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名结束后,固良就带着平凡来到了自己的住处。

    来到固良的住处坐下后,平凡就立马对着固良开口问:“师父,我想见见一个见唐璐宗的外门弟子,他的身份应该不是一般的。”

    固良听到平凡的话时,他就皱着眉头开口问:“为什么非要找他?”

    平凡听到固良的话后,他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平凡的话,他只是直接将魔窟的事情问向了固良:“师父,你知道文澜县魔窟的事情吗?”

    固良听到平凡的话提到魔窟后,他马上就认真的开口说:“听说过,不过,那一次带队去魔窟的人是实战营长老,所以我能够知道的事情并不多。另外,唐璐宗已经在昨天被人带走了,走之前,他来我这里留下了几样东西,说要保存在我这里的。”

    说着,固良还取出东西给平凡看。

    固良取出来的东西是一个弟子腰牌,以及一个长老令。长老令是凡心学院的长老令。

    但是,平凡这时候已经无心看这两样东西了,他焦急的望着固良的脸庞问:“师父,你能够联系到松涛学院的高层对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找他们做什么?”固良点点头问。

    平凡心情沉重的开口说:“帮我联系一下,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有人能够帮助一下文澜县。”

    固良听后,他先是犹豫了一下,接着才取出令牌沟通实战营的长老:“长老,魔窟事情有变,希望详谈。”

    固良给长老发出信息后,他就对着平凡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平凡摇了摇头说:“等去到魔窟的地方你就知道了。现在我在这里也说不清楚。”

    这时,平凡看到固良手中的令牌一颤,他便紧张的看着令牌。

    固良放入意识一查看,脸色便凝重起来了。

    平凡看到固良的脸色发生变化时,一种不妙的感觉浮现在心中。

    过了一会儿,固良才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学院的长老说学院内魔窟变动,我们分不开身。另外他还说之前他们去过一趟文澜县,同时也看过魔窟的情况,那里的情况早已被他们联合当地人平息了,不过发生异变的。”

    平凡听到这话,他只是摇了摇头,随即便离开了固良的住处。

    离开固良的住处后,平凡就在周围转悠,但是他的心里却始终想着魔窟的事情。

    别人可以不知道,但是平凡却是非常明白凌建的身份,一个曾在万年前的强者怎么会不知道事情会有何变化呢?所以平凡坚信魔窟真的出现大事情了,而且如果没有人帮助文澜县的话,文澜县的众生很有可能会成为魔人!

    魔窟泄露出来的精纯魔气是可以影响人心性的,而这些被影响了心性的人就是魔人。魔人的生活习性和平常别无两样,但是一旦战斗,那么他们就会魔化,魔化之后的魔人实力可瞬间提升三到五倍!

    另外,魔人还有另外一个危害众生的地方,那就是每个月圆之夜都会需要大量的血液!

    在月圆之夜,外来的血液就是魔人体内的能量,能量越多,他们受到的伤害就越少。

    这时候,一个人忽然惊动了整个松涛学院!

    松涛学院的实战营长老紧张的问:“使者,请问您来这里有什么事情要宣布吗?”

    “没有。我是来找一个人的。他叫做平凡,但是我没有联系他的方法,他应该是你们这次招入的新生。”来者认真的开口说。

    实战营的长老一听是小人的,他立马就快速的来说:“好!我这就派人去找他过来!我去去就来。”

    来者听到实战营的长老的话时,他就点了点头。

    实战营的长老在来者点头的时候,他已经转身走了出去。

    实战营长老走出了招待大厅后,两个人立马现身在他的面前。

    实战营的长老一看到面前的两个人后,他马上就开口说:“去,让特别战队准备!另外也把一个叫平凡的小家伙找来。”

    实战营长老说完的时候,他面前的两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这时候,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转身回到了招待大厅中。

    那两个被实战营的长老安排了任务的人,他们的办事效率都很快。一个人先是快速的找到了藏在一个神秘阁楼中的队伍,这支队伍明白了实战营长老的意思后,他们就快速的朝着招待大厅集中而去。

    而那个找平凡的人的速度也不赖,仅仅是一刻钟左右,他就已经出现在了平凡的面前。

    这时候,平凡还在为文澜县魔窟的事情烦着,他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平凡一直走着,直到自己撞到东西的时候,他才突然停下来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平凡就看到了一个人!正想说一些道歉的话语时,被撞到的人开口求:“你就是平凡对吧?跟我走一趟吧!有人找你。”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先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前面的人,接着就联想到了唐璐宗。

    于是乎,平凡便快速的点了点头。

    被撞的人看到平凡的点头动作时,他就快速的抓住了平凡的手臂,接着两个人就腾空而去。

    在腾空的时候,平凡便在心里警告自己下次不要想事情太入迷,毕竟学院也是一个江湖,虽然说不是大江湖,但是那些什么仇恨还是能够引来致命杀机的。

    不一会儿,平凡就看到了招待大厅。

    带平凡来的人,把平凡放在招待大厅的前面后,他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平凡看着前面的大门,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这大门之上挂着一个招待殿的牌子,也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用。不过,那人既然代我来到这里,那么就一定会有事情的,要不我就进去看看?”

    平凡在思考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完全穿过了大门。

    平凡进入了招待殿的时候,那个正在招待神秘来者的长老,他马上就感应到平凡的到来了。

    于是,实战营的长老便对着神秘来者带着歉意开口说:“使者,那位您要找的人已经来了,我这就去把他领进来。”

    神秘来者冷冷的开口说:“好!最好快点儿!”

    也不等神秘来者说完,那实战营的长老便快速的离开了。

    仅仅是一瞬间之后,实战营的长老就已经站在平凡的面前了。他也不管平凡怎么想,他只是一把抓住了平凡的手腕便打开一道能量门进去了。

    平凡穿过能量门后,那个神秘来者就看到了平凡,同时实战营的长老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来了:“平凡,还不见过这位来自神威侯身边的使者?”

    平凡一听,他便联想到了神威侯曾经答应过他的一枚侯爷通讯令。不过,他并不想暴露身份,于是他就恭敬的开口道:“小子平凡见过使者!”

    平凡在说话的时候,他却是在快速的眨着眼睛。这个动作身在他身边的实战营长老没有看到,但是那个神威侯的使者却是看到了。

    于是,神威侯的使者便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这位长老,我他有点儿事情要聊,要不你先出去?”

    实战营的长老一听,他的脸上就变了脸色。

    神威侯的使者一看,他马上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他连忙笑着说:“放心,我不会伤害到他的!只是有一些事情不方便让外人知道而已,还望谅解!再说了,如果我杀了他,我能够得到什么利益吗?另外,你们松涛学院的护院大阵这么厉害,我就算是想逃也逃不了啊!”

    实战营的长老听到这话时,他脸上的肌肉终于慢慢的舒张开来。随即便点点头说:“你们的私事我的确是不应该参与的,所以我还是先去吧。”

    实战营的长老说完便转身走了。而神威侯的使者则是取出了一个圆盘把一个阵法激发出来:“侯爷,这里我已经用一个阵法覆盖了,只要阵法不破,我们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不会被外人知道。”

    平凡点点头便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说:“嗯,这次你是带来侯爷通讯令的?”

    神威侯的使者对着某一个方向拱了拱手说:“是的!这次我奉神威侯大人的命令来送侯爷通讯令。”

    平凡非常认真的开口说:“那你可有办法联系神威侯?”

    神威侯的使者一听,他马上就开口说:“侯爷,属下的确是可以联系神威侯,但是侯爷您只要把侯爷通讯令炼化认主了,您也可以直接沟通神威侯了。而且侯爷通讯令都是可以传送声音的,算是比较高级的一种通讯令。”

    平凡一听,他顿时就大喜过望,接着就马上开口说:“既然这样,快把侯爷通讯令给我!还有炼化方法!”

    神威侯的使者一听,他马上就从他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锦盒递给平凡,道:“侯爷通讯令的炼化方式就是用自己的能量和意识力留下自己的印记。”

    平凡快速的接过锦盒就打开,只见锦盒中静静地躺着一枚有着虎雕的令牌,令牌的本身是暗金色的。

    平凡快速的按照神威侯使者的话去做,一枚侯爷通讯令很快就被掌控了。

    掌控侯爷通讯令的第一时间,平凡就知道怎么操作了,于是他便快速的选择了神威侯进行传音:“神威侯,文澜县魔窟突现变故,危及整个文澜县的生死存亡,希望派人支援!阵法大师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