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指经过深思熟虑后,他终于开口说出了一个想法:“本尊,要不,你去注册一个药剂师的身份吧!这张的话,你就不用担心没有帮手了。”

    平凡听到断指的话后,他也是一阵欣喜,接着就无奈开口道:“可是,我若是回去的话,我就有可能错过招生大会了!我已经被文涛学院选中了,明天招生大会就结束了,我要走了。”

    平凡的话一出,断指的另外一个想法又出来了:“这样啊?要不,我恢复本来的样貌回去一趟?”

    平凡听到断指的计划,他低头想了很久才给出一个答案:“不,我们现在不能去平家,那封信里面还说到一件事,新任家主已经招收许多能人了,若是我们就这样贸然回去的话,很可能会出事。不过,我们可以把红铁矿场据为己有,毕竟凝阁也有炼器的人才,红铁正是炼器的材料。”

    断指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也觉得有理,于是就开口问道:“嗯,我带人去吧!不过,带谁的人去?我们本部的还是这里的?”

    平凡看了一下断指,然后就开口道:“本部的人都在外面奔波,所以只能带这里的人去,不过,我打算安排一次测试,只要他们通过测试了,就让他们加入我们凝阁的外阁。如果通过不了,那就算了吧。到时候我安排柯天来负责这件事吧!”

    断指爽快的开口答应了,“没问题!”

    很快,平凡就转身离开了清香酒楼。

    不过,离开之前,平凡却是和断指进行了一次融合,这种融合,将对方不曾拥有的都变成了自己的。

    平凡离开清香酒楼后,他就转身进入了镇主府。

    平凡来镇主府的主要目的就是找文涛学院的范孥了解情况。

    平凡正被镇主府守卫带着走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了一个人,范孥。

    范孥一看见平凡就欣喜的说:“平凡,我可找到你了!走,我们该走了。”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也是欣喜的笑了,但是守卫却是突然插口道:“刚刚这位凝阁之主说要见镇长的。”

    范孥听到守卫的声音后,他就带着询问的意思看平凡。

    只听平凡说:“我来镇主府就是为了打听你的住处的,而我现在找到你了,所以我可以不去镇长了。”

    既然平凡都这样表明他的心思了,于是范孥就拍了拍守卫的肩膀说:“这位兄弟,看到你去告诉镇长,就说文涛学院的代表吧人带走了,剩下的你就不必多说了,想必镇长不会责罚你的。”

    范孥说完后,他就变戏法一般取出一块一两左右的银子递给了守卫。

    守卫得到了好处,他也没有在纠缠下去,他跟愉快的拍着胸膛答应放平凡离开了。

    不一会儿之后,平凡就被范孥带到了一个庄园中。

    庄园里面还有很多人在走动,但是里面的人除了那么几个和范孥的服饰相同之外,其他的都是各色的衣服。

    看到这样的情景,平凡也知道那些穿着各色衣服的人是被录入的。

    范孥看了看前方,然后又转头对平凡说:“这些人都是我的师兄弟找来的人,他们日后有一段时间要和你在一起,你要不要和他们接触一下?”

    平凡看了看前方后,他就无奈的开口道:“想倒是挺想的,不过,你要看看你的前方都来了谁?”

    范孥闻言,他连忙转头看了一下。接着,他马上就恭恭敬敬的对来人拱手道:“见过血燕长老!”

    没错,来人正是红色茅草屋的主人血燕长老!

    血燕长老看了看给他行礼的范孥,然后就说:“免了,我们赶紧回去吧!至于平凡那小子也带着一起走,我有点事想问问他。”

    范孥听到血燕长老的声音后,他连忙应声推开了。接着他就站到了血燕长老的后背。

    血燕长老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平凡,然后就冲着一个人说:“陆天葛,你们负责好其他被录取的人的安全,另外你们也准备启程朝着我们的集合地赶去吧!至于,这个小子嘛,我就先带走了,他偷了我的一些东西,我要找他算账。”

    由于血燕长老说话的时候还伸手指了指平凡,所以在场的人都知道某某将血燕长老的东西给偷窃了。

    于是,一种种幸灾乐祸的笑脸就出现了。

    平凡看到在场之人的表情后,他就很随意转身跟在了血燕长老的后面。但是,他的心里却是知道事实并非血燕长老所说的一般。

    血燕长老很快就带着平凡和范孥离开了。但是,庄园里面的人却是都知道了一个事情:平凡身为凝阁之主,还需要偷窃别人的成果!

    随着平凡的离开,原本那些在庄园中耀武扬威的家伙也开始收拾行装了。但是没有储物戒指,所以很多人都是背着一个包袱。

    话说平凡跟着血燕长老离开不久,他就被血燕长老带入了红色茅草屋空间里面。

    一进入红色茅屋空间,血燕长老就迫不及待的将范孥安排去采摘药材,随后他就对着平凡问:“小子,你怎么把规矩房里面的书都翻过了?你难道把那些书都看了一遍?”

    平凡已经是规矩房,他马上就很随意的说:“我就是拿起那些书看了一下,接着就放回去了,当然啦,您安排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

    血燕长老脸色凝重的说:“哼!你完不完成任务与我无关,我想收你为徒,你愿不愿意?”

    平凡一听,他的眼珠子就是一转,接着就开口问道:“原来你的目的在这里,不过,做你徒弟有什么好处?”

    平凡的这话一出,血燕长老的脸色就露出了笑容,接着就风轻云淡的说:“你小子只知道利益?实话告诉你,除了能够给你一门功法之外,其他的什么我都不能给你,收你为徒只是希望可以传下我的独创瞳术而已。不愿意就算了。”

    平凡一听到瞳术两个字,他的心里就开始倒腾起来了!左眼一直都有点不对路,若是能够借瞳术检验一下就好了。

    平凡的表情功夫一般般,因此血燕长老很快就知道平凡对他的瞳术感兴趣了,于是他就连忙趁热打铁:“只要你愿意做我徒弟,我亲自给你炼制一枚弟子令牌,当然,你必须有实力通过考核才行!”

    平凡一听,他就笑了:“切,不就是一枚弟子令牌而已嘛!学院里面自然会有人给我发,用得着你亲自炼制吗?”

    血燕长老听到平凡的话后,他愣了愣,接着就高深莫测的说:“看来,你还不知道文涛学院的弟子令牌代表什么啊!”

    “难道这弟子令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平凡听到血燕长老的话后,他就在心里想着,但是他的嘴巴却毫不迟疑,他装作很自信的样子开口道:“弟子令牌不就是让别人知道身份而已嘛!有什么特别的!”

    这时,血燕长老的表情变得严肃了,他认真的开口道:“我们文涛学院的弟子令牌,不仅仅是一个令牌,还是一件空间法器!一般来说,弟子令牌就是一个牌子,我们文涛学院则是将空间法器和弟子令牌结合在一起,这就是其中一个特别之处。特别之处还有很多,但是我不能告诉你,除非你已经是正式弟子了,否则你永远不可能知道其他的特别之处。怎么样?”

    血燕长老说完后,他就静静的看着平凡,但是脸上的严肃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平凡听到血燕长老的解释后,他也是心动了,但是他还不知道血燕长老炼制的弟子令牌的特点,于是他便开口问道:“这个嘛,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炼制的弟子令牌有什么特点!”

    血燕长老一直都在注意着平凡,因此他也看到了希望,于是他就认真的开口解释:“行,我来告诉你吧!第一,你的空间法器将会比别人大四分之一;第二炼制空间法器的时候,我会放入一条灵脉,灵脉你懂吧?”

    平凡一听,他伸出手说:“拿来,我就给你当一个便宜徒弟。”

    平凡的话毫不客气,但是血燕长老却是愣住了,道:“你要什么东西?”

    平凡鄙夷的看了一眼血燕长老,然后就张嘴吐出了几个字:“这不是废话吗?瞳术啊!”

    血燕长老一听平凡的话,他就气急败坏的跳起来给了平凡一个板栗!

    平凡脑袋一疼,他就连忙捂着脑袋跑了,口里还在嚷嚷着:“哎哟,你打我干什么?知不知道脑袋是很脆弱的!”

    血燕长老听到平凡的话,他马上就破口大骂道:“你知不知道拜师的规矩?哪有你这样拜师不行规矩的?而且你张口就问我要核心的东西!真是不可理喻!”

    平凡跑了很远之后,他就冲着血燕长老喊道:“问题是,你要收徒,不是我要拜师。按道理说,你是应该给我见面礼才对,毕竟我是你徒弟。”

    平凡的话音传入血燕长老的耳中时,血燕长老满脑子黑线看着平凡,脸上的不满之色很浓郁!

    平凡看到血燕长老的现状后,他笑了!但是,他却是忽然看到血燕长老快乐诡异的笑容!

    平凡一看,觉得不对劲,于是就在心里想道:“这家伙想做什么呢?”

    就在这时,平凡发现自己腾空而起了!

    平凡一看,然后就明白什么回事了!他当即就破口大骂:“你这个家伙,你想干嘛?”

    血燕长老用怪异的声音开口道:“没干嘛,就是拉近一下我们的距离而已。”

    话音刚落,血燕长老就已经急促的放大了!平凡一看,急了,挣扎着想要摆脱现状。

    这时,血燕长老忽然咧嘴笑了!接着平凡的整个身体就摔在地上!

    血燕长老带着笑意看平凡说:“小子,在我的空间法器里,你还是有点不够看啊!哈哈!”

    平凡摔在地上后,他的反应很快,他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就朝着一个方向远离血燕长老。

    血燕长老一看,他的笑声更大了,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反观平凡,他听到笑声后,他也猛的提高了速度!但是,血燕长老的声音忽然传来:“瞳术,你要不要?要就过来。”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就停下来疑惑的问道:“小燕子,你确定你没骗我?”

    “小燕子……”血燕长老听到平凡的声音,他先是一怔,然后就猛的咆哮道:“你居然敢喊我小燕子!你给我回来!”

    平凡一看,情况不对路,双腿便猛的切换起来!

    刚跑出一米的时候,平凡再次悲哀的腾空而起。很快,迎接平凡的依旧是血燕长老,只不过这时候已经怒发冲冠了!

    平凡的脚刚刚接触到地面,一个偌大的拳头就出现在了平凡的眼帘里!

    平凡下意识后仰要躲过拳头的袭击。但是拳头就好像能够追踪似的,拳头很快就落在了平凡的左眼!

    这一刻,独眼熊猫出现了!

    虽然被打了,但是平凡的反应也不是一般的!一个侧滚就就闪过了血燕长老的第二拳!但是,接下来平凡就惨了!

    平凡的右臂被抓住了!

    接下来迎接平凡的就是一顿暴风雨般的拳头!

    不知道多久后,血燕长老才冷冷的甩了一本书在平凡身上,接着便离开了。

    平凡感觉到身体不受攻击后,他就伸手摸了摸脸部……

    平凡的手触摸到脸部的时候,他本能的大喝道:“啊!小燕子!我跟你没完!”

    但是,因为嘴巴的动作,平凡的神经将痛苦传入了大脑!因此,他不得不停止他的一切动作。

    平凡默默的盘膝坐在地上开始修炼,最主要的就是用能量疗伤。

    这时,一个人从远处走过来了。

    范孥吃惊的绕着平凡走了两圈,脸上的震惊毫不客气的出现!他吃惊的在心里想:“这猪头难不成是血燕长老弄出来的?”

    范孥忽然发现平凡睁开眼睛了,他连忙认真的开口道:“血燕长老让我送点药给你。你这伤怎么回事?”

    平凡不满的开口道:“还不是叫了一声小燕子惹的祸!疗伤药给我!”

    因为说话,平凡的脸部抽搐了片刻。

    平凡的声音响起来后,范孥就取出一颗药丸和一杯水,药丸被放去了水中,他还特意晃了晃水杯。

    很快,药丸就融入了水中,于是范孥就开口道:“好了,这是最普通的疗伤药剂,不过也比那些简单的药丸好。”

    平凡接过杯子喝了,随即就盘腿修炼了。

    于是乎,范孥就被平凡晾在一边了。但是,范孥的心里却是想到了一件事:“上一次血燕长老被喊成小燕子时,那结果怎么样呢?我居然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