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斯,你带平凡出去一下!”凌涛看了一下洞穴的情况后,他马上就开口道。

    几乎同一时刻,固良也开口了,道:“平凡,你和布斯出去一下。”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紧张的在心里想道:“该不会是真的有东西在这里吧?”

    这时,布斯已经站在平凡的身后说:“平凡,你先走吧,我跟在你后面。”

    对此,平凡只是点了点头,随即便开始朝着洞穴外边走去。

    布斯紧张的跟在平凡的身后,生怕平凡忽然逃跑了。

    平凡走到距离洞口还有数十米的位置时,布斯的声音响起来:“好了,就在这里待着吧。”

    平凡一听,他就装作很随意的坐下来,但是心里却是在紧张的和器灵小重子对话。

    “少爷,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问题,这片区域中,的确是有一些东西放在这里,但是这些东西都在,特别是那个洞穴里面的法器,那可是有一个很强大的主人的!以你的实力根本不能触碰到它。所以你就放心吧!”惶殿器灵小重子认真的声音在平凡心头响起。

    “可是,他们已经在里面作侦查了,如果他们发现了我拿走的东西怎么办?到时候他们之中除了小燕子外,其他人都有可能要走那东西的!”平凡紧张的对惶殿器灵小重子说。

    “不用担心,那颗珠子又不是放在储物戒指里面,你担心什么?再说了,以他们的实力,他们根本就不能察觉到惶殿的特殊,他们只会认为惶殿只是普通的物品而已。”惶殿器灵小重子认真说。

    平凡一听惶殿器灵小重子的话,他马上就半欣喜半担忧的说:“你确定会是这样子?”

    惶殿器灵小重子自信满满的说:“没错!惶重殿当年可是神器,就他们这些洗伐境的实力,他们根本就不能察觉到惶殿的特殊,就算是比他们高两个等级都不可能察觉,虽然只是惶重殿的一部分而已,但是惶殿依旧特殊!”

    惶殿器灵小重子说完,平凡就沉默了,心里头已经相信了惶殿器灵小重子的话。

    平凡沉默的时候就开始修炼了。这次平凡选择修炼的是厚土决。

    厚土决脱胎于混天决,厚土决是主修土属性的!

    按照逍遥大陆的功法分级来看,只有达到了第三层次的!任属境才能够知道自己的属性的,而且逍遥大陆上的功法也是达到第三层次才有属性之分。

    这时,固良的声音忽然轻轻的响起:“逆徒,我们可以走了。”

    平凡一听固良的声音,他马上就停止修炼站了起来。

    这一次,固良拉住了平凡,平凡则是在选择运转另一门功法《内压决》。

    平凡修炼内压决的时候,惶殿器灵小重子就笑嘻嘻的说:“少爷,你可真会抓紧时间呐!”

    平凡很随意的看了一眼周围,然后就在心里说:“谁让这内压决能够随时随地修炼呢?再说,我好久都没有修炼这一门功法了,这次修炼就当是开始吧!”

    平凡忽然想起功法属性的问题,于是他就对着惶殿器灵小重子问道:“哎,对了,你以前看到过没到任属境就开始修炼属性的功法吗?”

    惶殿器灵小重子沉默了片刻后,他就问道:“有,不过那种功法都很难修炼的,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哦?这这样啊!”平凡一听,他就应付道。

    就在这时,平凡感觉到脚下传来了土地的感觉,于是他就朝着周围一看,只见自己已经回到了考核集中点,固良等人就站在身边。

    固良看了一眼其他师兄弟说:“走吧,我们进去汇报一下,顺便让这家伙尽快完成他最后一个任务,毕竟学院已经进入危险时期了。这些小家伙早点完成任务进入角色就是最好的。”

    固良的话让其他原本还感到轻松的人都紧张起来了。

    于是,一群人马上就点头同意了固良的话。

    随即,固良就带着平凡朝着考核集中点唯一的建筑物方向赶去。其他人则是跟在固良的身后。

    很快,平凡就看到主考官了!也就是在这时候,固良停下来了。

    主考官看了一眼平凡,然后就冲着固良开口问道:“怎么样?”

    固良对主考官拱了拱手,然后就认真的说:“师兄,那个位置没有问题,甚至说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法器,最近的一件法器在洞穴的北方大约五十米处。”

    主考官听到固良的解释后,他就点点头说:“那好,让他继续执行下一个任务吧!这小家伙估计是执行任务最多的一个了,其他的才刚刚进入第二个任务呢!只可惜出了问题,第二个任务还没有完成的也只能延后了。”

    固良认真的应道:“好的,我知道了。”

    说完,固良就对着布斯说:“逆徒,赶紧去完成最后一个考核任务,等任务完成了,我就帮你兑现我的承诺。布斯,你继续跟着平凡去执行任务吧!”

    布斯一听,他连忙恭恭敬敬的应道:“好的!”

    随即布斯就进入了隐身状态。

    相对于布斯的恭敬,平凡就没有那么认真了,他只是冲固良点了点头,随后就离开了。

    平凡离开后,主考官就对着固良说:“你小子行啊!居然收徒了,早知道我身为满山弟子还没有收徒呢!”

    固良尴尬的笑了笑说:“谁让你不做训练营的长老?要是师兄你愿意做长老的话,你也可以现在就收徒了。对了,学院长老会怎么说?”

    松涛学院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就是训练营,训练营内有三个等级的弟子,其一便是外门弟子,其二便是内门弟子,其三便是精英弟子。第二个部分就是实战营。

    实战营和训练营的区别就是管理的人不同,实战营是学院长老会管理,训练营就是由实战营的弟子担任长老,并组成训练营长老会。

    固良就是训练营长老会的一员,被称为血燕长老。

    主考官脸色凝重的说:“哎,现在学院方面已经启动紧急备战了,估计还要过两天才能够恢复这里原有的样子。至于第二任务的重新启动就很有可能在五天之后。”

    固良一听到主考官说的‘紧急备战’后,他就一脸迷惑的开口说:“是啊!副院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居然将五位满山弟子派了出去!这样一来,我们这边就很危险了!”

    主考官无奈的开口道:“哎,这事也怪不得副院长,是合欢宗欺人太甚了!本来我们这边打算派两位实力最低的长老过去的,但是合欢宗的那些贱女人却是不情愿,所以副院长一怒之下就派出五位满山弟子了。”

    固良一听主考官的话,他就唏嘘道:“我们学院长老会实力最低的两位长老岂不是九山弟子?这样的实力也算可以了,毕竟晴杨镇那边还有天剑战院坐镇呢!天剑战院也是九院之一,他们的实力可不低呢!”

    主考官感慨道:“是啊!合欢宗那些女人都秀逗了……不管了,反正我们学院已经派人出去了,剩下的都和我们学院无关了,准备学院的内部战斗吧!魔窟可不是简单的。”

    “那,师兄,师弟我就先去修炼了。”固良对主考官告辞一声就离开了。

    固良离开后,主考官看着东方陷入了沉思。

    距离考核集中点大约十公里左右的一个小镇子中,平凡正在大街上行走。

    平凡走到一处酒楼就坐了下来,小二很快就来到了平凡面前。

    小二将一本菜单递给平凡说:“客官您看看需要什么?我马上给您记下来。”

    “哦,给我两斤牛肉一壶酒吧!”平凡很随意的看了一眼对面的空位,便随意说。

    小二一听,他就鄙夷的看了一眼平凡,然后就客气道:“好的,请您稍等,一会儿就送上来。”

    小二离开后,平凡就开口道:“你要不要?要就出来。”

    平凡问的是已经隐身的布斯,但是布斯不为所动,就好像不存在似的。

    布斯不回答,平凡也懒得管,他支起耳朵听着四周的对话。

    “听说没有?我们这里的第一家族明天要嫁千金了!据说明天可以免费去吃一顿呢!”

    “嗯,听说了,还是第一家族的人够善良、大方……”

    ……

    平凡听到嫁千金的话题后,他跟果断的听其他对话。

    “据任务来看,我要找的人应该是刘家家主,我还是多听听和和刘家相关的事情吧。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刘家身为这里的第二大家族,他们怎么会选择制造屠杀呢?”平凡一边选择对话一边在心里想。

    这时,酒楼门口走进来一群人,都是一群粗狂的汉子。

    这群粗狂的汉子点了一大堆吃的后,他们就开始议论起来。

    “据我们的消息来看,刘家最近的动作都指向北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城主给我们的任务就是调查一下情况,不过这里连个窑子都没有,我可不想呆在这里太久,就算一天都不想。”

    这时,小二将平凡点的两斤牛肉和一壶酒送到了。

    小二很不耐烦的将东西扔在桌面,便转身走了。

    这仅仅是插曲,很正常的插曲,不过平凡倒是不在意,一边慢条斯理的喝酒吃肉,一边听着粗狂汉子们的对话。

    “没办法,这刘家已经屠杀了三个村子了!城主对这件事情很重视,我们必须调查清楚点才行,要不然城主还会派我们出来的。”

    “按照前面五次的屠杀来看,明天晚上很有可能就是刘家屠杀第六个村子的时候了,我们要抓紧时间才行。”

    “这样吧,我们去飘香游艇去看看吧,那里专门出售情报的,也许我们能够从那里得到一些消息。”

    “好,吃完我们就去。”

    这时,小二将粗狂汉子们点的菜送到了。

    于是粗狂汉子们就纷纷闭嘴吃东西了。

    平凡一听粗狂汉子们不说话了,他就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在心里想道:“额,他们怎么一吃东西就不说话了呢?”

    平凡看到的是粗狂汉子们吃东西的粗鲁……

    不一会儿,平凡吃完东西了,他高声喊道:“小二,收钱了!”

    平凡这样的做法很平常,甚至是很低调,因为其他人要走的时候都是大喊:“快来收钱,要不然老子就走了!”

    这样一来,就晓得这个镇子到底有多么的粗鲁。

    也是因为这样,店里的小二很忙碌。

    平凡喊完后,等了一会儿,小二才急冲冲的来到。

    小二看了一眼平凡,心里就记得平凡点了什么,于是他就开口说:“客官,您这里一共两两银子。”

    平凡从储物戒指取出了三两银子放在桌面上,说:“我想知道飘香游艇在哪里,这多出来的一两银子就是留给你的。”

    小二看到桌面的银子后,他就笑着说道:“客官,飘香游艇就在出门往东边直走,到了湖边,你就会看到一座酷似游艇的建筑了,那就是飘香游艇。”

    “嗯,钱你就拿走吧!”平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后,他就很随意的说。

    说罢,平凡就离开朝着东边走去。而小二则是喜滋滋的收起银子继续干活。

    平凡走了一会儿,一座酷似游艇的建筑物就映入眼帘。

    平凡快速的接近飘香游艇。

    刚进飘香游艇的时候,门口就有人对平凡说:“客官,请问您是吃饭还是买情报?”

    平凡毫不犹豫的说买情报。接着就有人从暗处出来对平凡说:“客官,买情报请跟我来。”

    平凡一听,他就跟着暗处出来的人走。

    不出片刻,平凡就进入了一个黑暗的通道中。

    因为突然间从光亮处进入黑暗的通道,平凡的眼睛有点不适应,于是他就停下闭上眼睛。

    这时,带路的人忽然回头说:“客官第一次来吧?”

    声音是一个女声,很好听。

    平凡只是应了一声,随后就睁开眼睛准备继续走。

    但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带路的人也停下来了。

    带路人看到平凡睁开眼睛后,她转头便继续走。

    平凡看到带路人的时候,带路人是蒙着面孔的。

    不一会儿之后,带路人带着平凡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

    带路人停下来就转身对平凡说:“客官,您在这里等一会儿,马上就会有人来这里和您进行沟通的。”

    随即,带路人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