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处地方中,平凡刚好击杀了一头妖兽,躺在地面上的妖兽伤口下方还有一摊温热的血。

    “目前为止,我已经完成十个任务了,在森林里面的人物已经全部完成了,那么接下来我就应该去其他地方看看了。”平凡看着地面上的妖兽尸体静静的在心里寻思。

    良久,平凡终于伏身收下妖兽的尸体离开。

    ……

    东玄镇的某一个大家族的大门前,两个人正在被吊打,旁边还有很多人在围观,但是却无人敢喧哗,更别说上前带走被吊打的两个人了。

    吊打之人一边挥动手中的长鞭,一边恶言相向:“哼!就你们两个不知死活的家族也敢出手攻击我等?正是不知死活!”

    被吊打的两个人已经是浑身血迹了,由此便可看出长鞭在挥动间到底有何等力道!

    “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看起来他们……”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刚出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此人正是平凡,他开口说话是因为被吊打的两个人他见过,那就是执行第一个任务的时候。

    当时平凡并没有寻找到瞌雷兽的所在地,但是却遇上了一中年人和以少年,然而这两个人现在却是被吊打了!

    平凡被指点的时候,平凡就对中年人和前面留下了映象,而且这两个人也没有太大的城府,给人一种真挚的感觉,因此平凡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他就想了解一下情况,随后就动手救下他们。

    捂住平凡嘴巴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的两鬓已经斑白了,但是脸上却是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愁容。只听他轻声说:“年轻人先不要开口,迟点我再告诉你。”

    中年男人说完后,他就送来了捂住平凡嘴巴的手,同时也转头看向周围。

    这一幕在平凡看来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的动作就像是做贼?但是从众人的表情来看,事情恐怕不简单,所以他也就没有开口说什么,他只是静静的看着。

    过了一会儿,中年男人忽然拉着平凡的手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虽然自己被一个男人拉着,但是他也没有抵触,毕竟自己并不清楚东玄镇的情况,而且这中年男人看起来也是挺和善的。

    在离开人群的时候,中年男人还在左顾右盼,一双眼睛凌厉的扫过每一寸土地。

    大约一刻钟过后,平凡终于在一茅屋面前停下来,而此时中年人的表情也轻松了不少,不过平凡的表情却是凝重下来。

    “小友,我想问一下,你是否认识那两个被吊打的人?”中年男人盯着平凡开口问。

    平凡的回答很简洁,他只是淡淡的开口说:“他们帮助过我。”

    平凡的话表达了两种意思,一种就是我认识那两个人,其次就是进一步表明那两个人的重要性。

    “如此甚好!看来他们有救了,东玄镇也应该有救了。”中年男人听到平凡的话时,他就激动的开口说,“那两个人是东玄镇第一大家族的人,年轻的那个是龙家的最小的一个公子,这次不知道是谁把他们的行踪暴露了,所以他们被捕了,抓捕他们的人是外来势力……”

    中年男人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还狐疑的打量着平凡。

    虽然平凡明知道自己被怀疑,但是他却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静静的听着,他心里则是在思考着一个任务。

    东玄镇有人前往松涛学院发布了一个任务:调查东玄镇中外来势力从哪里来,目的是什么。

    但是平凡刚刚来到东玄镇的时候,他却是发现了一丝不对劲,总感觉东玄镇格外的阴冷。接着就看到了被吊打的龙家人。

    “奔哥,这年轻人是谁啊?”

    平凡正在思考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平凡回头一看,只见是一个中年模样的女子在开口说话。

    还不等平凡开口,中年男人就抢先开口说:“霜儿,你先不要说话。我们正谈事情呢。”

    “那就请人家进屋子里谈去,明明到家门口了,你却是不带人进去,你可真不懂待人之道啊!”中年女子鄙夷的看了一眼中年男人,然后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位年轻人,我龙哥不懂待人之道,还望不要介意。请进屋子里坐坐。”中年女子对中年男子说完后,他就转头看向平凡开口说。

    中年女子在说话的时候,中年男子的表情就有些难看了,他只是一味的苦笑。

    平凡看到中年男子的表情,他便轻笑着开口说:“嫂子,并不是大哥不懂待人之道,而是我认为东玄镇的情况已经有些不妙了,而家就相当于东玄镇,看着家就如同看着东玄镇,所以我就要求在这里站着说话了。不关大哥的事的。”

    平凡的话无疑就是给了中年人台阶下,因此中年人也就笑呵呵的顺着台阶下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给我进去!”中年女子很是霸气的开口说。

    在某处地方中,平凡刚好击杀了一头妖兽,躺在地面上的妖兽伤口下方还有一摊温热的血。

    “目前为止,我已经完成十个任务了,在森林里面的人物已经全部完成了,那么接下来我就应该去其他地方看看了。”平凡看着地面上的妖兽尸体静静的在心里寻思。

    良久,平凡终于伏身收下妖兽的尸体离开。

    ……

    东玄镇的某一个大家族的大门前,两个人正在被吊打,旁边还有很多人在围观,但是却无人敢喧哗,更别说上前带走被吊打的两个人了。

    吊打之人一边挥动手中的长鞭,一边恶言相向:“哼!就你们两个不知死活的家族也敢出手攻击我等?正是不知死活!”

    被吊打的两个人已经是浑身血迹了,由此便可看出长鞭在挥动间到底有何等力道!

    “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看起来他们……”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刚出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此人正是平凡,他开口说话是因为被吊打的两个人他见过,那就是执行第一个任务的时候。

    当时平凡并没有寻找到瞌雷兽的所在地,但是却遇上了一中年人和以少年,然而这两个人现在却是被吊打了!

    平凡被指点的时候,平凡就对中年人和前面留下了映象,而且这两个人也没有太大的城府,给人一种真挚的感觉,因此平凡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他就想了解一下情况,随后就动手救下他们。

    捂住平凡嘴巴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的两鬓已经斑白了,但是脸上却是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愁容。只听他轻声说:“年轻人先不要开口,迟点我再告诉你。”

    中年男人说完后,他就送来了捂住平凡嘴巴的手,同时也转头看向周围。

    这一幕在平凡看来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的动作就像是做贼?但是从众人的表情来看,事情恐怕不简单,所以他也就没有开口说什么,他只是静静的看着。

    过了一会儿,中年男人忽然拉着平凡的手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虽然自己被一个男人拉着,但是他也没有抵触,毕竟自己并不清楚东玄镇的情况,而且这中年男人看起来也是挺和善的。

    在离开人群的时候,中年男人还在左顾右盼,一双眼睛凌厉的扫过每一寸土地。

    大约一刻钟过后,平凡终于在一茅屋面前停下来,而此时中年人的表情也轻松了不少,不过平凡的表情却是凝重下来。

    “小友,我想问一下,你是否认识那两个被吊打的人?”中年男人盯着平凡开口问。

    平凡的回答很简洁,他只是淡淡的开口说:“他们帮助过我。”

    平凡的话表达了两种意思,一种就是我认识那两个人,其次就是进一步表明那两个人的重要性。

    “如此甚好!看来他们有救了,东玄镇也应该有救了。”中年男人听到平凡的话时,他就激动的开口说,“那两个人是东玄镇第一大家族的人,年轻的那个是龙家的最小的一个公子,这次不知道是谁把他们的行踪暴露了,所以他们被捕了,抓捕他们的人是外来势力……”

    中年男人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还狐疑的打量着平凡。

    虽然平凡明知道自己被怀疑,但是他却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静静的听着,他心里则是在思考着一个任务。

    东玄镇有人前往松涛学院发布了一个任务:调查东玄镇中外来势力从哪里来,目的是什么。

    但是平凡刚刚来到东玄镇的时候,他却是发现了一丝不对劲,总感觉东玄镇格外的阴冷。接着就看到了被吊打的龙家人。

    “奔哥,这年轻人是谁啊?”

    平凡正在思考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平凡回头一看,只见是一个中年模样的女子在开口说话。

    还不等平凡开口,中年男人就抢先开口说:“霜儿,你先不要说话。我们正谈事情呢。”

    “那就请人家进屋子里谈去,明明到家门口了,你却是不带人进去,你可真不懂待人之道啊!”中年女子鄙夷的看了一眼中年男人,然后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位年轻人,我龙哥不懂待人之道,还望不要介意。请进屋子里坐坐。”中年女子对中年男子说完后,他就转头看向平凡开口说。

    中年女子在说话的时候,中年男子的表情就有些难看了,他只是一味的苦笑。

    平凡看到中年男子的表情,他便轻笑着开口说:“嫂子,并不是大哥不懂待人之道,而是我认为东玄镇的情况已经有些不妙了,而家就相当于东玄镇,看着家就如同看着东玄镇,所以我就要求在这里站着说话了。不关大哥的事的。”

    平凡的话无疑就是给了中年人台阶下,因此中年人也就笑呵呵的顺着台阶下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给我进去!”中年女子很是霸气的开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