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没事,那我们就快点儿回去吧!天已经快黑了!”领头的孩子开口道。(书=-屋*0小-}说-+网)

    “嗯,那就先在前进吧!”那个被扑倒的孩子同意道。

    那个在树上用长刀射杀猎豹的的孩子也点点头同意了。

    但是,最后一个孩子却是说出了一句话:“等一下!我觉得我们不能带着刚刚在树上的那个家伙一起走!”

    顿时,其他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开口说话的人的身上了。

    “那你说怎么办?”领头的孩子不耐烦的开口道。

    “我建议让他离开我们的队伍!”那个喊停的孩子认真的开口道。

    “不!我们要带着他一起回去!他并没有做出什么错事!就算有,你也没有权力让他离开!”那个被猎豹扑倒在地的孩子坚决的开口道。

    “我也这样子认为。”带队的孩子开口道。

    “这……”喊停的孩子听到两个人的回答后,他就无话可说了,但是他的心思显然并没有放弃。

    这时,另外一个孩子开口了,他是除了在树上的孩子外,唯一的一个没有开口说话的孩子。

    “你们要是继续在这里吵下去的话,我们就不用回去了!现在距离晴杨镇的城门关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这孩子的话,让那个喊停的孩子愣了愣,然后他就冷哼一声便不再开口说话了。

    “好了!我们赶紧走吧!”领队的孩子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就接过话题道。

    随即,那个被扑倒的孩子就走到了射杀猎豹的孩子的身边,说:“伙计!我们一起去将猎豹带回去吧!”

    “不,还是我自己来吧!毕竟刚刚也做出了一些错误的决定……”射杀猎豹的孩子尴尬的开口说道。

    “不,你并没有做错!如果说你错了,那我就和你一起受罚吧!来,把猎豹的右后腿抓着!我们吧猎豹给拖回去!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赶紧回去吧!”被扑倒的孩子抓起猎豹的左后腿说道。

    射杀猎豹的孩子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他就感动了,他硬噎着说不出话来了。但是他还是选择抓起了右后腿。

    随后,两个孩子就拖着猎豹朝着晴杨镇的方向移动而去了。

    原地上只剩下两个孩子,一个就是领队的,但是另外一个就是喊停的那个。

    “走吧!我们去搭把手!”领队的孩子冷不丁的说出了一句话后,他就跟上了拖着猎豹的两个孩子的步伐。他跟上步伐后,他就一把手抓住了豹子尾巴一起拖猎豹了。

    至于那个喊停的孩子则是缓缓的跟在众人的身后。

    “哼!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那么,以后就看着办吧!”最后一个孩子冷冷的在心里想道。

    就在四个孩子不断前进的时候,在城门前等候多时的平凡面前已经多出了一个人了。

    “五叔,你来这里干什么?”平凡疑惑的看着身边之人开口道。

    “凡儿,可能是我们找来的人不合适吧!他们居然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唉。”

    平律无奈的开口道。他的脸色之上尽是懊悔。

    “算了,等城门关闭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出现的话,我就兑现我的诺言将他们剔除吧!”平凡看了看天空后,他就落寞的开口道。

    “嗯,估计半个小时吧,这城门就要关闭了。”平律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就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才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给我准备一些好吃的。”平凡平静的开口道。

    平律听到平凡的话后,他只是静静的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平凡已经开始对那四个孩子有些失望了。

    随后,平律就缓缓的离开了。

    大约一刻钟之后,平凡的身边再次多出来一个人了。

    “镇长有令,让我们在晴杨镇内的全部势力的管事人聚集镇公府。你看我们应该派谁去?”平律严肃的开口说道。

    “这样么?”平凡吱了一声后,他就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平凡才再次开口道:“我去吧!如果那群孩子回来了,你就带他们去铁匠铺打造几个特殊的面具,不能相同!并且,每一个面具之上还要刻有代号!以后出去训练的代号就是面具的代号。不得使用真实姓名。”

    平凡的话响起来后,平律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不要说话了。

    而这时候,平凡已经进入城门了。

    “士兵,你们这里有马车吗?我想去一趟镇公府。”平凡微笑着对一个士兵开口道。

    “额,这个我们并没有配备马车,所以只能是抱歉了。”被平凡问到的士兵尴尬的开口道。

    这时,一辆马车正好朝着城门的方向行驶过来。

    那士兵眼尖看到了马车后,他马上就张嘴喊道:“有马车了……额!”

    士兵喊出几个字后,他才发现平凡已经消失不见了。

    士兵环视了一下四周都没有发现平凡的身影后,他就恢复了站岗姿态。

    原来,就在平凡得到士兵的回答后,他就已经踏出了幻影步走向城主府了。

    不多时,那辆马车就到了晴杨镇的城门前了。

    那站岗的几个士兵一个人大声喊道:“停车!检查!”

    而其他士兵则是有的摆手示意马车夫停止前进。

    马车夫闻言,他就依照士兵的话去做了。

    马车停下来后,有士兵就接近马车说道:“由于现在是非常时期,所以请出示可以证明你们身份的信物!”

    士兵言毕就静静的站着。而这时,一条惨白的手臂从马车里面伸出来了。而手臂伸出来的原因就是手掌有一个物品。

    手掌里面的是一个令牌。

    士兵看见令牌的时候,他的眼睛就瞪大了!

    随即,士兵就高声喊道:“放行!是镇长找来的人!”

    接着,其他士兵就快速的让开了道路。

    不一会儿,马车就进入了晴杨镇里面了。

    马车是直直的朝着镇公府前进的。

    镇公府前,平凡正静静的打量着镇公府:“这镇公府倒是比较宏伟的。”

    接着,平凡就走向了镇公府正门。

    “站住!你是什么人?”一个士兵对着平凡喊道。

    这时候的平凡已经将面具拿下来了。只见他平静的开口道:“我是凝阁的阁主。”

    “哦,原来是那个新成立的势力。既然是这样那就进去吧!里面会有人带你去见镇长的。”士兵一听是凝阁的阁主后,他马上就将语气放平和了一些说道。

    士兵说话的时候他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于是,平凡就进入了镇公府内。

    “您好,公子!您是来见镇长的吧?”一个女子在平凡前面的不远处开口道。

    “应该是吧!我是听说城主召集所有势力的管事人集结镇公府,我才来的。”平凡笑着应了一声。

    “嗯!那就是是了。我现在就带您去见镇长。我叫小玲。”女子温和的开口说道。

    随即女子就先行一步带着走向了镇公府的更深处。

    不多时,女子小玲就带着平凡来到了一处大殿中。

    大殿里面摆满了座位,而且已经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座位坐有人了。

    “又来一个了,这城主怎么还不出来?”一个中年人看见平凡进入大殿后,他就低声嘀咕道。

    旁边有一个中年人人回应道:“应该是等来的人有三分之二的时候才出来吧!不过,这个小子是谁?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年轻人?那难不成这是新的势力?”

    “应该是吧!不管他了,估计镇长找我们来是有事情的,我们还是好好的休息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关乎晴杨镇存亡的事情来了!”

    有一个老者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是是是,穆老您说得对。”两个中年人一听,他们就连忙应道。

    随即两个中年人也安静下来了。

    平凡看了看大殿,然后酒走向了一个座位。座位是边缘的。

    “小玲,你知道镇长找我们来是怎么回事吗?”平凡开口道。

    但是平凡并没有得到回答。于是他回头一看,只见女子小玲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离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平凡看了一下四周都没有发现女子小玲后,他就在心里想道。

    不过,平凡并没有过多的执着于寻找女子小玲,他坐在椅子上之后,他就缓缓的将内压决运转起来了。

    这时候,平凡的丹田空间已经有上百立方米了。

    在平凡运转内压决的时候,一缕缕能量正在不断的汇聚!汇聚的中心就是整个丹田空间的中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来了:“诸位!很感谢大家能够从百忙之中抽时间来我镇公府!”

    这声音非常的温和,而且很轻柔,这样子的声音只会让正在处于修炼状态的各人警醒,但并不会让人走火入魔。

    在逍遥大陆里,一旦一个人被惊醒,除非灵魂强大的之外,很多人都会走火入魔,因此在别人修炼之时一般都会在安静的地方,而且越少人越好!

    平凡听到声音后,他就缓缓的结束了修炼。

    不多时,平凡就已经睁开眼睛了。

    平凡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个中年人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是一个满脸沧桑的中年人,一袭灰袍更是完美的衬托了中年人的愁苦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