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赛规定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所以在平凡登台后的半个小时后,平凡选择的第一个对手终于站起来了。

    平凡一看,他就率先拱拱手说:“我叫平凡,请指教。”

    对手看到平凡的礼貌动作,他也是点点头说:“在下玉泽,请指教。”

    这一次的裁判一看到两人都已经准备好了之后,他马上就宣布了必须的开始。

    随着裁判的声音落下,平凡一手就是一个阵法,阵法形成的那一刻平凡已经快速的将其催动!

    两头老虎快速的形成!但是这并不是平凡所展现出来的全部实力!

    只不过平凡觉得一个阵法足以硬度对手的攻击,于是他便没有全力以赴。

    虽然说只有两头老虎,但是老虎的攻势在平凡的操控下却是不简单!

    老虎一左一右的朝着对手玉泽快速的进攻!

    右一跃,左一扑已经让玉泽难以应付了!

    但是,这还是最简单的,因为平凡并没有直接操控阵法攻击玉泽,他只是简简单单的练阵而已。

    过了片刻,平凡对阵法的操控速度已经提升了不少!

    但是这时候玉泽却是慢慢的把握了平凡的节奏,他不紧不慢的东躲西闪,每一次的移动都朝着平凡接近,但是又在慢慢的牵制着两头老虎的移动速度。

    看到这里,平凡的心头也掐灭了速战速决的想法,因为他想看看玉泽的最终实力!

    于是乎,平凡便一点点增加难度,让玉泽的躲闪难度不断提升。

    在难度提升后的不久,玉泽的速度达到了他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却依旧无法突破平凡的控制!

    这时候,平凡慢悠悠的开口说:“玉泽,你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还需要继续吗?”

    听着平凡的声音,玉泽深感平凡的游刃有余,当即他便无奈的开口说:“不了。我认输。”

    平凡一听,他就挥挥手将阵法撤了。

    玉泽看到阵法撤了,他也是快速的对着裁判开口说:“这一局我输了!”

    裁判听到玉泽的话,他也是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很随意宣布了结果。

    但是这时候平凡却是再度开口:“谁要取代我?没有的话,这个名额我要了!”

    平凡这话一出,下面的人就骚动起来了。

    “这小子谁啊?虽然他有一手阵法,但是他也敢自己定下一个名额?”

    “哼!让我上去把他轰下来!看他在上面耀武扬威的!”

    ……

    这一幕让邓楠看到的时候,他却是不动声色的跳上了比武台,那些口里说要去打平凡的却是没有动静。

    平凡看到邓楠登台的时候,他立马冷笑着开口说:“你这是要把我的圣虎阵带走呢?还是要取代我?”

    听到平凡的话,邓楠就冷笑着开口说:“都有!既然你已经说明了,那我也就直说吧!我要申请生死战!若是你不敢的话,你就跪下来给我认错并且自尽吧!”

    平凡一听,他连忙弱弱的开口说:“要不换个方式吧?我这条命虽然不怎么珍贵,但是至少能给你跑跑腿什么的,所以……”

    平凡这话一出,平凡的弱势便突然出现了,而邓楠却是非常开心的看着平凡说:“你不敢接受生死战就直接自尽好了,别在这里叽叽歪歪的唠叨下去!”

    平凡一听,他便暴怒着开口说:“邓楠!别以为你实力很好!就算我实力比你低,我要把你剥下一层皮!裁判!我申请生死战!”

    平凡的这话一出,全场寂静一片,那裁判也是愣住了。

    这时,邓楠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平凡说:“我也申请生死战!”

    邓楠的这话一是要表明他同意生死战,二是要提醒裁判赶紧同意!

    因此裁判在听到平凡的话时,他立马就开口问道:“好!再确认一次,两位真的要申请生死战吗?”

    邓楠以一种非常淡然的语气开口说:“是!立即开启生死战!”

    相对于邓楠来说,平凡就显得有些无奈了,他愤怒的盯着邓楠说:“一言不合就要人自尽的事情你会做?不管你会不会,反正我是不会了!所以我要开生死战!”

    平凡说完,那裁判就连连点头说:“摆阵!生死战开启!”

    裁判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比武台。而这时候比武台正好升起一层光幕包围了整个比武台!

    远处,高台上的几个长老却是焦急的找来固良问:“你这徒弟有多少把握可以赢得胜利?”

    固良听到长老的话,他只是很随意的笑了笑说:“目前我的徒弟平凡一共掌握了两道阵兵,一道暗器,至于他所掌握的阵法我就不知道有多少种,但是我可以保证他绝对是胜利者!”

    听到固良的话,高台上的几位长老都松了一口气,显然他们很紧张平凡的安危。

    随即,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平凡和邓楠所在的比武台中!比武台里面的两人正面对面站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众人看在眼里,因为光幕是透明的。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生死战!

    这时候,平凡往前踏出一步,但是却出现了很多身影!

    这时候邓楠却是发现所有平凡的身影都带着一个诡异的笑容,冰冷冰冷的感觉顺着自己的眼睛沉入了自己心中!

    一股不详的预感瞬间布满了邓楠的心房。

    忽然,另外一道光幕升起!

    看到这道光幕的出现,邓楠下意识就转身要离开!

    但是一切都已经迟了!因为平凡的布阵速度快得惊人!仅仅是几个残影出现到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两个完整的阵法便已经被布下!而且这还是平凡全力催动的阵法!

    两个圣虎阵全力运转,十头来势汹汹的老虎已经将邓楠团团围住!

    这时候,外界的人忽然完全看不到平凡和邓楠的身影了!所有人都把视线集中在高台之上,想要一个解释。

    高台上的长老看到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这边,于是就有人站出来说:“这是他们自己布下了第三个阵法的缘故!而且这个阵法比平凡经常用的阵法多了一种功能,那就是迷惑!现在我们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但是如果结果出来的话,我们的擂台生死禁会自动解开的,到时候谁是胜利者就一目了然了。”

    原来,平凡先前研究阵法的时候,他也顺带研究了一下幻阵!最后他也成功将一个幻阵推演成功,所以他才能让自己和邓楠在擂台生死禁中消失的。

    平凡玩味的看着邓楠开口说:“邓楠,你知道我是谁吗?想必你应该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免费告诉你,我是几天前受封的侯爷,虽然侯爷名号还没有起,但是文澜县却是我的私有领地,你居然敢威胁侯爷?这就是死罪!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我打算让你去一个地方继续生活。你若不想成为行尸走肉的话,那你就记住到时候乖乖的配合,要不然我大把手段让你成为被我控制的躯壳!”

    邓楠听到平凡的的话时,他的后背瞬间就湿透了:“遭了,这平凡怎么会是新进的侯爷!招惹了侯爷可是不小的事情啊!看来我得找机会破阵而出才有机会翻盘了!”

    当即,邓楠就朝着一个方向急促前进,因为他在平凡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通过自己对阵法的认识找到了阵眼!

    但是邓楠还没走出十步的时候,他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退着回来了。

    与此同时,平凡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来:“邓楠,想不到那个阵眼是我故意暴露出来的吧!”

    “哼!要不是你布置了两个圣虎阵在这里,我要离开还不是如鱼得水?”邓楠撇撇嘴开口道。

    “哈哈!你这话倒是好笑!落入敌人之手居然还在说如鱼得水?真是难为你能够想得出来了,不过你也没有机会继续说下去了。”平凡听到邓楠的声音,他就冷漠的开口说。

    平凡说完,他便将惶殿从自己的血液中取出:“小重子,你应该有封印的能力吧?记得把他封印了。”

    接着,平凡就放大惶殿对准邓楠说了一声“收”!那邓楠顿时就消失了!

    接着,平凡便慢慢的将阵法撤开,随后就装作虚弱的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平凡布下的阵法消散后,擂台生死禁便感觉到只有一个人的生命气息了,于是擂台生死禁便自动退散了。

    擂台生死禁退散后,两个裁判便快速的走上前扶住平凡并注入能量准备帮助平凡恢复状态。

    平凡独自一人出现的时候,众人并没有过多的惊讶,毕竟之前也明确表明是生死战了!只不过众人疑惑的是为什么擂台上没有血迹?而且擂台上并没有邓楠的尸体……

    平凡一场战斗下来,他根本就没有消耗什么能量,所以在两位裁判的能量被注入体内时,他就控制能量进入了雷髓空间中。

    外来的能量一进入雷髓空间,大量的雷霆之力便瞬间将能量同化了!

    这能量一同化,那两位裁判就觉得平凡的能量真的所剩无几了!

    于是他们不禁加快对平凡体内注入能量。

    随着能量的不断注入,平凡的雷髓空间的能量也一直壮大!

    雷髓空间的能量基本都是被平凡用来淬炼肉身了!雷髓空间一直都有自我吸收能量的能力,所以平凡也没有修炼到雷道脉功。

    随着时间的流逝,雷髓空间中终于停止容纳能量了!

    作为能量的输出者,他们也是可以通过能量来感知一些情况的,所以在雷髓空间能量已经完全充沛的情况下,他们便不约而同的将注入平凡体内的能量终止了。

    随着注入能量的终止,平凡也睁开眼睛了,他站起来对着两位裁判拱手感激道:“谢谢两位裁判帮助我恢复能量!”

    那两位裁判也是感到吃惊,毕竟之前的参赛者只是接受了自己的能量,其他的却没有一点儿表示,所以平凡这一手让他们很吃惊。

    两位裁判吃惊的时候,平凡就一直微笑的看着两位裁判。

    这时候,两位裁判终于反应过来了,他们有礼貌的回应平凡的话:“哈哈,真是个有礼貌的少年,要是你能够加入刚刚那一批人的竞争的话,那可就太好了!只可惜你没有去,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你夺得第一名!第一名的奖励可是比较丰厚的啊!”

    两位裁判说完,他们就快速的回到了原位,平凡本想问问第一名的奖励有什么的,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随着裁判的离开,平凡也立即坐下继续研究阵法了。

    现在平凡最主要的就是用阵法制敌,所以平凡决定努力提升阵法的造诣。

    时间过去得很快,平凡仅仅是研究了一会儿,一个声音就提醒道:“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已经达到!守擂者准备接受挑战!”

    听到声音的时候,平凡便慢慢的结束研究并站起来看向台下的众人:“接下来,我将会全力迎接你们的挑战!每次挑战都必须留下赌注!有积分的二十个积分!没有积分的,可以用世俗金银来,不过每次要一百两金子!少于这个数不用上来了,耽搁我的时间!”

    平凡这声音无疑就是想所有人宣战,同时也将一个标准设下!

    虽然台下的众人对平凡有所忌惮,但是他们也没有忌惮到不敢面对的情况,所以一大堆人便快速的接近擂台,要第一个跳上擂台对战平凡!

    不过,这个时候平凡却是悠悠大喊:“先来一百个名额,连续挑战!”

    接着,他就转身对着裁判的所在位置说:“劳烦几位裁判帮忙登记一下,按先后顺序登台吧!不过,让他们留下赌注!我的赌注就是一个能够让院长亲自相谈的利益分配机会!不信的话,直接问高台上的几位强者!”

    平凡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是看着高台的。

    高台上的几位长老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们就无奈的苦笑起来。当平凡的视线落在高台上的时候,几位长老却是轮流瞪了一眼平凡。

    平凡看到长老们的反应,他只是很随意的耸了耸肩,意思就是我说了算。

    【感谢白城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