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高台上的几位强者的变化,并不是没有人看到,因为那些实战营的弟子都是在地面上的,所以有一部分人一下子就看到了。

    顺着几位强者的前进方向看去,却正好看到固良和平凡。

    “咦?那个不是固良吗?他怎么拉着一个人来这里?”

    “谁知道呢?不过我猜那个被拉住的人应该是他徒弟,前段时间我听说固良收了两个徒弟。”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那高台之上的强者怎么跑过去了?现在他们不是应该待在高台上监督的吗?”

    “……”

    随着时间的流逝,高台上几位强者的变化都被实战营弟子发现了,各种各样的说法也频频出现!

    这时候,平凡面前多出来五位强者。只听五位强者中一人开口说:“这位小兄弟应该是刚刚从缘茶离开吧?”

    平凡听到问题的的时候,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迷茫的看着固良。

    而这时,固良已经对着五位强者开口说:“弟子固良见过五位长老!小徒的确是刚刚从缘茶离开,不过我们却是迟到了…”

    固良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却是已经被打断了!不过,平凡也因此知道了五位强者的身份。

    只听先前开口的长老说:“既然是从缘茶离开,那么就没错了!他叫什么名字?赶紧让他去高台上领取资格牌开始比武吧!”

    固良一听强者的话,他马上就开口说:“小徒叫平凡,是刚刚加入松涛学院不久的新进弟子。”

    接着固良转身对着平凡说:“既然长老能够重新给你一个机会,那么,你就赶紧去把资格牌领了,然后就去参加比试吧!”

    平凡听后,他就非常激动的点了点头朝着高台的方向走去。

    “等等!”

    又一位强者开口说。

    平凡闻言便停下来,毕竟在自己身边的这几位强者正是主持晋级赛的长老!

    平凡快速的转身看着说话的那位长老,只听他说:“平凡,能否把你手中的令牌交给我?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在晋级赛过后,我会带着你去商量一下你的利益问题。”

    听到这话,平凡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右手,原来自己的右手一直握着一个令牌,但是自己却不知道令牌是什么时候得来的。

    平凡抬起右手对着长老说:“您说的是这个令牌?”

    只见那位长老点了点头,而他眼里却是流露出一种真诚的感觉。

    平凡看到长老的动作后,他就继续开口:“能告诉我这个令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听到平凡的话,那位长老就奇怪的问:“难道你不知道令牌从何而来?”

    听到长老的话,平凡不禁对自己的经历重新回忆了一遍。

    这一回忆,让平凡知道了自己是怎么得到令牌的,但是令牌特别之处却是并不清楚。

    于是,平凡就非常认真的开口说:“这个令牌应该是我离开缘茶的时候得到的,但是至于作用我就不知道了。难道这令牌和缘茶有关?”

    “是的!它和缘茶有关。至于其他特别的地方等晋级赛过后再慢慢聊,现在你先去参加晋级赛吧!”长老低头看了看平凡手中的令牌,然后就转身看着比武台开口说。

    平凡听到声音时,他就点了点头,随即便把令牌交给其中一个长老。

    把令牌交给长老后,平凡就抬腿走向了高台。

    但是平凡在交令牌给长老时,他却是留心发现了长老接过令牌时非常恭敬!

    看到这样的一幕,平凡自然是很疑惑,但是他并没有再次开口问什么,因为晋级赛正在火热进行中!他并不想因此而耽搁晋级的问题,毕竟他的身上还有一个赌注!

    平凡快速的来到高台上的最后一个大箱子看了一眼,只见一块令牌正静静地躺在里面。

    平凡拿出令牌瞟了一眼,随即就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很快他就朝着一个方向的比武台走去。

    当平凡在某一个比武台边缘停下来时,一道声音传入了自己的耳朵!

    “55号对战60号!”

    听到这个声音,平凡便朝着比武台一跃,自己的身体已经落在了比武台之上!

    平凡这么做正是因为他就是55号!要是他慢上那么一会儿,他就会错过晋级赛!并且也因此欠下两亿积分!

    平凡快速登上比武台的时候,另外一个方向也有一人站起来了。他站起来时,一大堆人还在旁边欢快的祝贺马到功成!

    “马少爷,终于轮到你上场了!有你在,冠军绝对不会属于其他人的!”

    “是啊!马少爷您资质潜力都非常大!而且还是天才!所以您一定会是冠军得主!”

    ……

    旁边有人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有人只是冷笑着瞥了一眼那个马少爷。有的干脆是连看都不看一眼。有的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马少爷对于这些跟班的吹捧自然是很喜欢的!但是他却一直自以为是,根本没有观察别人的变化,就例如他旁边有一个人看到平凡的时候却是脸色凝重,但是看向马少爷却是非常轻松。

    平凡在比武台上等了一会儿之后,那个被人吹捧的马少爷终于上来了。

    平凡按照比武的规矩对着对方拱手道:“在下平凡!请指教!”

    那马少爷听到平凡的话时,也是很随意的拱拱手说:“鄙人马雷。我看你修为不高,你还是赶紧认输下去吧!”

    听着马雷的语气,平凡皱了皱眉,接着就一声不吭的撒下一大堆符文。

    符文被洒落在地时,一个阵法便已经快速的形成了!

    此时,平凡才慢悠悠的开口说:“我这一场比武就用这个阵法,若阵法被破,便算你赢了!”

    说着,一头戾气惊人的老虎便已经出现在比武台之上!

    这头老虎一出,许多人的眉头都皱起来,根本没有舒张的征兆!

    仅仅有少量人的表情只是略显紧张而已。这些人无疑都是会阵法的!也许还见识过圣虎阵的威力!

    不过,作为平凡的对手马雷却是没有见识过圣虎阵,他只是单纯的以为是障眼法,于是便冷笑一声:“哈哈!想不到我的第一个对手居然会用障眼法!真是好轻松的一场比试!”

    当即,马雷就朝着平凡轰出一拳!

    但是马雷在出拳之前却是没有发现部分观众的表情很怪!

    而平凡也在马雷出拳的时候催动了阵法!

    圣虎阵作为一个攻击阵法,而且还是以阵法凝聚形体攻击的阵法,所以那头因阵法凝聚出来的老虎自然是可以离体攻击的!

    攻击阵法主要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在阵法之内攻击能力才生效的,这个局限性比较大,因为要布置阵法的范围比较大才能够拥有足够的空间施展攻击!但是攻击力比较强!

    当然,这也仅仅是一种低级阵法而已,若是高级阵法,一般都能够自成一个空间,在空间里面,几乎是没有边际的!

    还有另外一种阵法就是内外兼攻的攻击性阵法,就好比圣虎阵!这种阵法可以随时随地布置,而且攻击力也比较大,布置的范围不需要太大,这是一个好的地方,至于坏的地方那就是离阵攻击的能量需要布阵之人提供!因此这样的阵法一般不会被阵法中道人所喜欢。

    平凡催动阵法的时候,圣虎阵所凝结出来的老虎就猛的扑向马雷!

    马雷看到老虎朝着自己扑过来的时候,他仅仅是冷笑,手上的动势依旧不变!

    一人一虎的动作都一样快,只不过由于马雷率先有动作,所以他的攻击距离平凡也更近!

    仅仅是一瞬间,拳头就已经接近了平凡周身一米!

    那些不知情的观众看到这一幕,心里已经不看好平凡了!毕竟攻击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周身不到两米的距离了,这样的距离里很难反击或者防御!

    而那些知道圣虎阵底细的人则是疑惑的看向平凡,毕竟作为一个布阵之人,那么自己本身就就应该进入阵法!用阵法来保护自己!但是,平凡却没有这样做……

    这时,平凡终于动了!只见他快速的蹲下来!接着一腿便伸直一扫!

    马雷看到平凡的动作时,他的心里不禁大吃一惊!接着就狠狠地一踏步想要腾空而起躲过平凡的扫腿!

    但是,一头老虎已经直面!马雷只有错愕的看着老虎一头撞上了自己的身体!

    这一刻,马雷心里只有骂娘,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倒飞出去!庞大的冲击力让马雷根本没有做其他动作的能力!

    马雷在腾空倒退,这个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平凡的动作却是很古怪!

    只见平凡抬起右手平放在眉心观看远处,感觉就像是在眺望什么东西似的!

    平凡的动作正好被马雷看在眼里,而且他也明显的感觉到平凡的视线是一直盯着他的!

    这一刻,马雷心里不禁窜出一股怒火:“平凡!你敢这么对我,你早晚要倒霉!”

    这时候,平凡忽然开口大声说:“什么?马雷你要对负我?大声点说啊!我听不清啊!”

    在场的观众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们心里都很疑惑,马雷在倒飞的时候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啊!平凡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些擅长玩心计的人却是已经知道了平凡想要做的事情了。

    马雷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心里便是一突:“这平凡怎么会知道我心里想什么的?难道他能看破人心?”

    这时候,马雷的眼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完整的比武台!

    这一刻,马雷忽然明白了平凡的想法了!他拼命想要腾空而起,但是一切都已经于事无补了……因为他没有能够腾空而且的步法或者武技!而且他的身体已经距离地面不到半米了!就算有步法或者是武技也没有用了。

    马雷落地的时候,由于没有做到准备,所以他一下子就撞在了一级台阶上!接着就怒骂道:“平凡你和混蛋不……”

    平凡不用听完也知道马雷要说什么了,但是马雷并没有说完,因为他已经因为头部撞击台阶而昏迷过去了!

    马雷昏迷后,平凡只是淡然的笑了笑,随即就看向裁判:“我的对手已经落地,这一场是不是应该判我赢?”

    对手落地即输的规矩是晋级赛固有的规矩,而且在每一次晋级赛之前都会有专门一天负责介绍规矩的,所以众人也都知道平凡这一场是取巧赢了,不过这也是人家的运气所在,这些事情谁也不能说什么。

    至于平凡为什么会知道这个规矩那就是因为固良和他说的。在赶来晋级赛场的时候,固良就边赶路边给平凡介绍晋级赛的规矩,原因就是平凡在专门负责介绍晋级赛规矩的时候还没有回来,平凡回到松涛学院的时候,介绍规矩的时间刚刚好过了。

    在某处座位上观察平凡比赛的固良也是扶了扶额,本来固良的意思是让平凡不要离开比武台,但是想不到的事平凡没中,反而是他的对手先落地了!

    这时候平凡所在比武台的裁判才清了清嗓子喊:“我宣布,55号对战60号场次,胜利者为55号!”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转身离开比武台回到原来的座位。

    当平凡回到自己的座位时,一个人却是快速的接近平凡。

    “这位兄弟,敢问你的阵法从何而来?”邓楠一脸怒容的开口说。

    平凡结合邓楠的话以及脸上的表情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就耸耸肩开口说:“这和你有关吗?话说你谁啊?”

    邓楠冷冷的开口说:“哼!你最好告诉我!我叫邓楠!来自文澜县!”

    平凡一听何文澜县有关,于是他便仔细的思考了片刻。随后才一脸狐疑的看着邓楠开口问:“邓楠?是文澜县排名在第二十的家族?”

    邓楠很认真的威胁道:“没错!识相的赶紧告诉我你这圣虎阵从何而来!要不然我要你死!”

    平凡一听,他只是很随意的笑了笑,接着就挖着耳朵说:“你回文澜县问问现在谁是大头吧!反正我没有理由介绍圣虎阵的来历!”

    平凡说完,他就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凡心学院的院长令给凌建发信息:“重点调查一下文澜县排名第二十的邓家!若是罪恶滔天,所有人都拘禁!”

    平凡这一手光明正大的,邓楠自然是看到了,他一脸冷漠的开口道:“既然你选择这么做,那么最好不要离开松涛学院!”

    说完,邓楠就离开了。但是平凡却是在心里冷笑:“邓楠,也不想想你什么身份!虽然我没有暴露身份,但是我可以在暗中掌握文澜县,你最好希望你的家族没有什么事情,要不然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