有人都控制了。

    “如果我将大门的人控制了,那么以后我要进入这里的话,想必我还是能够方便些许的,那我就选择控制了他们吧!”

    想到了利用阵法时,平凡的印记又多出了一个决定。

    随即,一道道符文便快速的通过平凡的双腿融入地面,

    符文增多的时候,平凡的体内能量已经快速的消耗着。

    不到半个小时,平凡就发现自己体内的能量已经少了一半。不过所以你的是阵法已经基本完成了,就差最后一步的牵引。

    平凡嘴角慢慢的扬起,两道符文却是快速的进入了地面。

    两道符文进入了地面后,一个幻阵率先成型,圆形的阵法正好将平凡所在的位置覆盖了。

    接着,隐榆阵也快速的成型了。

    不过这时候,平凡已经从幻阵的边缘位置上,快速的进入特殊建筑了。

    整个过程中,那四个看守大门的纳兰家族人并没有被惊动,他们一直都直直的站着,却是不知道已经有人从他们面前经过。

    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平凡的幻阵已经覆盖了很大一块范围,在范围之内,所有的景物都被切换了。

    平凡慢悠悠的取出弟子令牌放大,然后就对着特殊建筑里面的众人一拍,许多人已经进入了出凡阁楼中。

    “你是谁?我的族人们呢?”

    有人发现了平凡后,他马上就大声喝道。

    “放心,他们现在都还好好的活着。不过,要是你们不配合,接过又将会不同。”平凡神情冷淡的开口说。

    说过的时候,平凡的手头动作也不赖,他正在快速的拍动,而一个个人也因此消失了。

    因为平凡已经用阵法隔绝了外界,所以动作也显得很快,根本不顾忌周围的摆设。

    拍了几下后,所有的人都消失了,在平凡的视野里连一个人也没有了,四周都静悄悄的。

    接着,平凡的身影也消失了。地面上就下了一块牌子,正是松涛学院的弟子令牌。

    “大家好,我是平凡。现在,你们来起一个誓言,效忠于我,不泄露我的信息,就这么简单。做完之后,你们就可以重新回去了。我可以保证你们的自由还属于你们。”

    进入出凡阁楼的时候,平凡马上就开口说。

    “什么?你要我们起誓?真是可笑!”

    “说,你到底是谁?”

    “身为一个年轻人,你就不要那么冲动,冲动会害死人的。”

    ……

    面对众多的声音,平凡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就从惶重殿中放出两个人,一个是纳兰鹿田,一个是纳兰家的其他人。

    平凡指了指纳兰鹿田开口说:“他就是你们纳兰家的纳兰鹿田,如今就由他来和你们说说情况吧!”

    纳兰鹿田在平凡说完的时候,他马上就对着纳兰家的众人开口劝说:“你们都听他的话吧!也许我们纳兰家主宰东玄镇的机会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