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一边走一边看二级仓库里面的东西,只不过看的东西都是为法器为主罢了。

    平凡拿起一柄剑看了看,随即就看到了镌刻在剑柄处的三个字:“天破剑?”

    平凡看了看天破剑就挥舞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放下了。

    接着,平凡又拿起另外一柄剑。

    平凡拿着剑看了很久,但是却看不到任何文字:“这把剑没有镌刻名字,但却有着要破天的感觉,想来是一把好剑!”

    平凡无奈的看了看手中的剑,然后就摇了摇头:“这柄剑倒是好剑,但是我还是其他的再说吧!”

    平凡记下位置后,他就离开了。

    随着平凡的离开,平凡看过许多剑,但是还是没有多少能够让平凡心动。

    不知过去多久后,平凡来到了另外一个武器架。

    这是专门存放刀刃的武器架。

    平凡看到刀刃的时候,他就变得认真起来:“还是刀类法器比较合适我!”

    平凡慢慢的拿起一把刀仔细的看着,但是好像还没有选到合适的,他不断拿起又不断放下。

    时间过去的很快,平凡的移动速度也非常快,一个专门放刀的武器架已经到了尽头。

    这时,一把名为青草的刀映入了平凡的眼帘。

    平凡拿起名为青草的刀仔细的打量着。

    青草的刀身大约在一米左右,很狭长,三指并拢的宽度,刀身除了刀刃是弯的之外,其他的都是直直的!

    最特别的是刀刃的中央还留空了!这种造型一般都会用于剑,因为剑才更合适这样的放血槽。

    刀身的末端,刀刃和刀背的接口分别雕刻有一个独角龙!龙角的长度达到了十厘米!龙角很尖锐!至于侧面看起来就好像想着青草的样子。

    再看看刀柄,刀柄上有一条条凹陷下去的纹路,这样的纹路可以让使用者牢牢抓住刀,不让刀脱手。最后就是一颗虎头!

    虎头被放在最末处,但是虎头却是狰狞到极致!

    平凡伸手摸了摸刀身,一股坚不可摧的感觉传入心中!

    这时,平凡不由得感叹道:“这把青草真好!那么……”

    平凡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紧紧的盯着旁边的一个圆形的物品。

    平凡拿着青草就走近圆形的物品,伸手拿起圆形的物品一看,只见圆形的物品就是九座塔围成的!但是上面的气息却浑然古朴天成!

    平凡仔细的看了看围成圆形的九座塔,只见一座塔的底部写着文字。

    九塔阵!可攻可守!

    平凡看到九塔阵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想到了断指曾经用过的阵盘:“既然分身能够用阵法保护自己,那我岂不是也可以这样做?而且我的还是可攻可守的!”

    “但是,这把青草也很厉害!它能够直接增加我的战斗力!我应该选哪个呢?”

    ……

    经过一番挣扎后,平凡默默的看了一眼青草:“青草,等下次我进来的时候,我就把你带走!等我……”

    接着,平凡就把青草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做完这一切后,平凡把金属片贴在了九塔阵上!

    一道光芒出现,平凡回到了那座两层阁楼中。

    平凡默默的收起九塔阵就中央走去。

    经过之前平凡得到金属片的位置时,平凡发现给金属片的那人已经不在那里了。

    转头一看,固良很悠闲的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平凡,道:“既然把东西选了,那么我们就去你的弟子宿舍看看吧!等看完之后,我就给你兑现我的诺言。”

    平凡一听到固良的话后,他就兴奋的说:“好!很期待我的弟子令牌是怎么样的!”

    随即便一阵小跑来到了固良的面前。

    固良摸了摸平凡的脑袋说:“你以后打算长期呆在这里吗?这里很危险的。”

    平凡听到固良的声音后,他就认真的说:“只要没有触动我的底线,那么我就不会做对不起学院的事情。”

    固良严肃的说:“那好,现在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你去了那里后,你就永远不能背叛学院了,去吗?”

    平凡坚决的回应道:“去!为什么不去?”

    固良听到平凡的回答,他笑了,很开心。接着他便拉住平凡腾空而起!

    固良的速度比布斯还快,因此平凡只能被迫的闭上眼睛。

    不过,也就是这时候,平凡忽然觉得风不是那么大了!

    平凡试着睁开眼睛,但是就好像没有一丝风吹似的。

    忽然,固良的声音响起:“怎么样?飞翔的感觉好吗?”

    平凡看着周围的景物快速的掠过,开心的说:“很好!总有一天我会如同你这样在天空飞翔!”

    “嗯,期待你给我这样一个惊喜!告诉你,我修炼了一门步法,名为云鹤步,这是其中一门能够在天空中行走的步法。”固良温和的说。

    平凡听到固良的话后,他便应了一声,随后就继续看四周的景色了。

    很快,固良带着平凡来到了一个广场上。两人停下来后,便径直走向了一座最大的大殿!

    大殿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是它依旧有两个最,一个是最雄伟,一个是占地面积最庞大!

    平凡对四周的建筑物很好奇,但是他并没有问固良什么,因为他知道固良会告诉他的。

    果不其然,不出片刻固良就对平凡说:“这里,就是精英弟子的区域。我们松涛学院一共有十八座山峰,每一座都有其存在的意义,这里就是其中一座。”

    “只有进入了这一座山峰的弟子,才能够算是真正的进入松涛学院!你后悔吗?在进入那座最大的大殿前,还有机会可以反悔。”

    固良后面所说的话很严肃,但是却带着询问之意。

    平凡一听,不乐意的说道:“小燕子,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之前你不是这样子的啊?”

    平凡的声音很大,只不过广场没有人而已,要不然很多人都会合不上嘴巴,因为固良便是管理精英弟子的长老,最蛮横的长老!

    而且从固良做训练营长老之后,训练营的人都不敢大声和他说话,生怕一言不对便被责罚!

    固良听到平凡的声音后,他笑了,随即他就拉着平凡加快速度走进大殿中。

    大殿里面空荡荡的,唯一不是空的就是大殿的正中央,那里有一块不规则的石块悬浮着,石块的大约有一米高,零点五米的宽度。

    不过,大殿里面并不是真的空荡荡,因为还有很多人盘坐在地上修炼。

    一个声音忽然在平凡的左边响起:“固小子,这次带人来了?谁啊?”

    平凡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猥琐的老头正盯着他看。

    平凡一看老头的猥琐样,张口便说:“老头!你该不会是搞基的吧?我先声明啊!我可不是搞基的!要搞基找别人……”

    平凡说完,他瞪了一眼老头后便躲到固良的右边去了。

    老头被平凡说了一顿后,他便笑眯眯的对着固良说:“固小子,这小家伙的脾气不错嘛!说吧,他到底是谁?”

    固良看了一眼老头就说:“刚收的大徒弟,平凡。这次带他来是想让他接触我们真正的学院。”

    老头先是笑眯眯的说了一句,但是后面的却是变得严肃起来:“哦,平凡啊!我记住你了……什么?你要让他接触学院的核心?”

    只见固良坚定的点了点头!

    老头看到固良的动作后,他就认真的说:“行,他是我们的新生?如果不是,你可以直接带他走了。”

    固良转头看着平凡说:“把你的弟子腰牌拿出来。”

    平凡闻言,他就拿出弟子腰牌炫耀似的给老头看了一眼就收起来了。

    老头看到弟子腰牌的时候,他便点了点头,随后就取出一个卷轴的东西打开,并递给平凡:“平凡是吧?你看看内容,如果合适的话就放点血在上面。”

    平凡接过卷轴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气息传入了平凡的感知里:“这气息居然和石碑的气息别无二样!这该不会是誓言古碑的一部分吧?”

    平凡接过卷轴的时候,他就陷入了沉思中,于是老头就盯着平凡说:“小子,你看完没有?快点做决定!”

    老头说话的时候,一股浓郁的杀气已经透体而出!

    随着杀气的出现,固良的血液加快了流速,他的心甚至悬空了!

    好在这时平凡突然结束沉思,他快速的扫了一眼卷轴的内容,然后就瞪着老头把食指放在嘴边咬破。

    随着平凡的这一系列动作出现,老头的杀气渐渐退去,但是目光依旧很凶戾。

    很快,平凡的食指就停在了卷轴上。

    接着平凡的手就快速的动起来。

    固良看到平凡动作时,他便知道平凡要写字,不过这时候他的心已经放下来了。

    不多时,平凡的食指离开了卷轴,而卷轴上则是多出了一个字——操!

    固良看到平凡写出来的字后,顿时就大笑起来。老头看到字体的时候也是忍俊不禁。

    过了一会儿,老头才笑呵呵的说:“这样才对嘛!你小子有性格,我喜欢!”

    老头的话才刚刚说完,那边平凡已经警惕的盯着老头说:“我说了,我不搞基!”

    平凡的声音很大,以至于整个大殿都回荡着他的声音……也让很多盘坐在大殿中的修炼者睁开了眼睛。

    而固良则是将大笑变成了爆笑!于是他的声音成为了大殿里面第二个回音。

    一群人疑惑的看着平凡三人,但是却没有人开口说什么。

    老头毫不在乎的看着平凡说:“臭小子,本来还想给你一个进入二级仓库的机会的,看来你是不想要了?”

    平凡一听,他登时就反应过来,他紧张的盯着老头说:“你要是不给我,老子我弄死你!”

    固良一听,他马上就张口道:“逆徒,你怎么能对副院长无礼!快道歉!”

    平凡倔强的盯着老头吼道:“我就不道歉!只不过是给我小鞋子穿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老头笑呵呵的说:“你等着。固小子,带他去仓库吧!”

    老头只是象征性的留下了一句话,但是固良却知道副院长已经不打算理会平凡了,于是他便欣喜的说:“是。”

    固良说完,他就拉着平凡离开了大殿。

    很快,平凡便重新回到了那两层阁楼中。

    还不等平凡开口,一块金属片已经对着平凡疾驰而来!紧接着还有一个声音:“你也来过一次了,应该是轻车熟路了,自己看着办。”

    平凡一伸手就将金属片接在手里,然后一转身就朝着门户走去。

    不多时,平凡已经拿着那把青草出来了。

    这一次他还是先放好青草才回到固良的身边,不过那个给金属片的家伙依旧不见人影。

    “走,我们去看看你的弟子宿舍。”固良快速的说道。

    固良刚一说完,平凡就重新享受了腾云驾雾的感觉。

    享受的时间总是很短暂。

    一会儿之后,平凡就已经看到了一大片建筑物,接着又看到了一个广场,只不过比精英弟子的那个广场小了很多。

    这时,固良带着平凡直接掠进一座比较恢宏的大殿中。

    固良一进入大殿便张开嗓子大喊道:“主事人在哪里?新生来报道了!”

    接着,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就响起:“谁在哪里大喊大叫……啊!原来是长老!之前的都是误会,误会。”

    一个人看到固良的身影后,便马上跑出来了。看那睡眼惺忪的样子,便知道他在睡觉了。

    固良连看都不看那人就指着平凡说:“新生第一名,赶紧的!”

    接着固良又对着平凡说:“刚刚那人是初鹰峰峰主,以后你的管理人。”

    这时,初鹰峰峰主已经拿着一串钥匙来到了平凡的面前:“收好,这是第一名的专利。”

    平凡看了一眼钥匙后,他就拿过钥匙仔细的看了看。

    固良看到平凡拿到钥匙的时候,他便拉着平凡闪身离开了!离开的过程中还留下一句话:“你这工作状态要是不改改,那么换人!”

    固良带着平凡离开后,初鹰峰峰主跌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平凡已经来到了他的弟子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