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我的微博昵称是:享受每一瞬间的作者,大家如果玩微博的话可以加我哟!另外我的QQ大家也可以加:3283748762。欢迎交朋友哟!>>

    正文:平凡满意的看着分身,然后他就开口道:“咦,刚刚那柄匕首呢?哪里去了?”

    断指一听,他连忙就回头看了看阵法。

    阵法里面除了一截断指之外,其他的都是空空如也。

    这时,断指忽然发现匕首缓缓的从他的体内出来了。

    石碑看到匕首的时候,他马上就狂喜起来了!

    石碑狂喜的时候,他就大声喊道:“哈哈!想不到这把匕首居然被你炼制成了一柄法器!”

    “什么?这柄匕首从普通兵器进化到法器了?”平凡听到石碑的话后,他就不可思议的开口道。

    “不错!就是晋升成为法器了!而且威力还是不错的!”石碑非常认真的开口道。

    “我感觉我的体内并不仅仅只有一把匕首,还有另外一样东西!”断指认真的开口说道。

    断指说着的时候,他的皮肤表面已经缓缓的投射出一些藤条了!

    “该不会是这藤条吧?”平凡看到了藤条之后,他马上就惊讶的开口道。

    “就是它!”断指非常认真的开口道。

    “这……石碑你认识吗?”平凡震惊的开口道。

    “应该是一种能够虚实结合的藤条,其实我也不太懂。”石碑盯着藤条开口道。

    这时,断指开口了:“这东西是千狩藤,能够离体,还能够虚实结合转换。”

    断指开口的时候,平凡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他的灵魂和段子的灵魂是互通的。因此断指的话纯粹就是说给石碑听的。

    “你感觉适应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就该出去了!”平凡看着断指开口道。

    “可以了,不过我以发展什么为主?”断指认真的开口说道。在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将他的面容变成了另外一个。

    新的面容一点儿都不像平凡。

    “这就是变化之道?你以后处学习阵法吧!等凉风回来,我就让他把更多的阵法知识交给你。”平凡看着断指的新面容开口说。

    “好的。我知道了,那现在我们去干什么?”断指跟着你的应道。

    “你去看酒楼,我去猎杀妖兽。”平凡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口道。

    平凡说完的时候,断指就点了点头,随后断指就开口道:“灵魂互通只能保持在五米之内,一旦超过了这个距离,我们就无法灵魂互通了。”

    这时候平凡正好带着断指朝着阵法之外飞去,因为断指的话,他停顿了一下。

    平凡再次带着断指起飞的时候,他就开口道:“除了这个还有其他限制吗?”

    “暂时没有。”断指低头想了想,随后才开口道。

    平凡听到断指的话后,他就点了点头,随后就来到了凝玄阁第六本层中。

    “对了,你试一下能不能操控这里。”平凡一进到凝玄阁第六层的时候,他马上就开口道。

    断指感应了一下之后,他就摇摇头开口道:“不能。”

    “还好我问了一下,要不然你只能在第一层办事了。”平凡一听,他马上就庆幸的开口道。

    随后平凡就将一块令牌给了断指:“这就是凝玄阁的副阁主令牌,你好好熟悉下吧!等一下我来找你。”

    平凡说完,断指就已经打量着令牌了。

    不过这时候平凡已经再次进入了第七层。

    神器领域中,平凡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够布置阵法?”

    “会,不过没有太好的资质,我已经将这个阵法苦练了十万年了。”一道声音从上空传来。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就不说什么了。

    “你是想让我布置一个阵法让他们锻炼对吧?”石碑的声音很快又响起来。

    “是,不过你都不会阵法,我能说什么呢?还是算了吧。”平凡无奈的开口道。

    “给我时间,我可以帮你把一个阵法弄出来。它一定会具有很特别的能力的。”石碑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响起来,但是这时候平凡已经离开了,他并没有听到石碑的话。

    平凡重新出现在断指面前的时候,他就开口道:“怎么样?知道怎么做了吧?”

    “知道了,我们要去酒楼吗?”断指快速的开口应道。

    “你怎么知道的?”平凡惊讶的开口问道。

    断指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愣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你忘了吗?我们有灵魂互通……”

    随后,平凡就恍然大悟的摇了摇头说:“那我们就走吧!”

    平凡说完,他就率先离开了凝玄阁。在离开的时候,平凡将一面令牌交给了断指:“你以后就负责那一个酒楼吧!另外你再多研究一下阵法,不过修炼的事也不能落下!明白吗?”

    “明白了,等一下到地方后,我就先熟悉一下,随后就跟着他们的狩猎对出去猎杀妖兽,数一下周围的一切。”断指认真的开口说道。

    断指说完,平凡就点了点头。

    不久之后,平凡和断指来到了东边建筑群。

    “最高的酒楼就在我们的前面,我们赶紧过去吧!”平凡来到东边建筑群后,他很快就看到了最高的酒楼。

    酒楼之上还挂着一个大大的‘酒’字,因此平凡才会很快看到酒楼。

    平凡和断指进入酒楼的时候,一个小二就跑到平凡面前问:“客人请往里面走,需要什么尽管说,只要我们有的,一定给你们提供。”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几道菜给我们拿上来,不要酒。”平凡转头看了一下周围,然后他就对着小二开口道。

    在平凡开口的时候,小二就已经带着平凡和断指来到了一张桌子前,小二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一边擦擦椅子,一边快速的开口道:“好嘞!客人请稍等,菜马上就上来了!客人请坐。”

    平凡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而断指也是如此。

    那小二看见平凡坐下来后,他就离去了。

    平凡坐下来后,他就四处观望,断指倒是安安分分的坐着。

    平凡的动作让一个小二看到了,于是他连忙就跑到掌柜那里说:“掌柜的,东二桌那个人正在四处观望,要不要注意一下他?”

    掌柜一看,还真有这么一回事,于是他就表情严肃的开口道:“要!为什么不要?赶紧派人盯着他们。”

    小二听到掌柜的声音后,他就应声退走了。他来到了一个后院中说:“大家准备准备,有一个人在我们的酒楼里面不停的张望,掌柜的说让人盯着他。你们谁愿意去?”

    这个小二的声音一出,很多人都纷纷跑了出来,他们一个个都殷切的看着小二。

    小二一看,他就随手点了几个人,随后就带着他选中的人走了。

    小二走了之后,那些没有被选中的人则是在交流:“木子哥的每一次选择都是轮着来的,从来没有说谁没有被选中的,他为人真好!”

    “是啊是啊!希望我们一直都有这样好的运气。”一群人附和道。

    “那个人是不是来砸场子的啊?他居然敢把目标定在咋们清香酒楼!看来他真是不知死活的!”一个人忽然开口道。

    他的声音不算是太洪亮,但是他的内容都是大家想要知道的,所以周围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可能是吧!就三天之前,我们就已经试过了,不过还好我们回来得及时,要不然我们可就损失惨重了!”一个人认真的开口道。

    “好了,大家都赶紧准备准备去吧!要是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我们可要出去的!你们都要记住,掌柜就我们在这里就是为了保护酒楼的安全的。”一个中年人忽然沉声道。

    中年人一开口,别人就纷纷停止说话了。他们一个个都慢慢的退回了自己的住处,中年人看着所有人都回去后,他也快速的进入了一个房间。

    “客人,本酒楼最好的几道美味已经做好了!请品尝!”一个小二端着一个托盘走到平凡所在的桌子喊道。

    平凡一听,他就认真的看了看周围。

    只见周围的人听到声音后,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集中在平凡这边了。

    于是平凡连忙就开口问道:“这些菜要多少钱?旁边那一桌子的又需要多少钱?”

    “客人,你们这里的是一百个金币,旁边的那一桌子的,应该是一个金币左右。”小二听到平凡的话后,他马上就看了看旁边桌子,然后他就开口道。

    小二说完的时候,他手中的托盘也已经空了,于是他就再次开口道:“客人你们慢慢吃,我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小二说罢,他就离开了。

    然而这时候周围的人却是议论起来了。

    其中有两个人的声音很大,传到了平凡的耳朵里。

    “听说这清香酒楼还没有人在这里消费过一百个金币呢!这个家伙会不会是其他镇子过来的大少爷之类的?”这声音很粗狂,说明说话的人是男的,而且他的性格很豪放。

    “可能吧!这个人面孔很陌生,也许真的就是在其他镇子过来的大少爷,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是来砸场子的!几天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不过当时也没有点这么多的菜。”一个女子的声音接着就响了起来了。

    “那,卡门到底是要干嘛?如果是砸场子的话,我们就该走人了……”粗狂的声音接着就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