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来到了清香酒楼找到掌柜说:“你现在已经是内院弟子了吗?”

    “是的!去取美莴菜的时候,柯副院长让我成为了内院弟子!”掌柜非常激动的说。

    “那,内院令你应该已经得到了对吧?”平凡认真的开口问。

    掌柜一下子就承认了:“是的!”

    平凡一听,他马上就拿出自己的院长令说:“把你的通讯记忆留在我的院长令里面。”

    平凡说完,他就把院长令递到掌柜的面前。

    掌柜听到平凡的话,他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他便迅速的将自己的通讯记忆就在了院长令里面。

    而平凡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默默的将自己的通讯记忆就在了掌柜的内院令里。

    这个过程很快就过去了,所以平凡也快速的看着掌柜手里的内院令说:“以后镇长要是来找你,你一定要把消息传给我,到时候我给你任务。明白吗?”

    平凡说完,掌柜就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平凡一看,他只是无奈的看着掌柜,心里却是想到了掌柜和雷天相见面的情况。

    最终,平凡还是没有继续说同一个话题,他转而对掌柜问起了名字:“话说我们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名字呢?”

    掌柜听到平凡的声音后,他就认真的说:“院长,小人叫陈凯,凯旋的凯。”

    “好!陈凯,以后你就作为一个联络人,负责帮助我和雷天进行信息传递,雷天就是晴杨镇的镇长。”平凡听完陈凯的话后,他就非常严肃且认真的说。

    “是!院长。”陈凯到平凡的话时,他马上就认真的应道。

    平凡听到陈凯的回答后,他就点点头,随即便离开了。

    平凡离开清香酒楼后,他便直接回到了文澜县。

    文澜县一共有九个镇子,每一个镇子都有自己的镇主府,不过等平凡接手文澜县的时候,所有的镇主府都会被整顿,或是遣散或是改革。

    平凡打算用一天的时间来调查一下各个镇长以及官员的情况,以便气候进行管理。

    平凡先是在一个买马的地方买了一匹马,随后就开始在各个镇子打探消息。

    因为文澜县已经是平凡的私有领地了,所以平凡打算自己建立一个管理中心,其他的还是保留着原样,不过那些不合适继续担任职务的就不能留下了。

    在平凡在九大镇子走动的时候,柯天也再次回到了凡心学院。

    柯天一回到凡心学院便召集了所有的内院弟子,当然,那些已经分配有任务的人就没有被召集。

    柯天独自一个人站到高台上大声说:“因为魔窟现在出现了新的情况,所以我们现在还在这里的人需要马上派一半过去支援,你们谁愿意去支援的来到高台的右侧吧!”

    柯天说话的时候很认真,也非常急切。

    众多内院弟子一听,所有人都快速的站到了高台的右侧。

    看到这一幕,柯天感到非常高兴,不过他还是坚持一个要求,那就是只带走一半,剩下的一半负责凡心学院的安全。

    于是,柯天便来到高台的右侧亲自点了一半的人说:“刚刚我点到的,你们就留在这里,平时还是出去完成一些宫本武会的任务,有什么事情我会联系你们的。就像刚刚召集你们一样。”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神情便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是欢喜,一个是失望。

    欢喜的是能够去魔窟帮助大家。

    失望的是自己没有被选去魔窟,反而要在一些简单的任务中来回奔波。

    柯天看到两种神情时,他就认真的说:“大家也不用想太多,毕竟无论我们去哪里都好,我们都可以达到历练的目的,而且也能够保护和帮助其他人,这样的事情都是同等的高尚!所以,无论我们做什么事情,我们都是帮助、保护众生!大家明白了吗?”

    柯天说完后,内院弟子们的两种神情顿时就回归了淡然,因为他们经过副院长的话后,他们都明白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历练过后,实力会更强,能够帮助的人将会更多!

    柯天看着回归了淡然的众多内院弟子,微笑的开口道:“现在,请没有被我点到名字的跟我来!”

    柯天说完,他就转身走了。身后还跟着一群人,虽然只有二三十人,但是也算是目前的最强阵容了。

    这时,在魔窟里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原因就是魔窟里面的气息慢慢的泄露出来了。而且泄露的气息也正在变得浓郁和纯净!

    在云鹰庄园里,凌建等四人正在一座建筑中谈话。

    凉风认真的开口问道:“凌建,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做?虽然我们已经通知学院方面支援了,但是我们的实力始终没有能力一下子完成阵法改动……”

    “这个我也知道,所以我就让那九个不久前加入我们学院的人去寻找一些会阵法的人来帮助我们了,但是这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我的打算就是让学院的支援队撑着,等会阵法的人来了,我们就没事了。”凌建听完凉风的话后,他就开口道。

    “这个安排很合理,毕竟我们学院里面都没有多少人会阵法的,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通知一下院长?”断指忽然在一旁开口说。

    凌建听到断指的话时,他也觉得有道理,于是便取出副院长令给平凡发了一条信息,信息里就是说魔窟异变,需要更多的人手来帮助。

    凌建把信息发给平凡后,他便站起身说:“好了,现在我们已经最好最大的安排了,如果还要继续派人出去的话,魔窟就要镇压不住了。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去修改阵法吧!”

    “也好,那我们就走吧!”平律听到凌建的话后,他马上就站起身应道。

    这话一出,在场的四个人都已经全部站起来了。

    接着,一大群内院弟子就纷纷靠近了四人所在的建筑外围。

    当凌建四个人来到建筑外面的时候,内院弟子们已经围成了四个三角形,而且每个内院弟子都伸出手,把手掌搭在了前一个人的肩膀上。

    随着这样的阵营出现,凌建四人也快速的分立四个方位开始凝聚符文。

    符文凝聚出来的时候,一个完整的大阵出现在了所有人的上空。

    而这时所有的内院弟子都纷纷将能量送到前一个人体内。而作为三角形顶点的人则是取出一个阵旗维持完整大阵的运转。

    完整大阵被运转起来时,凌建等四个人马上就将他们凝聚出来的符文融入了完整大阵,让自己的符文成为了完整大阵的一部分。

    完整大阵没融入一个新的符文,运转速度就会增加一分,内院弟子们的压力就增大一分!

    虽然阵法运转时,压力会变大,但是所有的内院弟子都没有任何的放弃举动,他们都非常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在外界,云鹰庄园之外,一波波人马正在构建出各种各样的阵法,唯一相同的就是重新以云鹰庄园为阵眼构建阵法。

    因为凌建等人的动作,魔窟的不稳定慢慢的变小了,这让外界正在构建新阵法的众人都很开心,而且格外的激动!

    “想不到一个不出名的凡心学院居然有这样的阵法大能!看来我们文澜县的魔窟一定不会威胁到终生的!”一个老者感受到魔窟外泄的气息减弱了之后,他就激动的开口说。

    “你也不用这样激动,这仅仅是能够在短时间内保持这样的状态而已!要知道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三次,每一次的早上都会恢复原状!”一个人冷笑着开口说。

    这人说了话后,其他人都非常不满的看着他,不过也对老者的话产生了质疑。

    老者听到声音时,他一时便大笑起来:“这就是仅仅学得阵法皮毛和阵法大家的区别啊!阵法大家能够做到的事情,有很多,就连我也算不上阵法大能,而你就别在这里不懂装懂了,最终受到威胁的还是我们自己。”

    老者说完后,他便闭口不再说话,但是目光却一直看着云鹰庄园。

    老者不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中年女子认真的问道:“借口而已,要不然怎么魔窟每天早上外泄的气息都会增强?”

    这个问题刚刚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老者的方向聚集。

    也许是因为之前的话让老者生气了,他只是默默的看着云鹰庄园的方向,至于中年女子的问题,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回答。

    这时,一个声音从最外围响起来。

    “因为魔窟外泄的气息正在不断增强,而镇压的阵法却跟不上魔窟气息的增强速度,所以每一次早上魔窟外泄的气息都会增强不少。这也是因为凡心学院的人需要休息才这样的。”

    这个声音传入老者的耳朵时,老者显得很激动,但是他却没有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但是那些其他人就不同了,因为牵涉到魔窟,而魔窟现在就是威胁着他们生命的因素之一,而且还是最强大的那一个新因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