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阁第七层中,平凡正在和一个白发男子坐着谈话。

    白发男子并不是老人,而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只不过他的头发是白的而已。

    “你能够离开这里吗?”平凡静静的问道。

    白发男子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摇了摇头说:“目前不能,以后应该也不能。”

    “那怎么样才能够离开?”平凡接着就问道。

    “先不管这个吧!反正我现在也成就了肉身了,我先起一个名字吧!你说叫什么好呢?”白发男子看了看他自己,然后他就开口说道。

    “这个你自己决定吧!毕竟这是你的名字,我建议你不要用以前的名字了,毕竟你已经不同了。”平凡认真的开口说道。

    平凡说完,白发男子就低下头沉思了。

    这时,田丰和平律刚刚好来到第七层。他们出现的时候,平凡也知道了,因此平凡示意他们不要说话。

    虽然平凡禁止平律和田丰说话了,但是他们的心里都浮现了一个疑惑:“这个白发男子是谁?最近也没有什么人来到这里啊!”

    平律和田丰思考了很久之后,他们还是不知道白发男子到底是谁,因此他们只好静下心来观察。

    不久之后,白发男子重新抬起头说:“既然我以前是誓言古碑,那么这一次我就叫做石碑吧!”

    白发男子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平凡错愕了,平律和田丰震惊了。

    平律和田丰不可思议的开口道:“你……你……你,居然是誓言残碑器灵小誓?”

    平律和田丰开口的时候,平凡只是笑了笑,随后就看着白发男子说:“是,他就是誓言残碑器灵小誓,只不过他现在已经拥有肉身了,所以他现在应该算是一个人了。”

    平凡说完,平律和田丰的震惊就在次加重了,他们一副见鬼的样子看着白发男子,但是并没有说话,他们只是看着。

    “没错,我就是那个誓言残碑器灵小誓,不过我现在叫做石碑,另外那东西现在已经不是誓言残碑了!它现在是誓言神碑,是这个第七层世界的核心,只要它不碎,那么这个第七层世界就不会破碎。对了,柯天你来给第七层世界起一个名字吧!你是凝玄阁的主人。”白发男子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他的身份,承认身份的同时也想让柯天做什么。

    平律和田丰听到石碑的话后,他们就笑了,随后就说:“柯天刚刚出去了,等一下应该就可以回来了。”

    “那就等他回来再说吧!石碑,你来说说这个第七层世界有多快的增长速度吧!”平凡听到了平律的话后,他就温和的开口说道。

    “这个第七层世界,每天能够增长一立方厘米的体积,是固定不变的。”石碑快速的开口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就等这里足够大了,我们就让一些人住在这里。”平凡认真的开口说道。

    平凡说完,平律和田丰就惊讶的看着平凡。

    平凡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再次开口道:“你们找我什么事?”

    平凡的这话是对着平律和凉风说的。

    于是平律就率先开口道:“我们已经安排那六个势力加入了,你觉得该有什么安排吗?”

    “你们决定就好。说说你们是怎么安排的,你们应该已经有决定了?”平凡随意的摆摆手,说。

    平凡说完,平律就慢慢的将事情告诉了平凡。

    平凡听到了平律的回答后,他就是认可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就开口道:“既然是这样,那就去做吧!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平律听到平凡同意了之后,他就兴奋起来了。

    这时,平凡忽然开口道:“等凌建回来了,让他来第七层见见我。”

    平凡说完,他就摆摆手让平律和田丰离开。

    “誓言神碑现在怎么样了?”平凡看着平律和田丰离开后,他就问道。

    “算是一件神器,但是这件神器不能离开第七层世界,一旦离开那就是一块比较坚硬的石碑。”石碑认真的开口说道。

    “让我看看本体。”平凡听到石碑的话后,他就深思了片刻,结束深思后,平凡就平静的开口说道。

    石碑听到了平凡的话后,他没有说什么,他只是伸手指了指一个方向。

    “你是说誓言神碑本体在隐藏起来的领域中?”平凡看到石碑的动作后,他就疑惑的问道。

    只见石碑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就开口道:“那一块石碑在上面只是一块普通的石碑,有些难找,不过为了它的安全,我还是选择将它隐藏起来,毕竟那是我的本体。只要我的本体还在,没有破碎,我就可以无限复活。所以我选择将它藏起来了……”

    石碑说完,他就朝着天空移动而去。

    石碑的移动是利用权力的,而这样的权力平凡也是拥有的,因此平凡也随着石碑移动了。

    很快,平凡和石碑就来到了一处金色的土地上。

    “这金色的土地能不能换一下?这样的土地可不是怎么好看!”平凡一落在金色的土地后,他就马上开口说道。

    “我要是没有能力,不过时间会帮我做到这一切的。”石碑自信的开口说道。

    “那好吧!看来我还要看这样的土地很久。”平凡听到石碑的话后,他就无奈的开口说道。

    对此,石碑只能无奈的笑了笑,随后他就开口道:“走,我带你去看看我的本体。”

    石碑说完,他就转头看着平凡,只见平凡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随即石碑就走了起来,而平凡也跟着走起来了,只不过石碑是走在最前面的。

    平凡一边移动的时候,他就一边看着周围。

    平凡移动的时候,他发现了很多很多的石碑,于是他就开口道:“你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的石碑?”

    “这还不是要隐藏我的本体么?你有没有发现这些石碑都是一模一样的?”石碑苦笑着开口道。

    石碑说完,平凡就仔细的看了看那些石碑,随后就苦笑着点点头。

    很快,两人就已经来到了一块石碑前站定了。

    “这东西怎么这么普通?他还有管理誓言的能力吗?”平凡仔细的打量着他面前的石碑,然后他就认真的开口说道。

    “这个你就给我放心吧!他一定还可以管理誓言的,不过这个石碑不能让别人拿到手里,要不然会很麻烦的。”石碑盯着普通的石碑开口道。

    “可以在上面布置一个阵法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布置一个阵法在上面。”平凡看到石碑的眼神后,他就认真的开口说道。

    “应该不可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觉得如果布置阵法的话,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两仪混天阵,所以我不敢布置。”石碑脸色认真的开口说道。

    平凡听到石碑的话后,他就点了点头,随后就陷入了沉思。

    这时,凌建的声音响起来了:“少爷,你找我什么事?我刚刚寻找材料回来。你在哪?”

    平凡听到凌建的声音,他不禁笑了笑,然后就说:“你抬头看看,能看到什么异样吗?”

    凌建听到平凡的声音后,他下意识看了看上方,但是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在领域的下面,有一枚能量之镜,他是可以让你看到地面上的一切的。我这就把控制法门给你。”石碑忽然开口道。

    石碑说完,他就打出一道能量没入了平凡脑海之中。

    由于石碑发出去的能量非常微小,所以平凡很快就知道石碑给了他什么了。

    平凡随意的在空中一挥手,然后一面镜子就忽然出现了。镜子出现后,它就悬浮在平凡的面前。

    平凡通过镜子看到了正在地面上的凌建,这时候凌建正好朝上面看着。

    因此平凡看到了凌建的任何一个动作,他轻轻的笑着。

    过了一会儿之后,平凡终于开口问道:“怎么感觉他看不到这个地方?”

    平凡的话是对着石碑问的,因此石碑就开口回答道:“因为这个领域已经隐形了,而你能够不久之后也能够看到领域,因为你的分身在这里。你的分身可以为你提供感应。”

    平凡听到石碑的话后,他就对着地面大声喊:“你能不能腾空而起?能的话就给我腾空!”

    平凡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就在已经记得凌建有能力从地面上悬浮起来了,因为凌建有一块副阁主的令牌,这个令牌是可以拥有凝玄阁的一部分控制能力的。

    果然,就在平凡说完不久,凌建就真的腾空而起了。

    当凌建腾空的时候,平凡也腾空而起,只不过他只是为了到达阵法之外去迎接凌建而已。

    不一会儿之后,平凡就站在阵法之外的空中了!而这时候凌建也到了。

    “这地方能够隐形?”凌建惊讶的看着平凡问道。

    “不错,这地方的确是能够隐形,不过它的大小是固定的。”平凡很认真的开口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就意味着它已经没有成长的可能了,那你打算怎么办?”凌建一听,他就惊疑的问道。

    石碑忽然出现在凌建的身边开口说道:“没事的,这个世界能够不断成长就好了,其他的你也干涉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