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隐阵,阵法可以隐匿气息、身形,但是阵法中阵基高达一百零八个!阵法大师亦无法成功布置此阵法。价格,一千两银子。

    众所周知的是,阵法大师已经属于第四等级,而前面的三个等级分别是入门、心眼、阵心,然而这三个阵法等级都难以跨越!

    平凡略一思考,他便转头对着那个侍者开口说:“我就要这本阵法书籍了,麻烦帮我取下。”

    侍者狐疑的看了一眼玄隐阵,随即就无比认真的开口问:“你真的要选择这门阵法吗?”

    平凡听到侍者的话,他便疑惑的问:“有问题吗?”

    “没有,不过关于这玄隐阵已经在这里十年了,但是一直都没有人布阵完整,因为它真的太难布阵了,几乎是每一次有人购买了,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他们又放回来了。这是买主设定的规则,从购买之日起,可以在十天内退回。”

    侍者非常认真的开口解释。

    “是这样么?”平凡犹豫了一下。

    平凡转头看了一下其他地方,但是心里却是有种后悔的感觉,源头直接和玄隐阵挂钩。

    平凡在后悔中看着阵法书籍,但是所看的阵法书籍却是不入心……

    良久之后,平凡除了玄隐阵之外,其他的阵法书籍就连一个名字也记不得……

    平凡摇了摇头,冲着侍者开口说:“罢了,你帮我挑一门最好的隐匿类型阵法吧!”

    “好的,公子。”侍者一听,他便低头看了看柜台,但是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一个。

    侍者认真的看着柜台的东西,眼睛小心翼翼的扫过每一本书籍,心里却是在回忆着每一本阵法书籍的资料。

    侍者在回忆的时候,平凡则是在想着玄隐阵。

    “公子,您看这隐榆阵怎么样?它虽然是只有四个阵基的阵法,但是隐匿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侍者经过了一番筛选后,他终于给出了答案。

    听到侍者的声音,平凡便抬头往侍者的方向看去,只见侍者正指着一本书籍。

    平凡又走过去看了看标签,只见标签上写着:隐匿能力能够避免吐纳境五重搜查,四个阵基构成。价格一千两银子。

    平凡看到四个阵基的字眼时,他便皱了皱眉,不过他还是选了:“既然你说好,那就选它吧!”

    “好的,请稍等。”侍者一听,他连忙就激动的开口说。

    只见侍者伸手便一个地方按了一下,随后就站在平凡身旁。

    “嗯?”平凡疑惑的看着侍者。

    侍者一看到平凡的表情,他便明白了,当即就开口解释说:“这是我们的规矩,只有主管或者副主管过来才能将物品取出来的。”

    “原来是如此,那就等等吧。”平凡听到解释,他便释然了,随即就把目光放在玄隐阵上。

    没过多久,平凡就看到一个人急急忙忙靠近。

    “这位就是我们的副主管之一,有他在,交易就可以完成了。”侍者看到平凡的转头动作的时候,他便开口解释道。

    侍者开口解释的时候,他却是已经在心里计算自己的提成了。

    那位副主管很快就来到了平凡面前,他微笑着看了一眼侍者,然后视线才落在平凡身上:“这位公子可是看中了隐榆阵?”

    “不错!你能帮我把它取出来吗?”平凡微笑的点点头说。

    “嗯,没问题。不过,这需要我们完成交易才可以。毕竟,柜台里面放的可是原本。”平凡的话音落下,那个副主管就开口说。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完成交易吧!”平凡一听,他便朝着侍者看去,只见侍者点了点头,因此他便爽快的取出一张银票。

    银票是价值一千两银子的银票,不过平凡并不在乎,因为这些银票都是执行任务的时候获得的。

    “好!公子真是爽快!”副主管一手接过银票,他便微笑着取出了隐榆阵。

    平凡微笑着接过隐榆阵书籍,随手翻了翻,然后就收进了储物戒指中。

    不过这时候,平凡却是忽然开口说:“把那玄隐阵也拿出来,我一并要了。”

    平凡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将一张银票取出,依旧是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平凡的声音还没落下,那个副主管的声音就惊讶的出现:“什么?你要玄隐阵?”

    平凡非常坚定的开口说:“嗯,没错!”

    听到平凡的话,副主管沉默了,他看着平凡在思索,不知道他的心里想些什么。

    一会儿之后,副主管还在沉默。不过平凡却是不耐烦了。

    “难道不行吗?”平凡认真的开口问。

    副主管听到平凡的话,他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转头看向侍者开口问:“你没有和这位公子说明?”

    侍者抬头看了一下平凡,随即就对着副主管开口说:“说明了。但是小人不知道这位公子在想什么?”

    “真的?”副主管疑惑的开口问。但是问话的对象却不是侍者,而是平凡。

    “关于玄隐阵的事情,我也听这位侍者说了,不过我认为它值得我研究。所以,我才会决定要这门阵法的。还请副主管您帮我完成交易。”平凡平静的开口说。

    “罢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就同意你的交易请求吧!”平凡的声音落下,副主管就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平凡,随后才摇了摇头开口说。

    副主管的声音落下,一本书已经在递到了平凡的面前。

    平凡看到封面的几个字的时候,他便满怀欣喜的收走了,因为上面写的正是玄隐阵。

    “下面,带我去看看攻伐一类的阵法吧!”平凡收好玄隐阵之后,他便微笑的开口说。

    副主管一听,他并没有过多的惊讶,他只是点点头应道:“好,请公子跟我来。”

    而那位原本带平凡来的侍者则是不知所措的站着,不过那位副主管却是开口说:“跟着来吧!这位公子购买的东西,提成还是有你的。”

    侍者一听,他便激动的跟在平凡的后面。

    一会儿,平凡就来到了对面,那里依旧是一个个柜台,只不过柜台中已经摆放了不同的阵法了。

    “还是你们来选,我只要最强攻击力的阵法。”平凡抬头扫了一下前面的柜台,然后就淡淡的开口说。

    副主管听到平凡的话,他便马上开口说:“嗯,我来给这位公子挑选吧!”

    副主管说完,他便走近柜台看向一本本阵法书籍。

    “好了,公子您看看这门阵法可以吗?”副主管经过一番筛选后,他便伸手指了指一本阵法书籍。

    平凡说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被指中的阵法书籍名为落叶秋雨,光看名字就可以知道和自然有关了,不过威力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

    平凡联想到自然的时候,他就皱了皱眉开口问:“布阵容易吗?”

    “公子不必担心,这门阵法虽然和自然有关,但是布阵的速度却是非常快的。只要半刻钟就能够将阵法布置完成,不过最大的威力还是需要在湖边、河边等,因为这种地方水和土都比较充足。”

    副主管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便明白了平凡的想法,当即就开口解释。

    “那好。那就选这门阵法吧!”

    平凡一听,他心中的石头便落地了,因为他准备这门阵法是打算入侵十大势力的,所以布阵的时间不能太长,要不然势力中便会有人发现不对。

    而副主管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便点点头,随即便取出了落叶秋雨。

    副主管有所动作的时候,平凡也动了,只不过他所取的东西是银票而已。

    副主管的动作很快,他把落叶秋雨递给平凡的时候,平凡就平静的接过阵法,同时也将银票递给副主管:“这是我购买落叶秋雨这门阵法的银票。”

    副主管听到平凡的声音时,他便微笑着接过了银票,同时还开口邀请:“好!希望公子下次再来!”

    “有需要的话,我会来这里的,希望下次我来的时候,有更多的好东西介绍给我哟。”平凡点点头,随后就摆摆手走了。

    平凡离开了御景阁后,他便一直朝着纳兰家的方向走去。

    平凡的速度并不是太快,不过因为纳兰家和御景阁实在是太近了,所以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便已经抵达了纳兰家了。

    虽然抵达了纳兰家,但是因为还没有准备好,所以平凡就选择路过。

    路过纳兰家的时候,平凡心里则是微笑着说出了一句话:“纳兰家,等候夜晚的降临吧!”

    半个小时后,平凡来到了一处无人的树林中。

    “这里应该没人了,我得研究一下阵法才行。”

    平凡放眼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四周非常平静,随即他便摸着储物戒指在心里想。

    很快,平凡就取出了惶重殿。

    ……

    “你们几个,现在你们是纳兰家的人,也是这里唯一的纳兰家人,所以,我希望你们爱惜自己的生命。只要你们愿意起誓效忠于我,我保证你们可以重新看到你们的族人。”平凡平静的看着前面的九个人开口说。

    纳兰家的九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就疑惑的开口问:“你是谁?你有什么能力保证?”

    平凡听到问题的时候,他也不说话,他只是静静的取出了弟子令牌,正是烂木头牌子。

    一个长老一看到平凡的弟子令牌,他便震惊的开口说:“什么?你就是那个……”

    “不错,我就是那个戴面具的人。”平凡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却是很自信,“想必你们还记得刚刚你们醒来的时候吧?那里可是有很多人躺在那里的,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可是可以让他们取代你们的位置的。”

    纳兰家的九个人一听到平凡的话,他们心里都浮现了一幕:“一群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但是却怎么叫也叫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