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晴杨镇之中,一条长长的车队正在不断前进!

    车队的目的地就是镇主府!

    平凡认真的看着车队前进的方向,然后就若有所思的跟上了车队的步伐。

    不久,车队就在镇主府前停下来了。

    一个个年轻的人不断的离开车队,然后认真的走进镇主府。

    这时,一个偏门中,一小队人马敲锣打鼓的出现了!

    小队人马先是在镇主府前大声喊道:“各位各位!一年一度的招生大会将于不久开始!请诸位做好准备!希望大家可以夺得为数不多的名额!”

    随后小队人马就离开了,他们开始在晴杨镇里面不断晃荡起来了,他们的目的就是将招生大会的信息传递给大家。

    “招生大会?这是什么?”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就疑惑的在心里想道。

    但是平凡思考了很久之后,他还是没有得到答案,于是他就找到一个人问:“这位大哥,你认识什么是招生大会吗?”

    被平凡问的人一听,他就脸色古怪的对着平凡问:“你不知道什么是招生大会?”

    这话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疑惑。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就脸色尴尬的摇了摇头。

    那人看见平凡摇头的动作后,他就认真的开口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旁边的茶楼说去吧,我叫仁穆。你呢?”

    “好吧!那我们就一边喝茶一边聊。我叫平凡。”平凡一听,虽然他不怎么想去茶楼,但是为了了解招生大会,平凡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随后,两人就进入茶楼中。两人点了一壶茶之后,就开始详谈起来了。

    等平凡离开茶楼的时候,平凡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他就快步走向镇主府。

    当平凡来到镇主府的时候,他就看到镇主府的周围已经没有马车了。

    随即,平凡就要进入镇主府了。不过这时候守门的两个仆人却是拦住了平凡:“来人站住!你想干什么?什么身份?”

    “哦,忘记叫你们通报了。我想进去见见镇长,我是凝阁的阁主。”平凡一见有人拦下他,他也不生气,他只是诚恳的开口道。

    “好,你先在这里等一下,等我通报完毕,我就给你结果,要是大人不愿意见你的话,你也不必在这里了,好吗?”一个仆人听到了平凡的话后,他就认真的开口说道。

    “没问题,你去吧!我就在这里等回复。”平凡一听,他就愉快的开口道。

    还没等平凡的话音完全落下,那仆人就已经快速的朝着镇主府进入了。

    平凡静静的在原地等着,不过他也没有空闲下来,他只是在脑海里忙活而已。

    “这招生大会会不会录取我?如果能够被录取的话,我能够接触的东西也就更多了!”平凡这般在心里想道。

    这时,那个进入里面通报的俗人出来了,他看着平凡开口道:“凝阁阁主请跟我进来,镇长说要见一见你。”

    仆人说罢,他马上就抬腿朝着里面走去。

    不一会儿之后,平凡就重新来到了曾经开到过的镇主府大殿中。

    平凡一走进镇主府大殿的时候,一个娇柔的女性声音就响起来:“哟!还真是个小伙子,脸蛋长得还不错!镇长你倒是说对了。”

    “赤兰,你这是看上他了吗?不过好像你的年纪比较大了,他应该还不到二十岁吧!你多少了?”女性声音响起的时候,另外一道女声也响起来了。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就先后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第一个声音传来的方向上,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正打量着。而第二个声音传来的方向上,则是有一身穿绿色裙的女子带着笑意看着红色衣服女子。

    “是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会看上他?”红衣服女子嗔怒道。

    “没怎么,就是有点儿不可思议而已。”绿裙女子一听,她马上就气结,然后就无奈的开口道。

    “好了,人家晴杨镇镇长还在这里呢?你们想干什么?”一个威严的男声忽然响起来。

    平凡听到男声的时候,他并没有坐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而是看向了大殿的最高处座席,同时他的心里也在想:“原来的镇长是风田,不过他现在已经在我哪里了,这镇长会不会是其他人?”

    平凡抬起头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个脸色老成略显雍态的中年人。

    接着平凡就认真的弯下腰开口道:“在下凝阁阁主,此次来这里是听说这里有招生大会开启,想了解一下情况。”

    “嗯,你也算是最快的一个人了,就在先前我就已经安排人去找各大势力的掌权人了,但是还没有其他人来到这里。不过,你既然来到了,那就让在场的诸位势力代表给你介绍介绍吧!”镇长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环视着他下方的座席开口道。

    镇长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道洪亮而整齐的声音就响起来:“有势力之人不在招生大会范围内!”

    当然,也有另类的声音响起,只不过只有一个人开口而已!

    “你若不嫌弃,可以来我们松涛学院。”

    平凡循着第二道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年轻的少年正在静静地看着他。

    “既然,他们都说有势力的人不能加入你们的势力,那为何你会开口说要我?镇长,既然有势力之人不可以加入,那招生大会还有何用?”平凡看见年轻的少年的时候,他就认真的开口问了两个问题。

    “因为,松涛学院只是学习的地方,而他们的势力则是你们的家。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松涛学院愿意接受有势力之人。不过也是要通过考验才可以的。你准备好了吗?”那年轻的少年认真的开口道。

    镇长听到平凡的话时,他就很随意的开口道:“因为这些人都是来探路和准备的,所以他们并不会招收有势力的弟子,等三天后,真正的大头就会来到,到时候有势力的也可以加入,在那时候,招生大会才是真正的招生大会。”

    “既然如此,那我就加入松涛学院吧!”平凡低头想了想,然后他就快速的开口道。

    “好!你跟我来!”松涛学院的代表一听平凡的话,他马上就开口道。

    随后,两个年轻人就一前一后离开了镇主府。

    “松涛学院年年如此,但是他们的根基却从未被动摇,他们可真的有足够的实力!”镇长在平凡松涛学院代表离开后,他就盯着门口的位置开口道。

    “真是个傻瓜!如果他们的实力足够强大,为什么他们至今都没有发展起来呢?你可记得十年前的文荣武院?文荣武院仅仅六年时间就凌驾于我们之上,这就是实力!而,松涛学院已经有五十年历史了,可是它还不是只能待在一座山之上?每一次招生都是挑最差的,这就是它们的实力?”原本坐在一旁的绿裙女子一听镇长的话,她猛的就反驳道。

    “合欢宗的!你不要以为你们很强大!就算松涛学院挑选的人是普通人,这些普通人也能够在十年之内成为你们门派之中顶尖的天才!不要以为你们真的很厉害~他们的实力从未体现在世间而已!”镇长听到绿裙女子的声音后,他猛的就大声吼道。

    “什么?你居然敢吼我?你算什么东西?”绿裙女子被镇长吼了之后,她就愤怒的破口大骂道。

    “你可知道天下九院?我来自天剑战院,另外我的身份是天剑战院的副院长之一。”镇长听到绿裙女子的声音后,他就平淡无奇的开口道。

    虽然镇长的声音很平淡无奇,但是在场的众人都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他们就惊讶的看着镇长,好像是他们看到了奇珍异宝一般!

    “我,名雷天;天剑赐号:雷巡。”镇长看到了众人的惊讶后,他就认真的开口道。

    镇长说完,他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了!连着一起消失的还有他坐着的椅子。

    顿时,整个大殿之中就安静下来了!一群势力代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样子沉默下来了。

    最后,还是绿裙女子率先打破了沉默:“这该不会是真的吧?”

    只见众多的势力代表都摇了摇头,随后就闭目沉思了。

    这一刻,无数的念头从众多势力代表的脑海中闪烁而过。

    大约一小时后,一个人率先离开了大殿,他来到了镇长雷天安排给他的地方。

    只见他拿出一面镜子,并对着镜子开口道:“长老,晴杨镇镇长自称他是九院之天剑战院的副院长,并且他自报名号:雷天!”

    在距离晴杨镇很远很远的一座山峰中,一个人正在一个地下室拿着一面镜子沉思。

    许久之后,地下室的人猛的离开了地下室,接着他就来到了一座恢宏的大殿中。

    “宫主,据我们天剑宫的代表传回来的信息来看,天剑战院的雷天可能就在晴杨镇中。”一个年老的家伙正紧张的向一个中年人开口汇报。

    年老的家伙正是地下室之人。

    中年人一听到年老的人的话后,他猛的停下他手里的活,然后就不可思议的开口道:“有几成把握是真的?”

    “那个晴杨镇镇长他自己说他是雷天。其他的我们的人就不知道了。”年老的人认真的开口道。

    “看来,有可能是真的。罢了,集结半数精英弟子来这里,快去!”中年人一听年老之人的声音,他马上就无奈的开口道。

    “为什么?”年老之人一听到中年人的吩咐,他马上就惊疑的开口问道。

    “这个问题你现在还不能知道,时机未到!等时机一到,你们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快按照我的话去做!一个小时后如果我还见不到我想要的人来到这里,你也就不用干下去了!去当一个普通弟子吧!”中年人冷冷的开口道。

    年老之人一听,他马上颤抖着离开了大殿。

    接着,年老之人就将中年人的吩咐传到了精英弟子的手里。

    一个小时后,天剑宫的大殿中集结了许多精英弟子。随后他们就朝着晴杨镇的方向赶去了。

    做出这样子反应的,并非只有天剑宫,还有许多势力,特别是已经有代表去到晴杨镇的那些势力,他们的动作非常的明显!

    那些没有动作的势力也都纷纷派出探子去打探消息了。

    很快,其他没有动的势力也纷纷动起来了。

    所有的势力的动作都是直指晴杨镇的。

    晴杨镇之外,平凡正在跟着年轻人走着。

    “这小子倒也是沉得住气,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口问目的地在哪。想当年,我才刚刚离开晴杨镇就已经问了,这就是不同的地方啊!希望他日后能够有大成就吧!”年轻人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平凡。

    不久之后,平凡便看到一座山峰之上有一个茅屋了。茅屋的位置就在半山腰之上,它如果仅仅是如此的话,茅屋并不会很显眼,但是茅屋的构造是一种红色的材料!

    平凡很随意的将视线在年轻人和茅屋只见移动。

    接着,平凡就看到年轻人带着他走向了山峰。

    不一会儿之后,平凡就跟着年轻人来到了红色的茅屋前。

    “好了,我们到地方了。”年轻人认真的开口道。

    接着,年轻人就上前敲了敲门。

    门吱的一声缓缓的打开了。

    “范孥,这次你有没有带人来?”一个声音从茅屋之内传来。

    “回长老的话,这一次我带来了一个弟子。”年轻人范孥认真的开口回答道。

    “带进来。”里面只是传来了三个字,接着就没有声响了。

    “你记住,等下进到里面之后,你就喊长老,剩下的我迟些再详细告诉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年轻人范孥转身对着平凡开口道。

    “我知道了!我叫平凡。”平凡一听,他就认真的回答了范孥的话。

    接着,范孥就带着平凡进入了红色茅屋之中。

    平凡踏入红色茅屋的时候,他就感觉周围的能量忽然变得浓郁起来了!而且他的毛孔都在不断地舒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