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跟着白色衣服、红色袖子的三个人走了很久,一直到横穿了整个镇子并进入了群山才停下来。(书=-屋*0小-}说-+网)

    刘家所在的镇子是很狭长的,镇子的长大约是宽的三倍!并且刘家和群山整个处于同一直线上!而且是整个镇子最远的距离!

    平凡运转隐匿术紧紧的跟在三人身后,但是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他骂骂咧咧的在心里想着:“这群人到底想要去哪里?现在都已经离开镇子很远了!”

    不多时,平凡忽然发现前面的三人停下来了。

    “老大,这一次我们应该能够吸收足够的血气炼制那件血海镜了!到时候,我们一回到血魂宗就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了!”

    “是啊!老二、老三,你们还记得吗?当初我们出来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拥有很多东西了,而且我们的本命血器都已经拥有了,虽然我的只是半成品,但是你们的血海七锥、血海锁链已经是真正的成品了!这就是我们这一年以来的最大收获!”

    “老大,你说的我们都记得!但是,关于你的血海镜,你也不用太担心,反正明天又是一次行动了,到时候我们都可以拥有真正的成品了!毕竟老大你的血海镜就差那么一点点血气了,很快的!”

    “是啊!不过,我们现在先进洞府休息一下吧,明天的行动需要认真对待,毕竟官方已经有人着手调查这件事情了,我们要小心点,小心总归没有错的!”

    ……

    平凡一边听三人的对话,一边感受着他们散发出来的修为气息在心里想道:“这群人居然要用血气来炼制兵器!真是恶毒的家伙!只可惜他们的实力太高了,我一个人对付不来,我还是回去汇报给小燕子吧!”

    随即,平凡用鹰燕瞳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将周围的环境看了个遍后,记忆里就多出来一副记忆性地图,而且还是独属于自己的地图!

    做完这一切后,平凡紧跟着便离开了树林。

    大约一个小时后,平凡按照地图回到了考核集中点。

    布斯忽然出现在平凡的身后说:“走吧,我带你进去找主考官!”

    平凡刚刚听到声音的时候,布斯已经超越了自己,于是便连忙抬腿跟上布斯。

    不一会儿,布斯便带着平凡来到了考核集中点唯一的一座建筑中。

    这一次,布斯直接带着平凡进入了一个房间中。

    房间里面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平凡之前看到的主考官,他坐在下首。另外几个人平凡就不认识了,不过看起来身份比主考官更高一点儿。

    布斯拉了拉平凡就对着房间里面的人恭敬的喊道:“精英弟子弟子布斯,见过诸位长老!弟子前来汇报任务情况。”

    平凡一听,他也装作恭敬的说:“小子平凡见过诸位长老。”

    坐在上首的一个人骂骂咧咧的喊道:“行了,别他妈的在这里和我们有礼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谁负责这里的事情的?赶紧去处理!”

    主考官一听,他连忙站起来说:“那我先出去了,很快的。”

    接着主考官就拉着平凡和布斯进入了一个没有人的房间内。

    主考官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平凡说:“你有储物戒指?算了,有没有都好,第一第二任务的凭证拿出来!”

    平凡一听,他便用灵魂力取出两颗脑袋。

    一颗是人的脑袋,血刀峰峰主的脑袋!

    一颗是妖兽的脑袋,紫晶猪的脑袋!

    主考官撇了一眼平凡取出来的两颗脑袋后,他便很随意的说:“嗯,第一第二个任务你已经完成了,现在开始口述第三个任务吧!另外,你收集到的情报也可以拿出来。”

    平凡一听,他先是将从飘香游艇买来的材料取出,接着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口述出来。

    等平凡口述完毕的时候,主考官才慢条斯理的拿起那份情报材料看起来。

    过了一会儿,主考官对着平凡说:“很好,你的三个任务都很圆满的完成了。接下来你就要去新生训练堂报到,外面已经有人等着你了,你出去就行了。”

    平凡点点头就离开了,连招呼都不曾招呼,很没有礼貌的样子。

    平凡离开后,布斯就皱着眉头说:“这个新生也未免太过无礼了吧?主考官您就这样放任他?”

    布斯的这话刚刚响起,主考官就摆摆手打断道:“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的结论。”

    布斯一听,他就尴尬的开口道:“我没什么可说的,因为我知道的甚至还没有平凡知道的详细,他的动作很快,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多收集信息。”

    “哦,那你可以回去了。也可以在这里休息,等时间一到,我们一起回去也可以。”主考官听到布斯的回答,他就很随意说道。

    话说平凡刚一离开房间,他便被一个中年女子领走了,不过这个女子只是带平凡来到了一个地方就离开了。

    平凡独自站在地上看着周围,好一会儿之后,平凡才看到一座山峰,而山峰之上则是有一座建筑的边角,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看到建筑物的边角,因为建筑物的大部分已经被茂密的树林遮挡住了。

    平凡看到建筑物的边角后,他就开始寻找去建筑物的道路。

    平凡有鹰燕瞳,因此一条道路很快就被发现了。

    顺着道路上去,平凡就看到了一个大殿,大殿并不是只有一层,而是三层!

    大殿很雄伟,颜色很平常,看起来还有点灰色。第一层有几根红色的柱子。

    不过,大殿第一层有几个字很显眼!

    新生训练堂!

    平凡看着前方的建筑物说:“看来,我已经来到目的地了!”

    平凡快速的走进大殿。

    大殿里面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平凡看着大殿的内部喊道:“请问有人吗?我是来报道的新生……”

    “吱呀~”

    平凡的声音一出,一扇门就毫无征兆的打开了!门的后面黑乎乎的……

    接着,一个人就对着平凡说:“你是新生?进来吧!”

    平凡听到声音他也没有在意什么,快速的进入门户之内。

    这时,平凡才发现门户之内还有一块黑色的棉布!

    和平凡说话的那个人掀开棉布就进入了里面。平凡看了看后,也只好跟着做,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穿过黑色的棉布后,一个孔武有力的声音便响起:“小子,你的速度不错嘛!你叫什么名字?”

    平凡好奇的打量着周围,木头就是黑色棉布后面的主体,但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不过,听到声音的时候,还是随意的应了一声:“平凡。”

    孔武有力的声音忽然变得惊讶起来:“你,你就是平凡?”

    平凡一听,他便变得诧异:“没错啊!我就是平凡!有问题吗?”

    平凡的话音刚落,四周的木头忽然消失了一块,接着一个人头就出现在平凡的视野里,道:“嗯,没问题,就是我的老友叫我留意你而已。这是你的弟子腰牌,这弟子腰牌你要滴血上去才能够使用的,只能让你一个人使用。另外你还有一次进入二级仓库选取一件物品的权利,因为你是这一次招生弟子中最快的!好了,我的老友在外面等着你,赶紧出去吧!”

    说话期间,一块酷似游龙的牌子准确的落在平凡的手里,但是不知道用何种材料制成,入手有清凉的感觉。

    紧接着,啪的一声就忽然响起。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下意识就看向人头的方向,只见那里又恢复了原样,一个人影都不见。

    对此,平凡只能退出了黑色棉布之外。

    刚一转身,平凡就看到了一个人,固良!

    平凡看到固良的时候,他就知道给他弟子腰牌的人所说的老友就是固良了,于是他张口就问道:“小燕子,你给我的承诺呢?”

    固良缓缓的开口说:“不急不急,我们先去做三件事,第一先把你的弟子腰牌滴血认主,第二去看看二级仓库里面的东西,第三去你的宿舍看看。”

    平凡一听‘二级仓库’的字眼,便马上兴奋起来,接着就开口道:“我这就滴血认主。那就快点儿去二号仓库吧!”

    平凡说完,他就拿出弟子腰牌看了一眼,随即就咬破手指把血抹在了上面。

    完成滴血认主后,酷似游龙的弟子腰牌就一震,接着平凡就感觉到腰牌背面有了变化。

    翻过弟子腰牌一看,平凡就发现腰牌的背面多出了两个字,平凡。

    这两个字是凹陷进去的,不过相对于整个弟子腰牌来说,很显眼,因为这两个字是紫色的!而整个弟子腰牌则是灰色的!

    接着平凡又注意到名字的下面还有一行白色的字体:一百。

    固良看着平凡的动作完成后,他就笑呵呵的说:“好了,你已经完成滴血认主了,现在我来告诉你弟子腰牌的那行白色字体的意义,其实那个是积分,因为你是第一名,所以你有一百积分,积分的作用很多,以后你就会知道积分的作用了,我不做介绍。走,我带你去二级仓库。”

    随即,平凡就跟着固良往右转。

    右转过后,一个两层阁楼孤零零的坐落在悬崖峭壁的顶端。

    心中所想的人来人往并没有出现,甚至连一个人影也见不到。

    很快,固良就带着平凡来到了阁楼之内。

    固良在阁楼内看了看就指着一个人说:“你自己进去吧!和那个家伙说就行了。”

    说罢,固良就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了。

    平凡按照固良说的找到了那人,说:“我是来二号仓库逛逛的,怎么才能进去?”

    古剑一听平凡的话,他就抬起头盯着平凡说:“好没礼貌的一个小子!真不知道你家里人怎么教你的?给!”

    古剑说话的时候,一块金属片从他的手里弹出!金属片停止的地方,正好是平凡的手掌。

    “我乐意,你能把我怎么着?顶多就是给我穿小鞋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平凡一听,他就满不在乎的说道。

    古剑看着平凡摇了摇头,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很欢喜!不过,他却是不动声色的说:“算了,跟你这种没礼貌的家伙顶嘴是很不雅的事情,而且特别掉身份、形象!在你右手边,有一扇门,你自己进去!选好东西后,把金属片放上去就可以了,机会只有一次!”

    古剑的话一字不落的传入了平凡的耳朵里,只不过平凡还没得及回应他就跨入了东边的门户中。

    古剑看着平凡的身影消失后,他便对着固良问道:“固小子,一个新生而已,怎么劳烦你亲自带过来?”

    固良抬头看了一眼古剑,然后便轻松的说:“那家伙偷看了我的独家秘笈,所以被迫做了我弟子,大弟子。”

    “我可不觉得,应该是你发现他的潜力不错才收徒的,以你的性格,哪会把秘籍随便扔?”古剑慢悠悠的说。

    这时,固良抬头看了一眼古剑,然后就大笑起来……

    听着固良的笑声,古剑忽然认真的说:“我们一直以来都希望有这种弟子,但是,你确定能够驾驭?”

    固良毫不在意的点点头说:“没事,他这人只要给他空间就可以,再说了,我挑的人能简单吗?”

    古剑听到固良的声音,眼角一跳便张嘴说:“行,相信你一回,不过出事情的时候,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这可说好了。”

    固良摇摇头便说:“没问题,不就是个弟子而已嘛!没什么大不了的,死了就算。”

    古剑看着固良感慨道:“看来,你已经看开了不少。”

    古剑的声音响起后,两人都沉默了。

    而这时,平凡正在二级仓库中挑选他想要的东西。

    二级仓库里面,好东西有很多,特别是兵器,其次就是瓶子!瓶子里面装的都是一些药剂,但是对于修为低的人来说,药剂就足够了。

    平凡看着二级仓库里面的东西在心里想道:“我现在没有法器用,我应该选择一些法器还是选择一些辅助性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