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回来了。”在固良的红色茅屋中,平凡微笑着开口说。

    “你小子终于回来了,我可是听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迹呢!”固良笑眯眯的开口说。

    平凡听到师父的声音,他就是一愣,当即他就装糊涂道:“我能有什么事迹?我不过是在某个地方玩去了而已。”

    固良听到平凡的话,他并不介意,他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文澜侯,你的身份可把我比下去了。”

    这一次,平凡沉默了,他只是看着固良。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固良才开口打破沉默:“上次你有没有得到茶具?”

    平凡一听,他下意识就想说自己已经得到茶具了,而且还是很高级的那种,然而他却是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匹夫无罪,怀壁有罪。”

    当即平凡就摇了摇头,只见固良很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才开口说:“既然你还没有茶具,那你就做些任务去吧!让你的功勋足够购买茶具的时候,我带你去买一套。最近的任务可是特别多啊!”

    平凡听到师父前面的话时,他心里只是觉得师父一定是想要锻炼他泡茶,然而在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有点不自然了。

    任务多的时候,自然要人去执行任务,任务量才能够降低。

    因此,平凡在听到师父后面的话时,他马上就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小燕子,你这可是不安好心呐!”

    平凡说话的声音阴阳怪气的,固良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皮肤毛孔居然收缩了!一颗颗鸡皮疙瘩迅速的出现。

    虽然身体上的反应很不自然,但是固良却是丝毫不在意:“混球,你想做什么?”

    “也没什么,我就是听说我们这里有修炼洞府,所以我想请你出面要一个。”平凡奸笑着开口说。

    固良听到平凡的声音,他的心里顿时就想到了一些事情,当即他便微笑着开口说:“这个……你如果愿意去执行任务的话,你的要求我可以考虑考虑。”

    平凡只是静静的看着,固良的话对于他来根本没有威胁力。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固良还是开口说:“只要你答应,我马上去给你争取一座修炼洞府。然后你就出去执行任务,另外洞府是更加高级,一般人并没有资格使用的。”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只是笑了笑,不过他的内心已经出现了种种波动。

    固良对于他的条件非常自信,他只是很随意的开口说:“怎么样?你有没有决定?”

    “带我去看看先,如果有可取性的话,我考虑考虑。”平凡说话的时候,他并没有将话说到极致。

    固良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也没有太多的意外,要知道平凡已经是一个骑士了,很多事情都已经站在了一个不同的高度,因此看待事情的角度已经不同了。

    固良点了点头说:“好,我现在带你去看看,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我就带你去争取洞府,不过那些人都是不同的,条件只会苛刻,因此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平凡无所谓的点头说:“你先带我去看看修炼洞府,没有这个前提,那么后来的一切都没有可能。”

    平凡的话很直接,不过也很贴实。

    因此固良很爽快的挥挥手打开了通道:“走吧,我们现在就出去。”“师父,我回来了。”在固良的红色茅屋中,平凡微笑着开口说。

    “你小子终于回来了,我可是听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迹呢!”固良笑眯眯的开口说。

    平凡听到师父的声音,他就是一愣,当即他就装糊涂道:“我能有什么事迹?我不过是在某个地方玩去了而已。”

    固良听到平凡的话,他并不介意,他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文澜侯,你的身份可把我比下去了。”

    这一次,平凡沉默了,他只是看着固良。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固良才开口打破沉默:“上次你有没有得到茶具?”

    平凡一听,他下意识就想说自己已经得到茶具了,而且还是很高级的那种,然而他却是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匹夫无罪,怀壁有罪。”

    当即平凡就摇了摇头,只见固良很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才开口说:“既然你还没有茶具,那你就做些任务去吧!让你的功勋足够购买茶具的时候,我带你去买一套。最近的任务可是特别多啊!”

    平凡听到师父前面的话时,他心里只是觉得师父一定是想要锻炼他泡茶,然而在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有点不自然了。

    任务多的时候,自然要人去执行任务,任务量才能够降低。

    因此,平凡在听到师父后面的话时,他马上就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小燕子,你这可是不安好心呐!”

    平凡说话的声音阴阳怪气的,固良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皮肤毛孔居然收缩了!一颗颗鸡皮疙瘩迅速的出现。

    虽然身体上的反应很不自然,但是固良却是丝毫不在意:“混球,你想做什么?”

    “也没什么,我就是听说我们这里有修炼洞府,所以我想请你出面要一个。”平凡奸笑着开口说。

    固良听到平凡的声音,他的心里顿时就想到了一些事情,当即他便微笑着开口说:“这个……你如果愿意去执行任务的话,你的要求我可以考虑考虑。”

    平凡只是静静的看着,固良的话对于他来根本没有威胁力。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固良还是开口说:“只要你答应,我马上去给你争取一座修炼洞府。然后你就出去执行任务,另外洞府是更加高级,一般人并没有资格使用的。”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只是笑了笑,不过他的内心已经出现了种种波动。

    固良对于他的条件非常自信,他只是很随意的开口说:“怎么样?你有没有决定?”

    “带我去看看先,如果有可取性的话,我考虑考虑。”平凡说话的时候,他并没有将话说到极致。

    固良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也没有太多的意外,要知道平凡已经是一个骑士了,很多事情都已经站在了一个不同的高度,因此看待事情的角度已经不同了。

    固良点了点头说:“好,我现在带你去看看,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我就带你去争取洞府,不过那些人都是不同的,条件只会苛刻,因此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平凡无所谓的点头说:“你先带我去看看修炼洞府,没有这个前提,那么后来的一切都没有可能。”

    平凡的话很直接,不过也很贴实。

    因此固良很爽快的挥挥手打开了通道:“走吧,我们现在就出去。”“师父,我回来了。”在固良的红色茅屋中,平凡微笑着开口说。

    “你小子终于回来了,我可是听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迹呢!”固良笑眯眯的开口说。

    平凡听到师父的声音,他就是一愣,当即他就装糊涂道:“我能有什么事迹?我不过是在某个地方玩去了而已。”

    固良听到平凡的话,他并不介意,他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文澜侯,你的身份可把我比下去了。”

    这一次,平凡沉默了,他只是看着固良。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固良才开口打破沉默:“上次你有没有得到茶具?”

    平凡一听,他下意识就想说自己已经得到茶具了,而且还是很高级的那种,然而他却是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匹夫无罪,怀壁有罪。”

    当即平凡就摇了摇头,只见固良很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才开口说:“既然你还没有茶具,那你就做些任务去吧!让你的功勋足够购买茶具的时候,我带你去买一套。最近的任务可是特别多啊!”

    平凡听到师父前面的话时,他心里只是觉得师父一定是想要锻炼他泡茶,然而在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有点不自然了。

    任务多的时候,自然要人去执行任务,任务量才能够降低。

    因此,平凡在听到师父后面的话时,他马上就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小燕子,你这可是不安好心呐!”

    平凡说话的声音阴阳怪气的,固良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皮肤毛孔居然收缩了!一颗颗鸡皮疙瘩迅速的出现。

    虽然身体上的反应很不自然,但是固良却是丝毫不在意:“混球,你想做什么?”

    “也没什么,我就是听说我们这里有修炼洞府,所以我想请你出面要一个。”平凡奸笑着开口说。

    固良听到平凡的声音,他的心里顿时就想到了一些事情,当即他便微笑着开口说:“这个……你如果愿意去执行任务的话,你的要求我可以考虑考虑。”

    平凡只是静静的看着,固良的话对于他来根本没有威胁力。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固良还是开口说:“只要你答应,我马上去给你争取一座修炼洞府。然后你就出去执行任务,另外洞府是更加高级,一般人并没有资格使用的。”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只是笑了笑,不过他的内心已经出现了种种波动。

    固良对于他的条件非常自信,他只是很随意的开口说:“怎么样?你有没有决定?”

    “带我去看看先,如果有可取性的话,我考虑考虑。”平凡说话的时候,他并没有将话说到极致。

    固良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也没有太多的意外,要知道平凡已经是一个骑士了,很多事情都已经站在了一个不同的高度,因此看待事情的角度已经不同了。

    固良点了点头说:“好,我现在带你去看看,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我就带你去争取洞府,不过那些人都是不同的,条件只会苛刻,因此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平凡无所谓的点头说:“你先带我去看看修炼洞府,没有这个前提,那么后来的一切都没有可能。”

    平凡的话很直接,不过也很贴实。

    因此固良很爽快的挥挥手打开了通道:“走吧,我们现在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