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和范孥疑惑的盯着血燕长老问:“为什么?”

    范孥严肃而认真的开口道:“不为什么,只不过我刚刚立了一个规矩,那就是每个人的鹰燕瞳都要不一样!”

    平凡听到血燕长老的声音,他就有点明白了,但是他还不确认,于是就疑惑的问道:“小燕子,你的意思是?”

    血燕长老毫不客气的开口道:“想要学习鹰燕瞳,就必须自己去理解,实在不懂的话,每天盯着鹰或者燕去观察吧!”

    说罢,血燕长老就转身离开了。(书=-屋*0小-}说-+网)

    这时,范孥拉着平凡说:“平凡,师傅他说得没错的,这种功法还是亲身体会才能够发出最大威力的!”

    “为什么?能够得到提升更快的机会,难道不好吗?”平凡疑惑的问道。

    范孥认真的开口解释道:“那是针对于普通的功法来说的,就师傅传给我们的鹰燕瞳,这门功法若是不懂,就必须观察鹰和燕的生活习惯,观察它们的细节。”

    平凡听到了范孥的解释后,他狠狠地将这些知识记在了心里。

    好一会儿之后,范孥才拍拍平凡的肩膀说:“好好修炼一下吧,不久之后就要进行入门考核了!”

    说完,范孥转身就走,但是很快又停下来说:“功法一般分为天地玄黄阶,黄阶为末,天阶为顶。鹰燕瞳属于黄阶高级。而,每一门功法又分为入门、精通、小成、大成、圆满五个等级。”

    范孥说完后,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平凡看着范孥离开后,他就开始运转炼魂法。

    不知道过去多久后,平凡的身前多出了一个人,血燕长老。

    血燕长老低头看着平凡自言自语道:“平凡,当初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学习鹰燕瞳的潜质,所以就传给你了,希望你能够好好运用它,让我们逍遥大陆能够控制在自己人手里。”

    血燕长老说完之后,他就低头看了一眼他肩膀的血燕,血燕原本在梳理羽毛的,但是血燕长老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的时候,血燕却人性化的抬头看着血燕长老。

    随后血燕长老就离开了,平凡也不知道血燕长老曾经来过。

    在晴杨镇中,一个个势力代表正在集结他们收录的人离开晴杨镇,但是这仅仅是实力底下的代表在集结,实力好强的却是马不停蹄的赶往镇主府!

    不出半个小时,镇主府中就已经坐满了人!他们的脸色都很严肃!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这时通往内堂的通道中响起了脚步声!声音很急促……

    来人正是镇长,只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很严肃,还带着点点的担忧。

    “镇长,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势力的中年人忽然开口问道。

    镇长沉重的开口道:“兽潮可能会在一年之内爆发!”

    “不会吧?镇长你可不能骗我们!”天骄阁的代表吃惊的说道。

    镇长冷静的看着下方众人开口道:“据我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来看,祁天山脉皇者已经进入魔幻森林中,魔幻森林的四大皇者也在集中!很有可能……”

    “什么?五大皇者集聚!这岂不是说我们要同时对付相当于五个洗伐境五重的强者?”一个势力代表豁然站起来喊道。

    只见镇长沉重的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继续说话。

    过了很久之后,松涛学院的代表开口了:“我们松涛学院应该能够派两位长老过来支援,因为魔窟最近有动静,所以我们人手不能分散太多。另外,如果我们派出两位长老的话,到时候我们可能要隔绝一段时间了!”

    松涛学院的代表的话说完后,众人的心情都有点不平静,最后还是天剑战院的代表率先开口问道:“什么?难道这次的魔窟动静已经到了开启你们的防御大阵的时候了?”

    只见松涛学院的代表重重的点了点头!

    天剑战院的代表一看,他们的神经就开始紧绷起来,接着他就转身看着镇长问:“雷天,你觉得怎么样?现在你是巡级长老,你有决定权。”

    在场的众人才猛的记起现任晴杨镇的镇长来自天剑战院,赐号雷巡,名雷天。

    于是,众人的视线都落在雷天的身上,每个人都在等雷天的结果。

    雷天听到自己一方代表的话后,他就低头考虑了片刻才给出答案:“这样吧,我们实力比较强,尽量安排多点儿人过来吧!松涛学院为了那个地方已经尽力了!”

    雷天的话音刚落,合欢宗的一个新晋长老就猛的站起来说:“我们这些女人都愿意来这里上战场了,为什么他们一群大男人就不用来?我不服!”

    “闭嘴!”

    “水蓝,坐下!不得无礼!”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只不过说话的分属雷天和合欢宗的长老而已。

    接着,合欢宗的长老就站起来对雷天拱拱手说:“雷巡大人,您不必在意我门下人的意见,总之我代表合欢宗同意您的做法!”

    合欢宗的长老做出表态后,她身边的新晋长老林水蓝却是不乐意了,她怒气冲冲的站起来指着松涛学院的代表说:“你这个懦夫!连我们一群女人都敢来,你们却是不敢来!真是懦夫中的懦夫!”

    这话一出,在场的老一辈都怒目瞪着林水蓝,但是松涛学院的代表却是不紧不慢的说:“好,我派人来这里支援,我松涛学院派五名满山弟子过来,但是代价有点重,这次的事情结束后,你们合欢宗的全部弟子、长老去我们的魔窟生存一个月!生死由你们定!”

    松涛学院的代表刚刚说完,他就离开坐席走向门口!

    天剑宫的代表一看,他马上就站起来大呼道:“不可!狂战长老你不必在意合欢宗这种小垃圾势力的话,之前的一切都保留!另外我天剑宫也派出两位长老支援魔窟!”

    在场势力的代表也是如此想要改变松涛学院的决定,但是松涛学院却是连脚步都不停的离开了!

    这一瞬间,所有的势力代表都变得凝重起来,阴沉沉的,风雨欲来的感觉弥漫林水蓝的心中。

    林水蓝心中忽然感觉到不安,于是她就红着脸问旁边的老长老:“长老,难道我错了吗?我只不过是为这一次的事情争取最大的战斗力而已……”

    林水蓝旁边的长老看了一眼林水蓝,然后就无奈的叹气:“水蓝,你难道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林天郡的特别吗?天下九院中,唯有我们林天郡有两院……”

    接着,林水蓝旁边的长老就对众人说:“诸位,我慕容白烟代表合欢宗宣布:从今日起,派遣三分之一精英弟子、长老二十人来此,望大家能够派人支援魔窟!”

    “你是合欢宗宗主的妹妹?”天剑宫的代表质疑道。

    慕容白烟听到天剑宫的质疑后,她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

    雷天看到慕容白烟的话后,他无奈的点了点头说:“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准备准备吧!这次的事情有难度了!”

    刚刚说完,雷天就取出一面令牌感知了一番。接着就震惊的开口道:“松涛学院的动作,五名满山弟子已经赶往这里,另外狂战那家伙也释放修为将这一次收录的人给带走了。最重要的是,松涛学院的护院大阵启动了!”

    雷天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在场的老一辈都豁然站起来盯着雷天。

    雷天看了一眼站起来的人,然后就无奈的开口道:“没办法了,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雷天接着又开口道:“集合晴杨镇的全部势力掌权人吧!让他们商议下他们的安排。另外,耘牧你去把厨鬼柯天请过来。”

    耘牧正是天剑战院的代表,因此他一听到雷天的话后,他马上就应道:“是!雷巡大人,我马上去找厨鬼柯天!”

    随即,耘牧就已经转身离开了大殿。

    而这时,平凡结束了修炼。

    结束修炼的时候,平凡查看了一下他的修炼成果。随即便在心里对自己说:“经过修炼炼魂法,我的灵魂已经形成一团雾气了,只要我不断努力,不久之后应该就可以凝练出人形了!”

    接着平凡的肚子就叫了一声。他无奈的睁开眼睛,并且手里还摸着肚子说:“肚子饿了呢,我应该去找点吃的。”

    忽然,平凡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血燕长老就在自己前面不远处坐着!

    平凡很惬意的开口道:“小燕子,我肚子饿了,是不是给我送点吃的?”

    血燕长老听到平凡的声音后,他很想动手把平凡狠狠地揍一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放弃了。

    血燕长老看着平凡忽然严肃的说:“考核提前了,你赶紧准备一下吧!大概五个小时后,我们就能够到达考核之地了。在这之前,我只能提供一个修炼室给你,你自己好好掌握吧!”

    平凡吃惊的说道:“考核提前!?”

    血燕长老认真的开口说:“没错!对了,你有什么需要没有?”

    平凡一听到需要两个字,他马上就想起他没有兵器的问题了,于是他马上就开口道:“有!我没有兵器!”

    “身为修炼者,怎么连兵器都没有?”血燕长老不满的开口道,“需要什么类型的兵器?”

    平凡一听血燕长老的话,他就尴尬的挠挠脑袋说:“之前的兵器毁了,我需要的兵器是刀和弓。”

    血燕长老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疑惑了:“你还能够让兵器毁了?真是不可思议!看看吧,这刀合不合适你,弓只有这么一个,你将就着用一下吧!”

    血燕长老说完的同时,他的手也是不赖的,他快速的将一堆刀类兵刃放在地上供平凡挑选,另外还有一把很小的弓。

    平凡看到地面的刀的时候,他露出了挑选的意思,但是在看到弓的时候,他跟果断的抓起弓看了几眼,然后就急切的问:“这弓挺好啊!既可以当近身武器,又可以弯弓搭箭玩远程!”

    血燕长老看了一眼平凡手中的弓后,他才慢吞吞的说道:“应该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再一次打赌中赢来的,它好像叫什么翼翎弓来着,你看看弓身就知道了。”

    平凡一听,他就开始在弓身上翻找起来,很快他就看到了三个字,上面刻的字正是‘翼翎弓’。

    这时候,平凡才盯着翼翎弓仔细的打量着。

    弓身上一些奇妙的纹路,但是却很杂乱;弓的两段很像刀,但是很小;至于弓弦则是灰白灰白的,看起来应该是某种妖兽的筋做成的。

    这一打量不要紧,但是却让平凡喜欢上翼翎弓了!

    接下来,平凡就开始查看地面上的刀。

    平凡抓起一把把刀又放下,但是很多都是刚刚拿起来就放下的。

    大约一刻钟后,平凡才抓住一把刀仔细的看起来,接着就扔在了他的后面。

    这仅仅是开始,因为平凡很快又扔出了第二把刀,接着第三把也出来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平凡扔出了七把刀。但是每一把刀被扔出来的时候,血燕长老的眼皮就跳了一下!这时候血燕长老的心里都在思考着怎么教训一顿平凡了,但是他忍住了,他想要看看平凡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见平凡抓起他扔出来的刀舞了一下又放下,但是眼里测失望之色出现了。

    很快,平凡就拿起了第三把刀。他一边挥舞一边结合自己的感受说:“还是这把刀好!这刀有点儿重量感,而且还有着锋利的刀刃!就是放血槽有点小。”

    因为放血槽的问题,平凡放下了第三把刀。

    在第四把刀的时候,平凡只是普通第一第二把那般挥舞了一下,接下来就拿起了第五把。但是结果依旧不变,被放下了。

    接下来平凡拿起了第六把,平凡对于这把刀并没有做任何评价,但是却紧紧的抓在了手里。

    这时,平凡果断的转身对血燕长老说:“小燕子,除了第三把,其他的你都可以收回去了。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没用的储物戒指?拿一个来给我用用吧!”

    血燕长老一把收起地面的兵刃,然后就取出一枚储物戒指说:“空间不大,但是也足够你放置兵器了。”

    平凡一把将储物戒指抢走,然后熟练的进行滴血认主。那熟练程度让血燕长老都暗暗吃惊,不过因为时间的问题,血燕长老只是随意的开口道:“赶紧去找点吃的吧!很快就到时间了。”

    四个小时后,平凡吃饱喝足出现在考核集中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