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看着黄龙都域的人只是退了几步,他不禁有点恼怒,于是便很随意的取出了骑士令:“你们还不赶紧滚!”

    看到骑士令的瞬间,黄龙都域的人都立马退开了!而且很快他们就消失在街道尽头了。

    这一刻,平律伸手摆了摆,然后就转身对着带来的人开口说:“看看周围还有什么人?要是有刚刚的那些人,有实力的话,给我格杀勿论!”

    瞬间,平律带来的一百多号人就散开了!

    接着,平律才看着地面上的平家之人说:“自己站起来,能够告诉我事实的,就来和我说说。”

    随即,平律就取出两把椅子放在地上并示意平凡坐下去。

    平凡看了看周围,然后就转身对着大门口的方向说:“你们谁知道的也可以和我们说说,如果你们担心说了之后有别人对付你们,你们可以跟着我回到我的领地去,你可以去做我的属下,当然一定的自由还是有的。”

    说完平凡才重新转身,不过却不是转身坐下,而是把椅子提起来转了半圈后放下,这时候他才坐下来。

    在平凡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已经来到平律的面前了,他就是平隆,平凡的二叔。

    “五弟啊!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这黄龙都域的人一来就威胁我们,每天我们都睡不好吃不香的……”

    平隆一边抹着泪一边说着。但是平凡却不为所动:“二叔啊,您这么大个人了,在这里哭好意思吗?”

    平隆一听他马上就指着平凡指责道:“要不是你那个父亲,我现在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平凡听到平隆的声音后他就很随意的笑了笑,说:“没办法啊,是你们要赶走我们的,所以啊,现在你们才会有这样的结果,要不然就不会有今天的你!”

    正说着,平凡忽然感应到储物戒指中的骑士令震了一下!

    平凡立即就取出骑士令看信息,他的动作被外人完完整整的看在了眼里。

    这一幕也引得其他人大吃一惊,在骑士令出现之前,所有人都认为平律才是骑士,但是骑士令却是被平凡拿出来,这说明了平律并不是骑士的身份。

    “平凡,魔窟有变,我们马上前往松涛学院索要特殊阵法进行准备!”

    看到神威侯发过来的信息后,平凡既紧张又惊喜,当即他就转身对着平律说:“五叔,我有事回一趟学院,这里就交给你了,假若他们愿意的话,把他们带到我们那边去吧!”

    说话之时,平凡已经取出了一双鞋子了,这是第一次去交易区的收获。

    当众换好鞋子后,平凡就快速的踏出幻影步朝着凡心学院的方向走去。

    平律目视着平凡离开后,他就认真的看着周围的人说:“我们需要人,你们如果愿意跟我们一起的话,我让你们金鼎镇的众人自己组成一个队伍或者势力,但是你们住的地方并不能由我确定。当然,你们要为我们的目标服务。”

    说完,平律又看向平家人说:“你们就直接把黄龙都域的人的意图告诉我吧!这样显得更直接,所有人都能够节约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

    平律说完后,他就转身对自己带来的一百多个人发出了召集令。

    而周围的人在听完平律的话后,他们都沉默了。

    在平凡和平律回来之前的两天,黄龙都域的人就明确告诉过众人:“如果找不到前任平家家主,那么金鼎镇将会因此而毁灭!”

    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都在犹豫要不要听平律的话。

    不出片刻,平律面前就集中了很多人,与此同时平律也再一次开口:“大家若是决定加入我们的,来这里报名吧!一天之后我们就离开了。”

    说完,平律就转身走到平隆等人的面前说:“你们也一样,虽然说我们都是平家人,但是我没有权利决定你们的未来,你们做的每一步都是一种命运。你们要是觉得合适的话,就去找他们报名吧!平利,你跟我来一下。”

    平利听到父亲的话后,他就自觉的走向了平律。

    很快,两人就走向了一个地方。

    文澜县魔窟入口面前,神威侯身后站着两百多人,但是所有人的表情都很严肃,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唯独神威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魔窟这种情况已经超越了天灵国境内最强的魔窟了,假若这里没有人能够控制的话,那么这个魔窟势必会危害人类!可是就凡心学院这个势力,能不能保证对魔窟进行抑制?”

    许久之后,一个人慢慢的走近神威侯:“侯爷,你看要不要先去吃饭?”

    神威侯冷冷的摆了摆手说:“都说了让你们不用张罗了!要吃你们自己吃去!”

    “是!侯爷。”来人听到神威侯的声音,他只能无奈的开口说。说完,他就自觉的退了下去。

    这时候,凌建慢慢走近神威侯这两百多人的团体。

    “站住!这里不是你能够接近的地方!”一个神威侯的亲卫军看到凌建接近,他马上就上前几步冷声说。

    凌建听到声音的时候,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冷淡的开口说:“麻烦转告你们的侯爷,我们家少爷已经直接去松涛学院了。”

    说完,凌建也没有给任何反应的时间他就快速的退开了。

    等那个神威侯亲卫军反应过来的时候,凌建已经进入了云鹰庄园中。

    这时候,拦下凌建的亲卫军才快速的朝着神威侯走过去:“侯爷,刚刚有个人来这里说他们的少爷已经前往松涛学院了。”

    神威侯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是一愣,接着才立马开口问:“那个传话的人在哪里?”

    那个亲卫军一听到神威侯的话语,他就支支吾吾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这时候亲卫军的心里已经悔出了泪,但是他依旧没某任何外表上的变化。

    看到自己亲卫军的样子,神威侯也大致猜想到了一些,于是便摆了摆手说:“好了,你们在这里等候我的命令吧!当然,你们要准备空的储物戒指猎杀魔窟生物。”

    神威侯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他离开的方向直指松涛学院。

    一个小时后,一个人自己来到了松涛学院的外面。

    平凡看着面前的护院大阵站了一会儿,然后就取出一枚令牌给固良发了一个信息。

    平凡发信息的时候,固良正好从某一个藏书阁中离开。

    固良取出令牌看了看信息,然后就疑惑道:“这平凡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出去不到几天,他就又回来了!为什么?”

    虽然固良很疑惑,但是他还是慢慢的走向了平凡的位置。

    没过多久,固良就已经接近了平凡。只见他取出了一枚特殊的令牌注入了一道能量,然后护院大阵就出现了一个洞,洞的尽头正是平凡。

    平凡看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洞口的时候,他就微笑着走进洞中。

    很快,平凡就站在了固良的身边:“师父,这次有急事回来,我想去见一次院长。”

    平凡说话的时候很严肃,听得固良一愣一愣的。

    不过固良却是有同意平凡的意思了,往常的情况来看,平凡见到自己绝对不会喊师父的,可是这一次他却是认真的喊了。

    因此固良就准备把通道关闭去找院长了。

    “小伙子!先等一等,本人神威侯。”

    就在固良准备关闭通道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来。

    平凡听着声音觉得很熟悉,他一下子就听出了是神威侯来了。而固良也是快速的点了点头,至于通道便继续被保持着。

    上一次神威侯派使者来的时候,固良也知情,虽然并没有固良并没有亲眼看过神威侯派来的使者,但是使者来访这件事情早已在整个松涛学院传开了,所以固良宁可信其有,也不愿意猜测神威侯的身份。

    不一会儿,神威侯就站在了固良和平凡的面前。

    平凡拱拱手对着神威侯说:“小子见过神威侯!”

    固良也是认真的施了礼。

    “嗯。好了,现在就带我去见一下院长吧!我有要事和院长说。”神威侯微微颔首后,他就认真的开口说。

    固良一听,他便吃惊了,先是平凡说要见院长,接着一个自称神威侯的也来要见院长!

    于是固良就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神威侯,但是却没有看出什么。

    见此,平凡就对着固良说:“小燕子,他的确是神威侯,今天刚刚来到这里的。”

    固良听到平凡的话,他就吃惊的看了一眼平凡,然后就半信半疑的说:“我这就通知一下,我并没有院长的直接联系方式。”

    说完,固良就取出他的长老令给某人发了信息。

    没过多久,固良就对着神威侯说:“好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去见院长了,他现在正在等着我们。”

    固良说完,他就抓着平凡的手臂踏出云鹤步腾空而起。

    本来固良还担心神威侯不能腾空而起的,但是很明显固良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神威侯的速度比自己还快!

    不一会儿,固良就带着平凡等人来到了一座巨型宫殿面前。

    固良看着神威侯落地后,他就认真的开口说:“院长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我们现在就进去吧!您请!”

    固良说话间还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神威侯自居自己的身份,所以他自然是走在最前面。

    接着就是固良紧跟其后,在往后就是平凡了。

    这下神威侯倒是疑惑了:“平凡,你怎么不跟在我的后面?”

    听到神威侯言语的固良一听,他心里便开始猜测平凡到底有什么身份了,居然可以让神威侯开口。

    平凡听到神威侯的声音后,他就摇了摇头说:“他是我的师父,我跟在师父后面也是正常的。”

    说话间,平凡已经于最后一个进入了巨型宫殿。

    巨型宫殿中这时候静悄悄的,只是在宫殿最深处有一个人坐着。

    “神威侯来访,鄙人非常荣幸!”

    这时候,院长忽然张口说。

    神威侯一听,他也是微笑着开口说:“哦?是吗?你知道我这次来意图吗?”

    瞬间,作为旁观者的平凡和固良便闻到了浓浓的火药味。

    “你每次来都是这样的,除了要东西之外,你从来不会来这里。”松涛学院的院长很平静的开口说。

    神威侯依旧很平静的开口说:“没错,我这次来还是要东西的。”

    这次,院长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说话,这就给平凡制造了说话的机会。

    “院长,文澜县出现了一个魔窟,以我的实力没有办法以最快速度压制情况,所以希望能从你这里带走一样东西,能够净化魔气的东西,最好是阵法。”

    平凡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院长并没有因为平凡的一面之词而轻易同意:“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

    听着院长的话,平凡的嘴巴里直泛苦,因为他收集到的东西唯一能够作为证据的也只有记忆中的一幕幕,另外还有就是小重子的提醒,但是小重子的存在院长并不知道,也不能让他知道,所以平凡根本就没有办法提供任何东西作为依据。

    这时,神威侯不紧不慢的取出两样东西说:“师父当年只收了我们两个人,你因为头脑灵活,所以被立为院长,而我武道天赋强,所以师父安排我从职官场负责调查上古魔窟之灾。如今,魔窟之灾有重现的节奏,我想我们该动了。”

    听到神威侯这话的院长他也是立即站了起来,接着就认真的开口问:“情况属实吗?你亲自调查过了?”

    “对,调查过了,但是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文澜县出现了一个和我的王侯国中一样等级的魔窟,有可能是上古魔窟遗留。”神威侯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院长一听神威侯的话,他就非常激动的走近神威侯问:“什么!?上古魔窟!”

    神威侯一脸坚定的开口说:“十有八九!”

    得到神威侯的确认后,院长就严肃的开口问:“那你派人过来处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