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进攻我的地方!”忽然一声暴喝响起了!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只是加快帮助别人解开绳子,其他的什么都不曾管。因为他知道暴喝之人是谁。

    不一会儿,黑色阁楼之中已经没有任何被绑住的人了。

    于是,平凡就喊了一声:“光芒战队赶紧到外面的那一艘战舟上去!”

    平凡喊完,他就转头看了一下其他人,然后才开口道:“在这里的诸位,如果你们愿意和我的队伍合作的话,你们也可以登上那一艘战舟。但是,如果我的利益受损,你们将会被我剔除!甚至是连性命都不保!你们自己考虑好!”

    平凡说完,他就补充了道:“外面有敌人将这里团团围住了,你们好自为之吧!如果想要跟我一起离开的话,你们只有一刻钟决定。”

    随后平凡就转身走了。

    不久,平凡就已经回到了流云战舟上了。

    “阁主,我们什么时候回去?”竹崆认真的问道。

    “看来孩子们已经告诉你我的计划了,既然这样,那我就明说吧!其实我想建设一个势力!基地只是我用来掩饰的工具。希望你们可以成为我的势力的第一批人。”平凡认真的开口道。

    平凡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的时候,一个声音就响起来了!

    “给我调集所有装备攻击!”

    这是一个命令的下达!

    平凡听到别人的命令后,他马上就冷笑道:“龙信,你不是很强的吗?怎么今天被我攻破了大本营才来到?”

    平凡的声音一响起,战舟上的人就齐刷刷的看向周围,随后他们就锁定了战舟的后方,因为龙信正好在战舟的后方。

    “什么?居然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龙亭听到了平凡的声音后,他就不可思议的开口道。

    平凡听到龙信的话后,他并没有回答,他对着孩子们下命令道:“弩箭防御周围,战争装备锁定龙信!”

    随着平凡的一声令下,战舟上的孩子马上就动作起来了。

    这时,平凡才冷笑着说道:“龙信,很惊讶是么?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惊讶的,因为就在五天前我就出现了,只不过并没有来这里而已。当然,你也许会听说过一件事:毁灭兽烤肉曾经在两处地方出现过。”

    平凡说完的时候,一团人从黑色阁楼中涌出来了。他们快速的登上了战舟,随后就在一个地方站定了,他们的意思都不言而喻:要跟着平凡一起离开。

    平凡看到了登上战舟的陌生人后,他只是温和的笑了笑,然后才开口说道:“你们必须记住不得损害我的利益,否则你们后果自负!”

    那些登上战舟的陌生人听到平凡的话后,他们有的人点了点头,有的人则是迟疑的看了一眼平凡,有的则是对着平凡冷笑。

    平凡看到这些登上战舟之人的表情后,他就很随意的笑了笑,然后就大声喊道:“龙信,你准备好应付我的战争装备没有?”

    平凡说话的时候,他的手就打出了一手印!接着一大群陌生人都消失了!

    本来,龙信听到了平凡的命令后,他都有些迟疑了,而平凡的话语再次提到了战争装备后,他的脸色就紧张起来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平凡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龙信,如果你想找我报仇的话,你就去上次为我布置阵法的地方吧!我在那里等你们!”

    平凡的话音一出,天空上的镇天塔就瞬间缩小了!而流云战舟也急速启动起来了!

    接着,流云战舟就已经朝着远方行驶而去了。

    流云战舟离去之时,流云战舟上响起了朗朗笑声。

    “主人,你怎么这么快就拥有这样的战力了?”赵赫认真的开口道。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的机缘降临了。”平凡神秘的开口回答道。他回答了赵赫的话后,他就转身对着掌控战舟的三个孩子开口道:“你们现在先接管战舟的移动吧!”

    平凡说罢,他就已经消失了。而流云战舟则是正在缓缓加速。

    “你们觉得我救你们出来是因为我善良?”平凡对着一群人冷笑道。

    平凡是在一个空间之中的,这个空间就是流云战舟的内部空间。这个空间一直不曾被孩子们知道,所以当一大群人从战舟上消失时,孩子们也是很惊讶的。

    平凡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的时候,战舟空间中的人群就露出了一股恐惧。

    平凡看到了人群的恐怖后,他就笑了笑,随后就开口道:“你们谁会画画,帮我把所有人的画像画出来,画像是你们的亲人救回你们的唯一机会。”

    平凡刚刚说完,他就再次开口道:“如果没有人来要回你们的话,你们就在这里为我服务十年,十年后你们自由了。”

    平凡说完第二句话的时候,在场的人群都紧紧的盯住了一个人。

    这个人很年轻,看起来仅仅是比平凡大上一两岁而已。

    平凡见此,他就开口道:“你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平凡的声音很轻,但是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于是众人的眼神更加炽热了。

    也许是年轻人感受到了众人的炽热了,只听他缓缓的开口道:“我叫时画,是这里唯一一个会画画的人。”

    平凡听了,他就开怀大笑起来了。随后他就离开了战舟空间。

    “阁主,我们到地方了。”平凡刚刚离开战舟空间之时,张宇的声音忽然响起。

    平凡一听,他就抬头看向前方,随后他就点了点头。

    很快,战舟就停留在一块空地上了。

    “你们九个听着,现在我就将镇天塔放在被建筑包围的空地,以后它就是我们的最主要基地,若是被攻陷了,那么我们这个基地就毫无意义了!”平凡严肃的开口道。

    平凡开口所说的话,孩子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原来被抓了的却是不知道,于是他们就看着那群孩子。

    只见那九个拿着控制令牌的孩子认真的回答道:“我们一定会保护好镇天塔的!”

    平凡听到九个孩子的回答后,他马上就再次说道:“原来的光芒战队改称为芒队,原来的三个副队长则是改为副阁主。其他的一切都不变。”

    “是!”一个整齐的回答响起来了。

    平凡点点头,然后就将镇天塔放在了地面上。

    随后就一闪身进入了镇天塔之内。

    平凡进入了镇天塔之后,平凡就将那隐藏在空中的星繁殿拿了出来。

    随后平凡就将星繁殿放大了。

    这时,平谷出现了,道:“本尊,你这是要将世界的第一个入口放在这里?”

    只见平凡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就连放大后的星繁殿放好了。

    很快,平凡就再次开口道:“你也知道我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决定将星繁殿放在这里,而星繁殿的守护则是交给你。我相信你可以保护好星繁殿的。”

    “嗯。不过你怎么会有能力创造大陆的?”平谷忽然应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当时我的眼睛浮现了五彩色,随后龙基就说我可以创造大陆,所以我就尝试了一下,而结果就是我成功了。”平凡一边回忆一边开口道。

    “按照我的记忆来看,你是不能创造大陆或者世界的,你只能接受这个空灵珠世界,然而你现在却是做到了。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或许你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机缘吧!”分身平谷缓缓开口道。

    “机缘?”平凡沉吟道。这时,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一幅画:一个在他识海里出现的老者。

    当时,那个老者想要帮助平凡融合传承,但是最后关头的时候,平凡却是有动作了,因而平凡也因此记下了那个老者。

    “那个老者要帮助我融合传承的时候,我的左眼曾经炽热过,这是不是特殊的机缘?”平凡在心里琢磨着。

    这时,分身平谷再次开口了,道:“不用在意太多,也许是因为你的体质不同吧!因为你的体内始终有一股气息,那股气息给我带来了危险的感觉。我猜那股气息应该是你的体质繁衍的。”

    平凡听到分身平谷的话后,他马上就疑惑了:“为什么分身能够感受到危险?而且危险的源头就是我?”

    许久之后,平凡才开口,道:“分身,其实你是某一个强者接住我复活的,我猜得对吗?”

    平凡说完的时候,他就微笑着看着分身平谷。

    而分身平谷在平凡说完后,他的脸色就难看起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分身平谷才开口道:“或许你可以这样说,我是你的一个奴隶,但是我依旧要做我的事情,而且我还不能过多违背你的意愿。而我,也的确是一个强者复活而来的。曾经的事太多了,也太恐怖,你现在还不能知道太多。”

    “那你要做什么事?”平凡冷静的问道。

    分身平谷很轻松的开口说道:“我要建立一个势力,这个势力是用来维护这个世界的,另外他们以后也许不会为你所用,但是他们一定会帮助你。”

    “那我以后应该叫你什么?”平凡认真的开口问道。

    “我就是平谷,是你的分身。”分身平谷坚定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