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天后,平凡回到了凌建等人的面前。

    “凌建,想必你已经知道我们这个魔窟的情况了吧?”平凡看着凌建开口问。

    其他人在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们皆是一脸迷惑的看着凌建,但是心里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凌建曾经进入魔窟的事情。

    果不其然,凌建一开口就说到了魔窟:“是的,神威侯进去的时候,我也跟着进入里面,里面的大致情况我也清楚,这应该是上古魔窟之灾留下来的。”

    听完凌建的话,平凡就认真的开口问:“既然如此,那你有什么方案解决吗?”

    “没有,除非是能够找到能够净化魔气的阵法,要不然根本不可能。”

    凌建的声音很无奈,也略显绝望。

    听到凌建的话,平凡就取出天鬼魔谱说:“这东西据说可以,只不过不知道怎么用。已经有好几个人带走了,但是不会用,然后又回去了。”

    看到天鬼魔谱的时候,凌建先是一愣,然后就疑惑的看着平凡说:“这是什么东西?”

    平凡毫无保留把天鬼魔谱的情况说了出来:“给我这个东西的人说,这是天鬼魔谱。那个人是神威侯的师兄,东西是他们师尊留下来的。”

    听到平凡的解释后,凌建忽然大哭起来说:“想不到我居然可以见到它……”

    凌建哭了之后,平凡就疑惑的看着他,同时也看了一下其他人。但是其他人和他一样的迷茫。

    见此,平凡就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直至一刻钟后,凌建才停止大哭说:“这是万年之前就出现的东西,当时正值魔窟之灾的清扫阶段,一个人就用他的生命炼制出这样一件东西。但是他却不知道魔窟之灾已经渐渐停止了。元帅看到这东西的时候,他曾经说过,天鬼魔谱可以镇压魔窟。”

    “既然这样,那为何天鬼魔谱会出现在这里?还有魔窟也在不断出现?”平凡听完凌建的话后,他就疑惑的开口问。

    凌建听到平凡的话,他却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当时我们谁也不会用,同样是七天之后就消失了。也许你们会问我的元帅为什么会那么说吧?当这东西出现在魔窟的时候,它能够移动净化魔气。”

    “这么神奇!看来我们应该好好利用它!”平凡一听,他立马就激动的开口说。

    凌建毫不留情的打击道:“可惜的是我们没有人会用它……”

    听到凌建的话,平凡不禁失望起来:“行了,我先研究研究,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说完,平凡就独自一个人走了。

    漫步在核心区域的内部空间中,平凡不禁感到一阵愉悦。

    阳光,柔和的照耀在身上,温暖的感觉源源不断的传来。

    风,轻轻的吹着,一阵阵花香时不时钻入鼻孔。

    这无疑是个享受的地方,而平凡就在这里享受着。

    “这里真好!我有时间的话,我也要把出凡阁楼变成这个样子!”

    享受着新鲜的空气、优美的景色时,平凡忍不住从心里发出感叹。

    走了许久后,平凡走得有点儿累了,于是他便坐下来取出天鬼魔谱开始研究起来。

    “这既然是一本书的名字,而且这书的手感就和普通的纸质书一样,那我是不是应该用一些看书的方法来试试?平律他们教人都是利用特殊方法情报的。”

    平凡坐在地上看了许久后,还是没有看出什么头绪,心里便出现了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让平凡觉得很合理,于是他就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只见一个湖泊正在自己的右侧荡漾着微波。

    看到湖泊的瞬间,平凡就几步做一步走来到了湖泊边上,接着他就伸手把天鬼魔谱浸泡在水里……

    过了一会儿,平凡才重新把天鬼魔谱拿起来。

    翻开一看,只见书页的一切都如同原来别无两样,也就是说天鬼魔谱根本就不怕水!

    但是平凡却不是这样认为,他还抱着侥幸心理自我安慰:“或许是时间不够的缘故呢?”

    于是,平凡又伸手把天鬼魔谱泡在了水中。

    这一次,平凡显得非常耐心,他一动不动的坐在湖泊边上,直到一个小时之后,他才慢慢的把天鬼魔谱从湖水中取出来。

    平凡这一次显得非常自信,他快速的甩了甩天鬼魔谱上的水珠,然后才慢悠悠的打开书一看。

    平凡结果自然是别无两样,因此一股失望瞬间就弥漫了平凡的整个脸庞!

    良久之后,平凡脸上的失望才消失:“既然它对水有免疫,那么我如果用火来试一下?”

    当即,平凡就快速的朝着周边有干草的地方走去。

    很快,平凡就收集到了很多的干草,正准备生火的时候,平凡却是猛然发现自己没有打火石……也没有火折子……

    远处,一人一兽正在快速的走过来。

    人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兽是一头雪白色的妖兽。

    平凡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但是还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当即,他就准备离开了。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少爷,请留步!”

    说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火灵子正在慢慢的走近,脚边一个雪白色的妖兽正在快速的接近。

    “火灵子?”平凡吃惊的开口道。

    “是啊!少爷,我来指点你该怎么做了。”火灵子微笑着开口说。

    平凡听到火灵子的声音,他心里却是很疑惑,根本就没有往天鬼魔谱上想去。

    平凡看着火灵子疑惑的开口道:“嗯?你什么意思?”

    火灵子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便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伸手指了指平凡手中的天鬼魔谱。

    看到火灵子的动作,平凡不禁欣喜起来,接着就开口问:“你既然敢这么说,想必你也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了,那你来说说这东西到底要怎么用吧!”

    平凡说完,雪白雪白的蚕食兽瞬间就窜上了平凡的肩膀。

    平凡看了看肩膀上的蚕食兽,心里不禁欣喜起来,随即便伸手摸了摸蚕食兽的皮毛。

    感受到平凡的动作,蚕食兽不禁愉悦的叫起来。

    这时只听火灵子认真的开口说:“这是一件炼器材料,只能用来炼器,另外如果已经被炼制成一件法器或者是被炼制成为什么东西后,这天鬼魔谱就会成为一本无用之书就在法器内部。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需要两个主人,一个就是天鬼魔谱的主人,一个就是被炼制出来的法器的主人。”

    平凡听到火灵子的话后,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初步计划了,不过还是有一些疑点需要弄清楚,于是平凡就开口问:“这居然只是一件炼器材料?真是不可思议!这天鬼魔谱怎么进行认主?”

    “这天鬼魔谱只是很特别,我并没有说它是炼器材料,它的本质还是一件法器。你用你的灵魂力覆盖在上面之后就滴血吧!”

    火灵子非常认真的纠正道。

    听到声音的平凡瞬间无语,不过他也明白了火灵子的意思,因此他也没有打算继续下去,他只是按照火灵子的话讲灵魂力覆盖在天鬼魔谱之上。

    灵魂力覆盖了整本天鬼魔谱之后,天鬼魔谱上就出现了一种变化。

    那几个古朴的文字开始变幻起来,原本只是笔画间的移动。

    文字变化的速度很慢,要不是平凡用灵魂力覆盖在上面查看的话,一般人根本不会发现文字的变化,除非笔画之间的位置大幅度调换。

    笔画变幻的时候,现在一旁的火灵子忽然裂开嘴笑了起来:“天岛道人,这种变幻是不是已经说明你已经陨落了呢?看来这个天下还是我的啊!”

    对于火灵子的表现,平凡并不知情,虽然站在肩膀上的蚕食兽看到了,但是它根本就不知道火灵子的意思,更没有办法探查火灵子的心思。

    文字的变化很快就改变了一个层面,文字的笔画间隐隐约约构成了一个阵法!

    平凡的灵魂力是覆盖在天鬼魔谱上的,在阵法完全构成了一个阵法的时候,平凡的灵魂已经完全陷入了一个阵法之中!

    阵法之中有的只有黑暗,一点儿光明都没有,以平凡的灵魂力也仅仅是能够看清楚周身两米的情况而已!

    平凡朝着前面走了几步后,情况还是和原来没有什么两样,于是平凡就骂骂咧咧的怒道:“这是什么鬼地方?这么黑暗!”

    “少年,你不必如此,你所看到的黑暗都是假的,这只是阵法勾勒出来的。这个阵法名为心誓阵,是老夫的独门阵法,根本就没有人外传!至于你所看到的黑暗就代表着你内心世界的渴望和平,若是你看到的是明亮的白天,那么你心中一定有着丧尽天良的坏想法!”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来,但是却让平凡根本无法确定声音的来源方向。

    不过可幸的是周围已经开始渐渐变得明亮起来了。

    大约一刻钟左右,平凡就可以看到一个景色宜人的独特小居了,小居面前坐着一个老人。

    看到老人的时候,平凡就慢慢的走近。

    这是老人忽然开口说:“小伙子,老夫天岛道人,你叫什么名字?”

    听着声音,平凡确定了面前的老人就是之前说话的人,因为两个声音中所带的语气都一样!

    “小子平凡。”

    因为不清楚情况,所以平凡也仅仅是说了自己的名字,其他的却是什么都没说。

    老人听到平凡的名字后,他就吃惊的开口说:“嗯,平凡,你的名字居然印证了我的一个友人的话,一生平凡无奇却是主宰!你手里有天鬼魔谱对吧?”

    “天岛道人您见笑了,我只是巧合叫做平凡而已,我并不是您的友人的那位主宰。”平凡一听,他就认真的开口说。

    老人微笑着开口说:“不,能够来到这里的就是我的友人说的那个人。现在,你就来进行认主吧!”

    老人说话的时候,他还取出了一个圆台。

    平凡看着圆台,然后就开口问:“嗯?我就滴血在上面就好了吗?”

    老人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同时他也把手伸向平凡。

    听到老人的话,他就疑惑的问:“这只是我的灵魂体,您觉得这可以有血液流出来?”

    平凡的话,老人却是非常认真的摇了摇头:“你就放心吧!除了你身体的一部分之外的其他东西都可以在这里拥有。”

    听到老人的话,平凡就半信半疑的把手指放在嘴边咬了一下。

    牙齿闭合间,一股痛感传入平凡的感知。接着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到了嘴唇。

    感觉到温热的液体的时候,平凡连忙把血液抹在圆台上。

    血液抹在圆台上时,一股浓郁的黑色雾团出现在平凡的身上。

    不过这也仅仅是持续了一会儿而已,当黑色雾团消失的时候,平凡已经回到了火灵子的面前,也就是他的灵魂归位了。

    “怎么样?我说得对吗?你已经完成了认主对吧?”火灵子一脸笑容的开口说。

    就在这时,天岛道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咦,这家伙居然是火灵子!平凡,你可不要告诉火灵子我的存在!”

    平凡听到天岛道人的声音的时候,他就吃惊的开口在心里问:“你在我的识海里?”

    天岛道人没有否认平凡的话:“没错。”

    平凡听到天岛道人的话后,他就认真的看着火灵子说:“你说得没错!的确是你说得那样子。”

    火灵子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很自豪再次开口说:“好了,现在你就去把它炼制成法宝吧!我先去玩了。”

    平凡听到火灵子的话时,他就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不到一刻钟,平凡已经从火灵子身边来到了凌建的身边:“凌建,我知道这东西怎么用了。”

    平凡说话的时候,他还那些天鬼魔谱摆了摆手。

    凌建一听到平凡的话,他就激动的开口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平凡看着凌建认真的回应道:“是真的。而且我已经有准备了,不过需要一些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