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代表着生机和活力,如果想让一个家族或势力成长起来,都要看年轻一辈。

    因而平凡在看到纳兰家的几个年轻人的时候,他心里马上便来了主意。

    在平凡的操控下,弟子令牌慢慢的靠近了纳兰家的年轻人,然而纳兰家的年轻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目标。

    就连那些追杀平凡的人也是不知道,他们只是一味地追杀。

    “好!位置合适了!”平凡将弟子令牌操控合适时,他便在心里说。

    而一块烂木头牌子则是在此时忽然放大。

    烂木头牌子至今已经是第三次出现了,那些追杀的人都很熟悉,但是这次烂木头牌子是竖着出现的!

    平凡回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弟子令牌已经和纳兰家的年轻人十分靠近,而且这几个人还明显没有认识到烂木头牌子的危险。

    心念一动,烂木头牌子就开始移动起来。

    烂木头牌子的速度也是不赖的,刚刚移动的时候,它便吞噬了好几个人,纳兰家的几个年轻人无一幸免,他们都被收入了出凡阁楼中,随后他们又被小重子收走了。

    虽然烂木头牌子收走了几个人,但是平凡还不满意,因为他即将进入森林了,进入了森林之后,想要抓人就无形中增添了难度。

    “哈哈!你们的实力也不过是如此,怎么追也追不上我,你们看,在你们的身后,一块烂木头牌子正在移动,它的速度比较快,如果你不想被灭杀,那你们可要小心哦!”

    平凡非常得意的开口提醒道。在提醒的同时,他却是忽然打出一团能量飞向弟子令牌,因为他发现存储在弟子令牌的能量已经接近没有了。

    一团能量明晃晃的扑向烂木头牌子时,没有人敢阻止,他们以为能量团是一道攻击,一旦触发,迎接而来的将会是诡异的攻击。

    正是因为众人的没有拦截,所以烂木头牌子很顺利的获得了能量。

    烂木头牌子吸收了能量后,平凡就提升了它的速度。

    弟子令牌在飞奔中呈直线靠近平凡,这一切都无比顺利,但是平凡却是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平凡狐疑的回头看了一眼,随即目光就落在了纳兰家之人身上:“难道是有更高修为的人来了?”

    忽然,平凡听到了一个声音:“小子!敢杀我纳兰家族人,却不敢停下来,你这是何意?”

    平凡的眼角在声音出现时便捕捉到了一个场景,纳兰家的几个长老正在微笑。

    当即,平凡就哈哈大笑道:“你们嫁祸的能力可是不简单啊!你以为你们纳兰家是天帝老儿?谁便给我安罪名!哼!”

    说话的时候,平凡却是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只见一个人已经突然出现,而且速度非常之快!

    平凡回头的时候,他的灵魂力便感应到了突然出现的人的修为,随即他的心里就大笑道:“哈哈,你这个人虽然修为高,但是我已经靠近森林了,一切都已经将要结束。”

    随即,平凡就一下子将弟子令牌拍向纳兰家的几个长老。

    “糟了!你要对我们动手!快跑!”

    一个纳兰家的人看到烂木头牌子的动作,他马上就明白平凡的想法,当即就抬腿转身跑,同时也大喊。

    其余四个纳兰家的长老一听,他们连忙就抬腿跑。

    但是,一切已经晚了,平凡的弟子令牌已经近在咫尺!

    最靠近弟子令牌的纳兰家长老一下子就被收走,被收走时,纳兰家长老的腿才刚刚抬起来!

    接下来是第二个纳兰家长老,这个长老的速度不错,已然跑出了两步!但是,他的速度却是比不上弟子令牌,毫无疑问他也被收走了。

    也就是在此时,平凡的弟子令牌忽然加快了速度!

    因而一个跑出第三步的长老也被收走了,他的脸上尽是震惊。

    在此过程中,弟子令牌一直处于加速状态。

    很快,第四个纳兰家长老也被收走了。不过,此时弟子令牌却是快速的缩小了。

    “这该死的家伙!他的速度居然紧紧比我慢一点儿!如今却是已经要进入森林了!”那个速度很快的人在心里咒骂着,但是他却是改变不了事实。

    平凡已经抵达了森林的边缘,因而他才会放弃那第一个警醒的纳兰家长老。

    “可惜了,距离就要超过最大距离了,要不然那最后一个吐纳境二重的长老……”进入森林的时候,平凡心生叹息。

    随即,平凡便一闪身进入了森林。

    进入森林后,平凡的幻影步便如鱼得水,每一次残影出现的时候,真身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个纳兰家实力达到吐纳境三重的长老却是暴怒起来,因为他将平凡跟丢了。

    纳兰家的三重长老一直跟着平凡,但是奈何平凡是有幻影步的,每次都能够留下一道残影,而真神却是可以普通瞬移般离开了。

    这个吐纳境三重的马兰家人,其实是纳兰家的老祖之一,属于创族之祖!名为纳兰笑天。

    纳兰笑天发现平凡的踪迹时,他便第一时间赶去,但是结果却是一道残影,能量凝聚的残影!其真实性根本无法识别!

    纳兰笑天一直在不断追寻,他便不断找到平凡的残影,每次看到残影的时候,残影都在消失,一股嘲讽的意境弥漫而出。

    半个小时后,纳兰笑天愤怒的一拳打在一树干:“该死的!为何这个小子有这样的步法!他到底是谁?”

    随即,纳兰笑天就逐渐冷静下来了,他开始慢慢的回忆周边的势力,但是却没有想起来谁才是自己的敌人。

    久而久之,纳兰笑天便想到了东玄镇的几家势力:“会不会是东玄镇的?虽然十大势力都是本地势力,但是其中的恩恩怨怨也颇多……”

    然而,纳兰笑天却是没有发现前面的异样,那是一条河,各种漂浮着一块烂木头牌子,形状和之前收走纳兰家长老的牌子一样,只不过一个是放大版,一个是缩小版而已。

    平凡回忆着自己在河边时,纳兰笑天忽然攻击树干,落叶纷飞的时候,他正好踏出幻影步准备潜入河中,因而一片片叶子便止步于平凡的身边,随后落地。

    平凡忽然感慨起自己的幸运:“这纳兰家的老家伙可真傻,要是他稍微留意下,我就要被他发现了!”

    一番感慨之后,平凡就盘坐下来修炼了,而出凡阁楼则是随着烂木头牌子漂流而去。

    ……

    纳兰家的一个大殿中,纳兰笑天坐在一把椅子上,眼睛是不是透露出一股杀气,沉着脸开口说:“纳兰青木,你来和我说说当时的情况,我倒要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是谁!”

    大殿中,只有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纳兰笑天前面,那就是纳兰青木。

    纳兰青木就是那个侥幸逃脱的长老,此时他却是惶恐不安。

    久久没有听到回答,纳兰笑天的脸色渐渐沉下,“怎么?你是我大哥的孙子,我就问不了你了?”

    “不是的。”纳兰青木摇了摇头说,“根据收集到的消息来看,这小子并不是我们东玄镇的人,他应该是来自其他地方的,他的唯一攻击就是那一块牌子,其他的就是他的步法。在来到我们纳兰家之前,他曾经将两个人救走了。”

    纳兰笑天皱了皱眉开口说:“龙家的那两个孽障?”

    “不错。就是他们,不过我怀疑之前击杀我们族中长老的人,和这个小子有关系。”纳兰青木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纳兰笑天疑惑的问:“为何?”

    “遭到袭杀的家族,都是我们这些和那件事有关的,镇主府那边的防御太强,因而他们也没有遭到袭杀,不过参与袭杀的两个人,我们倒是很清楚。”纳兰青木一脸坚定的开口说。

    “我们很熟悉?”纳兰笑天一听,他便低头沉吟了片刻,随后就开口说,“难道是木纹情侣刺客?”

    “不错,根据各大势力传回来的情况就是这样的,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如今,陨落在木纹情侣刺客手里的长老,已经达到了十个人,连同今天的两个就是十二个。”纳兰青木沉着脸开口说。

    纳兰笑天听到纳兰青木的介绍,他就低头沉思,纳兰青木没有听到二爷爷的话,他便一直低头站着。

    过了很久之后,纳兰笑天才开口说:“那,这次的事情,我大哥知道吗?”

    “爷爷目前一直在闭关,已经持续两个月了,所以……”纳兰青木摇了摇头开口说。

    “好了,你下去吧!另外,把这次的事情整理下,然后就汇报上去。”纳兰笑天抬头看了看殿外的天空,随后就无奈的开口说。

    纳兰青木点点头,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

    “嗯~终于将能量重新恢复了,我该回去了。”

    平凡忽然吐出一口浊气,随后睁开眼睛就开口说。

    随即,平凡就释放灵魂力查看了一下外边的情况。

    此时,烂木头牌子还在不断漂流着,也不知道漂流到了何处。

    将四周的情况查看清除后,他就点点头自言自语:“周围没人,我现在就出去吧。”

    很快,平凡便出现在了河畔。

    平凡出现在河畔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转头看了看周围。

    “咦?前面的山峰好像是陈奔夫妇所在的山峰!”平凡忽然看到了一座山峰,山峰很是相似记忆中的一座山峰。

    平凡看着熟悉的山峰,他便回忆脑海中的地图。

    仅仅是一会儿,平凡就确认山峰了,当即他就朝着山峰快速移动而去。

    在平凡脑海的地图里,陈奔所在的山峰面向东玄镇,但是背后却是靠着一条大河,河流弯弯曲曲的绕过了东玄镇,就如同一道天然保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