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声音忽然惊醒了平凡!

    “第五组比武,6号对7号!”

    平凡被声音惊醒后,他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资格牌,只见上面写着“1006”,这样一看,他便快速的站起来走向比武台。

    很快,平凡便来到了比武台。但是这时候比武台已经站了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

    “想必这就是7号。”平凡在心里想。

    这时,只见剑眉星目的男子对着平凡拱了拱手:“6号!我的第二轮比武对手!我叫冯立!我用剑!”

    闻言,平凡便点了点头同时拱手道:“平凡,会一点阵法皮毛!”

    两人介绍完毕便开始准备了,同时裁判也在不久宣布比武开始!

    比武开始的那一瞬间,平凡撒手就布下圣虎阵同时也催动了!

    这就是平凡专心研究了许久的圣虎阵!虽然并不是大幅度修改,但是至少平凡已经对圣虎阵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这层新的认识也样平凡的布阵速度增快了不少!

    圣虎阵一出,平凡便操控老虎扑向对面的冯立!

    这一招在第一轮,平凡很轻松的取得了胜利!但是在这第二轮又会如何呢?

    只见冯立对着老虎的行动轨迹施了一手剑技便退开了!

    平凡见此,他也是认真起来,因为对手退开,圣虎阵的后续攻击就无法接上!

    假若冯立选择硬抗老虎的一扑的话,圣虎阵的运转一定会加快!而且也会有另外一头老虎补上攻击!

    但是这一切已经成了不可能。

    不过,平凡也并非只有一种攻击,所以在对手退开的时候,他就反手取出青草朝着对手狠狠地一劈!

    平凡的这一劈,一道刀气便透体而出!

    看到自青草透体而出的刀气,平凡心里也是一阵无奈:“为什么不学习一些刀法刀技呢?唉!”

    不过这也正好让平凡下定决心学习刀法刀技!

    平凡的对手冯立看到平凡的情况后,他也是大吃一惊,毕竟刀气一般都需要强大的能量作为支撑,而且还需要一个必要的条件,那就是对刀道有所感悟!

    作为一个阵法师,他却能够将刀法演化出刀气,这绝对很恐怖!

    当即冯立就认真的盯着刀气,同时手里也多出了一柄剑!

    冯立的剑造型不怎么样,不过剑身上却是闪烁着冷冽的寒光!一股夺人性命的感觉油然而生!和平凡的青草相比,青草就有点儿垃圾了!

    因为青草除了外形之外,其他的都很内敛,在外人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虽然说平凡的剑不如自己的剑有威势,但是冯立却不敢马虎应对!只因平凡是一个阵法师!

    冯立脸色凝重的朝着平凡的刀气挥出一剑,眼睛却是朝着周围看去,特别是平凡所在的方向尤其被他关注!

    冯立这么做为的就是不要让平凡趁机偷袭,或者发出其他攻击!

    平凡在挥刀过后,他也的确操控阵法加快了运转,因此另外一头老虎也因此出现在比武台之上!

    这样一来,两头老虎就对冯立形成了围攻之势!另外平凡也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冯立,只要冯立一旦出现什么破绽,平凡的攻击就一定会出现!

    看到平凡的准备,冯立的心里不禁一沉:“看情况,平凡的手段应该还没有这么简单!我该如何应对?”

    这时候,平凡却是猛的动了!

    幻影步瞬间用出,几个残影快速的出现!

    残影完全消失的时候,冯立已经被一个圣虎阵覆盖了!

    这么一来,两个阵法一旦运转起来,那么冯立就需要面对四头老虎!更甚者冯立猜测平凡的阵法造诣还不仅仅止步于此!

    也就是说,如果平凡如果全力催动阵法的话,那么冯立所要承受的攻击将会更多!

    想到这里,冯立不禁浑身一颤,接着就大声喊道:“我认输!”

    冯立的声音虽然从他口中传出,但是比武台之外的人却是没有听到,这是因为阵法的缘故!

    不过,平凡也没有赶尽杀绝,他只是淡声道:“你说的,假若你继续在本次比武中对我出手,后果你是知道的。”

    平凡的声音在阵法之中响起后,两个圣虎阵都瞬间消散了。而这时外界的观众也重新看到了平凡和冯立。

    “我认输!这场比武我认输!”冯立一看到阵法消散后,他马上就大喊。

    冯立的声音很急促,听起来有一种生怕敌人反悔的感觉!

    裁判听到冯立的声音时,他也是快速的做出反应:“既然7号认输,那么我宣布6号胜利!”

    裁判说完,那冯立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离开了比武台。不过裁判也没有多理会冯立,他只是快速的腾空而起来到高台汇报情况。

    平凡听到裁判宣布的结果后,他就转身离开了比武台回到地面上。

    来到地面上的时候,固良却已是等候多时了。

    看到平凡出现,固良就快速的走到平凡的面前说:“接下来还有一场比武,不过这场比武更加直接,那就是直接守擂台,一共会开放十个擂台,每次擂台战之后,都会有人辅助恢复状态,这也是为了节约时间。那几位长老的意思是,希望你以尽快进行占领擂台,然后他们派人带你去见院长。”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转头看了一眼高台的方向。

    高台上早已有长老观望平凡,所以当平凡看向高台的时候,这位长老就冲着平凡点了点头。

    “嗯,既然这样,那我就尽快吧!这擂台赛怎么挑战?”平凡老板高台上的长老的动作后,他就对着固良问。

    固良听到平凡答应后,他也是开心的开口说:“很简单的,等一下那几位长老就会安排擂台,然后你们挑战就可以了。当然,第一个人是不需要挑战,他只能够被挑战。这样你懂?”

    平凡听到固良的解释后,他也明白擂台赛的意思了,他只是非常认真的开口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尽量以最快的速度去取得一个名额吧!”

    说完,平凡就抬腿朝着高台的方向走去。

    这时,高台上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所有在第二轮成功晋级的弟子集中高台!接下来就要宣布第三轮的规矩了!”

    听到这声音,平凡的脚步也不禁加快几分。

    平凡来到高台之下的时候,那些成功晋级的人都已经差不多全部来齐了。

    所以仅仅是等了一会儿之后,高台上那洪亮的声音就响起来:“诸位,接下来第三轮比赛是擂台赛!我们将会开设十个擂台,这十个擂台的最强者就是进入内门的人选!另外,我们也会招收一批人,这批人可以不用通过擂台赛也可以晋级内门,这批人日后只要能够成功进入精英弟子等级,那么你们的待遇就会和精英弟子等级前十名的一样!谁要加入的请去红旗那里报名!仅有一百个名额!”

    这个声音响起不久,一大堆对自己目前的实力不够自信的都跑了过去。

    平凡看到处于自己东边的那一面红旗后,他也是有点儿心动,但是他并不清楚那一批人到底要执行什么事情,而他个人也不希望自由完全被控制,所以他仅仅是看了一眼随后就重新看向高台。

    这一刻,平凡却是发现高台上的长老有的人正在偷偷看着自己,而且目光还在红旗报名处来回移动!

    看到这里,平凡不禁庆幸自己没有过去,要不然自己的权益就有可能没有了,毕竟在比武之前,那些长老可是说过有东西要给自己的,而且这些东西还要院长亲自出面跟自己谈!

    想到这些事情后,平凡就得意的朝着高台的方向笑了笑,随即有很淡定的站在原地看着高台。

    高台上的人看到这一幕,他们的表情都怔住了,相视时也唯有苦笑。

    好在,高台上的长老并没有表现自己在意这件事情,他们只是苦笑过后就恢复正常看着底下的弟子了,他们的眼睛已经是连看都不看一眼平凡了。

    很快,高台上便传出声音:“在场的诸位,你们的待遇也许不如那边一百人的待遇那般好,但是你们却比较轻松,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都会被训练成天才,一个徘徊在生与死大门的天才!”

    高台上传出这个声音的时候所有人都吃惊的看向东方,但是那一面红色的旗帜已经消失了!但是却有一批人慢慢的走回来,看得出来他们的脸色很难看!

    看到这里平凡的心里不禁庆幸自己没有走过去。

    当第一个人回到人群的时候,就有人问他:“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那人抬头看了一眼众人,随后就无力的开口说:“去到那里,杀气惊人,血腥的味道弥漫着……据说那红色旗帜是血液染成的红色!”

    听到这里,平凡的眼神却是凝重起来,心里正在想着什么,只是还没有找到答案而已。

    这时,高台上重新传来声音:“如今,所有人都已经集聚于此,那么我现在开始宣读擂台赛规则!第一,在未申请生死战前,不得伤人性命!第二,可以开设赌注。第三……”

    听到擂台赛的规则后,一个人的眼神顿时便是一亮:“可以申请生死战?这样一来,那个叫平凡的小子就可以被我杀了!哼哼,敢学我家族的圣虎阵,真是不知死活!”

    高台上的几位长老的安排很快,仅仅是不到半刻钟的时间里,原本一百个比武台的裁判就已经重新走了安排。每个擂台都有十个裁判,其中一位是负责主持的,另外九位则是负责恢复守擂台的参赛者的状态。

    随着这一系列安排完成,守擂台的比赛正式开始了!

    开始的时候,平凡并没有打算去守擂台,因为他想研究一下那门固良给的剑阵。

    于是乎,平凡就盘坐在地上开始研究了。

    平凡在研究阵法的时候,已经有人去把十个擂台全部占领了!不过,这也意味着挑战已经开始了。

    一个个参赛者不断地在各个擂台下来回徘徊,为的就是选择一个自己最有把握的对手。

    但是这无疑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毕竟守擂台的人每次结束比武后,都会有人去帮助他恢复状态!

    恢复了状态的人,实力都恢复到了巅峰!除了一些施展过的武技之外,其他的东西根本不会被暴露!

    这样的比赛增加了很大的难度,又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公平避免了车轮战的情况。

    这样的事情,守擂台的人是非常喜欢的,不过这也仅仅是比赛而已,若是真实战斗的话,这样的情况便不会保持下去!车轮战也许会成为不可避免的结局!

    对于擂台赛,平凡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他只是一心一意的研究着阵法。有时候遇到问题,他就从记忆里的阵法知识里寻找答案。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好一段时间。平凡在这段时间里根本就沉淫在阵法研究中,至于外界的事情平凡一无所知。也许有人会问安全问题怎么办,但是在松涛学院五位长老的监督下,安全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平凡的动作被高台上的几位长老一一看在眼里,但是他们却始终没有明白平凡的意思,毕竟他们给平凡的意思就是尽快夺得擂台之主的身份,然后立即去见院长的,可是平凡却是没有这样做!

    终于,在第一个擂台换到了第四个人的时候,平凡终于睁开了眼睛。

    平凡睁开眼睛的时候,高台上的长老都纷纷睁开眼睛盯着平凡,期待他的下一步动作就是夺取擂台之主的身份!

    而平凡的行动也如同长老们心里所想的那样,他在一个擂台完成比武的时候,他立马就踏出幻影步来到了擂台之上:“你尽管恢复去,我在这里等你!你的下一个对手就是我!”

    那个刚刚完成擂台赛的人一听,他的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连续进行比武可不是好事!

    在平凡跳上擂台的那一刻,邓楠的心思便活跃起来:“平凡!既然你敢登台,那么你最好能够赢一把!要不然我还没有那么快虐你的机会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