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平凡和龙基早已经准备好,所以沐家的人发现战舟来势汹汹时,攻击已经迅速的降临在他们身上。

    对于沐家的人,平凡并没有心慈手软,他只是盯着地面上的人,而一支支魂箭却是在不断的穿插!

    魂箭筒不得不说是灵魂力强大的人的得力助手!

    一座魂箭筒在平凡的控制下,魂箭不断翻飞,但是却透露着追杀的气息!

    追杀的气息因为平凡击杀的人越来越多,它所弥漫的范围也在渐渐增大……

    虽然平凡的攻击很迅速,但是龙基的攻击也是不错的!

    龙基的魂箭筒和平凡的有所区别,想必是定制出来的魂箭筒。

    平凡的魂箭筒是带着固定座基的,而龙基的魂箭筒就显得特别简单,他的魂箭筒是被龙基扛在肩上的。

    龙基的魂箭筒就像是一个竹筒一样,但是上面又偏偏有着一个龙头,龙头就是魂箭的出入口。

    在魂箭的攻击下,久而久之,沐家的众人心里不禁出现了胆怯的心理。

    这时,龙基才开口说:“下面沐家的人都给我听着!你们若是愿意投降,那你们还能活下来!若不然,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龙基的话,不轻也不重,但是却让下面的人刚刚好听到。

    也就是在龙基的话之后,沐家的小部分人开始心动了。

    一些人快速的将自己的兵器收好,同时也在大喊着要投降。

    龙基对于这一幕,他的反应却是很厌恶。

    不过,话已经在前面撂下了,所以龙基只能微笑着进行下一步引导:“想要投降的,自己到星光基地大门口处等着,如果有要逃命的,我很欢迎。”

    龙基这话出现的时候,很多人都急急忙忙的跑向星光基地的大门,不过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是想着逃跑的。

    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沐家家主终于开金口了:“沐家的,你们都记住,我们现在就是他们的敌人,如果你们投降了,迎接你们的不会是安稳的生活,而是死亡镰刀的收割!你们确定要投降?”

    不得不说沐家家主的声音很有威慑力,在沐家家主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很多要投降的人都停下了他们的脚步。

    见此,龙基的脸上也是皱了起来,他非常严肃的开口反问:“自古以来,投降的人都能够活着,而且还能够贡献自己的力量,这种劳动力我们怎么会猎杀?”

    但是下面的人却是还在怀疑之中。

    此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平凡忽然开口说:“我的意思很明确,你们要是投降,你们就要给我一份忠诚,这种人我会好生招待和开发,不给我忠诚的,你们还是会好生活着,自力更生。但是,不投降的,只有死路!”

    平凡的声音很坚定,但是却是没有多少人相信,因为他们都不熟悉平凡,甚至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这时候,平凡却是没有管下面的人怎么反应,他只是在攻击的同时对林娜吩咐:“把我送到镇天塔那里去!”

    林娜听到平凡的吩咐时,她马上就控制着天云灵舟朝着镇天塔的方向移动而去。因为平凡和龙基早已经准备好,所以沐家的人发现战舟来势汹汹时,攻击已经迅速的降临在他们身上。

    对于沐家的人,平凡并没有心慈手软,他只是盯着地面上的人,而一支支魂箭却是在不断的穿插!

    魂箭筒不得不说是灵魂力强大的人的得力助手!

    一座魂箭筒在平凡的控制下,魂箭不断翻飞,但是却透露着追杀的气息!

    追杀的气息因为平凡击杀的人越来越多,它所弥漫的范围也在渐渐增大……

    虽然平凡的攻击很迅速,但是龙基的攻击也是不错的!

    龙基的魂箭筒和平凡的有所区别,想必是定制出来的魂箭筒。

    平凡的魂箭筒是带着固定座基的,而龙基的魂箭筒就显得特别简单,他的魂箭筒是被龙基扛在肩上的。

    龙基的魂箭筒就像是一个竹筒一样,但是上面又偏偏有着一个龙头,龙头就是魂箭的出入口。

    在魂箭的攻击下,久而久之,沐家的众人心里不禁出现了胆怯的心理。

    这时,龙基才开口说:“下面沐家的人都给我听着!你们若是愿意投降,那你们还能活下来!若不然,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龙基的话,不轻也不重,但是却让下面的人刚刚好听到。

    也就是在龙基的话之后,沐家的小部分人开始心动了。

    一些人快速的将自己的兵器收好,同时也在大喊着要投降。

    龙基对于这一幕,他的反应却是很厌恶。

    不过,话已经在前面撂下了,所以龙基只能微笑着进行下一步引导:“想要投降的,自己到星光基地大门口处等着,如果有要逃命的,我很欢迎。”

    龙基这话出现的时候,很多人都急急忙忙的跑向星光基地的大门,不过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是想着逃跑的。

    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沐家家主终于开金口了:“沐家的,你们都记住,我们现在就是他们的敌人,如果你们投降了,迎接你们的不会是安稳的生活,而是死亡镰刀的收割!你们确定要投降?”

    不得不说沐家家主的声音很有威慑力,在沐家家主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很多要投降的人都停下了他们的脚步。

    见此,龙基的脸上也是皱了起来,他非常严肃的开口反问:“自古以来,投降的人都能够活着,而且还能够贡献自己的力量,这种劳动力我们怎么会猎杀?”

    但是下面的人却是还在怀疑之中。

    此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平凡忽然开口说:“我的意思很明确,你们要是投降,你们就要给我一份忠诚,这种人我会好生招待和开发,不给我忠诚的,你们还是会好生活着,自力更生。但是,不投降的,只有死路!”

    平凡的声音很坚定,但是却是没有多少人相信,因为他们都不熟悉平凡,甚至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