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门外五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平凡心里恼怒的火焰越发的旺盛了。

    不过,平凡还保持着足够的理智,虽然他很恼怒,但是他却是想到了另外的事情,那就是赶紧寻找宝库,至于消失的钥匙也只能留到最后了。

    有了决定的平凡,他并没有再犹豫,他快速的在各个地方移动,每一次移动都非常迅速,而且每次都用最严谨的目光扫过每一处建筑。

    大约两个小时后,平凡手中已经只剩下一个钥匙环了,但是平凡却没有扔了。

    平凡低头看着手中的钥匙环思考着:“既然前面那些钥匙都是真的钥匙,难道这枚钥匙环就不是一枚钥匙?”

    平凡相信钥匙环是钥匙的时候,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若说这就是一枚钥匙,那么与它相对应的锁在哪里?”

    这时,惶殿小重子忽然开口说:“主人,我已经找到了和钥匙环相对应的锁了,不过在告诉你之前,你要拿出你的那一双鞋子穿上,必要的时候,你还要牵出龙鳞兽离开,要不然你会性命不保。”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也是非常认真的按照要求去做了。

    当平凡把鞋子穿在脚上的时候,惶殿小重子的声音响起了:“主人,你现在往前走五步,然后往左走十步,这时候你能够看到一个雕刻,猿猴形状的雕刻,你把钥匙环戴在猿猴雕刻的无名指上,然后这个地方放着的东西就可以出现了。”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连忙按照惶殿小重子的话去做。

    当平凡走到猿猴木雕的面前时,平凡就看到了一行文字:“钥匙圈戴在无名指的时候,隐藏的东西就会出现,出现的东西会造成极大的异象,你需要尽快离开。”

    看着木雕上的文字,平凡不禁认真的查看了一下四周。

    不过,平凡的动作也很迅速,仅仅是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平凡就将退路想好了。

    把退路想好的那一瞬间,平凡就将钥匙环戴在了木雕的无名指上。

    当平凡的手离开木雕上的钥匙环时,钥匙环就发出光芒了!

    与此同时,天空中也开始出现一个金黄色的漩涡了!

    在漩涡的中心,一个箱子正在缓缓的落下。

    惶殿小重子的声音忽然就开口说:“快!去把箱子收了,然后你就马上离开!去景士镇的那一座重力之山!”

    听着惶殿小重子的话,平凡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快速的一跃而起,手掌快速的扣在了箱子的最上面!

    手掌扣在箱子上时,平凡就用灵魂力打开储物戒指,储物戒指被打开的瞬间,平凡的身体就猛地落下来了!

    因为固定平凡身体的箱子消失了,所以平凡的身体只能快速的落下。

    不过,平凡在身体落下的时候,他就开始将能量注入脚下的法器之鞋了。同时,平凡也快速的运转幻影步,几个幻影出现过后,身体已经离开了他以前的住处。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平凡看到了一大群人快速的朝自己移动而来!

    看到一大群人的瞬间,平凡没有丝毫犹豫就转身往反方向走!

    平凡的离开,一些人就猜测平凡得到了某些宝物,于是便挥手大喝:“前面那个人,你给我马上停下并把宝物交出来!要不然你会死!”

    平凡听到后面传过来的声音后,他就冷笑了一下,脚上却是一点儿停下来的节奏都没有。

    对于威胁的话,平凡自然是没有打算相信,若是一些比较善良的人说出这番话来,还有可能生还,可是遇到那些凶恶的人的话,十死无生就是结局。

    平凡在没停下来的时候,他便用上了全部速度赶路。

    很快,平凡便转身窜入了人群之中。

    进入人群后,因为人多,一般情况下是很难被找到的。但是个别情况就不同了。

    平凡快速的将自己的面具收好,然后又将身上的衣服脱了收好。

    做完这一切后,平凡的心里就踏实很多了。

    不过,在不断前进的时候,平凡的警惕性还在高度保持着。

    不出一刻钟,平凡就来到了金鼎镇的城门口。

    这时候,城门口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和有秩序,好像是情况还没有传到城门。

    看到城门口的情况,平凡自然是大喜。

    当即,平凡就开始排队准备离开了。

    出城门还是有人在收出城费,不过出城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不一会儿,平凡就距离城门口收费处两个人的身位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快!拦下出城的人!特别是那个穿着灰银色鞋子的人!”

    听到声音,平凡毫不犹豫的就推开前面的人穿过城门。

    平凡这一跑,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平凡脚上的穿戴了。顿时,很多人都疯狂的追出城去。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那个出声的人才慢悠悠的开口问:“我们的人混入里面了吗?”

    “已经成功混进去了!只要擒获那一个家伙,我们就一定会第一时间知道的!”一个人阴险的看着城门口开口说。

    “好!”说话的人激动的开口说。

    城门口的这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不过他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异象,就算没有看到异象,也从其他地方听到了消息,所以,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金鼎镇。

    然而,平凡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除了那些来自黄龙都域的人之外,谁都没能追上平凡。

    “怎么办?虽然后面那几个人的速度不能追上我,但是吊在我后面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他们人太多了,假若他们通知了黄龙都域的其他人的话,那我我岂不是无路可走?”平凡非常冷静的思考着。

    平凡跑着的时候,忽然就转进了一片松林里,松针满地都是。

    一个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快!跟上这小子,我已经通知了上级了,只要我们吊着他的尾巴,我们就能够获得大笔资源了!”

    听到声音的几个人除了平凡外,其他人都非常激动!当即他们就更加卖力的跟在平凡的后面。

    而,平凡在听到身后出来的声音时,他就沉下脸来赶路。

    也就在此时,一根松针正好从松树上落下。

    看到松针的一幕,平凡就想到了千蜂针。

    于是,平凡便通过弟子令牌取出了千蜂针,一根根千蜂针不断的掉在地上。

    每一根千蜂针掉在地上的时候,平凡自己都看不到,更别说跟在身后的几个人了。

    不过,几个追着平凡走的人却是明白平凡有准备,因为平凡的手放在前面,应该是放着什么东西。

    “大家伙小心!那个家伙估计拿出来什么东西了!”领头人看到平凡的动作后,他马上就开口提醒道。

    其他跟着一切追捕平凡的几个人一听,他们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他们同样是看到了平凡的动作。

    然而,平凡这时候却是停下来了,他慢慢的转身看向后面的人。

    平凡装作迷惑的开口问:“你们怎么就要追我?我只是看到我父亲在金鼎镇之内,担心他把我抓回去才跑的,你们能够告诉我为什么吗?”

    领头人听到平凡的话后,他马上就明白平凡在装糊涂了,当即他就冷笑着开口说:“哼哼,你就别装了,赶紧把你从平家里面拿走的东西给我交出来!交出来了,我还能饶你一条性命,若是我上头的人来了,你可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你自己好好掂量吧!”

    平凡听到追捕自己的人说出的一番话,他就大笑起来说:“不得不说你们这些亡命之徒比我厉害多了,跑了这么远,我觉得累了,而你们却没有这样的感觉,不过幸好我带来了一套法器,法器的防御能力绝对不是你们可以攻破的,所以我还是先好好休息下吧!”

    平凡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平凡就将九阵塔布下,做完这一切后,脸上就出现了一阵自信。

    平凡抬头看了一下天空,然后就转头看着追捕自己的人开口说:“诸位,天色还是那么黑,所以大家伙赶紧休息下吧!晚安。”

    平凡说完后,他就打了一个哈哈枕着手闭上眼睛了。

    “大哥,这家伙居然就这样闭上眼睛了,要不我们试一下?”

    一个人看到平凡的动作后,他就非常激动的开口说。

    领头人非常坚定的开口说:“不,这也许是他装的呢?”

    “就是就是,老五你也不想想,要是这阵法可以是攻击类型的怎么办?”

    一个人听到领头人的声音后,连忙开口说。

    听到这话,那头领却是皱了皱眉头,因为他心里也是希望动手的,只是他就想进一步确认才动手而已。

    领头人皱着眉头低声喝道:“都给我闭嘴!要是把那个家伙给吵醒了,你们就要走运了!”

    这个声音出现,其他人的声音彻底沉寂下去了。

    片刻后,一阵刺耳的鼻鼾声响起。

    听到鼻鼾声的瞬间,领头人马上就下定了主意:“快!趁他睡了,我们赶紧接近他,然后一举把他擒下!”

    说着,领头人就率先动了。

    领头人动的瞬间,平凡心里就冷笑起来:“你们这些家伙终于动手了啊?我还担心别人来了我没有时间呢。”

    同时,平凡也释放灵魂力将散落在地上的千蜂针联系起来:“诸位,虽然鄙人刚刚才从小重子手中学来一门技术,但是你们能够作为第一批灵魂操控攻击的实验者,是我的荣幸。”

    这是平凡的心里话,其他人根本没有听到,他们还在不断的靠近平凡。

    很快几个人就来到平凡布下九阵塔的位置了!

    领头人毫不犹豫的对着九阵塔形成的防御罩发出来攻击!

    继领头人之后,其他人的攻击也快速的跟上了。

    平凡一直都在用灵魂力观察着四周,所以当敌人动手的时候,他便暗中调节九阵塔的能量。

    当攻击全部落在九阵塔的防御罩时,九阵塔刚刚好耗尽能量。、

    “哈哈!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还说我们无法攻破你的防御罩吗?”领头人一看见防御罩破碎,他就大笑着开口说。

    平凡在九阵塔的能量耗尽时,他就已经站起来了,同样也将千蜂针操控起来。

    “你们的攻击力怎么会这么高!我师傅可是吐纳境二重的强者!你们怎么会一下子攻破了?”平凡故作吃惊的开口大喊。

    领头人跟从就不知道平凡是在装,他只是看到了平凡的吃惊,这样一来他便狂傲的大喊:“哈哈!别说是吐纳境二重,就算是吐纳境五重也得在我们兄弟联手之下死亡!”

    听到敌人这般狂傲的话,平凡不禁再次心惊胆颤的说:“你们真的有这么厉害?”

    平凡说出的话,代表着两重意思,一是装样子,然后敌人轻敌;二是询问他们的真是实力。

    平凡说完后,他就暗中操控千蜂针一股脑儿动起来!

    仅仅是瞬间,五具浑身是血的尸体便轰然倒地!

    “啊!这攻击消耗的灵魂力怎么这么强?”平凡进行攻击过后,他就吃惊的在心里懊恼。

    “你要是再抱怨,等一下我就得换一个主人了。”小重子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这时,平凡才想起之前这几个敌人就说过,已经通知了上头,上头很快就会来到。

    当即,平凡便一挥手将几具死尸收走,并且还快速的将千蜂针和九阵塔收走。

    做完这一切后,平凡就再次运转起幻影步以及鞋子离开了。

    平凡离开后一刻钟,一群人来到了松树林。

    一个探子快速的走到某个人面前跪着汇报:“头,前面不远处有血迹!”

    听到汇报的人马上就冷着脸开口说:“带路!”

    探子一听,他马上就站起身朝着记忆中的某个地方走去。

    很快,探子就带着一群人到达了地方,这正是平凡击杀追捕他的五个人的地方!

    看着地面上的血迹,一群人的脸上都变得阴气沉沉的。

    队伍中带队的人忽然大喊:“查!看看周围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头,我们这次没有带擅长收索的妖兽出来。”一个人硬着头皮开口说。

    这下,被叫为头的人脸上的肌肉瞬间开始抽动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