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殿空间里,平凡正微笑着端详着龙鳞兽。(书=-屋*0小-}说-+网)

    很奇怪,龙鳞兽一点儿也不害怕,它就是和平凡对看。

    平凡乐呵呵的开口说:“这个家伙居然不怕人,真是不可思议啊!”

    站在旁边的小重子只是很随意的笑了笑道:“这是因为它遇到了命中注定的主人了。”

    平凡一听,他就吃惊的指了指自己,但是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于是他便快速的摇了摇头。

    不过,平凡也没有过多的计较,因为第四个任务还没有确认完成,于是心念一动就离开了惶殿。

    平凡离开惶殿后,他立马就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平凡就来到了一个村庄。

    放眼望去,村庄里面已经熄灯熄火了,不过在村口处却是有一个高高的建筑,建筑的顶部有些火光,看样子应该是有人的。

    平凡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就走到村口建筑的下面。

    平凡抬头看了一眼建筑的顶端,然后就手脚并用爬上建筑顶端。

    那个建筑顶部的人很快就察觉到了下方的动静,于是他就走到边缘处认真的看了看。这人很快就发现了平凡,于是他便小声的问道:“朋友,你这是干什么?”

    声音里带着质疑,但是又没有直接表示他的意图。

    平凡一听,他只是很随意的开口说:“我想来这里了解一下妖兽的情况,我是来消灭这一头做乱的妖兽的。”

    建筑顶部的人一听,他连忙就快速的开口说:“既然是这样,那你就赶紧上来吧!我们坐着聊。”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就加快了一点儿爬升的速度。

    不一会儿,平凡就来到了建筑的顶部,他微笑着自我介绍说:“我叫平凡,这一次专门来为那一头作乱的妖兽而来。”

    “你好!我是金昌,是这里的一个村民。那头妖兽是……”金昌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一个小时后,金昌终于闭上嘴巴了。而平凡听完金昌的话后,他也是对那头做乱的妖兽有了一定的了解,于是他便开口说:“按照你说的时间来看,现在那一头妖兽应该不会来这里了吧?”

    金昌听到平凡的话,他先是转身看了一下四方后,他才看向身边的几根线开口说:“应该吧,前几天这时候已经来了,那时候我们可是已经拿起武器了,不过很奇怪的是妖兽并不攻击任何人。”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就很随意的笑了笑,心里说:“这龙鳞兽虽然是妖兽,但是并不肆意伤人,这可是好事啊!不过,最好的还是我能够得到龙鳞兽!”

    平凡站在金昌的身边看了看周围,然后就对着金昌说:“金昌兄弟,既然那妖兽不会来了,那么我就先离开了吧!我去其他地方看看有没有妖兽出没。”

    说完,平凡就转身准备离开了。但是这时候金昌却是拉住平凡说:“少侠,能不能帮我们村子去做一件事情?”

    闻言,平凡便停下脚步问:“什么事?只要我能帮,我会尽力帮忙的。”

    金昌一听,他立马就开心的说:“少侠,我们这个村子里面现在每天都会有人脸上被腐蚀,而且每次都会加重一些,不过这种腐蚀仅仅是持续一刻钟就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是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因这个事情而死亡了,所以希望少侠你能够帮忙。”

    “有这等怪事?”平凡疑惑的开口道,“带我是看看。”

    平凡说完,金昌便感激的走到高台建筑旁边爬着下去了。

    平凡看到这一幕,他也就慢慢的跟在金昌之后爬下建筑。

    金昌带着平凡来到了建筑之下的时候,他就自己走到一个门户的位置取出了一个火把。

    金昌举着火把对平凡说:“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一些有这种症状的人吧!”

    金昌说完,他就带着平凡走向了一个方向。

    经过了九曲十八弯之后,平凡看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屋子,屋子里面静悄悄的,除了灯光,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

    片刻后,平凡就进入了那个灯火通明的屋子里。

    进入了屋子后,平凡就看到了一些躺在床上的人。

    平凡看着床上的人,心里却是非常震惊,因为床上的有些人已经可以看见骨头了!

    平凡一步一步走过去,但是每前进一段距离都能够看到差不多的人……

    走了一会儿之后,平凡已经彻底震惊了。因为有些人已经只剩下一个心脏了!

    这时候,平凡忽然听到了小重子的声音:“主人,这个情况或许是一种诅咒所造成的,你让他们进入惶殿中我检查一下。”

    平凡听到这里,他就对着金昌说:“金昌兄弟,要不你先出去一下?我来检查一下这里的情况。”

    金昌听到平凡的声音后,还是有些迟疑,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开口同意。他的心里正在不断的挣扎着。

    平凡这时候也没有打算开口说什么,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

    过了一会儿,金昌的挣扎已经有了结果:“少侠,希望你能够为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平凡听到后,也不敢打包票,所以他只是点点头说:“我会尽力的,如果最后我无法解决的话,我也只能说抱歉。”

    “没关系的,如果真的救不了,那么也只能说这就是我们的命……”金昌听到平凡的话,一道听天由命的声音便出现了。

    说完,金昌就转身离开了。不过,在金昌离开后,那些躺在床上的人却是不同意了!

    一个中年人非常严肃的开口说:“小伙子,你还是不要乱来!”

    “年轻人不要冲动!”

    ……

    平凡听到这些人的话后,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我没有能力帮你们,我不会轻举妄动的,你们就放心吧!”

    平凡说完,他就慢慢的凝聚出一大堆符文,符文落在地上的时候,一个幻阵便已经出现了。

    平凡催动幻阵之后,便走到了一个只有心脏的人的床边。

    平凡仔细的看了一眼那颗心脏,心脏还在强壮有力的跳动着!接着,便取出惶殿将他收了进去。

    平凡进入了惶殿之后,小重子已经现在收进来的那个人的身边了。

    只见小重子对着那颗心脏一指,一道能量便铺在心脏的外表,同时也在渐渐的朝全身各处扩张。

    不到半刻钟过去,那原本只覆盖了心脏的能量已经覆盖了整个胸膛!而胸膛中已经重新出现了血肉和皮肤!

    这时,小重子才皱着眉头说:“这的确是一个诅咒,是因为他们的上几辈留下来的,这应该是他们的祖先违背了什么誓言造成的。”

    平凡吃惊的开口问:“什么誓言能够有这样的能力?”

    小重子非常认真的开口说:“天下之大,什么类型的誓言都有,所以你的答案我根本无法给予最正确的答案。不过唯一确定的是这个誓言和血液传承有关,想要接触这个诅咒只有两个方法,第一就是得到天道之心,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宝物,而且珍稀程度非常高!就算是千万年也未必会出现一次!当然,它还有着其他的特殊功效;至于第二种,那就是隔绝天道,因为能够与血液发生关系的也只有沟通天道才能够做到的,这个你现在还不可以做到,不过却可以找时间把他们安置在始衍大陆中。”

    “那,我就先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吧!假设不愿意,那我也就不用做这些无谓之事了,现在的事情可不是一般的多啊!我还打算回一趟平家呢!”平凡听完小重子的话后,他就严肃的点点头说。

    说完,平凡就把带进惶殿的人给重新送了回去,同时他自己也离开了惶殿。

    平凡离开惶殿后,平凡就随手把幻阵撤了。随即,他就离开了房子走到外面。

    外面,金昌已经等候多时了,于是平凡一出来的时候,他就对着平凡问:“到底怎么了?有希望可以治愈吗?”

    平凡摇了摇头,然后才慢慢的开口将一些事情告诉金昌。

    一刻钟后,金昌听完平凡的叙述了,他也明白平凡的小部分意思,但是还有不懂的,于是他就开口问:“那需要我们怎么做?”

    平凡严肃的看着金昌开口说:“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地方,但是想要彻底消除的话,也许只有你们的血液变得混杂之后才能够解决了。这就是诅咒的威力。”

    金昌一听,他连忙激动的开口说:“那少侠你赶紧行动吧!”

    这一刻,平凡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说:“不!这个你要问问你们村子里面的人,假设他们不愿意的话,我也不能强制把你的村民带走。所以你要立刻去通知其他人做决定。”

    说到这里,平凡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接着就补充道:“我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要离开了,你们最好赶紧下决定。如果你们全村人能有一半人同意,我也可以带你们走。”

    金昌听完平凡的话后,他也明白平凡的担忧,于是便拿了一个火把快速的在各家各户串门。

    金昌每经过一个住宅,他就敲开了一扇门,随后便是把事情叙述了一遍。最后,金昌还鼓动一些年轻人和自己一样去通知别人。

    一刻钟左右,金昌回来了,但是平凡的周边已经多出了上百号人!

    这时候,一个老人站出来看着平凡问:“金昌说的都是真的?”

    平凡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老人,然后就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开口说话。

    “也罢,你只要能够演示一次,我就相信你的话。因为这个村子的确是有一个血脉诅咒存在,所以我希望可以解除这个诅咒。”老人看到平凡的动作,他就无奈的开口道。

    这时候,平凡终于开口了,不过他说的是拒绝:“很抱歉,这个我不能进行演示,我只能说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我就一定能够做到金昌所说的一般。”

    老人听到平凡的话,他的眼神瞬间就暗淡下来,整个人也变得颓废了。

    金昌站出来对着老人开口说:“村长,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相信他一回?毕竟这人也是因为那头闹事的妖兽才来到这里的,又是我拉他来帮忙的。”

    “金昌,不是我相不相信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他有没有能力清除诅咒的力量。”老人无奈的看向金昌开口说。

    这时候,平凡不得不加强语气说:“我再说一遍,这诅咒的力量我没有办法抹除!你既然知道有血脉诅咒这么一回事,那么想必你也会知道血脉诅咒的特殊性吧?”

    老人听到平凡的话,他一下子就脱口而出:“血脉诅咒与天道结合!”

    听到正确答案,平凡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接着,老人就犹豫了,他在衡量利弊。

    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在屋里响起来:“小伙子,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我来和大家说几句吧!”

    声音出现的同时,屋子的门口处已经走出来一个人了。

    这人一出现,那些站在周围的人顿时就恭敬的开口叫道:“老村长!”

    被人称为‘老村长’的人听到大伙的声音后,他就认真的开口道:“这个小伙子的能力的确是能够阻止血脉诅咒发作,但是却不能够清除也是真的。不过,这一次大家值得信他一次,因为我已经体验过他的手段了,想必大家也知道我的情况,但是在经过他的手之后,我感觉血肉再生的时候,那种诅咒的感觉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我希望你们相信他一次。我的话说到这里了。”

    经‘老村长’这么一说,许多人心里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了,但是还有一些事情还没有解决,于是他们当中就有人开口问:“那我们村子里面的伤员怎么办?”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看向那间灯火通明的屋子说:“若是这里面的,我一样可以带走,不过你们进去里面以后只有黄土地,所以怎么生活是你们的事情。最快还要接近一天我才有时间帮你们处理那血脉诅咒。”

    听平凡这么一说,村民心中的问题已经完全被解决了,于是他们就纷纷表示同意了。

    于是平凡便取出出凡阁楼并打开说:“你们赶紧进去吧!越快越好,因为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记住不要去其他地方,待在原地就好。”

    那些村民一听,他们连忙答应了,而且还快速的把一些东西搬进出凡阁楼。

    一个小时后,平凡离开了空无一人的村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