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好奇的看着四周,血燕长老以及范孥则是走在平凡的前面领路。

    不一会儿之后,平凡就发现路上多了一些人,虽然他们都是坐着的,但是身上的凶戾却始终没有收敛!

    范孥忽然党校脚步和平凡小声说:“平凡,这些人就是我们松涛学院的精英弟子,他们是来这里负责进行监考的。”

    “什么?这些人都是精英弟子?不会吧?精英弟子都来这里为我们监考?”平凡不可思议的说道。

    范孥自豪的说道:“没错!这些人才能是正式学院弟子,在他们下面还有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我就是精英弟子哦!”

    平凡若有所思的问道:“哦,精英弟子就是最顶尖的?”

    范孥忽然停下来认真的开口道:“不是,好了不说了,这些等你成为正式弟子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一切了。现在主考官来了,你要进行考核了,祝你好运!”

    范孥说完,他就伸手指了指前方的一个人,随即就离开了。

    平凡仔细的看了一眼那人,然后那人就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很高兴能够作为你们的主考官出现!而且还是一个危险时期。”

    主考官一开口就说出了一个‘危险时期’,但是他的脸上却是带着点点笑容。

    “这主考官所说的危险时期是什么意思?”平凡听到主考官的声音后,他就认真的在心里思考着。

    不过,这时候主考官再次开口了,道:“我这人呢,不是在喜欢啰嗦,所以我决定现在就开始考核你们!精英弟子们,现在马上走到每一个收录过来的预备弟子身边吧!另外,你们也应该将考核内容交给他们。”

    主考官说完,他就开始温和的笑着,但是平凡却是看到了一抹担忧。

    “这位小兄弟,给,这就是你的考核内容,赶紧看一下吧!一刻钟之后就要开始行动了。”

    一个人忽然拍了一下平凡的肩膀,然后就将一封信递给平凡说。

    平凡一愣,随即就马上打开信封开始查看内容。

    平凡一边看一边说:“才一刻钟的准备时间,是不是太紧凑了?”

    拍平凡肩膀的人一听,他笑了,说:“的确,你们的时间的确是少了一点点,因为往常都是一个小时准备的。但是,因为现在是危险时期,所以学院那边决定缩短时间,让你们能够快速的接近我们。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布斯。”

    平凡一听,他也变得客气了一点点,道:“布斯师兄,我叫平凡。我想问一下,我们能够提前出任务吗?”

    布斯一听平凡要提前出任务,他笑了,不过他还是认真的开口道:“平凡,这是完全可以的,只要你们准备好了就可以出发,只不过除非你能够完成任务,剩下的都是固定结束时间的。”

    平凡很开心的笑了,接着他就认真的开口道:“我的任务是剿匪、杀一头妖兽,最后一个任务就是去一个镇子打听刘家的信息。由于最后一个任务有难度,所以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平凡说完,他就拿着一张地图看了一眼,随即就朝着一个名为血刀峰的土匪窝走去。

    作为监考的精英弟子布斯自然也是跟着平凡走。

    远处,血燕长老正在看着平凡:“这小子很精明啊!居然愿意提前出任务。”

    范孥也笑着开口道:“提前出任务也是挺好的,反正这都是学院内部默认的,就看那些新生会不会珍惜时间了。平凡很会考虑啊!”

    血燕长老忽然严肃的开口道:“是啊!不过,我们不能跟着他们一起。我们去新生训练堂等着吧!”

    范孥毫不犹豫的开口应道:“好!就让我们等候平凡的成功归来吧!”

    血燕长老很惊讶范孥的果断,他转头看着范孥开口问:“你为什么会那么果断?如果说他失败了呢?”

    听到这话,范孥没心没肺的笑了!

    笑了很久之后,范孥才一整表情开口道:“跟您出来招生五次了,每一次你都会看中一些人,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成为了我们的弟子,这一次相信您也不会看走眼的,再说了,您的鹰燕瞳还在他身上呢!你觉得我会认为他不能成功吗?这就是你的自信。”

    范孥的一通话说完后,血燕长老的表情却是严肃了。过了好一会儿后,血燕长老才点点头说:“如果这一次我看走眼的话,估计我就不用在道上混了。”

    就在平凡前往第一个任务地点的时候,晴杨镇中正在召开一个大会,凝阁的所有成员除了阁主和断指外,其他人都回归了!全部人都被集中在第一层训话。

    平律等几个副阁主正在一个高台上发表他们的讲话。

    “大伙们,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们,或许不是好消息,你们要听吗?”平律无比严肃的朝大众问道。

    “愿意!无论是好坏,都是我们的目标!”一群人认真的开口吼道。

    平律听到众人的回答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接着就气势高昂的喊道:“那好,我就告诉你们吧!镇长说,一年之内有可能爆发兽潮,所以我们打算让你们分批进行训练!训练的内容就是远程攻击和近身战斗!”

    “保证完成训练任务!”一群人一听是兽潮,他们的表情都无比严肃,但是他们的声音依旧整齐、高昂、响亮!

    平律一听,他开心的吼道:“很好!既然你们都有这样的信心,那么我们来分内外阁来训练!每天都会有一个副阁主指挥你们去哪里,但是,一切只能够靠自己!每一次的训练为期一周!等结束了一个互换后,大家进行一次比武!时间为一周!”

    平律刚刚说完,凌建的声音就出现了!

    “大伙们!现在开始分开!准备开始进行训练!”

    凌建的声音很大,所以一群人都很服从安排!

    于是乎,场地中马上就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就是外阁的,一部分就是内阁的!

    几位副阁主都都很满意,因此他们也快速的在高台上开始分配!

    凌建率先开口道:“诸位,我们凝阁现在一共有五位副阁主,由于柯天的实力最好,所以他独自安排自己的训练任务,而我们就负责轮换,每一次每人负责一周。断指现在正在抢夺红铁矿场的控制权,这次的训练就不选择让他加入吧!你们觉得可行吧?”

    柯天一听到凌建的安排,他便第一时间同意了,但是他也提出了要求:“没问题,不过,一切的收获我们都不能收取!这是我们弟子的利益!明白吗?”

    “这个我也觉得应该要这样,毕竟这次的训练是以提升实力为主的,所以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平律也果断的表明了他的意思。

    这时,凉风开口了,道:“我是凝阁的炼器师,所以我决定提供一个无条件渠道,那就是只要提供材料,我尽量用最快的时间炼制出合适的法器!”

    田丰一听,他马上就大声叫好:“这个好!这样一来,我们不到能够提升自己一方的战斗力,也能够让自己一方快速提升自己的经济!不过,我也有一个建议,那就是我这边也无条件提供销售渠道,让那些淘汰下来的法器可以做到利益最大化!”

    凌建一听凉风和田丰的话,他马上就开口道:“嗯,我们的意见就是这样子了。那,赶紧和大伙们说吧!让他们知道这个事情,对他们也有刺激性作用!”

    “嗯,我去和他们说吧!对了,谁先带队?”平律认真的点头应道。

    平律的声音刚刚响起,田丰就爽快的开口道:“我和我弟弟去吧,毕竟我和凉风都有另外的事情,所以作为第一轮带队才是最好的选择!”

    田丰的话一出,众人的视线就落在了凉风的身上。

    只见凉风很愉快的点了点头表示他的意思。

    五位副阁主都很巧妙的没有提起断指,因为他们都知道断指在干什么,特别是平律,他也是从红铁矿场离开的,所以他很清楚红铁矿场对于凝阁来说意味着什么。

    平律一边思考着断指的事情,一边看着高台下弟子喊道:“大伙们!现在,有几个绝对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我们凝阁中负责炼器的副阁主愿意抽时间给你们炼制法器!但是材料自备!这是第一个好消息,接下来就是第二个好消息!凝阁中负责商业经营的副阁主愿意将你们的淘汰性兵器收购!价格绝对合理!”

    平律的声音还没有落下,下方的众多弟子就雀跃起来了!

    平律开心的看着弟子们的雀跃,他回头看了一眼其他副阁主,但是他却发现田丰的脸色有点古怪。

    于是,他连忙对着众人喊道:“大伙们安静下!现在,我给你们安排第一轮互换的副阁主,他们就是我们的炼器大师以及经商老板!”

    平律的声音落下后,整个空间都寂静下来了!

    平律发现四周的寂静后,他脸上露出了疑惑,并且额头上还有细微的汗迹出现!

    这一情况同样雷到了其他副阁主,他们都不直达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五位副阁主都齐齐跳下高台想去了解情况。

    五位副阁主的速度都很快,因而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弟子们的身边。

    但是,这时候弟子们却是忽然雀跃起来!

    其中有一个声音很响亮:“哈哈!五位副阁主来了!兄弟们揍他们!看他们在高台上耀武扬威的样子就很不爽!”

    五位副阁主一听到声音的时候,他们都知道被玩了!于是他们连忙撑起能量防御!

    但是,很遗憾的是凝阁的弟子都是有准备的!因此副阁主们的防御刚刚撑起来的时候,就被一颗颗硕大的拳头给打破了!

    弟子们的攻击很杂乱,但是却不失节奏!每一次的攻击都是分成两部分的!

    一部分换人,另一部分就在副阁主们身上进行攻击!

    不过,凝阁弟子们的攻击都控制在身体上,全体副阁主的脸部都很完美的保留着原样!

    终于,凉风终于率先在弟子们的攻击中大吼:“兄弟们,这群兔崽子们造反了!以反抗者为由,尽情的教训他们!”

    随着这一个声音的响起,凝阁的副阁主们终于开始反击了!

    副阁主们的衣服很凌乱,但是他们出手却是很有风度!

    风度翩翩的样子却是极具攻击力!

    在副阁主们风度翩翩的攻击下,一个个弟子都被打飞了出去,但是他们的意志就像是小强一般顽强!

    被打飞的弟子很快就重新回到了战场!

    回到战场的弟子并没有撑多久就被击飞了!因为他们身上还有上一次的攻击带来的影响在作祟!这样一来,他们根本就无法发挥全部实力!

    忽然,一个中年人在凝阁的弟子和副阁主战斗的时候悄悄进入了!

    中年人并没有想要干涉的意思,他一边看着众人大战,一边寻找着坐的地方准备看好戏。

    中年人的出现,大战之中的人群并没有人发现多出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在观战的!

    中年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众人战斗,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在精明的转动着。接着,他就从怀里摸出了一块面巾,黑色的。

    但是黑色的面巾仅仅是开始,因为中年人还摸出了一套夜行服!

    中年人熟练的将夜行服套在他的身上,然后自恋的转了一圈。

    中年人所有的动作停下来后,他就很满意的看向战场小声道:“凝阁的家伙们,我来了!”

    随着声音的落下,中年人的身体忽然冲着战场而去!

    中年人的速度很快,比副阁主们的速度还要快!

    中年人仅仅是片刻后,便已经身处战场中了!但是还是没有人注意到突然出现的中年人!

    中年人眼角猛的出现了凶戾!接着他的手就动了!他的每次动作,都能够造成一个弟子的倒下!

    没过多久,一群人就在中年人的偷袭下倒下了!

    这时,眼尖的平律才看到中年人,当即他就大声喊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中年人嘿嘿一笑,然后就放肆道:“因为,我们是仇人……”

    说完,中年人就摸出一块牌子将倒下的所有人都收走了!接着,他也转身离开了凝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