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让平律看到中年人的表现的话,平律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扁他的,因为中年人的眼神实在是太猥琐了。

    平律很快就休息了,他的休息就是修炼。

    次日早上,平凡终于醒了。

    “这里是哪里?”平凡迷迷糊糊的开口问道。

    “这里是你的房间。”一个温和的声音回应了平凡的问题。

    很快,平凡的意识就完全清醒了。

    平凡的意识完全清醒之后,他就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中年人的脸庞出现在了平凡的眼瞳内。

    平凡看着陌生的脸庞开口问道:“你是?”

    中年人微笑着看了一眼平凡,然后他就开口说道:“我是你的仆人,我叫柯天,少爷你可以叫我天伯。当然怎么叫还的看少爷你的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平凡疑惑的开口问道。

    “少爷,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身上的惶重殿,这是注定了的事情。”中年人柯天温和的开口说道。

    “惶重殿?”平凡疑惑的问道。

    这时平凡的脑海里多出了一个声音:“主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眼前之人就是重殿的外府——凝玄阁的主人。”

    突然出现的声音是惶重殿的器灵小重子的。

    “这是怎么回事?”平凡在心里问了一句。他的话自然是让器灵小重子听到了。

    “我隐隐约约的记得重殿其实是有一个空间的。但是那个空间是一个大能者弄出来的。所以一般情况下,重殿是和空间分离的,而现在我却是感应到了重殿与你眼前之人!这很有可能就是那一个空间的传承者。”器灵小重子的声音很快就响起来了。

    这时,平凡沉默了。

    许久之后,平凡抬头看了一眼柯天,然后他就从胸膛里拿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宫殿。

    当小巧玲珑的宫殿出现的那一刻,柯天的眼色变得非常惊喜了,但是他却是没有任何贪念。

    小巧玲珑的宫殿就是惶重殿的迷你型。

    “你说你和惶重殿有关系对吧?我现在就让惶重殿的器灵来确认一下。如果你不是的话,你可没有能力逃出我的封印!最终等待你的就是死亡!”平凡严肃的开口说道。

    “放心好了,尽管确认吧!”柯天毫不在意的开口说道。

    随即平凡就紧紧的盯住了柯天,而惶重殿却是颤抖了一下。

    惶重殿颤抖的时候,一道光线直直的射在了柯天的身上。

    顿时,柯天的周身就已经出现了一阵阵金纹了。

    金纹出现的时候,平凡所处的地方也出现了一根根纹路。

    “主人,他就是凝玄阁的传承者!只不过现在凝玄阁已经有了些许变化而已。”

    这是器灵小重子的声音。

    “既然这样,那就是我误会他了。你刚刚说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是怎么回事?”平凡在心里回应了器灵小重子一声。

    “凝玄阁已经不能融入重殿了,不过却可以共用一个空间。而且凝玄阁也已经有了攻击和防御的能力了。”器灵小重子回答道。

    “嗯,这些都不是问题。先搁置在一边吧!现在还不是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平凡想了想,他就回应了器灵小重子。

    随即平凡就已经对着柯天说:“柯天前辈,我已经证实了你的身份了。之前我并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请你原谅我的态度不好。”

    平凡说罢,他就对着柯天深深地鞠了一躬。

    柯天看到了平凡的动作后,他便会心的一笑,同时他也快速的将平凡扶起来说:“嗯,之前我就是前辈,不过现在开始我可就是你的仆人了,所以以后不用对我客气!”

    平凡一听,他就连忙叫了一声:“天伯!”

    “哎,在呢!”柯天笑呵呵的应了一声。

    不过柯天并不等平凡开口他就继续说:“少爷你刚刚醒来,所以要多休息一会儿,因此你快躺下休息吧!我这就去煮点儿东西给你吃。”

    柯天说完,他马上就将平凡摁在了床上,随后就看着平凡退走了。

    平凡被摁在床上后,他马上就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知道他真的很需要休息,在之前的连番大战中,平凡已经将他的精力全部消耗一空了,因此他要好好的睡上一觉,然后他才能够进行下一步动作。

    平凡睡着的时候,柯天已经在厨房忙活起来了,而平律则是在一处地方修练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平凡再次醒过来了。

    这一次,平凡刚刚睁开眼睛就发现了在一旁站着的柯天,然后他就说:“你怎么在这里?”

    “噢,我把吃的做好了,但是你还没有醒来,所以我就一直停留在这里了。”柯天说。

    “哦,那吃的在哪里?”平凡看了一下周围就问道。

    只见声音落下的时候,柯天就是一挥手。顿时,一个小食盒就出现了。

    食盒出现的时候,柯天已经端着食盒了。

    柯天将食盒打开的时候就说;“这些都是我亲手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适少爷你的口味。你快来尝尝吧!”

    随即平凡就做起来接过食盒开始吃了起来。

    而柯天则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走了。

    在一楼大厅里,平律正静静的看着上方。

    “平律,你不用考虑我的身份了。我是你带回来的那个年轻人的仆人。”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平律的耳朵里了。

    平律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惊讶的想道:“这人是不是在骗我?”

    但平律还是温和的应了一声:“你就不允许我想别的事情吗?”

    “允许,不过你现在要帮我一个忙,说说少爷的计划吧!”柯天(厨鬼)严肃的看着平律开口说道。

    随后,平律就说:“我们打算在这里建立一个实力……”

    “你们打算建立势力?”柯天惊讶的开口道。

    只见平律平静的说出了一句话:“平凡的父亲被困住了,他要有足够的实力去寻找资料。”

    柯天听到平律的话之后,他沉默了。

    许久之后,柯天才开口道:“我这里可以当作基地,你看要不要在这里确立势力的基地?”

    “我们的势力是学园性质的,你觉得这里够大吗?”平律问了一句。

    “一二楼不够大是真的,不过三楼以上可是大的你都惊讶的!所以你不必担心这个。”柯天自信的开口道。

    “那好吧!现在平凡在哪里?我要见他。”平律看了一下周围就开口说道。

    “凭什么?”柯天冷漠的说道。

    只见平律也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的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令牌。

    柯天看到令牌之上镌刻着两个字。

    木马!

    居然是木马!柯天看到令牌上的文字后,他就不可思议的看着令牌。

    “这是他父亲给我的,另外我是平凡的五叔。”平律平静的声音在柯天的耳边响起来了。

    这时,柯天终于反应过来了,道:“这平凡是木马阁的人?这怎么可能!”

    “可不可能我不知道,但是他们只间的关系一定不会简单的。带我去见他!”平律再次开口道。

    平律再次开口的时候,他眼里透露出了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味。

    柯天看到了平律的不容置疑后,他就转身走向了楼梯,并说:“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他。”

    平律听到了柯天的话之后,他就跟上了柯天的步伐。

    一会儿之后,平律来到了阁楼的第三层。

    平律进入第三层的时候,平律惊呆了。

    一座座建筑矗立在平律的视野中,一个百来平方米的水潭正静静的荡漾着层层波纹。

    建筑有殿宇,宫廷,各种各样的亭台楼阁。一座座建筑完美的搭配在一起,个人一种宁静而悠然的感觉。

    水潭中,各色各样的鱼儿正在不断的游动着,它们有时躲在水潭里的荷叶之下乘凉,有时在和其他同类在玩耍,有时跳出水面呼吸一下空气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平律惊讶的开口问道。

    “这个就是少爷给我的机会了,这就是我给你们用来做基地的地方。这里大概有五千平方左右的建筑,另外这里还有一万平方米左右的荒芜之地。这里总共有五万平方米的土地面积。”柯天自豪的开口说道。

    “看来你的底气确实有些充足啊!你这里只是第三层,再往上是不是还有这样子的惊喜给我?”平律笑呵呵的开口道。

    “不错,只不过上面的四层的面积都不怎么大,第四层只有三万平方米的面积,至于第五层则是只有一万,第六层五千,第七层一千。其中五六层我们只能利用里面的一半面积,因为上面存放着大量能量,那些能量都是这座阁楼的防御或者攻击的能量,第七层我还没有权利进入,不过第七层里面的土地面积我们也是只能用一半的,上面还是储蓄着能量,只不过那些能量是用于维持整座阁楼的运转的。”柯天认真的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去见见平凡?”平律欣赏的看着周围,带着些许怒意的说道。

    “这个,我马上带你去!”柯天一听,他马上就闭起眼睛比你开口说,“找到了!我们走!”

    随着柯天的话音响起,两人已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