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你让我带来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你可是现在就要?”

    平凡的面前,平律正微笑着开口说。

    平凡摇了摇头,“不是的,你带来的东西我是要在东玄镇发展酒楼准备的,所以我特意让你带多些过来。”

    “在这里开设酒楼?可是,我们可没有人负责啊!”平律疑惑的开口。

    平凡听到平律的话,他便微微一笑,当即他就准备解释,不过此时却是响起了一个声音。

    “平凡兄弟,这位是学院的长老吗?”

    这声音正是陈奔的,但是他却还没有出现。

    平凡一听,他便侧头看了一下大门,随即就对平律开口说:“刚刚说话的那个,就是我在此地选的负责人。”

    平律一听,他的脸上也浮现了好奇之色:“难道他也是一个厨师?”

    平凡一怔,随即就微笑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平律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便点了点头。

    很快,陈奔就走了进来,他的身边还跟着清霜。

    看到陈奔和清霜走进来,平凡就站起身指了指平律开口说:“陈奔大哥、嫂子,这位是我凡心学院的副院长,这次负责带食材过来。你们喊他律长老就好了。”

    说完,平凡又看向陈奔说:“这两位叫陈奔和清霜,两人都是刺客,不过清霜的厨艺颇为不错。同时,他们也是我们学院的内院弟子。”

    平凡介绍完毕,陈奔夫妇便连忙拱手施礼:“陈奔(清霜)拜见律长老。”

    “嗯。本人这次来,还带有内院弟子令,来的路上,我还疑惑为什么要带内院弟子令,不过听到院长的话,我便明白了。恭喜两位成为凡心学院的一员!”平律微笑的点点头应道。

    陈奔听到平律的声音,他便微笑着看向平凡:“这一切都是拜院长所获。”

    清霜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不过他的脸上神情已经将一切都说明了。

    “好了,把内院弟子令给他吧!我已经为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入门仪式,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把事情办完后,你就跟他们去镇上看看情况,选择一个好地方入手。”平凡忽然插口说。

    平律疑惑的开口问:“你要出去?”

    “去做任务,因为一下子接的任务太多了,所以我要抓紧时间。”平凡无奈的摇了摇头。

    平律一听,他便明白平凡的难处了,当即他就开口说:“放心吧,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平凡听到平律的回答,他便微笑着看向陈奔夫妇,说:“大哥、嫂子,有什么不懂的,你就问一下律长老,他基本都知道的。”

    “好的,路上你可要小心,现在消息可是很多,特别是那一次行动后。”平凡一说完,陈奔就点点头应道。

    “放心吧!他们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当时行动的时候,我可是带了面具的,所以你不必担心。”继陈奔的话之后,平凡就自信的开口说。

    听到平凡的话,陈奔却是忽然想起平凡回来时的情况。

    平凡刚刚回到住处时,陈奔可是清楚的看到平凡是一身黑回来的,唯一不是黑色的也只有一双手。

    “那就好,不过还是要小心点儿的好。”陈奔点点头应道。

    平凡朝着平律点了点头后,他便冲陈奔说:“这段时间,律长老会把一些事宜告诉你的。我可能要两天左右才回来。”

    言毕,平凡就踏出幻影步离开了。

    平凡离开后,平律就取出两枚令牌说:“这里的两枚令牌就是内院弟子令,你们先滴血认主吧!”

    平律取出来的正是灰色的令牌,灰色的令牌中,最顶部的星星时白色的,往下就是一座塔,一只鹰托着塔飞翔。

    陈奔一听,他便连忙走前几步接过令牌,随后就递给清霜一枚。

    很快,滴血认主完毕了,令牌顶部星星已经变成了紫色。

    平律看到陈奔夫妇完成滴血认主后,他便慢慢的开口解释内院弟子令的能力:“这枚弟子令牌中,有一层保护,保护能够抵挡吐纳境五重的全力一击,但是每次使用都会消耗能量。另外……”

    陈奔夫妇听完平律的解释后,他们脸上都很吃惊,捧着弟子令牌看了又看。

    最终,还是清霜忍不住,她率先开口问:“这东西真的能够沟通别人?这可是市面上没有的东西啊!”

    平律非常肯定的开口说:“真的,市面上没有,是因为这里还没有太大的价值,而且这东西对你们来说还是很珍贵的,所以市面上还没有。来,我来介绍一下怎么使用……”

    ……

    东玄镇中,平凡已经重新走在了街道上,但是这一次却是没有带上面具。

    平凡为了找一些能够提升实力的东西,他特别找了一些比较大的商铺。

    最终,平凡走进了自家名为‘御景阁’的商铺,一个侍者看到平凡走进来,他就对着平凡走近。

    “公子需要什么?我是这里的侍者。”

    侍者认真的开口说。

    平凡看了看店铺里面,但是这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并不知道那些东西可以提升实力,当即他便有了决定:“你们这里有什么能够短时间提升战斗力的?”

    侍者听到平凡的话,他便快速的开口说:“请公子跟我来,我带您去寻找合适的宝物。”

    平凡点了点头,而侍者则是在平凡点头的时候往前走去。

    没过多久,平凡就走到了一个放法器的地方。

    平凡看了看周围柜台,随后就低头看了看,只见旁边却是发现了很多的兵刃类型的法器。

    最靠近平凡的柜台中,那是一把刀,旁边有标签。

    虎骨刀,东岚大师的杰作,适合吐纳境三重使用。

    青鳞刀,穆棱大师杰作,适合吐纳境二重使用。

    ……

    平凡看到是刀类,他便摇了摇头,因为他现阶段并不曾学习刀法,所以他暂时不打算用刀。

    抬腿往前走了走,但是看到的依旧是以刀为主,剑类的却是一件也没有,其他的兵器倒是挺多的。

    平凡走了好一会儿,但是却还是没有发现法器剑,当即他就对着侍者询问:“你们这里没有法器剑?”

    侍者一听,他便疑惑的开口问:“你们是要寻找剑类法器?这片区域是没有法器剑的,法器剑在另一个地方。”

    平凡一听这里没有法器剑,他便认真的开口说:“带我去看看法器剑吧!”

    平凡的声音落下,那侍者便点点头转了个方向。

    没过多久,平凡就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有很多的法器剑,不过区域所占的面积却是比较少,最起码和刚刚的区域小了不少。

    侍者将平凡带到这片区域的时候,他却是认真的开口说:“公子,前面的法器剑都是从外面购买回来的,品质都很好,不过价格方面却是有点儿贵,您……”“奴角,你终于回来了!”

    一个人忽然大喊道。

    随着这个人的声音响起,很多人都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在前面不远处,奴角正在一步一步走过来。

    “快快快!去把奴天陌那小子叫来,他父亲出现了,他居然不知道在哪里,真是的。”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时候,他就一拍脑袋开口说。

    “对呵,天陌他估计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谁看见他了?”

    是啊!谁看见奴天陌了?

    然而谁也不知道奴天陌去了哪里……

    “大家快想想看,最后一次看到奴天陌是在什么时候!”王浩发现奴天陌一直都没有出现的时候,他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事情,随即就开口说。

    “我记起来了,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天陌的时候,是在一个小时之前,那时候我没有留意到他想做什么,只是发现他往南方走去了。”一个村民在王浩的提醒下忽然惊醒。

    此时,奴角正好来到人群。

    “你们说我儿子不见了?”

    奴角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王浩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很是吃惊:“奴角这是怎么了?他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

    不过,王浩的吃惊并不代表他会追究下去,因为奴天陌失踪了!

    “在傍晚的时候,他回到家做好饭了,但是你迟迟不归,偏偏天又下大雨,他就以为你在铁匠铺,所以去找你了……”王浩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奴角听完王浩的话,他的表情顿时就严肃起来,他看着面前的众人认真的开口问:“最近有没有陌生人来过这里?”

    奴角的声音还没落下,众人就互相看了一眼,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过陌生人,所以他们都摇了摇头。

    至于王浩在听到奴角的声音时,他便想到了一个事情:五年多之前,奴天陌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奴角就来到了银湖村,但是谁也不知道奴角的来历,只是因为奴角有一手打铁的能力,所以银湖村的众人才选择让奴角留下的。

    想到这里,王浩就开口问:“你当年来这里,是不是为了躲避仇家?”

    奴角听到王浩的问题时,他脸上的严肃顿时就闪过一丝仇恨,但是又很快消失了,只有少数人察觉到。

    随即,一股恐怖的气息便凭空出现!气息瞬间就笼罩了整个银湖村!

    在气息之中的村民们,他们很多人都是没有修为的,他们在气息出现的时候就晕过去了。

    至于那些有点儿修为的也是汗流浃背的坚持着!那摇摇欲坠的身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唯有王浩一个人的腰板挺直,但是他的衣服却是已经湿透了。

    片刻后,笼罩整个银湖村的气息消失了,奴角的表情却是变成了阴冷!

    一个村民看到奴角的表情时,他忽然就吓尿了!

    “奴角,你可不能做坏事啊!你也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这里还是你儿子的出生之地呢!”王浩看到奴角的表情,他为了村民的安全着想,他还是开口了,虽然有点底气不足的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