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区是吧?我会去看看的。”平凡坚定的说道。

    固良看了看大门之外的天色说:“好了。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带你去副院长那里接受能量灌顶。希望你的修为能够突破多几个等级!”

    说罢,固良就率先离开出凡阁楼了,平凡点了点头就跟上固良的步伐。

    刚出出凡阁楼,固良就停下来说:“这出凡阁楼已经是你的了,那你就带在身上吧!用那弟子令牌收走就可以了。”

    平凡闻言,他就默默地掏出他的弟子令牌将出凡阁楼收走了。

    固良看着平凡做完这一切后,他就认真的开口说:“那块弟子腰牌是可以远距离沟通的,我们来试一下吧!”

    平凡听到固良的声音后,他就将弟子令牌放好并拿出弟子腰牌。

    而这时候固良也拿出了他的弟子腰牌,道:“这种弟子腰牌也是一种通讯法器,它的用法很简单,只要两个人拿着自己的通讯法器各自用能量留下意识就可以了。我先来做一个示范。”

    说着,固良手中的弟子腰牌就出现一团灰色的能量,这灰色的能量在固良的控制下没入了平凡的弟子腰牌。

    平凡的意识明显的发现弟子腰牌中多了一种能量、一种意识,但是却不会对弟子令牌的主人造成干扰。

    平凡的意识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多出来的能量和意识,只见一个名字便传入平凡的脑海中:固良。

    这时,固良笑着开口说:“好了,我已经将能量和意识留在你的弟子腰牌中了,你也试一下吧!注入能量后,用意识包围着能量并进入我的弟子腰牌就可以了,记得留下名字哦!”

    平凡一听,他就按照固良说的去做。

    不一会儿之后,同样是一团灰色的能量就从平凡的弟子令牌离开了,这团灰色的能量摇摇晃晃的没入固良的弟子腰牌。

    平凡庄重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后,他的意识失去了对灰色能量的控制。

    失去控制后,平凡便看着固良问:“留下名字后,意识会被中断?”

    “嗯,的确,不过这也就意味着你已经成功将能量和意识留在了别人的通讯法器中。”固良点点头说。

    “那就好,我还以为失败了呢!”平凡挠挠头说。

    固良毫不在乎的开口说:“现在,让我们去副院长那里吧!”

    在平凡点头后,固良就拉着平凡腾空而起。

    不多时,平凡便来到了凌云峰,凌云峰就是精英弟子的所在区域。

    固良带着平凡来到凌云峰后,他就直接带着平凡来到了副院长面前。

    在去副院长所在大殿的路上,一些精英弟子看到固良后,他们都纷纷恭敬的和固良打招呼,但是对平凡的身份却是很好奇。

    “固小子,终于舍得把人给带来了?”副院长笑眯眯的看着固良说。

    “老头,赶紧把该做的事情做了吧,毕竟现在不同往常,等一下我还打算让他去魔窟历练一番,以免以后独自进入的时候出问题,毕竟第一次进入里面,都是有长老带进去的。”固良张嘴就说。一点儿礼貌的样子都没有。

    “奇怪,为什么越是有身份的人都不在乎礼貌?难道他们都不喜欢俗套礼仪?不过,看起来他们的关系都很不错!”平凡听着固良说的话,接着便回忆到自己碰到的一些人,但是看起来都很不礼貌,甚至比自己还要不礼貌!

    “也是啊,让他去我打坐的地方坐着吧!对了,弟子令牌炼制了没有?”副院长摆摆手便说。

    “炼了炼了。”固良认真的应道,接着便转身对着平凡吩咐道:“去那边空着的蒲团上盘坐好,等一下就给你进行能量灌顶了。”

    平凡一听,便放眼一扫,接着就看到了一个空着的蒲团了。于是便快速的走过去坐着。

    副院长看了一眼平凡,然后他便认真的说:“既然他已经步入学院内部了,那么等一下我就安排人去把他的事情处理好吧!你记得带他去魔窟看看。禁制我也会放进去的。”

    “嗯,我在外面等他。”固良点点头便应道。随即便快步离开了大殿。

    副院长来到平凡的面前说:“小子,以后记得努力点。把弟子令牌拿出来,我给一样好东西给你。”

    平凡一听,他连忙便将他的弟子令牌取出来。

    平凡取出来的弟子令牌就是那块烂木头板子,看起来有点像平行四边形,但是又有点不同,特别是上面还有着一些虫洞!

    副院长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弟子令牌便问:“这弟子令牌是你自己选的?还是固小子给你选的?”

    平凡听到副院长的话后,他便昂首挺胸的说:“我自己选的。”

    “看来是个有个性的小家伙,有什么含义没有?”副院长笑眯眯的说。

    “做人要低调。”平凡毫不犹豫的说,“你这个死老头在审讯呢?问那么多干嘛?小心我弄死你!”

    平凡说完,老头就乐呵呵的说:“刚刚还说低调呢!这怎么突然就变了?”

    平凡盯着副院长吼道:“我乐意!”

    这时候,副院长也愣住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句话便脱口而出:“小子,送你一句话:松涛学院你怎么玩都可以,只要不过头;学院外,记得量力而为。”

    说着,副院长就将平凡的弟子令牌扔回给平凡并说:“里面我已经打了一道印记进去,那道印记可以让你的空间法器得到学院的支持,也就是直接给你提供能量,但是印记能够提供的能量还是比修炼室差一点点的,大约是修炼室的三分之二左右。”

    平凡接过弟子令牌看了看,随后就问:“什么时候开始能量灌顶?”

    副院长认真的张口道:“嗯,接下来我就给你说一下灌顶的事,灌顶会持续一个小时,其中的能量虽然不是无尽,但是对于你来说也算是很多……”

    副院长语速很一般,直到两刻钟后才说完。接着,他清了清嗓子后,便继续说:“现在开始灌顶,你赶紧运转功法去修炼吧!”

    平凡已经,他马上就将两门功法运转起来了,一门是内压决,一门是雷道脉功。

    随着平凡的开始修炼。体内的能量正在不断被压缩,虽然压缩的速度很慢,但是还是有成果的!

    这时,平凡留意到脊椎骨了。脊椎骨内有一个雷之灵髓的空间,算是第二个丹田,只不过因为很久没有修炼雷道脉功,所以雷之灵髓的能量被用完了都不知道。

    随着平凡修炼雷道脉功,一点一滴的能量开始在雷之灵髓空间开始凝聚。

    忽然,副院长将他的手搭在平凡的双肩开始灌注能量。

    这便是能量灌顶。

    松涛学院的能量灌顶有些与众不同,本来灌顶无非就是两种形式,第一种修为高的用自己的能量给修为低的运转功法,快速突破。

    第二种,将全部修为融入某一个人的体内,用一个人的死亡造就另一个人的成功。

    因为第二种是要付出生命的,所以世界上的灌顶一般都是选用第一种,比较安全。可,松涛学院却不是上面的两种的任何一种!

    松涛学院中,灌顶无非就是给修为低下的弟子一部分能量,至于能量怎么用就由接受灌顶的人自己掌握了。

    松涛学院的灌顶异于大众,但是也有好坏。

    坏的方面就是修为提升缓慢,无法快速晋级。

    好的方面就是灌顶之后,不会对潜力造成任何伤害,而快速提升实力的那一种灌顶是会损坏修炼潜力的!

    从这些来看,松涛学院的灌顶虽然特别,但是门子弟子有着巨大的效果!

    副院长的能量出现的时候,平凡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他快速的融合多出来的能量,然后用更多的能量来运转两门功法。

    平凡一点一滴的将副院长的能量融合,但是融合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剩下的三分之一能量却是忽然消散了。

    能量自经脉开始消散后,便融入肉身,成为了改造肉身的能量!

    对于能量的消散,平凡也无能为力,于是他便将已经融合的能量分成两股,一股是用于运转内压决。一股用于运转雷道脉功。

    用高等级的能量运转平凡的功法,效果可不是一般般的快!

    雷之灵髓空间中,一团又一团的能量不断出现在空间中,而且速度很快!

    丹田里面则是更明显!因为原本还有大约十立方米左右体积的能量快速的压缩到一半!

    成为了五立方米的能量雾团!

    “看来,不久之后,我的能量便会彻底液化,到时候我用能量虐死你们!哈哈!”平凡看着不断压缩的能量雾团在心里大笑道。

    但是,就在这时候,平凡忽然发现自己体内已经没有不属于自己的能量了!

    顿时,能量的快速增长成为了过去。

    随着能量的缺失,平凡兴趣缺缺的结束了雷道脉功的修炼,至于内压决则是缓慢的运转中。

    结束雷道脉功的修炼,平凡便缓缓睁开眼睛。

    “咦?你小子把能量全部用完了?怎么没晋级?”

    平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惊讶的声音猛的响起。

    平凡一听到惊讶的声音,不用转头看就已经知道是谁了,于是便怒冲冲的对老头说:“不是给老子灌顶的吗?能量呢?”

    老头无奈的耸耸肩说:“没有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把我的能量用得很快!”

    平凡一听,他便盯着老头说:“我看你分明就是看我修为低,把该给我的能量减少了!哼!”

    老头瞪着平凡说道:“我没有……好了,你给我出去!能量用完了就是用完了,别在我这里狡辩!”

    平凡一听,他便不满意的嚷嚷道:“我不!你给我能量,要不然……”

    声音的戛然而止,平凡的人为帮助下腾空飞向门口。

    正在浅度修炼的固良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上空飞出去了!

    固良连忙结束修炼,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个衣袖正好被他看到。

    只不过接下来就看不到了……

    衣袖是平凡的,但是平凡却是在滚木桶,他就是那个木桶……

    固良看到衣袖的时候,他便运转云鹤步急追。

    等固良追到平凡的时候,平凡这个木桶已经滚到了精英弟子宿舍去了。

    固良一把手拉起平凡然后就回到了广场。

    平凡摸了摸脸后,他便开口问:“小燕子,我的脸是不是脏了?”

    固良认真道:“嗯!我问你个事,这才一个小时,你怎么就出来了?一般来说,那个老头应该用时一个半小时的,我当时就是这样子的。”

    “啊,我帅帅的小脸啊!该死的老头,我跟你没完!我哪里知道?那死老头絮絮叨叨的说了半个小时,然后才说灌顶开始,能量很快就没了,我就说他给的能量不足,结果就这样了。”平凡哭丧着脸说。

    固良听到平凡的话后,他便大吃一惊的说道:“什么?他是这样做的?”

    “要不然呢?”平凡盯着固良说。

    固良一看,他马上就拍着胸膛说:“走,我和你理论去!我保证从那老头身上剥一层皮给你!”

    随着这句话的出现,固良就被平凡拉着进入了大殿中。

    一进入大殿,固良便在平凡的身后怒气冲冲的说:“老头!你怎么把能量减半了?”

    副院长老头一听,他就睁开刚刚闭上的眼睛说:“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是这小子太变态了!吸收了那么多能量都不晋级!”

    “那你怎么解释时间减半?要知道你可是灌顶一次要一个半小时的!仅仅是解说就用了半个小时,剩下的一个小时才是灌顶用的。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情况!”固良盯着副院长老头说。

    “就是就是,我的小脸都被你弄脏了,你说怎么办吧?”平凡指着他的脸盯着副院长老头说。

    副院长老头一脸痛惜的说:“固小子,会护犊子了?你怎么帮着一个徒弟也不愿意认真理?早知道当年就给你能量减半,让你在那一次历练中完蛋得了!”

    固良恍然大悟的喊道:“原来是这样啊!原来,你真的有习惯将能量减半……”

    随着固良的声音响起,大殿内的修炼者都睁开了眼睛。其中更是有人说:“你身为副院长你也不能这样做吧?”

    平凡一听,觉得是个机会,于是他便大声喊道:“对!要是不给我赔偿,我就呆在这里了!有我在身边,你估计不用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