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华看着手中的一块令牌碎片放肆大笑起来:“看来,我果然是一个弃子!不就是被一个空间困住了吗?这样就放弃了!哈哈!”

    过了良久,锦华才瘫软在地上说:“既然,你已经放弃了我,那么我和你从此恩断义绝!那怕你是我父亲也罢!”

    时间截止于那个大殿中,守卫听到声音的时候,他便端起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盒子被守卫高高的举过头顶,但是也就是这时候,那坐在最高处的一个人便忽然窜了下来!

    一把抓起黑色的盒子便打开一看。

    黑色的盒子里面躺着一块灰色的令牌。

    坐在最高处的人沉声问道:“这时什么时候的事情?”

    守卫慌慌张张的说:“回家主,这是早上小人才发现的,当时您正在召开族会。不过小人发现魂牌没有破碎,所以也就没有立即取魂牌禀告,就直到现在才取过来。”

    坐在最高处的人摆摆手示意守卫道:“下去吧!”

    守卫一离开,大殿内一个声音便严肃的响起:“家主,需要通知锦穆吗?他毕竟是锦华的父亲,虽然是私生子。而且,锦华也是他亲自派出去的。”

    家主认真的开口道:“我去吧,我是他哥哥,我和他说,可能会比你们好一点。”

    这个声音一出,那严肃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也好,你和锦穆的关系比较好,应该没问题的。至于这族会就先停止吧!”

    “那我先走一步!看看锦穆他到底打算怎么办。”家主认真的说。

    家主说完,便闪身离开了大殿。

    当家主重新出现的时候,他已经身处林天郡郡王府了!

    林天郡郡主非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哥哥说:“你是说锦华的那个魂牌已经陷入了灰色?”

    锦家家主一边点头一边取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推到林天郡郡主那边。

    林天郡郡主锦穆看到盒子后,他便快速的打开盒子看了一眼,接着就开口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锦家家主一丝不苟的说:“看守魂牌的守卫子弟说,他早上的时候发现是这样的,不过当时我正在主持族会,他便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中午我才知道这个消息。”

    锦穆听到哥哥的话后,他便冷静的开口说:“行,我知道了。他估计是被困在一个险恶的特殊空间里面了,哥哥你可以回去了。”

    锦家家主听到锦穆的逐客令后,他也是点了点头离开了。

    离开之时,锦家家主看了一眼锦穆,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在说:“锦穆,你虽然是我的弟弟,但是你身为郡主,我也不好给你做主,所以一切都交给你自己!希望……”

    锦穆在锦家家主离开了许久之后,他才进入一个密室中。

    密室里面除了中心位置有一个高台之外,其他地方都是空荡荡的。

    高台大约是一米高左右,但是高台之上却是放置着一枚黄色的大印!

    “锦华,以前看你有点潜力可以利用,所以我留下你的性命,既然现在你已经被困空间之中了,那么……”

    锦穆看着高台上的黄色大印喃喃自语道。

    修真世界就是这样的残酷,有利用价值时,不断利用和压榨!

    当利用价值遭到威胁的时候,最惨的便成了一抔黄土!幸运点儿的,只是被一脚踢开。

    锦华就是那个幸运点儿的孩子,但是谁又能断定锦华的一生命运呢?

    锦穆弥漫完毕后,他便拿起黄色大印注入能量。

    随着时间的流逝,黄色大印忽然一颤,接着便裂开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锦华身上的一枚令牌破碎了!

    平凡来到出凡阁楼内部空间看到锦华的样子,他便疑惑的问道:“锦华,你怎么了?”

    锦华一脸轻松的说:“没……没什么,你来这里是带我去见见副院长吗?”

    平凡看锦华不愿意说,他也不打算强迫他,于是便道:“嗯,我现在就是要带你去见见他们。”

    随即,平凡就一招手将锦华带出了出凡阁楼内部空间。

    离开了出凡阁楼内部空间后,锦华就被平凡带到了神器领域的空地中。

    平凡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你先去起个誓,接下来我就直接带你去见我的几个副院长,没问题的话就去吧!”

    平凡的声音刚落,锦华就苦笑着说:“我还有机会选择吗?如果不做的话,那我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死!所以……”

    说完,锦华就已经走向了石碑。

    平凡在锦华的身后招了招手,一本石书便静静地悬浮在一米高的位置。

    锦华看了一眼石书,然后就点点头咬破手指把血液抹在石书上。

    平凡看着锦华的动作后,他便点点头说:“很好!现在我就带你去见见我的副院长们!”

    随即,平凡手一挥便划出一道能量门。

    平凡看着能量门开口道:“进去吧,过去之后,你就能够看到我的几个副院长了。”

    锦华听到平凡的声音后,他便毫不犹豫的走进能量门中。

    平凡和锦华出现在能量门的时候,平凡便开口道:“诸位,这位是我们的新成员,他叫锦华,你们觉得让他当弟子还是当长老?”

    众人听到平凡的声音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说:“当长老!”

    随即,一群人就一轰而笑。

    好一会儿之后,凌建才开口道:“锦华,你一共有六个和你处于同一等级的人,他们都是长老,只不过实力不一样而已。你们先去互相熟悉一下,我们还有事情要办。”

    凌建说完,他便伸手划出一道能量门示意锦华走进去。

    锦华离开后,凌建便重新划出一道能量门说:“我们去始衍大陆去商量吧!”

    凌建的声音响起来后,平凡就率先进入了始衍大陆。

    不一会儿之后,所有人都出现在始衍大陆中。

    凌建看着前面的人开口说:“好了,我们现在就来开始商量我们的事情。”

    “我们现在始衍大陆中发现了一种适合作为炼制通讯法器的材料,我打算给我们的内院弟子炼制一枚通讯法器!你们意下如何?”

    凌建说话的时候,语气很严肃,但也没有一口咬定的意思。

    平凡听完凌建的声音,他便建议的开口道:“说到通讯法器,我是建议炼制的,因为通讯法器能够让我们更快的沟通,而且速度很快!”

    柯天作为最老的人,他也知道沟通的重要性,于是他便率先变态了:“既然有这样的能力,那就炼制一批通讯法器吧!不过形状的问题还要商议。”

    随着柯天的建议响起,平律也退出了自己的意见:“我也觉得有这样的必要,不过我们也要炼制一些普通的通讯法器,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当做交易商品进行交易,从中渔利!”

    随后其他人都纷纷同意了炼制通讯法器的提议。

    接下来便是要商议内院弟子的通讯法器问题了。

    “这样,内院弟子的通讯法器形状就由我独自设计吧!等会议一结束,我马上将图纸给你们。”

    平凡开口的速度很快,就连凌建都还没有开口起头,而且说话的语气很坚决。

    随着平凡的开口,内院弟子通讯法器的问题也解决了,而且是最快的一件事!

    接下来,凌建又再次开口道:“这始衍大陆已经成功炼制出一个世界门户,世界门户可以直接通到外面去,目前世界门户的落脚点就是晴杨镇原来我们的落脚点,不过有一个限制,那就是无论是谁都好,只要离开了始衍大陆就不能透露始衍大陆的任何消息,一旦泄露任何消息,那么迎接他的将是一身修为被吞噬!而且,世界门户我暂时定为每三个月开启一次,每开启一次,都分成两个区域,一个区域是灰色,一个区域是金色,灰色的区域是从始衍大陆离开的一面,而金色则是回归始衍大陆的一面。我想问问你们,这些需要做出修改吗?”

    “不用了,这样的规则很好!”石凌云听到凌建的声音,他便第一个开口道。

    和石凌云的意见相反的是田丰,他坚决的站在利益的角度看待事情:“不!我们不能这么简单了事,我们可以从中抽取属于我们的利益!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而已。”

    凌建听到田丰的意见后,他马上就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你有什么计划?”

    田丰心思缜密的思考了一番之后,他才再次开口道:“我们的始衍大陆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够出现灵石?我们可以用灵石来开设通道。比如说用灵石兑换门户令。”

    凉风听到自己大哥的意见后,他也是赞同的点点头说:“这样的计划也是不错的,大不了我们重新炼制一番世界门户就好了。”

    凌建听到田丰和凉风的话后,他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多筹备一些材料准备炼制交易大殿吧!至于分配方面则是五五分,一半归学院,一半归始衍大陆的分部凝阁,凌云,你不会介意吧?”

    石凌云满脸笑意的说:“不会!那就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不过我们需要炼制两个仓库才行,要不然我们怎么收取这些灵石?”

    “嗯,这个事情我依然会考虑好,你就放心吧!”凌建自信满满的开口道。

    “那就没问题了,下一个事情由我来说吧!”石凌云愉快的开口道,“大家都知道,这始衍大陆就是我们的宗门世界,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就能够收获一种能量,能量可以改造人的体质,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和凌建还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做到合理分配。”

    石凌云的声音响起时,一群人除了平凡和凌建之外,其他人都吃惊的看着石凌云。

    石凌云对吃惊的众人也没有什么感觉,毕竟之前众人除了平凡和凌建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始衍大陆是一个宗门世界的事情!

    就算石凌云是说宗门世界,而不是宗门世界的独特能量的话,平律等人也只能是迷茫了!

    因为在场的除了三个人之外,其他人连宗门世界是什么都不知道!

    更何况宗门世界中能够提供能量的隐秘!

    石凌云看着众人的吃惊笑了笑,正要说话之时,平凡开口了,道:“这独特的能量分成三份,每一份中又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来改造弟子的体质,另外一部分用来制造一个宗门选拔赛区。”

    “三部分,分别是指一院两阁,一院便是凡心学院,两个就是凝阁和星芒阁,星芒阁现在还不是时候出现,所以在星芒阁正式出现之前,特殊能量由我们均分!”

    “至于选拔赛区则是指我们选择种子,这些种子可以在在赛区中选出前五十名,这最前面的五十名则是我们规则上的种子,但是必须对其心性等一切因素进行种子考核,种子考核定在选拔赛区的最后一个关卡!考核完毕后,种子考核通过后,我们就在种子考核中取出前五十,另外这五十人必须是最靠前的!”

    “对了,选拔赛区分成五个部分,每个部分有十个名额。”

    “选拔赛区每年于七月份开启,选拔赛区结束后,在每年的十二月开始学院弟子招生,种子们必须于同年参加学院招生大赛,否则便视为弃权!并且种子可以在通过招生大赛之后,直接成为内院弟子!若是失败,则从落选之人中选择替身,一切都需要经过种子考核才可以成为替身。”

    平凡自顾自的说了很多很多,但是这些话都带着严肃,带着不容置疑,带着必须执行!

    凌建听完平凡的话,他也是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于是便来口说:“没问题,那就按少爷你说的去做!”

    平凡点点头说:“嗯!对了,我补充一个要求,每次招生大赛只招二百二十人!其中种子二十,外院三十五,观察二十,剩下的便是招生大赛的。”

    平凡这一次说话,非常严肃,因此众人一听到平凡的决定的时候,他们都认真的思考了一番:

    不过到了最后,众人都同意了平凡的决定。

    众人听完平凡的话,便自信满满的说:“既然这样,那我们便一定会去做!请少爷放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