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多久之后,郑云飞终于出现在客厅了,但是唐璐宗却在一边生闷气了。

    “这郑云飞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出现!”唐璐宗大声的吼着。

    唐璐宗说话的时候,郑云飞正好出现在大厅中,于是便喊:“璐宗。我在这里呢!”

    声音响起来不久,唐璐宗就气愤的从饭厅跑出来说:“你这家伙怎么能这样!让我去给你做饭,而我做好饭之后你却不见了!这算什么?”

    唐璐宗的话说得郑云飞一愣一愣的,但是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出原因所在,于是他便开口道:“璐宗,你在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才刚完成滴血认主嘛!”

    “哼!你还在这里给我装糊涂对吧?亏我一心一意的给你做饭,而你却等到饭菜都凉了之后才出现,这算什么!”唐璐宗气愤的吼道。

    接近着唐璐宗就一路快走回到了饭厅,郑云飞看到唐璐宗的表情不对后,他马上就跟着唐璐宗走起来。

    很快,郑云飞就看到了一桌子的菜肴,虽然不多,但是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郑云飞一看到一桌子的菜肴,他马上就对着唐璐宗大声夸赞起来:“璐宗,你做饭的手艺可真好呢!以往我去那些大酒楼吃,他们的色泽可没有你这里的好!”

    听到郑云飞夸赞的话语,唐璐宗心中也是渐渐放弃了继续追究的念头,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你去尝一尝吧,菜肴做出来的时间很长了,估计已经凉了,你看看能不能凑合吃吧,如果不行我给你加热,只不过加热后就和普通菜肴差不多了。”

    郑云飞听到唐璐宗的话,他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就认真的坐到饭桌旁边的椅子上。

    唐璐宗看着郑云飞优雅的拿起筷子夹了菜,目光在郑云飞的嘴巴和所夹住的菜肴来回转移。

    郑云飞的动作很快,也仅仅是一瞬间之后,菜肴就被送到了嘴巴里。

    不过也就是在菜肴进入嘴巴的时候,郑云飞的眼睛却是猛的一亮!紧接着他就大声喊道:“璐宗,你厨艺真高!就算是凉了的菜肴都这么美味!”

    唐璐宗听到郑云飞的话后,他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说实在的,你刚刚到底去了哪里?”

    郑云飞一听到唐璐宗的话,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看向了桌面上的菜肴心里道:“菜肴已经凉了,说明我真的离开过一段时间,而之前璐宗也曾消失过,而且时间在两个小时以上,那么唐璐宗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去了哪里?”

    随即,郑云飞就开始慢慢的回忆之前的一切。

    郑云飞从他得到庄园令牌的时候开始回忆,直到他夹菜才结束。

    经过一番梳理后,郑云飞抓住了一个关键的地方——两个人都进行了滴血认主的仪式,而且都有庄园控制令牌出现。

    郑云飞将关键的地方融入记忆里重新回忆,最终他坚信是庄园控制令牌的问题,于是他就开口道:“我哪儿也没有去,应该是庄园控制令牌的原因吧!之前你也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那一段时间我去将内院令送到了内院弟子的手里,随后我就要进行滴血认主,但是我失败了,直到我来到你这里。”

    唐璐宗认真的开口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么你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因为我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而且时间上也仅仅是滴血认主的时间,很短暂。但是我们都经历了一件相同的事情,那就是时间有出入,这意味着什么?”郑云飞一边在思考一边说出了他的意思。

    唐璐宗听完郑云飞的话,他就无奈的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郑云飞遥遥的看了一眼上空,然后口里就突出了一些话语:“顺其自然吧!既然我们经过这样一件事后,经脉的杂质都被清除了,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经历的事情对我们有好处,至于有没有坏处我们就无从得知了,除非你有那一段时间的经历的记忆。”

    唐璐宗听完郑云飞的一席话后,他也觉得郑云飞的话有道理,于是便放松了语气道:“行,那就听你的。不过这桌面上的菜肴我们就不要再吃了,我重新做过,那样菜肴的味道会更好的!”

    郑云飞一听到唐璐宗的话,他马上就一拍大腿兴奋的喊道:“如此甚好!”

    唐璐宗对此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就进入了饭厅旁边的厨房。

    而这时,始衍大陆中有一群人正在紧张的围在一起。

    凌建缓缓的将阵法控制停下来,同时嘴里也在慢慢的说出一些话:“诸位,这一次我们已经将少爷的皮肤表面的魔气清除了,那么我们接下来就应该清理内脏的魔气了。毕竟内脏才是维持生命的主要,我们如果能清除内脏的魔气,那么接下来的两个部分也会更快!不过……”

    柯天听到了凌建的声音,他听出了凌建还有事情没说,不过他并没有揭穿凌建的话,他只是希望其他人能够重视凌建,于是便快速的开口说:“先休息一下吧!要不然我们在这里坚持不了多久的,虽然这里的能量很充足,但是一切都比不上精神力的消耗,这个可是很累的。”

    平律听到柯天的话的时候,他也明白凌建的意思了,只不过他也抱着个柯天一样的想法,于是他便走上前一步对众人说:“也好,其他的事情先放一放,我们先恢复一下能量吧!”

    随着平律的声音响起来,其他人也都感激的看着平律,因为他们在干活的时候,能量已经耗尽了。

    石凌云看了看平凡的身躯,然后嘴巴一张一合的说:“凌建,你跟我来下!”

    说罢,他就慢慢的走起来。

    凌建听到石凌云的声音,他便点点头跟在石凌云的身后。

    不一会儿之后,石凌云和凌建就已经远离人群了,但是他的表情却是严肃起来了,道:“凌建,你告诉我,是不是平凡的灵魂已经被侵蚀了?”

    凌建无奈的开口道:“你说得没错,事实就是这样子,如果当时在场的活,也许事情不会这么难。”

    “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石凌云一听凌建的话。他马上就认真的开口道。

    “不知道,我的记忆中,并没有在灵魂状态中剥夺魔气的方法,现在我们用来清除肉身的方法已经是当时最好的方法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清理的能力,如果少爷的意志能够坚定的话。那么他就能很快苏醒过来。”凌建脸色凝重的开口道,“凌云,这个事情先不要告诉他们。”

    “好的,我知道了,可是那有没有办法将灵魂的魔气清除了呢?”石凌云认真的问道。

    凌建垂头丧气的说:“不知道,之前我并没有接触过被魔气侵蚀的人,所以我只是知道方法,但是仅仅是肉身方面的。再者,在我那个年代,灵魂一旦被入侵,那么那个人必死无疑!从来没有能够活下来的!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做……”

    石凌云听到凌建的声音,他也是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柯天等人,于是他马上就想到了一些事情,随即便道:“这个事先等会再聊,现在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然他们该怀疑我们了。走吧!”

    凌建听到石凌云的声音,他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于是两个人就回到了众人的身边。

    “好了,我们现在也休息有一段时间了,那么我们现在可以继续了吗?”凌建温和的笑着说。

    石凌云看到凌建的表情,他就知道凌建已经有心掩饰刚刚的事情了,于是他只是很随意的一笑。

    凌建的话,众人都没有意见,于是他就开始操控阵法缓缓运转起来。其他人也快速的将阵法所需要的能量注入阵法。

    这一次,凌建的计划是清除内脏的魔气。

    凌建小心翼翼的将阵法的能量控制注入平凡的体内,而一缕缕魔气则是从平凡的鼻孔飘逸而出。

    许久之后,凌建忽然开口道:“诸位,要不我们先休息一下?我的能量已经不多了。”

    凌建开口的时候,众人也是大吃一惊,随即也都探查一下自己的丹田能量,紧接着都纷纷点头同意了。因为他们的能量也不多了,要是不作补充,紧紧能够持续支撑一刻钟左右而已。

    随着众人的同意,对阵法的能量注入也缓缓的减少了,仅仅是几个眨眼的时间,能量就已经完全没有补充了,至于阵法也在凌建的控制下渐渐停止运转。

    凌建看着还在昏迷的平凡说:“诸位,我们现在清除魔气的这个部分,需要的时间还很长,谁有什么提议吗?”

    田丰听到凌建的声音后,他就提出了一个意见:“要不这样,我们轮流休息,只要有人能够掌控阵法,那么我们就可以不断持续清除魔气了。”

    凌建听到田丰的意见,他也觉得有道理,于是便指着包围着平凡的阵法说:“那行,这上古阵法谁能够掌控?”

    石凌云听到‘上古阵法’字眼的时候,他就开口道:“我来吧,我也是上古留下来的,应该没问题的。”

    【前几天忘记定时了,所以今天没有第一时间更新,还望谅解,我刚刚才看到没有更新的事情,现在补上了,抱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