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看着面前的木质房子说:“这真的是我的?”

    固良疑惑的看着平凡问道:“没错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进去看看吧!”平凡顺着就掏出钥匙打开大门进去了。

    房子是三层阁楼式,古朴的感觉很强大。占地面积却不少于一百平方米!

    阁楼内,进门后就是一个大屏风,屏风后面有一个大厅,大厅两侧分别摆放着一些桌子、椅子。

    大约大厅的四分之三位置后,地面都被一些木头垫高了,为的就是形成主宾层次。

    嗯,这是一个很普遍的摆放格局。

    大厅的两边则是分别有一个房间,大厅的后面则是密室,一共有三个密室。另外还有一条楼梯往通向上面。

    “这样的房子真好!其他的也是这样子的吗?”平凡看着第一层问道。

    固良温和的看着平凡说:“不是。这是第一名新生的专利,第二第三名也有专利的,不过他们的住房和你的都不一样,往后面的弟子甚至是只有和别人同住。”

    听到固良的声音后,平凡便变得更加兴奋了!这就是专利高人一等。

    紧接着,平凡又来到了第二层。

    第二层的布局就和第一层不一样了,只有一厅二房,而且密室只有两个,都在房间里面。大厅的布局也和第一层的不同,大厅中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最明显的就是有一个通向第三层的楼梯。

    平凡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第二层后,他就来到了第三层。

    第三层的布局更加简单了,因为只有一个房间,其他的都是用竹条制作的挂帘围起来的,如果把挂帘拉起来,那么第三层就是一个观光的好地方。

    “嗯!这样的房子我很喜欢!只不过第二层的楼梯要改一下,改成交叉楼梯,交叉点下面种一些至于,上面则是挂一些字画,另外第三层多种点植物才行,上面只有古朴的木板,不是太好看。”平凡看完自己的小阁楼后,他就认真的总结道。

    固良扶额看着平凡无奈的说:“好了,你就别在这里挑剔了!这已经很好了。现在我们来办另外一件事情,炼制你的弟子令牌。”

    “那就赶紧吧!”平凡一听固良的话,他马上就兴奋的说道。

    固良认真的开口说:“首先,你需要一个建筑原型,以及你认为可以当做弟子令牌的东西。建筑原型可以去外面找,一般都是这样做的。对了,和你解释一下,弟子令牌和弟子腰牌的区别就是弟子令牌可以让你进入一些建筑物等等,弟子腰牌则是单纯给你记录积分和证明什么的。”

    “建筑原型?那这个小阁楼可不可以?”平凡听到固良的声音后,他便认真的说。

    “可以,不过没有先例,你确定要这样做吗?”固良点点头说。但是惊讶的眼神却是盯住了平凡。

    平凡一听,他就笑了,接着就跑到角落里拿起一块烂木头板子说:“既然可以,那一切都准备完成了,你赶紧炼制吧!”

    固良提醒道:“你的弟子令牌还没有确定呢?”

    平凡冲固良扬了扬手里的烂木头板子说:“这就是,对了,是你帮我炼制的,东西交给你了。接着!”

    说罢,平凡就冲着固良扔出了烂木头板子。

    固良接过烂木头板子的时候,他就无奈笑了笑说:“那好,既然你要这样做,那么我就给你炼制!”

    说罢,固良就拉住平凡的手臂重新来到了阁楼外面。

    这时,平凡看着固良说:“小燕子,帮我把这个九塔阵炼在里面吧!”

    固良接过九塔阵就点点头开始准备了。

    “拔山!”

    固良大吼着施展出一门功法。

    功法一出,整座阁楼就摇摇晃晃的升起!

    这时候,固良已经满头大汗了!但是平凡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正在盯着缓缓升起的阁楼。

    大约一刻钟左右,阁楼距离地面已经有十米左右了,但是平凡却是不满意的说:“小燕子,阁楼下面的土块算什么?”

    平凡的声音刚出,阁楼就抖了一下,接着固良便张口说:“我只能这样子了,没办法啊!”

    平凡一听,他脸上就出现了不乐意,接着便开口道:“小燕子,你给我坚持住!我用刀把土块削了!”

    平凡说着便取出青草注入能量对着土块狠狠地一挥!

    平凡的这一手效果很好,因为一道刀气快速形成并削掉了一大块土!

    但是阁楼底部还有大半土块!

    平凡看着阁楼底部剩下的土块自言自语说:“刚刚用了三分之一的能量就削掉那么一点儿,这一次我还是用全部能量好了!”

    说完,平凡就将体内所有的能量都注入青草中!紧接着就猛的挥刀!

    这一次,一道雪白雪白的刀气直挺挺的削在了土块上!

    一大块土块猛的脱落下来!但是还是有点儿就在那里,大约有两立方米左右。

    平凡一看,他还是觉得不满意,于是就冲着固良喊道:“小燕子,我先恢复一下能量,等我把最后一点泥土给削了!”

    固良一听,脸上便突得充血了!接着便大喊:“等你个大头鬼!老子坚持不住了!这阁楼很重的!所以,我要开始动手了!”

    接着,固良便释放出一团火焰开始煅烧阁楼!

    平凡看到火焰的时候,他连忙惨叫道:“不要啊!那是瑕疵!”

    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爆石,你安心煅烧,我来给你添加材料!不过,空间石我没有!”

    这声音一起,固良的声音接着就响起来:“好!空间石我有!记得多刻画阵法!”

    突然出现的声音很快就再次响起:“没问题!”

    这时,平凡才看到自己的右边多出来一个人。同时余光也看到阁楼开始融化了!

    到了这时候,平凡只能任由固良自己去做了,于是他就大喊:“记得改造成为我要的样子!”

    平凡的声音刚一响起,右边的人就开始从他的储物戒指中不断扔出一些材料。

    忽然,平凡觉得自己的右手衣袖被拉了一下,于是连忙回头看,只见初鹰峰峰主正紧张的看着那座融化的阁楼。

    平凡看了看初鹰峰峰主便问道:“峰主,您怎么来了?”

    初鹰峰峰主一听,他连忙转移视线看着平凡说:“哦,问你个事,他们这是在干嘛?”

    “没什么,就是在给我炼制弟子令牌。”平凡一听是关于自己的弟子令牌的,他便不耐烦的说。

    声音还没有落下,初鹰峰峰主就愣住了,久久不能恢复正常。

    这时,平凡的右臂忽然一疼!低头一看只见多出来的那个人正好拿着小刀和碗盯着手臂说:“忍忍,这血液是必须的!”

    声音刚出,血液就装满了他手里的大碗!但是这时平凡却是感到自己腾空飞起来了!

    落地的时候,平凡后脑勺正好碰到一建筑晕过去了。

    那人也不管平凡怎么样,他只管盯着阁楼的方向看。

    不知道过去多久后,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已经没有材料可扔了,于是他就喊道:“差不多了!放空间石吧!”

    固良听到声音的时候,他马上就取出了一颗空间石放在了阁楼的位置。

    大约一个小时后,空间石融化了。但是固良却是忽然从一块牌子中抽出一条灵脉扔了进去!

    “爆石,你疯了?这东西怎么也放进去?”帮助固良的人一看,他马上就喊道。

    固良无奈的声音响起:“没办法,答应了那小子的。”

    紧接着一个圆形的东西被扔出去了!那是九塔阵,准备开始炼制弟子令牌的时候,平凡特意让固良做的。

    不出一会儿,九塔阵成为了液团,不过又是一物出现在火焰中,这是烂木头牌子。不过这烂木头牌子并没有被炼化成为液团。

    接下来就没了声音,不过固良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了。

    大约三个小时后,灵脉被炼成为一团材料液体了。

    固良看着灵脉融化,他就开始控制其他材料液团开始融合。

    大约一个小时后,所有的材料液团已经融合成一团了!

    全部的材料液团合在一起后,整个大液团的直径达到了十米!

    这时,固良的声音才重新响起:“准备刻画阵法!”

    接着,固良便打出一法印开始控制材料液团保持一团的状态。

    而这时候帮助固良的人张嘴说:“初鹰峰峰主,你也刻画阵法去!防御类型的!”

    紧接着一个个阵法就分别从两人手中形成并没入了材料液团中。

    再次过了大约两个小时后,固良大喊:“阵法达到了饱和程度!”

    固良的声音响起来的同时,天空中的材料液团开始缓缓的变形了!

    这便是塑型!

    材料液团先是缓缓的变成了原来的三层小阁楼大体模型,这个过程用了半个钟头。

    接下来便是更进一步的精细化。

    忽然,固良大喊:“快,对着我的身体输入能量!”

    初鹰峰峰主两人一听,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赶到固良的背后。

    首先输入能量的是帮助固良的那人,因为他和固良熟悉,可以更快的融合能量。接着就是初鹰峰峰主将能量输入帮助固良的人体内。

    这时,一个中年人赶到了,他单手搭在固良肩膀上说:“固良,我给你输入能量,你全力做你的事情!”

    接着一股非常精纯的能量就涌入了固良体内。

    大约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固良才最终完成了塑型!

    这时固良大喊一声:“凝!”

    随着这一个声音响起,火焰缓缓的退去,材料液团缓缓的冷却下来成为固体。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座外表和之前别无两样的阁楼出现了!

    这时,中年人对着固良问:“你起的名字是什么?”

    固良看了一眼新的阁楼说:“出凡阁楼。”

    中年人看了看四周,然后就开口问道:“名字不咋咋滴,对了,这阁楼的主人的?你们都是有弟子令牌的,我可不信这是你们的!”

    固良一经中年人提醒,他终于发现平凡不见了,他急忙看向四周说:“对啊,我那逆徒呢?怎么没看见他?”

    那帮助固良的人摸着头尴尬的说:“刚刚我抓住他的手臂扔了,现在不知道被我扔到哪里去了……”

    这声音一出,在场的几位都无语的看着当事人。

    “鹰燕瞳!”

    固良运转鹰燕瞳开始寻找平凡。

    好一会儿之后,固良才在一座阁楼旁边发现平凡。

    固良连忙跑过去。忽然惊叫道:“哎呀,这小子晕过去了,而且还流血了!”

    中年人一听,他连忙朝着固良的方向跑去。

    “来,我给他喂一颗丹药吧!你帮他炼化一下!”中年人取出一枚丹药放入平凡口里说。

    固良感激的点了点头,接着就注入能量开始帮助平凡炼化丹药。

    如此过去半个小时后,丹药终于被平凡完全吸收了,虽然是在固良的帮助下才吸收完全的。

    终于,在固良找到平凡时的一个小时后,平凡幽幽转醒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天的星星以及夜色。

    接着,平凡便看到了固良,问:“小燕子,你把弟子令牌炼制完成了?”

    固良听到平凡说话的时候,他笑了,道:“嗯。已经炼制完成了,和你之前说的差不多呢!”

    听到固良的话,平凡猛的一挺身便站起来了。但是脑袋却是正好撞在中年人的胸膛!

    因为脑袋吃疼,所以平凡摸着额头对中年人问道:“你是谁?要是你不站在这里,我就不会撞到你了!”

    平凡的声音带着一点小女人的幽怨。

    这时,固良才笑呵呵的说:“那是你未来最顶头的管理,人称营长。”

    “哦,那营长请您告诉我我的弟子令牌以及空间法器在哪里?”平凡毫不在乎的看着营长问道。

    营长笑呵呵的说:“全部都在我的身后,你自己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营长的声音刚刚落下,平凡就一把推开营长跑到新的阁楼面前看。

    固良看着新的阁楼感激的说:“营长、湾子,多亏你们及时出现,要不然这一次就无法炼制完成这东西了。”

    营长和固良口中的湾子奸诈的开口说:“这个不是问题,不是问题!问题是那小子欠了我们一亿个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