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一刀解决了瘸子的性命后,他就伸手在瘸子的身上摸索起来了。

    本来平凡的动作也仅仅是做一下检查,但是却是摸到了一枚戒指!

    戒指是被一条红色的小线条绑住戴在脖子上的。

    平凡手一动就就将戒指给拉出来,接着他就看到了戒指的本来面目!余光却是发现右手所佩戴的戒指和瘸子的戒指很相似!

    平凡将两枚戒指放在同一手掌仔细的观察起来,很快,平凡就发现了明显的地方:两枚戒指的纹路有很多相似之处。

    对此,平凡得出了一个结论:“瘸子的戒指是储物戒指,只不过瘸子的身份可能不简单!”

    平凡的话让跟在他身边进行监考的布斯听了去,但是他的笑容却很古怪:“这瘸子的身份当然不简单!你杀了他简直就是给自己埋下炸弹啊!”

    平凡马上用能量破开瘸子的储物戒指,并开始查看里面的战利品。

    平凡的灵魂之力一释放,平凡就看到了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

    兵器是整个储物戒指中最少的存在,仅仅有那么几柄,而且都是笛子之类的短小物品。

    接下来平凡看到的是一些小瓶子。瓶子上都贴有标签。

    “金疮药剂!怎么都是金疮药剂啊?”平凡用灵魂之力看到瓶子上的所有标签后,他简直就要崩溃了。

    但是,这时候平凡却是看到了数十个小盒子。

    小盒子是和小瓶子同放在一个区域的。而且看起来很像是正方形,大约十厘米的长宽高。

    平凡好奇的将小盒子取出来,盒子很简单,就是用木头简单拼凑而成的。

    平凡将小盒子打开后却是发现了六个瓶子,只不过瓶子上都没有贴任何标签。

    平凡看着没有标签的瓶子看了好久,最后才决心打开瓶子看看。

    拔掉封住瓶子的小木塞后,平凡觉得浑身燥热!

    发现身体的异样后,他马上就将瓶子给重新封住,并且还担忧的说道:“玩了!这该不会是一些毒药吧?”

    忽然,平凡发现自己的下面撑起了帐篷……

    这时,平凡的脑袋忽然蹦出了一个名词:春药!

    平凡苦着脸看手里的小瓶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回盒子中。

    很快,平凡就脸色难看的盯着地面上的盒子说:“这些应该就是春药了,还好我没有贸然喝下去,而且吸入体内的也不多,要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做……还好,这时候药效已经过了。”

    “不过,这剩下的东西我该怎么处理?想不到那个瘸子居然有这种东西……”平凡看着地面上的盒子想道。

    过了好一会儿后,平凡忽然记起自己是在考核中,于是另外一个问题又出来了:“这次考核是考核多久的?我居然粗心大意忘记问!算了,这些东西还是先收着吧,完成考核任务要紧。”

    随即,平凡就将血燕长老给他的戒指重新戴在手上。

    平凡带戒指的时候,他忽然记起一个事情:“对了,我还没有仔细看过小燕子给我的戒指呢?不行,我得打开看看。”

    于是平凡就释放灵魂之力查看了一下。

    灵魂之力进入了储物戒指的时候,平凡彻底震惊了!

    整个储物戒指的空间居然有十多立方米空间!整整比瘸子的储物戒指大了十倍!

    平凡看到储物戒指的空间大小后,他就在心里想道:“哇!原来小燕子随手扔出来的东西都这么值钱!在空灵珠世界可是要上千万杀兽点才能够得到这么大的呢!”

    很快,平凡的表情就变了,他皱着眉头开口道:“不过,这小燕子清理得太干净了吧?居然连一点儿东西都没有!”

    不过,这时候平凡却是来主意了,道:“既然我有两枚储物戒指了,我现在就将我能够用上的东西给扔进大的储物戒指去,剩下的等考核过去后,找个地方扔了就好了。”

    平凡有了主意后,他马上就开始从瘸子的储物戒指中挑出对自己有用的,但是对平凡有用的仅仅是那些贴有标签的药剂瓶子而已。

    很快,所有的东西都分好类别了,于是平凡也快速的整理一下自己就朝血刀峰前进了。

    至于那个跳往空地的狗肉很自然而然的被遗忘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平凡来到了血刀峰的营地外面。

    平凡躲在一棵树后面观察着前方的情况。

    血刀峰营地中,一群人正好聚集在一起讨论着。

    “这次那些在前面换岗的怎么还不回来?这都一个小时过去了,要不我们去禀报一下三头领?”

    “或许是他们看到女人了,这个事情不急,别人的好事你也要打扰?”

    “那就算了吧,等等应该他们就有人回来了。”

    这些讨论的声音不大不小,平凡刚刚好听清楚了。

    平凡讨论的内容后,他就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没有上报上去,要不然前面的六个人很快就要被发现了,到时候我办事也更难。”

    忽然平凡抓住了两个字疑惑了,道:“不过,三头领是谁?乐毅之前没有告诉我有头领这一回事啊!”

    为了知道敌人的更多情报,平凡决定找地方多进行观察。

    不久,平凡就在一棵树上张望起来。

    一会儿之后,平凡就看到了血刀峰营地中的一个地方:“咦?血刀峰营地中怎么会那么空旷的?看起来应该是一个水潭吧?而且连看守都没有?”

    水潭的周围有一道高高的围墙围住,而水潭的上面则是架着四通八达的过道,过道不大,但是也有两三米的宽度。

    看到这么一个地方,平凡马上就运转鹰燕瞳仔细的勘察起来。

    大约一刻钟左右,平凡利用鹰燕瞳看到了一群人,人群中大多都是衣不遮体的女人,而女人却是团团围住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

    平凡看到男人的时候,他觉得有点眼熟,于是他就停止运转鹰燕瞳掏出考核任务的信封来。

    很快,平凡就盯着一张图纸看。这是血刀峰的峰主头像画。

    过了一会儿平凡觉得自己已经记下头像,于是便重新运转鹰燕瞳观察:“原来这个人就是血刀峰的峰主!怪不得他的身边这么多女人!而且看起来那些女人也对他挺死心踏地的。不过,这都不是我的事!我准备一下最好现在就将他击杀了!”

    在平凡看不到的一个地方,一个右肩肩膀血红一片的人正在接近血刀峰营地。

    如果平凡看到这人的话,他一定会认识知道狗肉回来了!但是,平凡对营地正门并没有过多的留意,他只是在盯着血刀峰峰主做准备。

    营地中一个人不经意间发现了正在前进的狗肉,他快速的接近狗肉说:“狗肉,怎么就你自己回来?其他两个人呢?”

    狗肉看到自己营地的人后,他马上就开口道:“胡子,包子被杀了,瘸子不知道,敌人应该是个弓箭手!对了,你懂医术,帮我处理一下我的右脚,逃命的时候不慎把脚拐了一下。”

    胡子一听狗肉的话,他马上就低头看了一眼狗肉的右脚,然后就蹲下身子说:“你这右肩的伤怎么样?能撑到见峰主吧?”

    胡子说话的期间,狗肉的右脚传来咔嚓一声,接着狗肉就兴奋的说:“好了,我的右脚没事了。右肩没问题,只不过要拔掉上面的箭羽才行。你帮我一下吧!”

    狗肉的声音刚出,他就发出了惨叫!不过这并不是被攻击而发出的惨叫,因为胡子伸手拔掉了狗肉肩上的箭羽。

    由于狗肉发出的惨叫声实在是太大了点,远在血刀峰营地右侧的平凡都听到了。

    平凡听到惨叫声的那一瞬间,他就做出了猜测:“糟糕,刚刚是惨叫声!该不会是那个跳向空地的家伙回来了吧?又或者说有人袭击这里?”

    接着,平凡毫不犹豫的将弓箭抓在手里对准了水潭的位置。与此同时,鹰燕瞳也快速运转而出。

    这时候,肥头大耳的血刀峰峰主正在和一个女人坐着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

    平凡不满的看着血刀峰峰主,然后又看向水潭的周围。

    只见水潭的周围已经零零散散的多出了一些女子,平凡看了一下那女子就知道女子的身份了,她们就是之前围着血刀峰峰主出现在水潭的女子。除了这些女子外,并没有其他人存在。

    血刀峰峰主依旧没有任何异样,但是危机已经悄然锁定……

    平凡看到这些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一个对他好的事情:“看来,那个女子污秽的声音刚刚好将狗肉的惨叫声给掩盖过去了,所以血刀峰峰主并没有听到惨叫声。不过这样正好,他还没有发现外面的事情,我趁现在就将击杀了,免得夜长梦多!”

    随即,平凡的手就动起来了。很快,一支箭羽就直直的指向血刀峰峰主!

    “咻!”

    一声轻响传入了平凡的耳朵,与此同时一支箭羽已经急促的接近血刀峰峰主。

    平凡紧张的看着箭羽,他很期待箭羽可以一击击中血刀峰峰主的要害,并且将血刀峰峰主置之死地!

    箭羽的移动速度总是很快的,而且它也真正击中要害杀了血刀峰峰主!

    平凡眼看箭羽击杀了血刀峰峰主时,胡子终于扶着狗肉来到了水潭外面的一扇大门前。

    胡子也没敲门,他就扯开嗓子大喊:“报峰主,前方暗哨出了问题!”

    胡子喊了很久后,他没有听到血刀峰峰主的回答,但是却听到了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

    胡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于是他就马上扶着狗肉放在地上,然后他就退出几步朝着大门撞去。

    大门撞开的时候,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喊道:“少主死了!”

    胡子一听,他马上就喊道:“走,进入里面和峰主说明情况!”

    说完,胡子就带着狗肉踏入了水潭的区域。

    胡子吃惊的看着水潭里面的情况喊道:“你们都在干什么?”

    只见水潭里面的人都在慌乱的走动着,根本没有人理会胡子的话,甚至是连看都不曾看一眼。

    胡子越看越觉得里面不对劲,于是便放下狗肉赶紧朝里面走去。

    胡子刚走没几步,他就看到了浑身赤裸的两具身躯!

    以胡子的眼力自然很快就辨认出身躯是谁了!但是他只是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便马上如同其他人一般不断的进入水潭中的建筑。

    不知道过去多久后,水潭内部的人已经消失了,唯一没有消失的仅仅剩下两具尸体。

    不知道谁忽然大喊一声:“峰主死了!”

    这个声音瞬间就将血刀峰众人的神经挑动起来!

    接着一大群人就开始东奔西走抢东西。

    整个血刀峰营地都混乱起来了……

    平凡看到血刀峰混乱的那一瞬间,他就大笑起来。接着便一跃而下来到了地面。

    但是残影已经缓缓消失了……

    平凡的真身出现在血刀峰的正门不远处,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这时,一个女子慌慌张张的跑出来了。他的身上还背着一个包袱。她一跑出来,她就听到了平凡大喝一声:“所有值钱的都扔在地上!否则,死!”

    女子听到平凡的大喝,他不仅没有停下脚步,还冲着平凡瞪眼反问道:“凭什么?”

    平凡好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说:“因为,我是来打劫的……”

    平凡说完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即真身就出现在女子的面前挥刀……

    女子在死的时候还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她只是看到平凡的身影正在消失就死了。

    平凡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无奈的摇摇头说:“看来,守株待兔不好做啊!我还是进入里面猎杀更快!反正他们都是恶贯满盈的土匪!只怪我长得没有凶恶的面容……”

    平凡毫不犹豫的运转幻影步进入建筑群内制造杀戮。

    大约半个小时后,平凡饶有趣味的看着一个人说:“你,真的很不幸运啊!这里居然只有你一个人是吐纳境二重的……”

    恶浪一脸凶戾的喊道:“哼!就算是这样,你也要死在我的手里!”

    但是这时候平凡露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而恶浪却是在四处张望……

    毫无疑问,平凡动了!

    仅仅是一刀!

    恶浪死了!

    恶浪眼里透露着不可思议,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死不瞑目!

    若是有心人观察一下恶浪的瞳孔的话,就会发现恶浪的瞳孔还倒映着一个逐渐消失的身影。

    很遗憾的是四周没人了,只有尸体剩下。

    这时,平凡走到血刀峰峰主的尸体旁取下了首级。连带着被取走的还有一个手掌。

    平凡很轻松的走出血刀峰建筑群开心的嘀咕道:“第一个任务完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