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平谷的声音落下后,竹崆三人的火源石就同时没火了。这是他们停止求送能量的结果。

    这时,平凡看到了一座不算是太华丽的茅草屋。

    为什么说华丽的?因为茅草屋的周身都闪耀着五彩之色!但是它的本质又是一堆茅草。

    平谷盯着茅草屋看了许久后,才冲着平凡开口说:“哥,给它起一个名字吧!然后你还得滴血认主。”

    平凡听到声音,他就开始思考起来。

    过了一会儿,平凡就看着茅草屋说:“这茅草屋本来就是茅草做成的,但是它又多出了五彩的颜色,要不就叫做五彩茅屋得了。”

    平凡的话音一传入平谷的耳膜,他就怔住了,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了,他无所谓的开口道:“反正你是这东西的主人,你怎么起名字是你的事。好了,赶紧滴血认主吧!”

    还没等平谷说完,平凡就已经朝着五彩茅屋走去了。

    不一会儿之后,滴血认主完毕。平凡对着云霄说:“你决定了吗?”

    只见云霄坚定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就朝着五彩茅屋走近。

    不多时,云霄已经在五彩茅屋的前面站定了。

    平凡冲云霄点了点头后,他就转身面对着五彩茅屋打出一道法印。

    法印刚刚出现,便已经自主没入了五彩茅屋中。

    随即,五彩茅屋就开始缓缓的上升!五彩茅屋的上升,一个石质的祭坛就出现了,祭坛的大小和五彩茅屋直径小了一圈,所以五彩茅屋刚刚好将祭坛包裹在里面。

    不一会儿,祭坛就完全暴露无遗,但是祭坛上面却不是简单的,因为上面多出了一团黑色的纹路!这黑色的纹路非常显眼!因为祭坛的本身是白色的。

    大约一刻钟过后,五彩茅屋和祭坛已经有两米左右了,但是它还在不断升高。

    平凡看到有两米左右的高度了,便就转身对云霄说:“小霄,已经差不多了,你自己小心。麻烦你了。”

    云霄听到平凡的声音,他便重重点点了点头,但是一只小鸟却是忽然出现在云霄的肩头!

    云霄看到小鸟的时候,他很惊讶,因为他记得他并没有将天罗雀带进来的。

    另云霄更惊讶的是天罗雀忽然开口了,只听它说:“平凡,这云霄是大陆之子,所以他不能呆在这里耽搁时间,而我,是一个妖族,我曾经接到一个神秘人的传信,让我保护他。今天,他要做传承者,我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你帮我照顾好他。我做第一个传承者。”

    天罗雀的声音刚刚响起,天罗雀就已经如同一道闪电般离开了!目的地正是五彩茅屋!

    云霄刚刚反应过来,他就猛的大喊:“不要!”

    接着,云霄就要冲出去!但是他被平谷拉住了。

    云霄被拉住的时候,它就转头破口大骂:“你放开我!我不用你管!”

    只见平谷坚定的摇了摇头,然后就拉着云霄朝远处走去。但是,很快他又停下来,说:“云霄,既然你是平凡的弟弟,那么你也就是我的弟弟,因为平凡是我哥。我不希望你的动作让你和天罗雀都死去!而你不触碰到五彩茅屋的话,天罗雀便能活着。”

    云霄听到平谷的声音,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他呆呆的看着五彩茅屋哭了。

    这时候,平谷放开云霄走到平凡身边说:“你的第一步已经完成了,日后这里就能够真正成为一个新世界了,以前的那种世界只能够繁生毁灭兽。但是现在不同了。”

    平凡平静的看着五彩茅屋开口道:“嗯。我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有变对吧?”

    平谷看了看平凡,然后就沉重的开口道:“你现在应该将方圆十公里独立出来,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专属领地。五彩茅屋的事情必须保密,因为五彩茅屋还没有足够强大。”

    平凡听到平谷的声音,他一皱眉就问道:“那,传承者的事情怎么算?”

    平谷严肃的回答很快就传入平凡的耳膜:“我不知道。我只是听龙基说,除了第一个传承者之外,其他的传承者都是被第一个传承者挑选的。另外,第一个传承者可以复活的。”

    平凡听到回答后,他便点点头,同时也焦急的说:“那好,我听你的。剩下还有什么事情吗?我想走了。”

    平谷认真的开口说:“没有了,如果时间紧急的话,你可以现在就走。”

    平凡听到平谷的声音,他便无喜无悲的说:“那好,临走前,我给你一个任务,你试一下能不能让天罗雀跟在云霄的身边吧。我走了。”

    平凡说完,他的身影也就在众人的视野里消失了。他来到了繁星殿第二层。

    平凡刚刚进入繁星殿第二层,一个声音就响起:“繁星殿第三层能力被改变了。”

    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分身在说话了,他随意的盘坐下来问:“变成什么样了?”

    器灵的声音很快就重新响起来:“变成了一片普通的空间,但是能量比较充裕。”

    平凡听到器灵的声音,他就无所谓的开口道:“那没事了,变了就变了吧!反正这里也做不了什么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说罢,平凡便离开空灵珠世界了。

    平凡刚刚出现在第七层世界,身上就多了一个重物!

    平凡转头一看,只见空脉猴已经蹲在在肩膀上了!

    看到空脉猴,平凡的手很自然的伸去摸了摸,随后就准备离开神器领域。

    “等等,有件事要告诉你。”

    一个声音忽然出现。

    平凡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石碑很认真的看着他。于是,他就轻松的说:“什么事?”

    石碑站的位置就在神器领域的边缘,因此平凡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他很自然的指了指下方说:“那一个小树林中,有一个人在等你,柯天亲自安排的。应该是有事情。”

    平凡一听,他快步走到石碑的位置,然后就往下看。

    只见一个小树林很显眼的坐落在神器领域的下方。

    “我去见见他。不过,这小树林的成长速度不错啊!”平凡很认真的开口道。

    说罢,平凡就纵身跳下了神器领域。

    在小树林落地后,平凡就看到了一个人正盘坐在地上。这人正是林瑾。

    平凡冲林瑾说:“林瑾,你怎么在这里?”

    平凡的声音刚刚响起,林瑾马上就站起来说:“阁主,三天前,平副阁主将这封信交给我,让我带给你。是柯副阁主送我进来的。”

    林瑾说话的时候,他也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信封看起来有点厚。

    平凡点点头接过信封就打开了,他将信封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

    很快,平凡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他转过身对着林瑾说:“现在你跟我出去。出去之后,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平凡说完,他也不管林瑾同不同意,他就拉着林瑾走了。

    不一会儿之后,平凡就来到清香酒楼。

    平凡一进入清香酒楼,一个小二就来到了平凡的面前:“客官,几位?”

    “带我去找你们的掌柜。”平凡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小二一听,他就其他的小二使了一个眼色,接着就对平凡说:“客官请跟我来,我马上带您去掌柜那里。”

    小二说完,他就自觉的走在前面带路了。

    这时候,一群人正好在外面进来,为首的正是李楠。

    一个人看到平凡走在前面后,他马上就大声喊道:“小子,让开!别挡道!”

    平凡听到从后方传来的声音,他很自然的转身,但是眼里却是带着愤怒的气息。

    李楠眼尖,平凡一转身的时候,他就看出了平凡的身份,他马上就恭恭敬敬的说:“您是来找掌柜的?”

    平凡看了看李楠,然后就脸色平和的说:“如果你能够带我去找断指,我就不找掌柜了。”

    平凡说话的语气虽然平和了不少,但是眼里的怒火还没有消散。因此,看起来有点儿骇人!

    李楠一听,他马上就再次开口:“没问题,我带路。”

    李楠说完,他就率先走在前方,而平凡则是在后面跟着。

    李楠和平凡一前一后离开后,后面就沸腾起来了!

    “那个年轻人是谁啊?堂堂清香酒楼三大狩猎队队长居然成了领路的!”

    “应该是某一家族的大少爷,要不然李队长的态度怎么那么恭敬。”

    “不对,以前有个大少爷来到这里找掌柜,李队长都不曾做领路的事,这个年轻人应该是这里的少东家吧!”

    众人的意见都很多,但是谁也无法想到平凡的真实身份。

    很快,平凡就在李楠的带领下看到了断指。

    平凡看到断指的时候,他就对着李楠说:“你可以出去了,另外,养好精神,可能有事情要你们去做。”

    李楠一听,他就应声退走了。

    当李楠的身影完全看不到的时候,平凡才慢悠悠的问道:“我们现在这里能够调动的队伍有多少?在清香酒楼完全保证可以安全的情况下。”

    平凡问完,他就很随意的找了一张椅子坐着。

    平凡的声音响起来后,断指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因为他正在配置一副药剂。

    北坞忽然端着一杯茶来到了平凡面前说:“这位少爷,请喝茶。我大哥他正在配置药剂,很快就可以完成了。”

    北坞对着平凡的态度很冷淡,但是还保留着一点点的礼貌。

    平凡端过茶泯了一口,然后就看着断指对北坞问:“你和断指是结拜兄弟?”

    北坞傲然开口道:“没错!”

    平凡接着就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北坞很自豪的报出了他的名字:“北坞!北方的北,船坞的坞。”

    平凡听到对方自豪的声音后,他就轻笑着问道:“那北坞,你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吗?哦,对了,我叫平凡。”

    北坞听到平凡的声音后,他的情绪猛的变得激动起来,他愤怒的说:“平凡?原来你就是平凡,那个只知道抽取清香酒楼资金的家伙!我真为我大哥感到悲哀!他居然有你这样一个大哥!哼!不知廉耻!”

    平凡对北坞的愤怒毫无感觉,他只是很随意的说:“如果,断指知道你这么对我,他或许会后悔带你在身边。你的行为就像是一只疯狗!你只是接近他而已,你的心里都装着名利,而他心里装着实力。”

    北坞听到到平凡的话,他就气急败坏的指着平凡说:“你……”

    但是,北坞的话刚刚有一个字出现就被打断了。打断之人叫断指,道:“北坞,这几天,你已经和我印象里面的你,不一样了。你明白是为什么吗?因为你不听劝,因为你爱慕虚荣,因为你没有一颗平常心,你总觉得你在我身边就是高高在上。如果你还是不知道反省的话,终有一天你会死,很惨的那种。”

    “可是……”

    北坞听到断指的话后,他想反驳,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断指忽然看着北坞认真的开口说:“北坞,你先去静一静,最好就去反省一下,以你这样的情况,你很快就会跟不上我的步伐的。下去吧。”

    断指说到‘步伐’两个字的时候,他特意加重了语气。

    北坞听到了断指的一番话后,他就怔了怔,随后便悄然无声的离开了。

    北坞离开的时候,断指快速的将门紧紧的关上,然后有拿出一个盘子激发了什么。

    断指做完一切后,他就扬了扬手里的盘子,并认真的开口道:“本尊,我已经用阵盘将这里封锁了,不会有声音传到外面的。”

    平凡取出林瑾交给他的信对断指说:“嗯,你先看一下这封信吧!看完之后,你告诉我你的打算。”

    断指接过信看了一会儿,然后就说:“本尊,既然他们要找你,为什么不回去呢?”

    平凡平静的说:“现任家主虽然放出让我回去的信息,但是你觉得他们会放过我吗?现在整个红铁矿场都被他们控制了,我觉得如果我现在就回去的话,红铁矿场的人会因我而死亡。你再看看第二张纸。”

    断指听到平凡的话,他连忙拿出第二张纸看了看,随即他的脸色就难看起来了:“信上说新任家主很暴躁,嗜杀,至今已经被他屠杀了一个家族了,你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会威胁到你?”

    平凡平静的说:“是,同时也因为我身上的一件东西。那东西掌控了我们平家的小库房,库房之前是我父亲建设的,里面应该会有一些财物的。”

    断指下意识就问道:“是什么?”

    平凡从惶殿中拿出一串钥匙看了看,然后就严肃的开口道:“一串钥匙,很特别的钥匙。”

    断指一看到钥匙后,他就惊讶的喊道:“咦!这钥匙有法器的气息!”

    平凡听到断指的话,他就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