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平律正在晴杨镇的城门前踏步:“凡天怎么还不回来?这晴杨镇都快关城门了!”

    一刻钟之后,一个晴杨镇的守卫来到了平律的面前说:“律,我们要在半个小时后关城门了,虽然说我们曾经组队过,但是晴杨镇的情况不同,所以我们也不能搞特殊不是?”

    平律听到了守卫的话之后,他就开口道:“没事,白蛇,等关城门的时候,我的人还没有回来的话,那我就不等了。他应该会自己找地方过夜的。谢谢你的提醒!”

    “不用谢,你我都是经历过生死的兄弟了。等会儿关城门前我来通知你吧!我先回去了。”守卫开口说道。

    随即守卫就离开了,而平律还在不断的徘徊着。

    这时,平凡正在扛着一样东西接近着晴杨镇城门。但是他距离晴杨镇还有一段距离。

    不多时,那守卫再次出现在平律的身前了。

    平律不等守卫开口说话,他就已经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平律说完,他就已经抬腿朝着城门的位置走去了。

    很快,平律就已经来到城门之处了。

    而那守卫也随着平律到达城门而开口道:“弟兄们!可以关城门了!”

    随着守卫的声音的出现,平律的两旁就各自出现了一个会动的墙面。

    不一会儿,两个会动的墙面就已经被平律看到了侧面了。

    平律看到了墙面的侧面之后,他这才明白会动的墙面其实是城门,一种特殊的城门。

    “律,很惊讶是吧?当初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也很惊讶这城门,不过这样的城门真的比普通的城门更好!”那开口下达命令的守卫微笑着开口说道。

    “的确有点儿惊讶。这样的城门为什么会更好呢?”平律点着头开口问道。

    “因为这城门的整体都是用金属来制作的。而且上面还刻画了阵法!这阵法可是专属于防御一类的!可以大大的加固城门的防御力度。”那守卫很是平静的开口说道。

    “看来你已经司空见惯了呢?”平律随意的问了一句。

    随后平律的视线就紧紧的盯着城门外的世界了。因为他看见两扇城门已经相距不到两米了,但是他还想着平凡会在这关键的时间内出现。

    但是平律却是没有看到平凡的身影,于是他的心中就出现了一组数据:“一米六……一米五……一米四……”

    随着时间的流逝,平律心中的数据也在不断的变得更小了:“……四十厘米……三十厘米……二十厘米!十厘米!停!我要等的人出现了!”

    随着平律的声音的出现,推动城门的几个士兵都同时停了下来,但是他们却是没有办法让城门马上停下来了,因为城门是手动关闭、机械停止和打开的!

    “律,如果大门在这时候关上了,那么就意味着他无法通过大门进来了!这是我们晴杨镇的规矩!一旦门缝小于一厘米,那么就说明城门已经关闭了,这也是一个声音的提示。这样一来,只能等到明天再打开了。”守卫紧紧的盯着两扇城门开口道。

    平律一听,他马上就焦急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有一次这样子的情况出现过,那一次城门已经关上了,但是有人要进来,所以就再次打开城门让那人进来了。那人进了城门之后,城镇中就出现了一股阴风!那阴风虽然没有任何特殊的特性,但是阴风出现之时,所有修真者的修为被斩掉一半!而且进门之人还死亡了!全身溃烂而死。”守卫一边颤抖着身子一边开口说道。

    守卫说完的那一刹那,平律他的眼睛就紧紧的盯住了城门之间的门缝。他的心正在不断的喊道:“停下来!停下来!快点儿停下来吧!”

    虽然城门并没有停下来,但是它也在缓缓的减慢着速度。

    不多时,城门终于停下来了!这时候城门之间的缝隙只有一厘米了!

    那守卫见状,他马上就对着一个人开口道:“去把城门打开大些吧!城门这时候还没有算是被关上了。”

    那人听到了守卫的话之后,他就马上带着人走到机械控制台前缓缓的将一根绳子拉了拉。

    随后城门就缓缓的打开了。

    不一会儿之后,城门之间的缝隙已经可以让一个人通行了。

    平律一看,他马上就快步走出了城门。

    一会儿之后,平凡就和平律相遇了。

    “把东西给我吧!我们现在就进去!晴杨镇的城门要关闭了。”平律微笑的看着说道。

    平凡一听,他也毫不矫情,他的双手一动就将他肩上的东西递给了平律。

    平律接过东西后,他也没有仔细查看,因为没有时间,城门快要关闭了。

    不知道多久之后,平律带着平凡开饭了一个小阁楼的前面站定了。

    “这里暂时就是我们的住所了。这是当年我来这里的时候的住处。同时这里也是一个强者的住处,你要注意下,不要招惹到人家。听到了吗?”平律严肃的对心平凡叮嘱道。

    “我知道了,赶紧进去吧!我累了。”平凡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开口说道。

    随即平律就带着平凡走进了小阁楼之内。

    “这座小阁楼的一二层可以随便走,但是千万不能上到三楼去!因为三楼以上都是那位强者的专属地方!这是他规定的!”平律把平凡带进了小阁楼后,他就再次叮嘱道。

    “知道了。”平凡很是努力的点了点头,随后他的眼皮子就有点儿想要下垂的感觉了。

    “走,我带你上二楼去,我们的人都在那里休息着。”平律得到了平凡的回答后,他就开口说道。

    平律刚刚说完,一个声音就出现了。

    “砰!”

    平律将他肩上的东西砸在地上了。

    平凡队伍突然出现的声音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只是一步一步的走向通往二楼的木梯。

    不多时,平凡已经走到了木梯的前面了。

    只见平凡坚定的一步一步走着。

    但是这时候一个人却是出现在木梯的顶端了。

    平凡一步一步的走近着顶端,但是他并没有发现站在顶端的人。

    直到平凡来到了突然出现的人的前面的时候,他才看见站在顶端的人。他疑惑的开口道:“你是谁?”

    平凡刚刚问完,他就感觉眼前一黑,随即他就噗通的倒下了。

    平凡在倒下之前,平律还在他扔下东西的地方站着。

    本来平律不需要看那么久的,不过由于平凡带回来的东西实在是有些特别,所以平律驻足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也没有发现二楼之上多出了一个人。

    当平律听到平凡扑倒在地的声音后,他马上就回过头去一看,只见平凡已经被一个中年人给抱在怀里了。

    平律一看,他马上就惊讶起来了。

    不过平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马上就开口说道:“前辈你怎么来这里了?”

    平律说话的时候很是尊敬,而且他还快步的走向中年人。

    这时,中年人开口了,道:“这小子我带他去第三层住。”

    中年人说完了之后,他又接着说出了一句话:“这小子你就放心好了,他不会有事的。”

    平律听到了中年人的话之后,他就应声道:“好。厨鬼,若是他出了问题,你等着他父亲的报复吧!我相信以你的实力还是无法抵挡他父亲的势力的!除非你的实力能够超过他。”

    “臭小子!你敢威胁我?”中年人脸色一变,他就快速的开口道。

    “不是我威胁你,而是他父亲的势力真的能够摧毁你!虽然说你是教会我厨艺的,但是我并不能在他父亲面前给你说话,我现在只是辅助这个孩子成长而已。”平律无情的开口道。

    “臭小子!你这话我记住了!你给我好好的看守这里吧!要是这里出了问题的话,谁也救不了他,这可不是说玩笑的!因为他就是我要等的人!”中年人笑着开口道。

    平律一看中年人的表情,他顿时就惊讶了。

    虽然中年人在笑着和他说话,但是平律却是在他的笑容里看出了一丝严肃!

    随即,平律就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中年人。

    中年人不知所以的回瞪了一眼平律,然后他就离开了平律的视野。

    而平律也没有理会他,他只是果断的转身回到了他之前站的地方。

    地面之上,一头妖兽正静静的躺在原地。

    “平凡,你这一次出去到底做了些什么?这头珍稀妖兽怎么会被你猎杀了?”平律低头看着妖兽喃喃自语道。

    许久之后,平律都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于是他干脆就不再思考了。只见他静静的走向了一个方向。

    不一会儿,平律就已经身在一个房间之内了。

    “厨鬼刚刚说平凡就是他要等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吗?难道说平凡的未来已经被制订了?”平律疑惑的想道。但是他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在三楼,中年人正在色咪咪的看着平凡说:“你终于是我的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