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成功之后,他马上就疑惑的看着周围,随后他就听到了一个声音:“主人,别看了,刚刚那股能量是我交给你的。”

    平凡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他心中的疑惑就已经消失了。因为他知道声音的主人就是誓言残碑器灵小誓的。

    随后,誓言残碑器灵小誓的声音就再次响起:“我们赶紧准备那个两仪浑天阵吧!”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就点了点头,然后他就朝着正中心的位置赶去了。

    不一会儿,平凡的视野里就出现了一个人,随后他就开口道:“那个阵法需要我帮你布置吗?你一个人可以完成吗?”

    “要的,因为那个阵法覆盖的范围比较大,所以我要更加快速的完成阵法,等一下修缮的机会也会更多,毕竟时间比较多、充足。”誓言残碑器灵小誓认真的说道。

    平凡刚刚想要开口的时候,誓言残碑器灵小誓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先看一下阵图吧!如果不看阵图的话,我们很难互相配合的。”

    说罢,一道金光就朝着平凡爆射而来。

    平凡看到金光的时候,他就是一愣,随后就快去伸手将金光抓在了手里。

    金光被抓住的时候,金光就已经融化在平凡的手掌心里了。

    随即,平凡就在原地盘坐下来了,因为那一道金光正是两仪浑天阵的阵图。

    平凡看到阵图的那一瞬间就惊呆了!

    阵图正好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阵法,如果布置在神器领域中的话,总会有一部分笼罩不到的!除非将阵法放大到覆盖全部范围的大小,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

    就在平凡的身边,一个老者无声地站定了。他看了看平凡,然后就开口道:“我知道你会疑惑为什么阵法是方的,但是这也是为了另外一件事准备的。我打算用这四块地方封印灵脉空间。一旦灵脉空间被封印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控制灵脉的输出了。”

    这个老者就是誓言残碑器灵小誓。他说完后,他又再次开口道:“当然,阵法并不是控制灵脉空间的主要物品。”

    正在观摩两仪浑天阵的平凡听到了声音后,他马上就更加专心的观摩阵法了!

    大约一个小时过去后,平凡就已经将阵法看了好几遍,于是他就开始缓缓的推演阵法。

    平凡一出手,一条条符文就井然有序的出现在空中,而且符文还在不断的调整着。

    很快,一个边长大约为一米的阵法就出现了!

    阵成的时候,平凡咧嘴笑了!这时候平凡的心里正在狂吼:“看!我多厉害!这个阵法居然一次就被我布置出来了!”

    誓言残碑器灵小誓憋了一眼阵法,然后他就毫不留情的打击道:“你这个阵法是没有任何危机的,你,确定你成功了?”

    誓言残碑器灵小誓的话非常尖锐,因此平凡听到声音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开始难看起来了,而且他心里的狂吼也不复存在了!

    但是誓言残碑器灵小誓却是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阵法。

    正是因为这样,平凡就很无奈的睁开眼睛看了看阵法,然后就在脑海里和阵图做了对比。

    “怎么样?你看出些什么没有?”誓言残碑器灵小誓神情自然的说道。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没有说什么,他只是默默的修改着阵法的错误。

    大约一刻钟过去后,平凡终于停止修改了!他脸色认真的看着阵法,说:“这次有威力没有?”

    “有一点,不够还是没有达到我的预期,继续修改吧!”誓言残碑器灵小誓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平凡本以为誓言残碑器灵小誓会说他很好的,但是他确实未能如愿的得到了打击。

    随后平凡就抱怨道:“你就是这样子和我说话的?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你的主人了!”

    “你也不必太过在意,现在也就是你的老师、前辈,等我没有东西可以传授给你的时候,你就是我的主人。”誓言残碑器灵小誓板着脸说。

    平凡一听,他就苦着脸看着阵法。

    不久之后,平凡又再次修改阵法了。

    平凡第二次修改阵法的时间很长,足足有一个小时。

    平凡第二次修改完成后,誓言残碑器灵小誓的声音就响起来:“才是预期的五分之一,你说怎么办?”

    平凡本来想炫耀一下的,但是他还没开口就已经被打击了!

    随后平凡又再次一言不发的修改阵法去了。

    誓言残碑器灵小誓平静的看着平凡,他的心里却是在翻腾:“主人这天资真恐怖!才布置一次阵法,修改了两次就已经有这样的威力了!要是再给他时间,他岂不是能够将这个阵法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大约两个小时后,平凡终于停止修改了。

    这一次,誓言残碑器灵小誓还想打击平凡,但是平凡已经率先开口了,道:“我在这里已经耽搁了好几个小时了,如果还不能达到标准的话,我就先带队去历练了。”

    誓言残碑器灵小誓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平凡。

    过了一会儿之后,誓言残碑器灵小誓才开口道:“算了算了,虽然还没有达到我的预期,但是还是先布置阵法吧!”

    誓言残碑器灵小誓说话的时候,他却是想着一个一个信息:“如果阵法布置完成之后,我是不是可以加快能量的凝聚速度?据说,阵法完成之后,是可以凝聚出一种特殊的能量的,希望这些能量能够帮助到主人吧!”

    随后两人就开始走向了神器领域的中心。

    过了一会儿之后,平凡和誓言残碑器灵小誓面对面站着。

    “主人,等一下我们各自负责一边,你负责东面和南面,剩下的交给我吧!这样没问题吧?”誓言残碑器灵小誓认真的开口说道。

    “没问题!尽管去做吧!”平凡认真的回答道。

    平凡说完之时,誓言残碑器灵小誓就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就默契的同时转身。

    转身过后,每个人都冒出了很多的能量!能量在空中不断的移动着!每一次移动都意味着一条新的符文的出现!

    随着时间的流逝,平凡的周身已经多出了很多很多的符文,看起来就像是一张大网一般!

    符文一条连着一条,每一条符文都构成了一个图形。

    在凝玄阁第三层中,一大群人正在焦急的看着对方。

    “现在阁主好像在第七层有事情要做,我们应该怎么做?毕竟时间也到了。”平律看着其他人开口说法。

    平律说完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回答,但是他们都在等着其他人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之后,柯天开口了,道:“我们可不可以然后锋刃六个人的其中一个代替阁主?毕竟现在最新的面具已经制造出来了,让他们带上新的面具应该就可以了吧?”

    “可以是可以,他们的体型到现在基本还是一样的。他们其中一人代替阁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不过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实力不够。”凉风认真的开口道。

    “这样吧!我跟在他们后面就好了,锋刃的其中一个人就去看着那群人,我就在最后面保护他们。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我们就这样子做吧!”凌建忽然开口说道。

    “那就这样定吧!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了。”柯天听到凌建的话后,他就点着头同意了。

    柯天说完,他就看着其他没有说话的人,他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的话,那就这样定了。

    果然,过了一会儿之后,所有人都快速的同意了。

    这时,柯天再次开口了,道:“这样,我们轮流来吧!如果,阁主实在是有事的时候,我们就轮流去保护那群孩子吧!”

    “嗯,这样也好,毕竟各自都有各自要做的事情。”平律听到柯天的话后,他就点点头同意了。

    毫无疑问,剩下的人都同意了。

    于是,凌建马上就看着平律说:“你去把一个孩子带过来吧!等孩子来到这里后,我们马上就去进行历练。”

    “没问题,我马上就去把人找回来。”平律应声就离开了。

    平律离开后,他就独自一人开饭了一座山头上。

    在山脚朝着山顶看去,山的半山腰有着一处建筑群,建筑群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些很普通的住房。

    平律的目的地就是这些很普通的住房。

    不久之后,平律就在普通的住房中找到了克南。

    平律很平静的开口说道:“克南,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去做,你愿意去做吗?”

    “任务?什么任务?”克南挠挠头开口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总之对你有好处就是了。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出这一次任务,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用管了。”平律非常平静的开口道。

    “这一次任务?难道说同样的任务还有很多次?”克南抓住了关键词,他认真的问道。

    “是的,很多次,也许也很少,但是今天必须找到人去出任务才行。奖励也许没有,但是选不选择是你的自由。”平律很随意的开口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