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鹰庄园分配好各自的任务后,所有人都行动起来了。

    平凡带着蔡越径直朝着凡心学院所在的镇主府走去。

    在路上时,平凡对着蔡越说:“蔡越,你的家族什么时候能够和你一起帮助我管理文澜县?”

    “现在才过去半天,应该还需要半天左右吧!”蔡越犹豫着开口说。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控制一个镇子?”平凡认真问道。

    蔡越在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摇了摇头说:“应该不用,毕竟他们也需要时间去撤退,要是我们自己的人掌控镇子的话,我们完全不需要处理这个问题的时间。”

    “你有能力就好。”平凡听到蔡越的意见后,他就认真的开口说。

    说话间,平凡和蔡越已经来到了镇主府面前。

    平凡抬头看了看镇主府的大门,然后就一边走一边说:“走吧,我们进去吧!”

    蔡越听到平凡的声音时,他就点点头跟着走了进去。

    很奇怪的是镇主府守门的卫士并没有拦住平凡和蔡越,也没有理会他们。

    平凡走进了镇主府一段距离后,他就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大门,但是那些守卫依旧没有动静。

    平凡回过头就对着蔡越问:“这是怎么一回事?陌生人进入镇主府不是谈通报的吗?”

    蔡越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不过前面好多人从大殿里出来了。”

    这时,平凡才注意到前面的大殿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很多人。

    这大殿就是镇长平时议事的地方,也称议事殿,天灵国所有镇主府都是这样的布置,而且都是正对着大门的。

    平凡看了一会儿议事殿片刻后,他就开口说:“既然这里面有人出来了,那么镇长就在里面,这样正好,可以让我们不用到处找。”

    蔡越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也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接着,两人就加快脚步走进了议事殿。

    平凡和蔡越来到议事殿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是也正在站起身同旁边人告别准备离开。

    平凡一看,他就知道镇长已经离开了,因为最高处的座位并没有人在上面。

    当即,平凡就环视了一下周围,接着就走近一个卫兵说:“还望麻烦通报一下镇长大人。我有要事要和镇长大人说。”

    那卫兵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点了点头,接着就跑向了一个门口。

    卫兵走了之后,平凡就随意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去,接着就开始闭目养神了。而蔡越则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他的身后。

    不一会儿那卫兵就重新出来了。在他的前面还跟着一个中年人。

    中年人看到平凡的时候,他马上就转头对着后面的卫兵说:“你去通知刚刚在这里议事的诸位都回来,让他们在景缘庄等我。快去!”

    卫兵听到中年人的声音时,他马上就点点头离开了。

    中年人说话的时候,议事厅内除了平凡和蔡越之外,还有其他人在这里,于是有人便对着中年人开口问:“镇长,你这是有什么事情还要宣布吗?”

    中年人看了一眼平凡,然后就带着歉意对那些准备离开的人开口说:“这个,你们等下就会知道了。诸位还是先去景缘庄等我吧!相信不会耽搁太久的。”

    那些人听到中年人的话,他们都走了。

    等所有人都走完后,中年人就亲自走到大门处关上了大门。接着才走近平凡恭敬道:“侯爷!您现在是要接管文澜县了吧?”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慢慢的睁开眼睛看了一下中年人,然后才点点头说:“你说对了,不过没奖。”

    中年人小心翼翼的开口说:“这样很好!侯爷您早点儿接手文澜县,我们也能够轻松点儿发展经济。不过,我能不能提一个小小的问题?”

    平凡一听,他的眼光就变得犀利起来,问:“你这是想要继续当镇长?”

    中年人一听,他马上就紧张的开口道:“侯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做你的属下。这里是我的家乡,我不想离开……”

    平凡听到中年人的解释时,他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久笑着开口说:“哦,这个没有问题,到时候我让蔡越安排职务给你。对了,你现在有宗门没有?”

    “谢谢侯爷!谢谢侯爷!谢谢侯爷!”中年人一听到平凡答应了他的想法,他马上就感激的开口说。

    过后,中年人才认真的开口说:“我现在都是自己一个人修炼的,资源方面大部分来自天灵国,毕竟我也是一官员;再者,天灵国提供的资源也是我的俸禄,本质上来说我并不属于天灵国的任何一个势力。所以我只能算是散修。”

    蔡越听到平凡之前的话时,他就已经知道平凡的想法了。于是,在中年人说自己没有势力的时候,他就突然插口道:“那,你有加入我们势力的意思吗?”

    蔡越这么做也只是替平凡说话,毕竟平凡和镇长的身份并不相同,一个是侯爷,一个是镇长。虽然后者是天灵国官员,但是侯爷是国君之下的第一大等级,而镇长只不过是天灵国的最低级官员。

    中年人一听蔡越的话,他顿时就跪在平凡的面前说:“我易云愿意加入你们的势力!”

    平凡听到易云的话时,他就点点头说:“嗯,那就先把正事做完了吧!现在我们就对外宣布我的身份,我想以最快的速度接管文澜县,然后我们就开始建设一个全新的文澜县!”

    易云一听平凡的话,他马上就兴奋的开口道:“是!侯爷!我们现在就去和本镇的那些家族、势力的代表见个面,见完之后,我们就马上通告全县!”

    平凡很随意的站起来并开口说:“带路吧!”

    易云一听,他应声就退着来到了大门前打开了大门;随后就径直走向了景缘庄,平凡和蔡越则是一前一后的跟在他的后面。

    景缘庄中,许多的家族、势力的代表都在场喝着茶,但是他们都很想知道镇长到底想要做什么,之前就召开议会议事了,可是议会解散后,居然有派人说有事,并且还要等。

    那些士兵安排众人在景缘庄坐下后,他们就分别离开了。而且景缘庄之外还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在看守,根本不让里面的人离开!这看起来很像是软禁。

    时间久了,家族、势力的代表都有了各种各样的意见了。

    “这算是什么嘛!易云这家伙之前就说要我们出资出力镇压魔窟,现在又让我们在这里等,这不是单纯的在浪费我们的时间吗?”

    “谁知道易云这小子想干嘛呢?每一次都要让我们出资出力,可他自己却是什么都没做!我真是怀疑他吞了我们的钱!”

    ……

    正当许多的家族、势力的代表正一脸愤然的倾诉着自己的意见时,易云带着平凡和蔡越出现在了远处。

    这一幕,景缘庄里面的很多人都看到了,所以他们都纷纷安静下来了。

    虽然所有人都安静了,但是他们的心中却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易云带路?

    至于那些曾经看到过平凡和蔡越的人则是多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易云看到那两个人的时候会突然召集众人?

    不一会儿之后,平凡和蔡越便已经跟在易云身后走进了景缘庄。

    平凡踏入景缘庄的时候,他就停下来环视了一下其他人,随后就看向最深处的一个座位。

    平凡侧着头对蔡越说:“蔡越,你去最深处的那一个座位坐下!”

    这话一出,有人立马就站起来呵斥道:“你们这两个人怎么这般没大没小?没看见镇长在这里呢?”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只是很随意的耸了耸肩,接着就示意蔡越按照他说的去做。

    蔡越先前听到平凡的话时,他先是一愣,当平凡示意的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快速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坚定的走向最深处的座位。

    在反对平凡意见的人站起来时,易云就连忙开口打圆场:“诸位,你们不要生气,以后我们将会发展得更快的!至于那个座位,是我心甘情愿让他坐的,以后他就是我们的镇长,而我则是他的属下。在那位年轻人没有再次说话之前,你们也不要说话。”

    易云说完,他就认真的看着最深处的座位的方向,眼神里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认真。

    其他人听到易云的声音时,他们自然是知道易云口中的年轻人是指谁,只不过碍于易云的身份,所以他们都默默的同意了易云的话。

    这一刻,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蔡越的身上。

    虽然蔡越也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目光视线,但是他并没有任何的负担。

    因为文澜县马上就要易主了,而新的主人就是平凡,所以平凡所下达的命令根本无需反抗,只需要执行就可以保证文澜县的最终利益。哦了偷了look见了他克隆了饿啦扣扣抹眼泪扣扣我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