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听到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后,他就轻笑道:“好吧,我们也来拉钩。你给我在十天内,将晴杨镇拿下来,让晴杨镇成为我们的私有领地吧!”

    平凡说完,他就大大方方的转身看着来者。

    而林谨听到了来者的声音后,他就惊俱万分的开口道:“教习,我,我马上回去练习剑术!”

    林谨说完,他马上就转身准备回去。

    而事实就是林谨抬腿的动作出现了,但是他的身形依旧一动不动!

    林谨转头看了看拉着他的人,然后就焦急的开口道:“大哥哥,你先放开我,要不然教习给责怪我的……”

    “林谨,不用怕,有我在,你那个练习不敢对你做什么的。”平凡轻轻的笑着开口道。

    这时,克南终于反应过来了,他不可思议的开口道:“队长,你不是在玩我吧?十天之内取下晴杨镇作领地?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瞬间,林谨突然看到了克南的表情,一脸的铁青。接着,林谨就大笑起来了!

    “哈哈!”

    林谨笑起来很放肆,因此克南的脸色猛的就不好看了!

    不过,这时候平凡已经开口了,道:“克南,你带着他们去历练的时候,必须注重实力的提升,反正现在我们也不需要流动资金,所以凝阁的资金问题你就不用管了,安心提升实力吧!”

    林谨听到平凡的声音的时候,他就惊讶的看着平凡在心里想道:“这大哥哥到底什么身份?他居然可以命令教习!”

    “好的,我知道了。”克南认真的开口道。

    接着,克南就指指他的后面说:“人我已经带来了,不过安排给他们的那些人都被副阁主们带走了。”

    “没事,要不你们一起去就好了,是一个人的队伍也不算是太多。”平凡毫不在意的开口道。

    “这个也行。反正都是出去历练的。”克南听到平凡的声音后,他就沉思道。

    “那就这样定了吧!反正你们也一起了,既然这样,你们重新组建一个队伍吧!”平凡点点头开口道。

    平凡说罢,他就离开了。

    平凡一出现在第七层的时候,安岳就挂在他的身上了!

    平凡看见安岳后,他就开口道:“安岳啊安岳!之前你不是不愿意离开我的吗?怎么我一出第七层就跳下去了?”

    安岳听到了平凡的声音,他仅仅是在平凡的身上张牙舞爪。

    平凡看了看安岳,随后就无所谓的笑了笑。

    平凡很快就进入了神器领域中。他刚刚来到神器领域的时候,石碑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少爷,要不你去找一些植物的种子进来?树木类型就好了,毕竟你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后,安岳就呆在这里了,他可是猴子啊!猴子都喜欢爬树的。”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就转头看了一眼安岳,然后就说:“你这么一说,我才记得这里没有什么真正的植物,有的都是一些食材。不过,你既然提出来了,那我就出去找一些植物种子进来吧!”

    平凡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平凡来到晴杨镇的外面,周围都是茂盛的植物。

    “小重子,你说我应该直接把植物搬回去还是找一些种子好?”平凡看着四周的植物开口道。

    “你自个看着办啦,不过我可告诉你,惶殿之中只剩下一平方米的空地了,你觉得应该怎么做?”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的声音毫不客气的响起。

    “既然这样,那我还是尽量找一些种子吧!不过,树木小苗但是可以挖走。”平凡结合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的话寻思道。

    接着,平凡就开始将灵魂之力释放。很快,灵魂之力就已经发现了一些种子了。

    平凡走到灵魂之力发现种子的地方一看,他的脸色就不怎么好了,因为地面上的种子都是荆棘一类的!

    平凡看着地面上的种子然后就深思了。不久之后,平凡对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问:“世界开辟后,不是可以自己繁生植物的吗?”

    “一般来说,大能者开辟的世界都可以,但是那个第七层世界还不可以,因为他没有生命之道的感悟,而大能者或多或少都感悟过生命之道,所以……”惶殿器灵小重子开口应道。

    “唉~也不知道让他开辟一个世界到底是好还是坏?开辟世界后,居然什么都要我从外面送进去的!”平凡听到惶殿器灵小重子的话,他不由自主的感慨道。

    “主人,你也不要这样想!要知道很多大能者都希望有这样一个世界的,因为这样的世界能够和所在大世界相沟通,但是他们的世界不是这样的,所以你应该感到庆幸!而且这样的世界,它还可以孕育独特的宝物,大世界中也不一定会有的宝物。”惶殿器灵小重子认真的声音忽然在平凡心头响起。

    “有这样的事情?”平凡惊讶的开口道。

    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坚定的回应道:“千真万确!”

    平凡听到惶殿器灵小重子的话,他马上就开心的说:“既然这样,看来我还是比较幸运的!”

    随即,平凡马上就将地上的荆棘种子给收入了惶殿中。

    随后,平凡的灵魂之力又在四周弥漫了。

    在平凡的灵魂之力弥漫的同时,一颗颗种子也很快被平凡收入了惶殿中。

    不知道过去多久后,平凡来到了一个小树林中。

    平凡看着小树林说:“这小树林都是一些树木类的植物较多,这儿应该会有一些植物幼苗吧?”

    平凡的声音带着一股兴奋,但又不失认真。

    接着,平凡的灵魂之力就开始压缩在周身十米中了!

    因为周围的草丛太茂盛了,所以平凡知道必须将灵魂之力收缩才能够知道哪里有植物幼苗,要不然一些植物幼苗就会在草丛中发现不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后,平凡终于发现了一棵植物幼苗!

    植物幼苗是刚刚长出地面只有二厘米的,虽然不高,但是也是一棵植物幼苗了。

    平凡盯着植物幼苗感慨道:“这植物幼苗应该才刚刚长出来不到两天吧?我的运气到底是好是坏呢?在这株植物幼苗之前,我居然找不到任何的植物种子!连一些草种子都没有!”

    惶殿器灵小重子的声音忽然在平凡的心中响起:“少爷,赶紧把幼苗移植进来,我发现有一头蚕食兽过来了!蚕食兽是一种专吃种子的低级妖兽。”

    “什么?难道之前我一直都找不到种子的原因是因为它?”平凡听到惶殿器灵小重子的声音,他不由得惊呼道。

    平凡虽然是在惊呼,但是他的手头已经多出了一把刀!只见他一把将刀尖插入了植物幼苗周围的地面,然后猛的伸手将刀尖为固定点、刀柄为动点转了一圈。接着,他就将惶殿取出,然后地面上的那株幼苗就带着泥土消失了。

    不久之后,平凡就发现自己的后方传来了一阵轻响,回头看了一眼,但是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这是蚕食兽在刨种子吃。”惶殿器灵小重子的声音响起。

    平凡一听,随即就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但是平凡还没动,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的声音就让他停止动作了!因为,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说:“等你去到的时候,种子已经在蚕食兽口中分尸了。”

    “这蚕食兽是长什么样子的?”平凡停下来后,他就开口问。

    惶殿器灵小重子这一次没有回答平凡的话,因为蚕食兽已经朝着平凡走来了。

    而这时,平凡的视野中也出现了一头乌黑的妖兽。

    平凡看到妖兽也仅仅是自己的脖子一般大小,而且看起来很萌很萌的!

    平凡看到蚕食兽的时候,一个非常兴奋的念头就出现了:“如果我将这蚕食兽带在身边,那些女人会不会一个个的跑到我身边来?到时候我就可以毫不费力气的开一个后宫了!”

    但是,下一瞬间平凡就否定了他的兴奋念头:“不行!我现在已经有超然了!我怎么可以在她失踪的时候开后宫!”

    平凡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被推了一下!他马上低头一看:蚕食兽已经站到自己的脚边了!而且还用一个小嘴巴抵着自己的脚背!

    平凡看到这一幕时,就笑着蹲下身子。

    但是,蚕食兽在平凡蹲下身子的时候,忽然就跳跃起来了!目标正是平凡的肩头!

    平凡一愣一愣的看着蹲在肩头的蚕食兽苦笑,说:“小重子,这是说明我的魅力太大了吗?”

    平凡本以为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会说‘是’的,但是他却是被打击了:“不是,它的目标仅仅是你肩头的一颗种子~”

    平凡一听,一连串的动作就出现了:转头、低头、眼睛睁大、表情变得惊愕!接着就是苦笑。

    平凡动作截止眼睛睁大的前一刻,蚕食兽的嘴巴正好一动一动的!

    蚕食兽看到平凡的脸的时候,嘴巴不动了,它就紧紧的盯着平凡。

    “小重子,刚刚蚕食兽的动作有没有像一个场景:蚕食兽在我蹲下身子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呐喊:‘目标以接近!锁定目标!跳跃启动!?’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感觉,我是有这样一个感觉了!”平凡苦笑过后,他就表情崩溃的对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说。

    “有点。”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经过认真的考虑后,对平凡说出了一个他的答案。

    蚕食兽本来就盯着平凡的,但是平凡听到惶殿器灵小重子的答案后,就跌坐下来了!因此,蚕食兽很果断的从肩头跳走了!

    平凡在蚕食兽跳走的那一瞬间,肩头就是一阵吃痛!接着他的双手就抱住了脑袋:“蚕食兽你这家伙可别到我的脑袋上去!”

    蚕食兽听到平凡的声音,它就狐疑的转头看了看平凡,但是这一看过后,它就摔在地面上了!

    过后,蚕食兽原本的一身毛茸茸就多了一层土黄色!土黄色将它的一身乌黑点上了很脏的一笔。

    接下来,蚕食兽就一脸幽怨的盯着平凡。

    平凡抱头后,他就低头看了看肩头,只见衣衫已经多出了几条路——血液开辟的道路!接着,他就感觉到一道幽怨的视线正盯着自己,随即就看到了一脸幽怨的蚕食兽。

    平凡看到一脸幽怨的蚕食兽时,被雷了一下,接着就扑倒了。

    那蚕食兽看到平凡扑倒的时候,它就很果断的走到平凡的身边蹭了蹭,于是乎蚕食兽身上那很脏的一笔就一点一点消失了!

    平凡自然是感觉到了身体有东西接触了,于是乎就很自然的控制头部上升看了一眼。

    平凡看到是蚕食兽在蹭的时候,他就愣住了!接着惶殿器灵器灵小重子的带笑的声音响起:“哈哈!你这一身衣服真漂亮!哈哈~”

    那一刻,平凡就苦着脸瞪了一眼蚕食兽。可是蚕食兽好像也不是安顺的,它也狠狠的回瞪了!

    平凡看到蚕食兽的动作,苦脸就挂上了苦笑。

    随后平凡就撑着地面起来了。他一边拍干净衣服,一边盯着蚕食兽。

    等平凡将衣服拍干净后,一个念头毫不客气的出现:“蚕食兽!你这家伙敢用我的衣服擦身子?等着!”

    接着平凡就伸出双手朝着蚕食兽方向蹲下去,但是蚕食兽动了!

    平凡一看见蚕食兽动的时候,心中好像响起了一个声音:“目标人类的肩头!”

    “啊!”平凡突然吃痛大喝。

    原来,蚕食兽的一个瓜子刚刚好扣在之前的伤口上!

    平凡吃痛大喝的时候,一双手已经抓住了蚕食兽了!

    平凡抓住蚕食兽的时候,一个声音冷笑着从口中传出:“嘎嘎!落在我的手里,你还想怎么样?还不是任我处置了?”

    蚕食兽被抓住的时候,它就在平凡的双手激动的挣扎着,但是平凡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它却是不挣扎了,就好像心甘情愿被平凡捧住一样,不过它的眼神却是一脸鄙夷的落在平凡的脸上。

    平凡感受到蚕食兽的变化后,他马上就准备用点力干掉它。

    这时,惶殿器灵小重子的声音陡然响起:“停!留着他,这种蚕食兽如果能够发生变异的话,对你就是一个很大的助手。另外,空灵珠世界也准备开始拍卖会了,你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