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你说奴角会去了哪里呢?”有人忽然问。(书^屋*小}说+网)

    “或许他在其他什么经常去的地方吧?大家有没有记得奴角会经常去的地方?”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心里马上就出现了一个灵感。

    “好像是东边的那个小湖,好像他每隔一两天都会自己去哪里捕鱼的。”

    听到这话的奴天陌却是没有什么表示,因为他昨天才吃着父亲亲手做的鱼汤,所以他觉得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他心里还是对小湖有点儿盼头的。

    王浩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是一亮,随即就开口说:“好,那个小伙子你就带人去东边的小湖找找吧!”

    那个说话的人,他听到王浩的声音时,他就应声点点头带人离开了。

    有人离开后,其他人也继续提出自己的意见。

    虽然意见很多,但是奴天陌都觉得不太可能,将所有自己认为不太可能的地方都排除后,他便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就离开了。

    奴天陌独自一个人离开了人群的事,并没有人注意到。

    奴天陌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一个老人的面前。

    这个老人是在奴角搬来之后才出现的,当时他来的时候,已经半死不活了,不过奴角却是找到他,给他用各种方法治好了。

    到目前为止,在这个老人的身上还有两个谜团,一个就是他的身份,这个谜团很多人都想知道,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第二个谜团就是奴角给他治疗的方法,因为在奴角找到老人之前,王浩已经找过很多人了,他们都是颇有名声的医者,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无能为力。

    最主要的是王浩请来的人根本不知道老人的病因!

    然而,奴角接手后,老人只是在两天时间每就痊愈了!

    “天陌,你看上去有些颓废啊!和爷爷我说说可以吗?”老人慈祥的开口说。

    听到老人慈祥的声音,奴天陌心里觉得很疑惑,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来到老人这里时,他却是好像不知道!

    虽然奴天陌心里有疑惑,但是当他抬头看到周围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因为老人因为是外来者,而且也没有为银湖村做什么贡献,所以他住的地方显得很偏僻,他也没有多大的力气清理杂草,消息没有传到这里,也是正常的。

    当即他就露出一个笑容来,说:“爷爷,我爹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正愁着怎么找到他呢。”

    老人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睛是不是朝着南方的小道看去。

    看到这一幕,奴天陌心里便是大喜,当即他就连忙开口问:“爷爷,难道你知道我都父亲去哪里了?”

    平凡确认了山峰之后,他便快速的朝着山峰前进。

    半刻钟以后,平凡来到了山下的入口处。

    看着熟悉的路口,平凡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东玄镇的方向,正是在那里,平凡收走了很多人。

    随即,平凡的就开始上山了。

    大约一刻钟,平凡终于来到了山腰处的建筑,这里正是陈奔夫妇的住处。

    刚刚站定的时候,陈奔的声音忽然就响起来:“平凡,你可回来了!要是再迟点儿,我们可要出去找你了。”

    平凡听到陈奔的声音,他便疑惑的看向前方,但是他很快又明白了,因为他在东玄镇耽搁的时间有点长了。

    随即,平凡就尴尬的拱拱手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平凡说完,他便快速的走动,随即就站在了陈奔的面前。

    陈奔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平凡,随即就微笑着开口说:“好!看到你回来,我就放心了。走,我们去看看你嫂子把菜做好没。”

    陈奔一说完,他便转身朝着屋子走去。

    一个声音忽然从厨房中传出:“奔哥,是平凡兄弟回来了吗?”

    这个声音,是清霜发出来的,这时候她正在厨房忙活。

    陈奔一听,他便开心的大喊:“是啊!我正想下山去找找呢,结果他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陈奔的声音刚刚落下,清霜的声音便跟着响起来了:“好!你们先等一下,我马上就将最后一道菜做好了。”

    平凡一听,他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声音还没出口的时候,陈奔却是摇了摇头说:“难得你嫂子这么高兴,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下吧。她已经好久一段时间没有行侠仗义了……”

    平凡听着陈奔的诉说,他也只能点了点头。

    ……

    不知道多久之后,平凡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好了!奔哥你们进来端菜吧!”

    毫无疑问,声音是从厨房传出来的,因而平凡就站起身准备进入厨房。

    但是,平凡却是忽然发现一道黑影忽然窜过自己的面前,随即便想到了什么。

    平凡哑然回头一看,果然,陈奔的身影已经消失了,那张椅子还在摇摇欲坠……

    看到摇摇欲坠的椅子,平凡只是笑了笑,随即就抬腿走去。

    进入了厨房时,一阵扑鼻而来的香味震惊了平凡。

    放眼一看,却是看到了十多道菜肴!

    平凡吃惊的开口:“呀,嫂子你居然做了这么多菜!”

    话音刚落,清霜的声音便责怪的响起:“不多不多!这是要庆祝,庆祝用的菜肴怎么能少呢?”

    还没等平凡听完,陈奔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来:“兄弟,该庆祝的时候,你可千万别嫌弃佳肴太多!要不然,庆祝宴会可就不是宴会了。等下你放开肚皮子吃就好了。”

    平凡听完陈奔夫妇的话后,他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就走近菜肴并端起一部分走出厨房。

    离开厨房回到客厅的时候,平凡却是忽然停了下来,视线来回在自己手中的佳肴以及桌面转移。

    这时,陈奔端着佳肴从平凡身后走出来了,他看到平凡端着菜肴一动不动,他便疑惑的开口问:“兄弟,怎么了?”

    听到声音,平凡连忙侧身,随即才开口说:“这张长桌该不会就是为庆功宴而准备的吧?”

    平凡侧开身子的时候,陈奔就快速的走向长桌,在听到平凡的问题时,他便停下来回头吃惊的开口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平凡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因为……因为这桌子实在是太长了……”

    陈奔回头看了看长桌,随即就一脸慷慨的开口:“嗯……你说的倒是真的,这张桌子还是我们第一次办庆功宴的时候,我亲手做的呢!距离今天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了……”

    陈奔刚刚感慨完毕,正当他想摸摸桌子的时候,厨房里面却是传出来一个声音:“你们两个啊!别在那里感慨了,这里面的菜肴都要凉了!”

    陈奔听到厨房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他一个机灵就转身跑进厨房。

    “这陈奔居然还是挺怕他夫人的。”平凡看到陈奔的动作,他便若有所思的在心里想着,而他的双腿则是迈向了长桌。

    很快,平凡就将他手上的菜肴放好,但是没想到的是陈奔也出来了,他的手里还端着一些菜肴。

    “陈奔大哥,你的速度可真快!”平凡看到陈奔的时候,他就微笑的开口说,同时也将陈奔手中的菜肴接过放在桌面上。

    “熟悉了就好,熟悉了就好。”陈奔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便憨厚的笑了笑,随即就微笑道。

    平凡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就站在了一旁。

    桌面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十五道菜,这十五道菜全部出自一个人的手里,而这个人也正好从厨房里面走出来。

    “霜儿,时隔一个月后,我们终于再一次开启了庆功宴,开心吗?”陈奔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开心!每一次庆功宴的出现,都代表我们又完成了一次替天行道,让更多的普通人免受灾劫,这种事情当然令我很开心。”清霜听到陈奔的声音,她也是激动的开口说。

    “好!那,这次我们就邀请平凡兄弟加入我们的庆功宴!”陈奔满意的回头看了看天空,随即就转过身对平凡说。

    陈奔说完,他就低头取出三只酒杯,同时也取出酒壶往酒杯里倒酒。

    而此时,清霜也是找到了平凡的身边:“平凡兄弟,你只要随便坐就好了。”

    平凡听到陈奔夫妇的声音,他就微笑着回应着,同时也找了位置坐了下来。

    陈奔的倒酒动作结束的时候,平凡刚好坐下,只见陈奔将一只装有酒的酒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平凡看着陈奔将酒杯放在自己面前,他便站起身拱手道谢。过后,便再次坐了下来。

    陈奔接受了平凡的道谢后,他便将另外一只酒杯放在了清霜的面前。

    这时候,陈奔才斗志昂然的端着酒杯站起来开口说:“好了!现在,我们的庆功宴正式开始!希望这次的庆功宴之后,我们还有更多的机会!”

    陈奔的声音刚刚出现,清霜的声音就跟着响起来了:“这是必须的!我们木纹情侣刺客可不是吃素的!”

    虽然平凡只是第一次参与庆功宴,但是他还是真挚的站起来,说出了一番打气的话:“庆功宴一定会继续延续下去的!加油!”

    陈奔豪气的开口道:“好!那就借平凡兄弟的好话了!来!干了这杯!”

    平凡一听,他就连忙低头,随即就端起一只装有酒的酒杯。

    干了酒之后,三个人便开始大吃特吃起来。不过,这时候东玄镇的镇主府却是迎来了几位客人。

    ……

    “镇长,如今镇中十大势力都已经来人了,他们正在偏殿等着。您看要不然去见见他们?”

    一个仆人行色匆匆的来到一座建筑中敲响了某扇门。

    仆人说完后,他便静静的站在门外。

    一会儿之后,一个声音从门内传出:“不必了,你让王邑去把信息收集,然后就整理成册存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