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说了这么多,你打算怎么做?”天道之灵一连说了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对平凡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恕我无法告诉你,但是我最终的目的还是拯救逍遥大陆的。”平凡听到天道之灵的声音后,他就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天道之灵听到平凡的回答时,他只是深深的叹息,随后才开口说:“也罢,你怎么决定是你的事情。如今,我把两样东西给你,第一就是茶具,第二是三层平衡塔。”

    说着,天道之灵便取出一个三层的东西。

    平凡仔细观察着,只见天道之灵拿出来的东西,最上边是一个圆形的盖帽,尖尖的,下方连接着三根柱子,柱子的下方是一个金属层,然后又有五根柱子连接着,底下依旧是金属层。

    这时,天道之灵却是开口说:“这是一个平衡空间的载体,一共有三层,每一层都可以分开的。如果你有实力让它增长的话,那么它将会以一比三比九的速度增长,另外现在它已经有九百平方米的土地面积,比例依旧是一比三比九,最高层是一。天道茶具以后就是属于你了,待你炼化了天道茶具之后,你便可离开天道阵法空间。”

    天道之灵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了!平凡却还没有反应过来!

    等平凡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变成了一个四面皆无边无际的地方,唯有一套茶具落在脚边。

    茶具大约有十厘米高,加上茶具的脚就有十五厘米高。

    看到茶具时,平凡就伸手抚摸着茶具,并且也在动手查看茶具。

    茶具中两侧分别有一个很明显的翻板,翻板之下放着许多茶杯。

    再看中央的部位,只见在最中央的位置放着一个葫芦,葫芦是凹陷于茶具平面之下的,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至于在茶具的两侧,则是分别放着一个精致的茶壶!不过,这两个茶壶的两旁却是凹陷的!凹陷的区域也被分成两个区域,一个是有许多筷子头般大小的间隙,至于另外一个区域则是比第一个区域稍高一点儿,看样子就像是一个盒子一般,只不过这个区域比较小,仅仅是占了整个凹陷区域的三分之一而已。

    摸到像盒子一般的位置时,平凡感觉手忽然往上抬了一下!手一用力,一块板就被翻起来了,里面放着一些茶叶。

    看到茶叶的时候,平凡已经闻到了一股香味,于是他便马上把木板重新盖好。

    接着,平凡就立马打开另外一边的木板,这一次出现的不是茶叶,而是一个令牌。

    令牌静静地躺着,但是有两个字——核心。

    平凡看到令牌上的字时,他就欣喜的拿起令牌抹上血液同时注入能量炼化。

    大约半刻钟左右,平凡已经完成了对天道茶具的认主了。

    这时候,平凡也了解到一些信息。

    天道茶具是逍遥大陆的天道之灵炼制而成,若要离开逍遥大陆,那么天道茶具就无法拥有特殊功效。如果要保持功效,那也只能是找一同样的茶具炼制一边,这样才能够拥有特殊功效。

    说到功效,天道茶具的特效就是所泡之茶都能够具有安神养魂的能力!

    同时,平凡也知道了另外一个事情:晴杨镇前任镇长风田所说的兽潮是因为文澜县魔窟而提前!

    晴杨镇前任镇长是风田没错,但是他现在却已经更名丰田,而且还是凡心学院的副院长!

    知道关于兽潮的消息时,平凡还想到了凌建的计划,凌建曾经很隐晦的提到过要将核心区域改成空间的,而平衡空间的能力正好可以让凌建加快实现的可能性!

    随即,平凡就有了打算:待晋级赛结束后,立马领取所有要完成的任务,并且也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完成任务后,就回去找凌建,另外也准备回平家看看。

    当即,平凡心念一动,自己就出现在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地方。往光亮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固良正焦急的在外面徘徊。

    平凡一看,他连忙抬腿走向固良,但是这时候一块令牌却是突然出现在面前!

    平凡很不耐烦的一把抓过令牌就继续接近固良:“小燕子!我出来了!”

    平凡的声音响起时,固良一下子就转头看,看到平凡时便快速跑到平凡的面前问:“刚刚你去哪里了?”

    平凡听到固良问他前一段时间的去向,他便故作疑惑的问道:“哦,刚刚我就在里面啊!怎么了?”

    平凡说完之后,固良就一脸认真的开口说:“这不可能啊!早在一个小时之前,我就曾经进去看过,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平凡一听,他便更加惊讶的开口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刚刚的确就在里面。”

    固良一听,他也只能摇了摇头,因为他曾经见识过缘茶的老板的神通,那一次缘茶的老板一下子就变化出一片空间,而且还非常的真实!令他根本就分辨不出到底是真是假!

    忽然,固良更加焦急的开口说:“快!跟我去晋级赛进行的地方去!晋级赛已经要开始了!现在还有一刻钟!”

    听到固良的话,平凡只是点了点头,因为他也知道时间正在流逝,只不过当时他无法离开天道阵法空间而已!要不然他早就出来了。

    当固良说完的时候,平凡的手臂已经被固良抓住了!而且身体也正在腾空而起!

    平凡感觉到自己腾空而起时,他只是很平静的任由固良带着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个专门为晋级赛而开启的报名大殿已经再次打开了!而且这次被打开的还是内部空间!

    内部空间广阔无边,但是这时候已经多出了很多人!这些人或者盘坐在地上修炼,或者坐在椅子上和别人聊天,又或者站着观望周围的比武台。

    比武台现在还是空无一人的状态,至于比武台的周围则是有很多的座位,座位越是往上越靠后!而且每前后两个座位之间都相隔半米的高度!

    这样的座位一旦坐满人,所有人都一定能够观看整个比武台的情况!而且还不会影响到别人!

    类似这样的比武台还有很多!放眼望去,比武台的数量足足达到了一百之数!而且这些仅仅是在地面之下的!

    在地面之上还有数百个悬浮的比武台!和地面之下的比武台不同的是没有座位!也不知道这样的比武台怎么样才能让别人观看比赛情况?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来:“所有参加晋级赛的人员上高台领取资格牌!”

    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视野里都出现了一个高台,只不过高台正在缓缓升起而已。

    不一会儿之后,高台停止上升了!几位强者也快速登上高台并且拿出几个大箱子!

    这时候,终于有人纷纷走上高台了。

    然而这时候平凡还在赶路!被固良拉着腾空飞翔的赶路。

    大约一刻钟过后,高台上除了那几个强者之外,其他人已经离开了。

    但是其中一个强者却是看着他面前的大箱子说:“我这里还有一个资格牌!谁还没有领取?”

    领到资格牌的那些人都冷笑着看着高台,是不是还说出两句带嘲讽性质的话语来。

    而那些没有参加晋级赛的学院弟子则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心里都希望发现那个没有领取资格牌的家伙。

    但是他们心里的希望注定要落空了,因为平凡并没有在他们一群人当中。

    几位强者围在一起商量了片刻,他们都决定再等半刻钟。

    商议出结果后,几位强者就席地而坐开始闭目养神。

    可是,半刻钟过去后,那个还没有领取资格牌的人还是没有登台!

    那几位强者在时间到了的时候,他们都纷纷站起身,但是他们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股愤怒!

    几位强者对视了一眼后,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接着就有人站出来对着众人说:“诸位!每月一次的晋级赛时间已经来了,大家做好准备迎接挑战了吗?不管诸位有没有做到准备,我们的晋级赛都将如期进行!所以,现在我向大家宣布:松涛学院晋级赛现在开始!”

    这个声音出现时,一大堆的弟子都兴奋的看着高台的方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大群人忽然从弟子群的后面以极速接近!他们的方向直指高台!

    不一会儿,高台上就多出了百来个人!而且他们都清一色带着斗篷!斗篷隔绝了所有感知,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斗篷里面的人是谁。

    那些弟子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有的显得很平静,有的却是很惊讶,不过有的人却是非常严肃。

    那些看起来很平静的人,他们的内心是真的平静,那是因为他们已经司空见惯!这一部分人都是一些大家族的少爷小姐,对于松涛学院的做法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那些惊讶的人则是本年度新进弟子,他们根本不知道斗篷人的来历。

    至于那些表情严肃的人则是知道斗篷人来历的一部分人,他们一个个人心中都非常激动,因为可以看到松涛学院里面最具战斗力的一个队伍!

    没错!斗篷人就是松涛学院本院的长老!而且还是一个特别行动战队!专门行走于魔窟的拯救行动任务旅途!

    可以说斗篷人来主持晋级赛就是对他们的放松!作为松涛学院的实战营弟子,他们心里都希望这一支神秘斗篷战队可以放松!

    但是,他们一年只有一个机会而已!那就是每个月的晋级赛时间!

    神秘斗篷战队一共有十二个,每一个都代表着一个生肖,但是至于是哪一个生肖战队来担任裁判,这是谁也不知道的!

    神秘斗篷战队仅仅是在高台上呆了一会儿,他们就腾空而起飞向那些悬浮着的比武台!

    与此同时,另外一批人也从弟子群的后方快速的来到了各个地下比武台之上!

    “诸位要参加晋级赛的弟子们!所有的裁判已经全部就位!请大家赶紧准备比赛!训练营弟子于地下比武台进行比武!实战营弟子于悬浮比武台进行比武!请大家迅速站位!你们手中的资格牌有两个数字,上面的数字就是你们所在的比武台号数!下面的则是你们的比赛号数!”

    这个声音是从高台上传出来的!所以那些听到声音的参赛弟子都纷纷低头看向手中的资格牌,随后就快速的分散开来!

    在不到半刻钟的时间里,所有人都已经找到了自己资格牌对应的比武台,而且都已经找到位置坐下了!

    地下比武台的座位因为是分为两个部分的,所以那些参赛弟子也可以占据一个座位!而且座位旁都有着宽阔的通道!

    然而这时候平凡还没有来到!不过,平凡来与不来都已经被高台上的人放弃了,因为按照规定,一旦超过正常比赛开始的时间一刻钟,所有的参赛资格都要被剥夺!

    当所有的弟子都分好区域后,所有的裁判都开始点号数进行比武了。

    由于比武台的数量很多,所以地面之下的比武台一次就容纳了两百个人进行比武!

    但是,因为修为底下,所以他们的比武都没有什么亮点可看,来来回回都是那个几个简单的招式。

    有时候偶尔会出现一门高级点儿的武技,所有的弟子都会欢呼起来!因为他们觉得使用高级的武技很酷!但是这些高级的武技仅仅是为耍酷而出生,是一些华而不实的动作给人造成的视觉效果,是一些爱出风头的人群的爱好武技而已!

    当然,这也仅仅是训练营的弟子!那些实战营的弟子根本就对训练营的弟子的武技不屑一顾!

    虽然说实战营的弟子也是从训练营走过来的,但是身为过来人,他们深知一门对自己有用的武技有多么难求!很多武技都是对自已无用的!这样一来,这些无用的武技就会成为一种华丽而不具备攻击力的武技。

    类似这种武技,许多实战营弟子都不会去学习甚至修炼!

    比赛正式开始了一刻钟后,固良终于带着平凡来了!而那些高台上的人也看到了固良和平凡!

    当他们看到平凡的时候,瞳孔却是不约而同的骤缩!接着就齐齐腾空而起接近平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