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是想将惶殿给拿出来是没错,可是惶殿被他从怀里拿出来以后,平凡却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了!

    “这惶殿不是有着一阵阵金光闪耀而过的吗?现在怎么没有了?”平凡吃惊的看着惶殿在心里纳闷道。

    “还有,这惶殿现在怎么只给我一种普通模型的感觉?它不是残破的神器吗?”平凡看不到闪耀的金光后,他就马上释放意识感受了一下惶殿的情况。

    平凡将惶殿的情况感受了之后,他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了。

    良久之后,平凡的心里开始咆哮起来了:“这惶殿怎么就是一个普通模型?为什么没有一丝能力!”

    平凡咆哮过后,他就考试冷静下来了,他静静的在原地思考着如何接近金色台阶。

    “现在惶殿我已经无法依靠它了,那么我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应该就是我的功法了。内压决应该是首选吧!而混天决应该也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的!毕竟混天决中的厚土决可是重力的引路者!”

    平凡冷静的思考着一切有利于他前进的因素。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平凡就开始在前进的同时运转两门法决了。

    随着平凡将两门法决运转而起,作用在平凡身上的重力终于有所减轻了!

    但是平凡却是在前进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功法的运转只能够抵消一部分重力!而且功法运转的时候,他体内的能量正在快速的消耗着!这一次的消耗速度足足比单单抵御重力大出两倍!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平凡的能量已经在急速消耗了!一旦他体内的能量被消耗完毕,那么就说明平凡要再一次退出异空间了!

    “想不到就在这十米的距离中,我的能量消耗居然是如此之大!这可怎么办?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中,体内的能量就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了!要是我已经距离金色台阶不足五米的话倒还可以,可惜我现在还有七八米的距离!”平凡一边感应他体内的能量一边思索着。

    平凡再次走了一刻钟之后,他就停下来了!

    “现在身上的能量仅仅剩下全部能量的十分之一了,我要退回去才行,要不然这里的重力会将我压扁的!只是可惜这里还有五米多!要不然我应该就可以拼一把了!”平凡感慨的看着他前方的路开口道。

    随后平凡就开始缓缓的退后了!

    但是平凡却是突然倒飞了!

    “噗!”平凡在倒飞的途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平凡的鲜血在空中洒落的时候,平凡的身体已经在异度空间中消失了!而在现实中的身躯则是猛地从黑色通道中横移着离开了黑色通道!

    由于平律所盘坐的位置刚刚好处于平凡横移的路线边缘,因此平凡的身躯在某一处摩擦着平律的身体而过了!

    正是因为这样子的一次摩擦,让平律在修炼中惊醒过来了!

    平律快速的睁开眼睛看向被摩擦的位置!

    然后就是平律这样子的一个动作,让平律的眼角余光看到了一个人!

    “凡儿你怎么会在我的身后?”平律另外的开口问道。

    平律开口的时候已然发现了地面上的一条痕迹了!痕迹的终点就是平凡的所在地!

    随即平律就惊讶的转过头去看向起源,只见痕迹是直接从黑色建筑里面出来的!

    “应该是刚刚后退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被重力轰了出来了!”平凡慢慢的开口说道。在说话的时候,平凡也在缓缓的想要盘坐起来。

    平律一看平凡的动作他就连忙跑过去扶着平凡,说:“那受伤了没有?”

    “只是能量混乱而已,调息一下就可以了。”平凡淡淡的开口应道。

    随即平凡就已经在平律的帮助下盘坐好了。

    平凡盘坐下来后,他马上就开始运转厚土决将能量一丝丝牵引着运转了一个周天。

    起初,平凡只是能够牵引一丝能量运转厚土决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平凡能够牵引的能量也越来越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平凡所能够牵引的能量由一丝变成了一团了!

    一团能量被平凡牵引着在他的经脉之中不断移动,能量团所过之处,任何絮乱的能量都被强势镇压了!

    于是被平凡牵引的能量团再次变大了!而且这样的情况还在不断的持续着!

    大约两小时后,平凡体内的能量已经全部被平凡牵引到丹田去了。

    丹田中的能量已经是平静了,它们再也没有能力对平凡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了。

    当平凡体内的能量完全平静下来后,平凡就在心里想道:“这能量反正也可以在经脉中不断流动的,既然如此那么我用一部分能量来运转功法应该是可以的。”

    平凡有了想法后,他马上就开始付诸行动了。

    一股微小的能量缓缓的在平凡的经脉里不断流动,但是能量流动的线路却是厚土决的能量运转线路。

    随着能量按照厚土决的不断运转,一丝丝微小的能量正在不断的诞生着!诞生出来的能量没入了一片能量的海洋中,但是却没有翻起任何波浪。

    “哈哈!原来我的想法是可行的!只可惜我现在还不可以将全部功法都分出一个意念引导,要不然我就可以在无时无刻中提升了!”平凡在心里开怀大笑道。

    随后平凡就固定一部分意识控制能量的运转了。

    平凡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开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凡儿!你已经调息完毕了?”平律看着正在缓缓睁开眼睛的平凡问道。他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惊讶。

    平凡一听是平律的问话,于是他就开口回答道:“嗯,五叔。我已经将体内的能量都完全调息完毕了!”

    “五叔……凡儿,你以后还是叫我律伯吧!我对不起你,更不能做你的五叔……”平律听到了平凡的话后,他便感动了,他硬噎着开口道。

    平律的声音出现的那一瞬间,平凡的脑海里就多出了一幅幅画面……

    第一幅画面之中,平律正在对着平凡母子进行剥削……

    第二幅画面之中,平律正在辱骂着平凡的母亲玉兰……

    第三幅画面之中,平律正在大声的对着平凡说:“平凡!你就不要希望家主会关注你了!你永远就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而现任家主也即将会被别人所取代!也就是说你父亲即将结束家主的权利!从此之后,你们几个人将一无所有!”

    ……

    最后一幅画面中,一个脸色慌张的人被压上了一个平台上。那时的平凡他知道被压上平台的人是谁,而且他也知道事情的经过。

    平凡清晰的记得那个平台就是他他家族里的斩头台!而被压上去的人就是平家中一个勾结外人的叛徒!

    以上的画面都在告诉着平凡一个信息:平律对不起平凡和他的母亲!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发生在几年之前。

    平凡回忆到这里的时候,他就猛地摇头了!因为平凡的理智在告诉他:“平律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被人迷惑的!”

    随后,平凡就认真的开口说:“不!无论你以前怎么样都好,你就是我的五叔!以前的一切都过去了!让我们忘记以前的种种不快吧!”

    平律听到了平凡的话音后,他马上就紧紧的盯着平凡的眼睛和表情,然后就摇摇头说:“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是事实!事实怎么可以容我等改变呢?还是不要了……”

    平律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眼里悄然无息的闪过了一股欣慰的光芒。

    平凡一直都在注视着平律的表情,因此平律眼中的一切变化都被他看在了眼里,因此平律的欣慰自然也被看在了眼里。

    于是平凡就开口说:“五叔,难道说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历史是后人书写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一切都可以改变!而且只要有足够的实力,一切都可以改变!所以五叔你就不要在纠结于以前了!不用多说了,这事就这么定了!”

    平凡说话的语气有点儿不容质疑,但是却有一番道理的意味。

    平律听到了平凡的话之后,他顿时就老泪纵横了,他傻傻的笑着看着平凡。

    平凡忽然说出了一句激昂的话语:“五叔,以后的一切就由我们一起去创造吧!奇迹是属于我们的!”

    只见平律听完平凡的话后,他就坚定的点头了,此时平律的眼里只剩下了一股热血沸腾!

    随后平凡就亲切的说:“五叔,现在你能和我说说我父亲的事了吗?”

    平凡在说话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隐隐约约知道答案了,但是他还是希望可以提前知道他父亲的事情。

    平凡的话音落下后,平凡就看到平律的表情紧紧的凝固了!

    但是平凡并没有选择开口说话,因为他知道平律正在思考。

    许久之后,平律的表情缓缓的发生变化了。

    平凡看见平律的表情变化后,他马上就欣喜的看着平律。

    但是平凡却是在时间的流逝中发现了不对:平律的脸色变得坚定了!

    接着平凡的耳边就响起了一个声音:“凡儿,虽然你原谅了我的过错,但是我还是不能告诉你关于你父亲的事情!因为你的实力不够!”

    这时,第二个声音响起来了:“黑色通道中有残破的神器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