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很久之后,平凡终于缓缓的睁开眼睛了。

    平凡睁开眼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伸手摸了摸脸,然后才看着范孥开口道:“我已经恢复原来的样子了吧?”

    范孥看了一眼平凡,然后就无奈的开口道:“嗯,没错,你已经恢复原来的样子了,不过,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以后不能叫血燕长老那个称呼!这是很严重的事情,曾经有一个强者这么叫了一下,结果那个人就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范孥的这话刚刚响起,平凡就毫不犹豫的赏赐了一记白眼。接着他便四顾着周围,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范孥一看,他就笑了,他从他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本书说:“是不是在找这个东西?”

    平凡看到范孥手里的东西后,他的眼睛就是一亮,接着就认真的开口问:“里面的东西你没看吧?”

    范孥听到平凡的话后,他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当即就掩饰道:“没看,一直都在看你呢!”

    平凡一看,他就明白范孥在说假话了,于是他就奸诈的笑了笑,随即就不等范孥反应过来,他就大声喊道:“小燕子!你可以多收一个徒弟了!”

    范孥看到平凡奸诈的笑容后,他就感觉不对,但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平凡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范孥一脸愤怒的看着平凡,然后就无奈奈何的闭上了眼睛。但是他的心里却是担忧的想着:“那个家伙又来了,估计这一次是跑不掉了,怎么办?那可是放浪至极的一个长老啊!”

    果然,一道血红色的身影很快就来到了平凡的上空!

    血燕长老一边接近平凡两人,一边盯着平凡说:“你刚刚说什么?”

    血燕长老的声音一响,范孥就在一旁对着平凡使眼色,希望平凡不要把真相告诉血燕长老。

    “哦,没什么,就是这小子不小心看了一下你给我的东西。”平凡很自然的开口道。

    平凡说完后,他的眼睛特意看向了范孥。只见范孥的脸色已经变了,恐惧正在不断地蔓延。

    血燕长老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挖着耳朵对平凡问道:“什么?你说的都是真的?”

    “嗯,都是真的,但是我不是被你揍了一顿吗?那时候我没来得及收好东西,这小子就拿你的东西去看了。”平凡不怀好意的开口道。

    平凡的这话一出,血燕长老脸上露出了一股古怪的笑容。

    平凡一看,他就担忧的想道:“难道小燕子不在乎范孥看了他的瞳术?这不太可能吧?”

    就在这时,血燕长老身上忽然出现了一股火焰!

    血燕长老身上的变化平凡自然是看到了,但是令他惊讶的是范孥居然带着恐惧连连后退!

    忽然,血燕长老的位置穿出来一句话:“范孥,你小子终于落在我的手里了!看你小子怎么死!”

    这声音刚刚响起,范孥就猛的大喊大叫道:“不要找我!不要找我啊!我就是看了一眼而已。”

    很快,血燕长老的声音便再次响起:“这可由不得你,你家老头子明确告诉过我,只要你看了我的瞳术一个字,我就可以把你收入门下的。所以,你就从了吧!”

    平凡听到血燕长老前面的话的时候,他还没感觉到什么,但是听到了最后五个字的时候,一身的鸡皮疙瘩都猛的出现了!随即他的双手就开始不断在身体上摩擦,但是他的口里却不可思议的嘟囔着:“这小燕子该不会是菊花大仙吧!?”

    平凡的声音很小,所以没有人听到,但是他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

    忽然,血燕长老转头朝着平凡的方向大声喊道:“平凡,你给我过来,替我好好的揍一顿你师弟!”

    平凡一听,他本能的想要离开,但是却是在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我是范孥的师兄,那么,岂不是说我可以安排他给我做事情了?

    平凡明白了其中的利益后,他很果断的抛弃了其中存在的危险。他奸笑着看向范孥,脚步也是不断前进。

    很快平凡就站在范孥的面前了,但是他没有立即动手,他先是转身对着血燕长老问道:“小燕子,要是我这个师弟突然打我怎么办?”

    转身完成的时候,平凡却是发现之前的那个血燕长老不见了,留在原地的是一个疯狂的家伙!

    最重要的是血燕长老身上的红色消失了!整个身体唯一是红色的就是一只小燕子,血红血红的小燕子!

    而血燕长老的脸部更是透露着一股令人沉迷的冷静!但是与冷静相对的就是他的眼睛,眼睛是纯黑色的!但是一股杀气却是毫不保留的透露而出!

    平凡一看到新的血燕长老,他也是浑身一震,毕竟杀气正在不断涌现于整个空间!

    血燕长老丝毫没有在意平凡的表现,他只是很自然的看着他肩膀的血燕说:“放心,他绝对没有还手的能力!你放心揍他就好了,只要你揍他了,你就不用被我揍了!”

    平凡一听,心里就乐翻天了!他笑眯眯的走到范孥的身边说:“师弟啊,为我不在一天之内被揍两次,你就先委屈一下吧!放心,我下手不会盯着你的脸蛋的。”

    平凡的语气很平和,但是却透露着阴险!

    话音刚落,平凡的拳头就动了!而这时范孥才刚刚张嘴想说话,但是他的话只能变成惨叫!

    平凡一拳轰在了范孥的肚子上!但是拳头攻击道范孥的肚子的时候,是曾经停顿了那么一瞬间的!

    由于平凡是背对着血燕长老的,因此他的小动作并没有被血燕长老看到,而范孥却是注意到了这一个小动作,但是他还是很识趣的惨叫起来!

    接下来,平凡依旧在照顾着范孥,他尽量控制自己的力道,让范孥少吃点苦头。

    而范孥也很识趣的没有停止演戏,但是他的视线却是不断的在血燕长老身上转悠。

    忽然,范孥发现血燕长老的身影消失了!他当即就对平凡使了一个眼色提醒情况有变!

    平凡一看,他的心里就明白范孥的意思了,于是这一次攻击没有丝毫的停顿轰在了范孥的身上!

    范孥给平凡使眼色的时候,平凡的余光看到了自己的右侧出现了血燕长老!因而他只能真的给了范孥一拳!

    这一次,范孥的脸部猛的抽搐起来!他的眼神看平凡的时候,感觉就像是活活吞了平凡一般!当然,他一次他也真的惨叫起来了!

    血燕长老冷冷冰的声音响起:“好了,你们不用演戏了!”

    血燕长老的话一出,平凡的脸色就变得很严肃了,他无比认真的辩解道:“这怎么会是演戏呢?我这可是拳拳到肉!现在我的拳头都在颤抖呢!”

    平凡说话的时候,他为了配合他的话,他还抖了抖手。

    对此,血燕长老毫不犹豫给平凡一记白眼,接着就继续开口道:“你小子每次都减缓力道才攻击到他的身体,你说这不是演戏是什么?哼,你就等着我收拾你吧!”

    血燕长老的声音一出,平凡的眼里就闪过了一丝狡猾,他无比认真的开口道:“小燕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明明是你让我揍他的,现在你却说我是在演戏,你这是什么逻辑?要是我要知道是这样子的话,老子绝对不会帮你揍他!害我拳头都白疼了!哼!再说,你有证据证明你的话吗?”

    平凡说话的时候,范孥也是一愣一愣的,他嘴巴一张一合的,只是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来。

    作为站在范孥对面的平凡,却是看到他的嘴型了,范孥就是在说:“厉害!”

    “你!……”血燕长老一听平凡的声音,他就气急败坏的指着平凡说。但是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平凡一看,他就站在血燕长老的对面偷笑。

    “哼!等过一段时间再慢慢收拾你们!”血燕长老撂下一句话就跑了。

    这时,平凡才认真的看了一眼范孥,然后就笑眯眯的说:“师弟啊,你的实力都那么高了,行哈有什么淘汰品吧?给我用用,你师兄我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呢!你看,储物戒指都没有一个。”

    范孥白了一眼平凡,然后就高深莫测的说道:“一边玩去!老子才一把兵器,你以为文涛学院很简单啊?那简直就是吃人的地方,一进去连骨头都留不下来!”

    平凡一听,慌了,他愤怒的喊道:“既然你知道是这样子的,你干嘛还要找我?就你多事!”

    范孥耸耸肩很随意的开口道:“是你自愿的好不好?明明我就是说文涛学院不在乎有势力的人,然后你就跟我跑了。”

    无言以对就是平凡的心里话,但是平凡却不打算就此放过范孥,他很严肃的开口道:“我刚刚都手下留情了,你是不是该给我一点儿报酬?”

    “没有,能给你的只有等你成为正式弟子后,我保证每次月任务都会和你组队。”范孥冷冷的开口道。但是平凡却是听出了一种恐惧!

    平凡听到恐惧的时候,他盯着范孥看了一眼,然后就转移话题道:“说说考核的事情吧!考核的内容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按照往常的信息来看,应该是同样的,就是发布任务,然后让你们完成,当然是有限时间。不过,你现在应该修炼一下师傅给你的瞳术,到时候对你进行考核有用的。”范孥低头思考了片刻才抬头开口说道。

    经范孥的一番话,平凡想起了那本血燕长老给他的瞳术,当即他就翻开瞳术开始看起来。

    过了一会儿,平凡看了好几页瞳术,但是却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于是他就冲范孥喊道:“师弟,过来看看这门瞳术,我感觉有点不对。”

    范孥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也慢慢的走近平凡,并在平凡的身边坐了下来。

    平凡指着书籍上的一句话问:“‘鹰燕结合,高低可视’是什么意思啊?”

    范孥看到平凡所指的那句话时,他的身体很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接着才慢吞吞的说:“鹰,是经常性在高空寻找食物的,而燕子则是喜欢低空,因为它没有实力飞到太高的地方。正是因为这样……”

    经范孥这么一提点,平凡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他忽然就盘腿闭眼修炼了。

    平凡修炼的正是血燕长老的瞳术;但是身在一旁的范孥却是认真的捡起平凡扔在地上的书籍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范孥就自言自语道:“师傅啊师傅,你创造出这鹰燕瞳也算是高手了,可是你不该将那一只小小的血燕带回……”

    不知道过去多久后,平凡的身上忽然透露出一种特别的气息!

    一会儿像是一头雄鹰在翱翔!一会儿又像是一只小小的燕子在低空盘旋。

    范孥感受到平凡的变化的时候,他吃惊的看着平凡,嘴里却是不可思议的说:“平凡的悟性有这么强?他才接触鹰燕瞳多久啊?”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后,特别的气息开始缓缓内敛。当所有的气息都消失的时候,平凡睁开眼睛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一股鹰的尖锐出现了!

    范孥感觉到鹰的尖锐的时候,他便大声惊呼道:“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这么快掌握鹰眼的!?”

    平凡听到范孥的令狐的时候,他耸耸肩盯着范孥说:“难道有什么不妥吗?师弟。”

    范孥摇摇头无奈的说:“没有,就是你学习鹰燕瞳的速度太快了!才半天不到,你已经将鹰眼达到入门的程度了!我这边还没有感觉呢!”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来指点一下你吧!”平凡一听,他就轻松的开口道。

    在某一个地方,血燕长老正在仔细的盯着平凡这边。当他看到平凡的嘴巴动起来的时候,他就坚决的开口道:“这小子!他居然想要指点范孥?这可不行!我得出去阻止他才行!”

    原来,这血燕长老是学过唇语的,所以他在看到平凡的嘴巴动起来的时候,他就明白平凡在说什么了。

    接下来,血燕长老很果断的出声了:“停!平凡你给我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

    血燕长老的声音落下的时候,他已经站到平凡的面前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