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因素,谁都不希望真正的出现,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事情的本质,所以他们可能并不会尽最大努力阻止致命因素的出现。

    然而,现在却是有人直接将致命因素的本质说了出来,所以那些原本不重视的人都立马变得重视起来。

    那个中年女子紧张的问道:“那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吗?”

    从外边传进来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有,不过不在我们身上。”

    这声音出现的时候,一个年轻人走进了众人的视野,说话的人正是他。

    年轻人进来时,老者终于站起来了,他对着年轻人问:“族里什么意见?”

    老者一开口,便已经证明他与年轻人的关系不同寻常。

    众人听到声音时,也是大吃一惊。

    而年轻人则是不紧不慢的说:“族里属于我们这一支的都同意了,只是……”

    老者听到年轻人的解释后,他就无奈的开口说:“你过来,把家族令带回去,你就直接交给和我一样老的那个家伙吧!另外,我们这一支若是愿意的,那就脱离家族加入凡心学院。不愿意的就让他们自己决定吧!”

    年轻人一听,他马上就严肃的说:“是!父亲!我这就去传达你的意思!”

    这时,众人才知道老者和年轻人的关系是父子,而且两人都有举族支援凡心学院的意思。

    接着,年轻人便快速的走近老者。老者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令牌交给了年轻人。

    年轻人恭敬的接过令牌便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纷纷看着,但是却没有人开口说要下定决心帮助凡心学院。

    年轻人离开后,老者重新盘坐下来构建阵法,而且众人都可以明显的看到他已经更加努力了。

    大约一刻钟过后,柯天终于带着一队人来到了云鹰庄园外。

    柯天来到的时候,老者陡然睁开了眼睛,他认真的看着柯天开口说:“我要加入你们凡心学院!”

    听到声音,柯天便停下来了,他装作疑惑的问:“你要加入凡心学院为什么要和我说?”

    老者神秘的看了一眼柯天,然后便开口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虽然我不是官员,但是我也是有家族的人,所以我早就把你们的身份了解得一清二楚了。”

    柯天听到老者的话后,他就挠挠头问:“为什么?”

    “我们是精通阵法的家族,另外也希望保护林天郡的生灵。”老者非常认真的说。

    柯天听到声音时,他就沉默了,因为他知道平凡建立势力是因为要救他父亲,这是平律告诉他的。

    过了一会儿,柯天终于开口说:“既然这样,那你跟我进来吧!”

    柯天说完,他就带着人走进了云鹰庄园。老者则是快速的站起身跟在柯天身后。

    但是,这时候一阵马鸣响起。接着,一个人就从人群之外快速的接近云鹰庄园。

    柯天听到身后传来马鸣时,他就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平凡撇下马匹快速的接近云鹰庄园时,他也看到了柯天以及那些内院弟子。

    但是,那些内院弟子很明显不认识平凡,所以他们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平凡。

    柯天看到平凡时,他就惊喜的说:“少爷,你来了。”

    平凡一下子就来到柯天的面前站定,接着就开口说:“凌建说魔窟这边出问题了,所以我就赶过来了,情况怎么样了?”

    柯天听完平凡的话,他就摇了摇头说:“我也是刚刚到这里的,还没有和凌建见面,所以这里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个人说要带着他的家族加入学院。”

    平凡一听,他就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老者,但是老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脸上很光滑,连一条皱纹都看不到,不过他的脸却是瓜子脸,下巴尖尖的。

    打量完老者后,平凡就开口说:“我们先进去吧!”

    说完,平凡就抬腿走进了云鹰庄园。

    平凡走动时,柯天也抬腿走起来,不过他却是有意无意的落后平凡一步距离。

    众人看到这一幕时,心中都暗暗问自己那个少年样的人到底是谁?但是谁也不清楚平凡的来历,所以众人只能面面相觑的看着身旁人。

    进入了云鹰庄园后,平凡就坐在一张椅子上开口问:“既然你想加入凡心学院,那么想来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平凡这么问是想通过一些家族了解一下自己的情况,毕竟不久前神威侯已经将文澜县封给自己了。所以希望可以全面了解一下自己的情况。

    老者笑呵呵的开口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小兄弟应该是凡心学院的院长之子。”

    柯天听到老者的声音后,他就笑而不语,但是平凡并没有闭口不说话,他只是很随意的笑了笑说:“我们先不聊这个,听说你要带着一个家族的人加入凡心学院?”

    平凡问完,他就看着老者,等老者的回答。

    老者一听平凡的话,他马上就严肃且认真的说:“不错!我想帮助众生!”

    老者说话的时候,他的神情很肃穆,有一股坚定的感觉散发出来。

    平凡无所谓的看着老者说:“那,你可知道加入凡心学院的代价?”

    老者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加入凡心学院需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但是我绝不后悔!”

    这时,一直在旁边坐着不说话的!柯天开口了,道:“你真的确定了吗?如果确定了,我就有把握让你成为凡心学院的一份子。”

    老者毫不犹豫的开口说:“确定!”

    柯天一听,他便开心的对平凡说:“少爷,誓言权杖我已经来带了,只要你同意,他马上就会成为凡心学院的一份子。誓言权杖是石凌云交给我带来的。”

    柯天说着,他就已经将一根权杖取了出来。

    权杖出现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感觉弥漫了平凡的感知,只不过比松涛学院的那一卷誓言书偏弱一点点。

    “行,那你现在就让他成为我们的一份子吧!另外,把长老令给他一枚。”平凡感受到誓言权杖的气息后,他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他便点点头说。

    平凡说完后,他就取出院长令给凌建发信息。

    平凡发完信息的时候,老者已经在柯天的主持下完成了起誓仪式。

    于是平凡便对着老者问:“你现在就是凡心学院的长老了,那么你是不是要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老者一听平凡的话,他就认真的开口说:“我是蔡越,这次我已经让我的儿子带我的族人过来了,应该一天之后就能够来到这里了。最重要的是我们都会阵法。”

    “蔡越?嗯,好,我先来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平凡,是凡心学院的院长。我现在就给你一个任务,你以后就负责文澜县的管理吧!至于用人方面就直接用你带来的人,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也可以交给外人管,但是安全方面你必须保证才行。”平凡非常非常认真的开口说。

    平凡说完,柯天和蔡越都大吃一惊。柯天也接着开口说:“少爷,我们现在可不能说这事啊!那可是天灵国的土地,是天灵国管理的,我们这么做,会给凡心学院带来灾难的!”

    柯天说完的时候,平凡就很轻松的耸耸肩说:“从今天起就不是了,因为文澜县已经在今天转移到了我的名下!同时,我也有建立自己的私军的权力了!而且受天灵国保护哦!”

    平凡说这话的时候,柯天和蔡越都被雷得不轻,不过他们还是一脸迷惑的看着平凡。

    平凡看着面前一脸迷惑的两个人,他很无奈的笑了笑,正要说话时,凌建带着凉风、平律以及断指出来了。

    平凡一看,大喜道:“正好!你们来了也免得等一下我还要再解释一次了。”

    说着,平凡就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两样事物。

    平凡拿着骑士玉佩对在场的六个人说:“相信这个玉佩你们应该会有所听闻吧?”

    蔡越一看到平凡手中的骑士玉佩时,他马上就大声叫道:“这是骑士玉佩!你怎么会有骑士玉佩的?”

    经蔡越这么一喊,所有人都明白了平凡手中之物所代表的意义了!

    接着,平凡又再次拿起铁书说:“因为这个,所以文澜县成了我的私有领地,从今天起,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然啦,我不会损害天灵国长久利益就是了。”

    平凡说完的时候,在场的六个人已经相信的平凡的话,所以他们都显得很高兴。

    不过,这时候平凡却是非常严肃的重新开口说:“私有领地是我的没错,但是需要人去管理,毕竟这么大一块地方我总不能亲自去管理吧?所以我就希望蔡越你能够帮我管理,毕竟你带来了一个家族。这样,你负责管理,所有的收益我们四六分,你四我六。你看可以吗?”

    蔡越听到平凡的话,他就尴尬的挠挠头开口说:“其实我只是带来了一个家族分支,也就是五十来人的样子,这也是极限了,要是有人不愿意来的话,那么这话也说得太早了。不过,您说的话我同意了。”

    蔡越说完,平凡就露出了笑容。

    不过,这时候凌建却是忽然开口说:“少爷,既然文澜县已经是你的私有领地了,那么我们现在就应该招兵买马开始发展。”

    平凡一听,他就非常开心的说:“看来你是有计划了,那就大家一起说说吧!大家把意见总结一下,然后我们就按照最后的决定去建设文澜县吧!”

    平凡这话刚刚说完,凉风就插口道:“目前我们应该努力发展经济,让我们拥有更多的资本进行阵法的改造。”

    继凉风之后,凌建就看着平凡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毕竟我们现在需要改造阵法,若是阵法没有完全改造完毕,那么我们大量的聚集能量供我们改造阵法。”

    平凡听完凉风和凌建的意见后,他就皱着眉头说:“这个的确可以,不过现阶段我们还不能做到这件事,毕竟我们才刚刚接过文澜县,而且经济也不多,需要努力发展才行。”

    平凡提出了事情的关键节点时,平律就认真的开口说:“这个经济问题就先交给田丰负责吧!他对这种事情熟悉。而我就负责组建一支军队,用这支军队维护我们的安危,另外也支援一下这边的阵法改造。”

    “好!那就这么定了!蔡越,你们则是准备建设文澜县的政治中心吧!等文澜县的政治中心完全建立后,我就让律伯慢慢把军队的掌控权交给你们。”平凡一听平律的话,他就马上点头同意了。

    随着平凡说完,蔡越也看到了未来的路,于是他便快速接口道:“是!院长!我一定会最好最大的布置的!不过,我们文澜县一共有九个镇子,我们是不是应该委派九个镇长?”

    平凡还在思考的时候,凌建忽然开口道:“少爷,这个问题我来解决吧!”

    平凡听到凌建的话,他就知道凌建又有计划了,但是他又担心凌建会因为这件事情耽误阵法的改造,所以他就认真的开口道:“也好,不过会不会耽误你现在的事情?如果有耽误的话,那么还是我自己来吧!”

    凌建听到平凡的话,他就微笑着开口说:“放心吧,我就给一个策划图蔡越就行了,其他的相信他可以办到的。蔡越你说是吧?”

    蔡越听到凌建的话后,他便很随意的笑了笑说:“要是我搞不定,你还不是在这里吗?我做不到的事情找你就绝对可以了。”

    凌建听到了蔡越的话后,他只能无奈的耸耸肩。

    不过,凌建也没有闭口不言,只听他说:“你只要负责按照图纸建设就可以了。”

    平凡听完两人的对话,他也明白凌建对文澜县的政治中心建设有完全的把握了!于是他也很随意的开口说:“既然这样,那就交给你们负责吧!”

    平凡说完,他又转身对着平律说:“既然你要组建军队,那你现在就去清香酒楼提取资金吧!红铁矿场也让断指改成了经商的地方,所以你应该也能去抽取一些资金。不过,断指你得给手谕,要不然你那兄弟北坞不会让平律拿走资金的。”

    平律听完平凡的话,他马上就开口应道:“我明白了!我马上行动!”

    而断指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也是点了点头,不过他的嘴角却是露出了无奈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