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战舟的体型庞大,几乎是二十头三级毁灭兽那么大,所以它横冲直撞起来也是非常厉害的。

    一头头毁灭兽在被药朴攻击的之前,平凡便已经驾驭流云战舟撞上去了。

    流云战舟和毁灭兽的身躯一撞,毁灭兽的身躯就朝着旁边倒去,后面的其他毁灭兽的移动也是受到了影响,唯有流云战舟的去势不减。

    “药朴,根据你这些天的观察和交流,你认为娜莲可不可以操控一座标枪筒?”平凡在控制流云战舟的时候,他还抽空问了一个问题。

    药朴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坚定的开口说:“这里的力量会压制我们的修为,但是在运转标枪筒的这方面,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少爷你要是觉得需要娜莲帮忙,那你就让她出来吧!”

    平凡一听,他就催动出凡阁楼将娜莲放了出来:“娜莲,你去找一座这种东西,找到之后,你就看看有没有可能运用起来。”

    娜莲听到平凡的声音时,她眼里顿时便闪烁出一道杀意。

    杀意迅速的弥漫着,平凡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当即平凡就开口说:“娜莲,你要是想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在这个地方,我可是可以复活的,而你死了就是死了。”

    平凡说话的时候,他还炫耀似的取出一枚令牌晃了两晃。

    娜莲看到平凡手中的令牌时,她的脸部马上就变成了猪肝色。

    令牌是娜莲的奴隶控制令牌,有此牌在手,只要奴隶有一丝背叛的意思,奴隶主就可以通过令牌将其击杀。

    本来,平凡是想奴隶令牌成为无用之物的,但是娜莲却是让奴隶令牌成功从惶重殿出来了。

    惶重殿中,还有着多个奴隶控制令牌,但是平凡都没有动心思要用,因为觉得这种东西用了不好,威胁别人做事情,效果往往达不到理想程度。

    不过有个别事件除外,就如同现在,娜莲居然对平凡起了杀意!

    平凡也不管娜莲反应,他只是紧张的控制着流云战舟移动。

    片刻后,平凡成功将流云战舟降到了地面:“林娜!把马车拉上流云战舟!”

    平凡在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控制一块甲板慢慢的放下了,这甲板是专门用来驾驶马车和通行的,所以上面有很多的条纹,条纹无疑是将摩擦力增大了许多倍。

    林娜听到声音的时候,她马上就开始将马车朝着流云战舟赶去。

    因为平凡撞翻了很多毁灭兽,同时药朴和娜莲也用标枪筒击杀了许多的毁灭兽,所以在林娜通向流云战舟的路上非常难行。

    虽然,道路难行,但是林娜还是努力控制着马车朝着流云战舟接近。

    一路上,毁灭兽时不时倒下,原因就是平凡取出了魂箭筒进行猎杀了。

    倒在地上的毁灭兽尸体,每一具都庞大无比,所以也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林娜继续前进的难度,不过所幸的是她驾驭马车的技术正在不断提升,所以马车还是缓慢的朝着流云战舟接近。

    在林娜躲避倒下的毁灭兽尸体时,平凡也并没有那么轻松,因为他忽然发现平谷那边的又出现了情况!

    虽然平谷这边出现的情况不是毁灭兽大幅度集聚,但是因为流云战舟这个空中猎人的离开,毁灭兽的增加速度也慢慢的增长起来。

    这毁灭兽的数量一增长,平谷等人的压力便逐渐变大了。

    在不到半刻钟时间里,林娜终于把马车开上了流云战舟!也就是这一刻,平凡忽然快速的控制流云战舟腾空而起!

    流云战舟腾空后,平凡就回头看了一眼桂老头问:“能不能在这个高度动用魂箭筒?”

    桂老头听到平凡的话时,他就为难的开口说:“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们看不到下面的情况,这个很难……”

    “既然如此,那你去控制标枪筒进行攻击吧!在周围是有标枪筒的。尽最大努力清除毁灭兽!”平凡认真的开口说。

    平凡说完,林娜就自觉的走向了距离她最近的一座标枪筒。

    平凡看到这一幕,他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本来他是要交代完桂老头才和林娜说的,所以在林娜自觉的时候,平凡心里也很开心。

    然而,那个小路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桂老头听到平凡的话时,他就动了,但是在余光看到一动不动的小路时,他就马上低声提醒道:“小路!你也赶紧去找一座标枪筒猎杀毁灭兽!”

    小路听到他老爹的声音后,他终于动了,不过看得出来他心里有一种要和平凡作对的心理。

    这一幕两个人同时看到了,不过两个人的反应却是各不一样:第一个看到的是平凡,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因为他心里已经有控制的办法了,就差回到星光基地实行而已;另一个看到的就是桂老头,他心里非常担心平凡会突然翻脸,他心里很想说几句小路,但是又不敢,因为他担心他一开口平凡就责怪下来,同时他还担心自己的话会提醒平凡,所以他只是瞪了一眼小路。

    小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随后就快步走到一座标枪筒中。

    小路走到标枪筒的位置时,平凡便快速的启动了魂箭筒,魂箭筒的五十支魂箭快速的摆动起来,目的地直指平谷的所在地。

    五十支魂箭摆舞间,许许多多的毁灭兽几乎在同一时间倒下。

    看到这些倒下的毁灭兽,平凡的心里并没有欣喜起来,因为他知道周围的毁灭兽已经准备好了,假若这时候就欣喜,那么一切都将会直指身后的镇子。

    至于平谷在看到有毁灭兽不断倒下的时候,他的眼睛就一亮:“大家快朝着东方的位置赶去!记得团在一起,要不然毁灭兽会趁虚而入的!势单力薄的个体是难以对付大量毁灭兽的,希望大家小心点!”

    因为平凡离开的之后,云霄都选择把问题交给平谷处理,所以面雀整个队伍的人都非常信任平谷的决定。

    在平谷的指挥下,一个临时组成的队伍发挥出了超强的战斗力!

    在临时对于所向披靡的时候,那些一直在战斗的人也渐渐朝着平谷等人靠近了。

    最开始的时候,是两个队伍在战斗,不过因为时间的关系,平谷本人的超强作战指挥能力便出现了。

    最终,所有的队伍都已经被平凡指挥了。

    因此当平谷发号施令的时候,很多人都没有任何的反抗意思。

    一团人就开始朝着流云战舟撞出来的地方走去,经过的地方都是变成了一片空地,那些因为平凡的指挥而留下的毁灭兽尸体快速的被清理了。

    平凡在平谷开始接近的时候,他就分心开始将布条准备投放下去了。

    因为平谷在靠近平凡的时候,平凡也在控制流云战舟靠近,所以两个人很快就形成了位置关系:一上一下。

    此时,平凡则是一边将布条放下去,一边大声的大喊:“平谷,头顶有一条布条放下去了,有储物戒指的话,你就绑在上面,我帮你们清空。”

    平谷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点点头开始将周围的一些人的储物戒指收起来。

    没过多久,平谷就摸到了布条,当即他就快速的将一些储物戒指绑在上面。

    平谷的速度相当的快,所以仅仅是一会儿之后,他的声音就传入了平凡的耳朵:“好了!拉上去!”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自然是动了,虽然他在操控流云战舟移动,但是他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二十多米的距离,仅仅是一瞬间就到顶了。

    平凡快速的解下储物戒指,然后就收入了惶重殿中。

    如此重复了多次之后,地面上清理毁灭兽尸体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平凡终于看到一片空地了,虽然空地上还是血迹斑斑的样子,但是也用算成功清理出一块空地了,这块空地正好可以勉强然后流云战舟降下。

    平凡看着地面的情况,他也是激动的开口说:“平谷,横着扩大十米!战舟下降的时候,你们要找地方避开!”

    随着平凡的声音传入平谷之耳时,平谷就马上指挥起来。

    终于,在一刻钟后,平凡开始慢慢的降下流云战舟了。

    为了能够让流云战舟下降的时候,尽最大的程度保护地面的人,所以平凡就分心动用了魂箭筒。

    一支支魂箭不断的在周围动着,不过却没有任何攻击的趋势。

    再次过去一刻钟后,流云战舟稳稳的落地了。

    落地的瞬间,流云战舟已经在平凡的控制下张开了两个页面,页面是用来通行的。

    平谷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马上就开口说:“快!所有人慢慢的朝着战舟的位置集中!记住保证自己的安全:否则一切都属于无用之功!”

    在平谷叮嘱下,一群人有秩序的登上了流云战舟。

    当所有人成功登上了流云战舟时,平凡就将流云战舟的高度慢慢拉高。

    流云战舟达到了理想的目标位置后,平凡就对着某个方向开口说:“平谷,云霄,你们两个跟我来一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