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的声音响起来,但是却没有血液的颜色。

    断指疑惑的看着那些暗器,然后就在心里疑惑的想道:“这东西不是能够很好的吗?怎么会这样呢?”

    断指心绪刚刚回到那十头狼的时候,他就发现十头狼已经来到了他的上空!而且全部都是扑过来的那种!

    断指知道现实的情况后,他就不可思议的喊道:“这怎么可能!它们怎么会有这样的速度的。”

    当断指喊完,他就感觉肩膀、脑袋等各处传来了疼痛的感觉!

    接着就就眼前一黑……

    当断指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已经回到了血世界中。

    这时,一道声音从上方传来:“通过群狼塔第一层,血音塔第一层开启!可召唤群狼塔进行辅助战斗等一切!”

    声音传来的时候,断指就看到他的前方一座塔发光了!

    断指连忙靠近发光之塔。当他步入发光之塔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来了:“血音塔第一层一级禁制散开,能量比外界高一倍。持牌修行效果减半。”

    断指听到声音后,他就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没有人回答断指的话,四周都是空旷旷的。

    这时,断指忽然发现塔内是可以看到外界的一切的!感觉塔身就像是透明的一般!

    “要是把这里当做一个修炼场倒是不错的选择,能量足够充裕,并且这里也足够空旷。”断指看着周围的景象,他不由的开心道。

    这时,一股信息涌现在断指的脑海中:“外人进入血音世界后,此处便是战场,但不会死人,所用能量将会凝聚于血音世界主人身上。形成一种消耗性的特殊能力!”

    “特殊能力?我的特殊能力会是什么?”断指听到了声音后,他马上就在心里想道。

    接着,一股信息就如同应话一般出现了:“消除魔念。”

    “这……”断指不知所以然的想道。

    接着,断指就在地上盘坐下来了。

    不一个过去多久之后,断指离开了血音世界。

    断指离开血音世界后,他重新出现在那个洞穴中。

    洞穴的地面上,两枚两枚石牌正静静的躺着。

    一红一白的两枚令牌。

    断指看到两枚令牌后,他就疑惑的开口道:“难不成这个就是进入血音世界的石牌?也是那句‘持牌修炼’中的牌?”

    断指开口的时候,他就已经将一枚令牌给拾起来了。这是一枚红色的令牌。

    断指将令牌拾起来的时候,一股信息就已经传入了他的脑海:血牌,血世界的沟通之物。

    这时,断指已经知道红色的令牌的作用了。与此同时,北坞也出现了。

    “北坞,你通过没有?”断指看到北坞出现后,他马上就开口问道。

    “通过了!通过了第一层之后,我打开了血音塔第一层,只不过血音塔的第一层好像是有很多层禁制的。”北坞一听到断指的话后,他马上就回答道。

    北坞在说话的时候,他只是盯紧了断指,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地面上还有一枚令牌。

    “咦!你的也是血音塔?难不成血音塔是同的?我的也是血音塔,而且情况也与你的差不多。对了,地面上有一枚白色的令牌,你看看你能不能拿起来,我刚刚试过了,我不行。”断指听到北坞的话后,他就惊讶的开口道。

    北坞听到了断指的声音后,他马上就低头看了看地面,只见一枚令牌正静静的躺着,如果他不曾被断指提醒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发现这么一枚令牌。

    于是北坞就感激的开口道:“手指!谢谢你的提醒!”

    北坞说完,他马上就俯身将白色令牌给拾起来,说:“这一枚白色的令牌是音牌,是沟通音世界的器具,不过感觉好像有些无用而已。”

    “也不一定的,你之前没有听到一句话吗?‘持牌修行速度减半’。”弹指听到北坞的话后,他马上就开口道。

    “听到了,只不过我不知道什么意思。难道说这白色的音令牌就是那一块牌?”北坞听到断指的话后,他就惊疑的开口道。

    只见断指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就开口道:“你现在的兵器是什么?”

    “就是你给我的那一支笛子。”北坞认真的开口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去历练一番吧?反正我们已经在魔幻森林之中了,出去就可以寻找我们的猎物了。”断指听到北坞的回答后,他马上就认真的开口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北坞一听,他的眼皮就是一跳,随后他就很兴奋的开口道。

    “看来,你也是想了解一下你自己的实力!”断指看到北坞的兴奋后,他就非常肯定的开口道。

    “不错!”断指豪气万丈的开口道。

    断指不等北坞说完,他就已经抬腿朝着外面走去了。

    不知道多久之后,断指和北坞都认真的盯着一头野猪。

    这时候,断指和北坞正站在一棵大树之上。

    “你觉得这头野猪我们可以对付吗?”断指认真的开口道。

    断指问完后,他接着就开口说道:“我觉得可以,你呢?我有一把匕首,可以当做暗器使用的匕首!”

    “我在杀伐塔第一层之中,只是感悟到了一种杀伐的音律,应该可以帮上不少忙的!”北坞听到断指的声音后,他就压低声音开口道。

    “什么?你在杀伐塔之中有感悟?杀伐塔是音世界中的一座塔对吧?”断指听到北坞的声音后,他就吃惊的开口道。

    只见北坞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开口道:“野猪朝我们过来了,准备动手吧!”

    断指一听,他的视线就重新回到了野猪的身上。

    很快,断指的手中就出现了匕首!而北坞的手中则是出现了一支笛子。

    断指和北坞相视一眼后,他们就同时有动作了!一个人猛的挥臂将一柄匕首甩了出去!而一股带着杀伐气息的声音也接着响起来了!

    声音比匕首的破空速度还要快上不少,所以匕首还没有到达野猪的皮肤的时候,后面出现的音波已经击中了野猪!

    这时候,匕首才跟着攻击而来!

    匕首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的同时,匕首也准确的将野猪的喉咙给破开了!

    野猪被攻击了两次后,它才发出惨叫声。

    之前受音波攻击的时候,野猪并不是没有发出惨叫,而是因为音波攻击后,匕首已经划破它的喉咙了!因此野猪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随后就软软的倒下了!

    “想不到我们居然是如此顺利!”断指看着野猪倒下后,他马上就兴奋的对着北坞开口道。

    “是啊!我们下去把野猪的肉给处理一下,然后就烤着吃了吧!”北坞兴奋的开口应道。

    “也好!可是,我不会烤食物……你会吗?”断指兴奋的应道,不过到了后面,他的声音就弱下去了。

    “放心吧,手指!这个我非常在行!”北坞一听,他就非常随意的开口道。

    “真的吗?那我们就赶紧下去吧!”断指一听,他马上就兴奋的说道。

    但是断指一兴奋,他就忘记他是在树上的事实了,这就是他一下子就摔了下去。

    北坞正准备回话的时候,他却是没有看到断指的身影,于是他就四处张望,想要找到断指,但是他偏偏没有往树下看去……

    这时,一声惨叫从树下传来……

    北坞听到惨叫后,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连忙低头一看。

    随后北坞就无奈的苦笑道:“你下去就下去了,干嘛要惨叫?”

    “笨蛋!我是……没事了。”断指听到北坞的话后,他本想说出事实的,但是一想到他是摔下来的,他就不敢再次开口了,只好闭上嘴巴。

    北坞听到断指的声音后,他只是随意的笑了笑,然后就麻利的从树上下来了。

    北坞一从树上下来后,他就看着野猪的尸体开口道:“手指,你把你的匕首找回来,要不然我们就没东西吃了,我没有带利器在身。”

    断指一听,他就停下揉捏他的屁股将手伸向北坞。

    北坞看见断指的动作后,他马上就不满的开口道:“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说完匕首的吗?我给你送匕首啊!难道你不要匕首了?”断指听到北坞不满的声音后,他就不耐烦的开口道。

    “可是我没有看到匕首啊……”北坞满脸警戒之意的开口道。

    但是北坞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完的时候,一柄匕首已经静静的躺在断指的手中了!

    北坞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断指的手掌,然后就动动嘴唇,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北坞一把抓住匕首,然后就猛的挥向了野猪的尸体。

    不久之后,一大条野猪腿就被北坞给卸下来了。

    北坞抓着他卸下来的野猪退说:“剩下的我们怎么处理?”

    断指看了看北坞,然后他就开口道:“你会为我保密的对吗?”

    “那是当然!”北坞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北坞毫不犹豫的回答,让断指微微的放松了警惕,于是他就开口道:“我有一种藤条,它可以吸食血肉。”

    断指的话,虽然是断指很缓慢很缓慢的说出来的,但是北坞听到断指的声音的时候,他就震惊的看着断指。

    到了最后,北坞甚至是不可思议的开口道:“这怎么可能!你身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

    “与生俱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会选择我。”断指无奈的开口道。

    “那你自己小心点,别走火入魔了!要不然,我这个奴隶可会不顾一切击杀你的!”北坞忽然严肃的开口道。

    “好!如果我走火入魔了,那你就把我杀了,另外你也要把一个人击杀,那就是一个叫平凡的家伙,他也会如同我一样的。”断指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断指的口里虽然是说着走火入魔,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在想着一句话:“消除魔念。”

    断指想道此处时,他不禁在心里问自己:“那种特殊能量真的可以让我消除魔念吗?”

    但是断指很快又摇了摇头,接着他就对着北坞开口问道:“你可听说过特殊能量?亦或者是特殊能力。”

    断指的话音刚刚落下,北坞就惊疑的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也有这样的能力?”

    断指听到北坞的话后,他先是一愣,随后就点了点头。

    北坞看到断指点头后,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默默的看着他手里的野猪腿,然后就开始生火做烧烤了。

    而这时候,断指则是在缓缓的将千狩藤给召唤出来。

    千狩藤被召唤出来后,一条藤条就已经通过北坞留下来的伤口进入了其中。

    不多时,一头野猪就已经消失不见了!留在原地的只有恺恺白骨!

    断指做完这一切后,他怔怔的看着地面上的白骨,然后就默默的将白骨给收了起来。他收好白骨的地方正是血世界中。

    断指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觉得本尊可能会用到,因此他选择将白骨留了下来。

    断指抬头看了看北坞,只见北坞还在不断忙活中!

    北坞一边翻转着野猪腿,一边不断用手将各种各样的调味剂抹在上面。

    顿时,一股香气就猛的传入了断指的鼻子!

    断指猛的接近北坞说:“什么时候才能吃?”

    “不急不急,现在还没有达到最佳火候!现在吃了,等一下你就尝不到最好的美食了!”北坞一副丝毫没有被香气诱惑的样子开口道。

    “好吧,你可要快点!要不然我揍你!”断指一听,他就失落的开口道。不过他也清楚的知道,如果他现在就吃了烤野猪腿的话,他真的就吃不到最好的美味了!

    于是断指留在一旁认真的看着。

    大约一刻钟过后,北坞忽然开口道:“好了,可以开吃了!不过我们一人一半!吃完就没有了!”

    “终于可以开吃了吗?”断指一听可以吃了,他就兴奋的开口道。但是接着他就听到了北坞的后半句话,于是他就再次开口:“为什么吃完就没有了?”

    北坞一听,他就满脸埋怨的开口道:“还不是你让那什么藤条给吞噬了!哼!”

    北坞说完,断指只能悻悻的接过北坞递过来的烤肉,然后就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