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一个地方里,神威侯正在悠闲的喝茶,但是他却感应到储物戒指里面的一个令牌震了一下。(书屋 shu05.com)

    神威侯疑惑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令牌,当看到令牌的时候,他顿时就端正自己并严肃的看着令牌。接着,他才放入意识探了探信息。

    看到信息内容的时候,神威侯马上就转身离开了。

    很快,一个百来人的队伍就快速的朝着文澜县的方向赶去。

    这时候,神威侯才打开令牌的传音功能说:“我已经安排队伍赶过去了!全部都是阵法高手!”

    在松涛学院这边接到信息的平凡,他一下子就认真的点点头,随即就对着使者开口说:“这次你来找我,除了侯爷通讯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要传达的吗?”

    神威侯的使者一听平凡的话,他就快速的开口说:“有。不过需要损害你的利益,因为这是文澜县的税务。根据侯爷和皇上的商议,最终留下来的结果就是每年上交所有官方收入的百分十,其他的一概不管。但是,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每年都会有人来这里建设一个官方经营的产业,这个产业归您管。具体的还需要你自己看看这一分文件。”

    神威侯的使者在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一份文件递到了平凡的面前。

    平凡接过文件看了看封面,只见封面上写着几个字,文澜县赋税。

    平凡只是随意的一瞥,接着就快速的翻开文件看起来。

    过了半个小时后,平凡就点点头说:“这个要求很合理,我可以同意,不过这应该怎么进行限制?这上面是说有限制的。”

    平凡说话的时候,神威侯的使者已经重新取出了一份文件,文件的封面和平凡手里的一模一样,只是不知道内容会不会相同。

    神威侯的使者把他手中的文件迪哥平凡说:“这是另外一份文件,和您手里的是一模一样的,至于如何限制的问题就是抹上血液就行了。这两份文件中,神威侯已经抹上血液了,到时候负责收取文澜县赋税的是侯爷,所以您只要抹上血液就可以形成限制了。”

    平凡闻言,他就翻开文件翻了翻。

    最终,平凡确认两份文件是一模一样的之后,他就把血液抹在了两份文件之上。

    血液抹在两份文件之上的时候,一个怪异的符文忽的印在了平凡的眉心!

    怪异符文一闪而逝,平凡根本来不及反应。

    平凡一脸错愕的看着神威侯使者,神威侯使者一看,他就明白平凡的意思了,于是他就认真的开口解释说:“侯爷,这是制约符文,只要您如实做到文件里的条件,那么制约符文就不会被触动的。”

    “那就好!那就好。”平凡听到神威侯使者的解释后,他也明白了怪异符文的作用的,于是他也就点点头说。

    说完的时候,平凡就将其中一份文件递给了神威侯使者,至于剩下一份则是自己放入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神威侯使者不紧不慢的接过文件放好后,他就恭恭敬敬的开口说:“侯爷,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平凡听到神威侯使者的话后,他就低头想了想,但是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事情了,于是他就开口道:“没问题。你先回去吧!”

    神威侯使者听到平凡的话后,他比你没有说话,他只是转身拿走了阵盘,然后就离开了。

    神威侯使者离开的时候,他也连忙站起身来朝着他的方向躬身。

    神威侯使者离开后,实战营的长老就快速的走了进来。

    实战营长老认真的看着平凡问:“刚刚那一位使者来找你是做什么的?”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心里不禁好笑道:“这还不是我不想暴露身份,要不然的话,哪有现在的我呢?”

    虽然心里觉得好笑,但是表面上平凡却是很随意的开口说:“没什么,就是来调查一下文澜县的事情而已。应该是他们有人发现我从文澜县出来的缘故。”

    平凡说完,实战营长老就立马开口说:“哦,那你来给我说说文澜县的事情吧!刚刚你师父给我发来信息说文澜县出了变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平凡一听完实战营长老的话,他就在心里冷笑着说:“原来是你这个老家伙!要不是神威侯派人来找我,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文澜县的事情呢!”

    平凡在心里冷笑过后,他就装作很失落的样子说:“也没什么的,就是魔窟快要镇压不住了。文澜县的生命已经被威胁了,但是我没有能力去救他们了。”

    “什么?文澜县的生命会受到魔窟的威胁?”实战营长老惊讶的开口说。

    “的确,不过我已经没有能力了,我现在要好好努力提升实力!”平凡点点头说,接着他又再次开口道:“长老,现在晋级赛已经临近了,我想回去临时抱抱佛脚。”

    实战营的长老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也没有多想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

    平凡一看,他马上就半信半疑的说:“那,长老小子我就先走了。”

    说着,平凡就慢慢的朝着门口的方向退去。

    实战营的长老听到平凡的声音时,他连理都不理平凡,估计是陷入了他自己的思维世界中。

    在思维世界里,一个人一般都会能够很清晰的思考,但是也不一定,因为周围的环境就是诸多因素。而实战营的长老已经完全沉入了思维世界,至于平凡这个因素则是很简单的被无视了。

    被无视后,平凡则是快速的离开了招待殿。

    离开了招待殿后,平凡就在心里想:“既然现在神威侯和松涛学院都知道了文澜县的事情了,那么文澜县应该没有安危问题了,不过松涛学院会怎么安排人呢?”

    ……

    不知道多久后,平凡无意中来到了初鹰峰上。而初鹰峰峰主正好在一块空地上盘坐着观察新生的生活。

    不过初鹰峰峰主却是很眼尖,就在平凡刚刚来到初鹰峰的小广场时,他就已经看到了。只见他快速的接近平凡。

    忽的,初鹰峰峰主出现在了平凡的面前。

    初鹰峰峰主激动的开口说:“平凡,你终于来了!”

    平凡一听,以为初鹰峰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便紧张的问道:“见过峰主!峰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难道初鹰峰出事情了?”

    初鹰峰峰主一听平凡的话,他就紧张的开口解释:“没,没有。我就是想告诉你你的新住处已经重新修建好了。功能方面几乎和原来的别无两样。”

    平凡听到初鹰峰峰主的话时,他就想起了自己的出凡阁楼就是用第一座弟子宿舍炼制的,而现在初鹰峰峰主又给自己修建了一座宿舍!

    平凡想清楚后,他马上就带着歉意开口说:“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原来的宿舍都已经被我带走了,您怎么又劳神费力重新修建了一座宿舍呢?”

    初鹰峰峰主大笑着开口说:“哈哈!你不用这样的,你把你的弟子宿舍带走后,那么我们这里依旧会有新的弟子加入,所以弟子宿舍是必须要修建的。现在那一座新的弟子宿舍一直都为你留着,你现在就可以进去入住了。”

    听完初鹰峰峰主的解释后,他就微笑着开口道:“既然是这样,那弟子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走!我先带你去看看新的宿舍。”初鹰峰峰主很开心的开口说。说着,他就已经抬腿朝着某一个方向走去了。

    平凡一看,他也只能是无奈的跟在初鹰峰峰主的步伐前进。

    不一会儿,初鹰峰峰主就带着平凡来到了一座崭新的阁楼面前。

    初鹰峰峰主很自豪的看着阁楼开口说:“你看!这座阁楼还不错吧?”

    思密达听到初鹰峰峰主的话时,他就点点头开口说:“嗯,让我来看看……看到阁楼的第一感觉就是古朴、大方、优雅!有这三个特点在,我已经很满足了!但是这座阁楼却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你看,最顶层的都是用竹子做的,这就让我们坐在里面时,能够感受到一种凉风习习的感觉。还有……”

    当平凡一口气说完了他发现的特点之外,初鹰峰峰主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浓郁了!

    只见初鹰峰峰主快速的跑到阁楼的大门前,并且还打开了大门。

    初鹰峰峰主指着阁楼里面说:“刚刚看到的仅仅是外边,现在我们来看看里面的情况吧!”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点了点头,随即便走近大门。

    进入了阁楼内部后,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便呈现在平凡的眼里。

    阁楼的内部首先是一幅雕刻,一幅专门雕刻山水的雕刻。

    至于进入更里面的通道则是在两侧,不过通道的两侧却是挂着许多字画。

    通道两侧的字画有的是纯字画,有的则是风景画,有的就是人民生活的一些片段画……

    平凡一边走一边开口说:“这些字画和雕刻都很不错!只可惜你忘记在旁边留下一些植物,这样会更好!”

    初鹰峰峰主一听,他连忙陪笑道:“是是是,等会儿我就安排人处理。不过,能不能在您的师父面前给我说说好话?”

    平凡一听,他就在心里笑了:“原来初鹰峰峰主在打这个主意,怪不得他这次见到我会这么积极。”张嘴道:“嗯,我知道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想修炼了,你也知道,晋级赛已经要开始了。”

    初鹰峰峰主听到平凡话后,他就点点头说:“好好好!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加油啊!”

    说完,初鹰峰峰主就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