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伯,你这是干什么?”平凡看着平律看着远方的天空看去的时候,他张嘴问道。

    “没什么。既然经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赶紧离开吧!以免最后出问题。我们并不适合长久呆在这里。”平律严肃的声音响起来了。

    “什么意思?”平凡一听,他就追问道。

    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出现了。

    “笃笃笃~”

    敲门声来的急,频率也非常急。

    平律一听,他就开口道:“进来吧!”

    随着平律的话音的落下,房间之中也多出了一个人。

    平凡一看,原来是经得来了。

    “你们是什么意思?”经得对着平律问道。

    “我们要去做事情,本来我的计划就是要离开的,不过现在计划有变,所以我现在就要带着他离开了。”平律平静的开口说道。

    “难道我对你们不好吗?”经得不懈的问道。

    “这倒不是,你们经家对我们很好,虽然说比平家差了那么点点,但是也算是不错的待遇了。所以你就不用纠结了,我离开的那一天迟早要到来的,既然现在我的计划有变,那我就应该现在离开了。”平律依旧平静的开口应道。

    平凡看着一脸平静的平律,但是他却是什么也没有说,不过他很想对着平律问为什么要提前离开,只是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而已。

    经得听完了平律的话之后,他只能静静的看着平律。

    就这样,整个房间之内就沉寂下来了,谁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大约一个小时后,平律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经得,我知道你是我儿子的好朋友,所以我想请你好好的帮助一下他,当然这也要建立在不损害你的标准的前提下。”

    “这个伯父您就放心吧!我会的!”经得快速的应道。

    “好了,我们该走了。再见!平凡我们走!”平律的声音接着就响起来了。

    平律的声音响起又落下的时候,他已经迈步朝着门口走去了。

    平凡一听平律的话之后,他马上就跟在平律的身后走了出去。

    一会儿之后,房间之内只剩下经得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里面了。他无奈的在心里想道:“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了吗?伯父怎么要这么快离开?”

    经家的建筑群内,平律身边站着几个人,一个是平凡,一个是平利,一个是平吉。

    “儿子,以后我不再是平家的长老了,你也不用每天长老长老的叫我了。对了,那钱我们今天晚上应该就要了,你赶紧回去准备准备吧!”平律对着平利快速的开口道。

    平利听到了平律的话之后,他的脸上就浮现了两种情绪:一种是欢喜,一种是难过。两种情绪不断的在平吉的脸上交换着

    “利儿,你不必如此,男人嘛,就应该有担当,而我现在就要离开你了,所以你要变得坚强起来,和你四叔一起看着平家!这是我交给你们的任务?明白了吗?”平律注视着平利开口道。

    当平律的话说完之后,平律的视线就看向了平吉:“四哥,利儿就拜托你了。我想着你们可以的!”

    只见平吉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平利也在平吉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这时,天已经快黑下来了。

    “好了,四哥、儿子,你们就好好的看着平家吧!要是可以的话,就尽量保护平家,毕竟那是我们的家族。而我和平凡现在就要离开了,等晚上的时候,我们会出现在平家的分店之中的。”平律抬头看了看天空之后,他就开口道。

    平律的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平吉和平利就马上抬头看了看天空,但是他们看到天空的情况之后,他们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没事的!以后我们还会回来的!”平律看着平吉和平利说了一句话。

    但是还不等平吉和平利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平律的声音已经再次出现了:“平凡,跟我来!”

    平凡一听,他马上就看向了平律,只见平律已经朝着经家的北方走去了。

    平凡见此只能对着平吉和平利说:“四叔,五弟,我和五叔叔就先离开了。晚上再见!”

    平凡说着他还对着平吉和平利摆了摆手,随后他就已经跟上了平律的步伐了。

    平吉和平利在平凡摆手的时候,他们就严肃的对着平凡摆了摆手,然后就注视着北方了。

    一会儿之后,平利的声音终于响起来了:“四叔,我们现在就赶去景士镇吧!”

    “嗯,既然他们已经无情的离去了,那我们也快点儿回到景士镇给他们准备资金吧!看来我爹估计是要带着平凡干一些大事情了。”平利看着北方认真的开口说道。

    “嗯!那我们马上就赶去景士镇准备去!”平吉快速的回应道。

    随即,两人便马上到了马厩中将他们的坐骑给带走了。

    这时候,天空已经微微有星星出现了!

    “走!时间很快就要到了,我们现在马上开始吧!等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的时候,五弟才来到分店才是最好的!”平吉盯着北方认真的说道。与此同时,他也挥动了他手里的鞭子。

    那一刹那,平吉就已经开始前进了!

    平利见状,他就在马上对着经家抱了一拳。随后他也跟着离去了。

    在平利离去之后,马厩中多出了一个人。

    “平利,加油!等你回来!”

    这人就是经得,他是平利的好朋。

    北方的大道上,两匹马正在高速前行着。由于这时候是将要进入夜晚了,因此只能够微微的看到两人两马的身影。

    在向北的一个森林里,两个人正在休息。

    “凡儿,等我们去到景士镇的时候,我们就先去注册一个队伍或者加入一个队伍,在队伍中才会让你得到历练。另外,在队伍中你也可以得到一些可以当做材料的东西,这些东西你一定要带回注册队伍的地方换钱!”平律看着平凡叮嘱道。

    “是!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的话去做的!”平凡认真的回答了平律的话。

    “很好,这就是我给你的第一个任务,等时机到了,下一个任务就会出现,我也会给你,到时候你可要好好完成任务!”平律再次提了一句。

    这时,一股香味出现了!

    平凡发现了香味之后,他马上就顺着香味传来的方向看去!

    平凡只见香味的来源地是平律的面前。而在平律的面前,一个燃烧着的火堆上正架着一个流油的烤鸡。

    “平凡,香不?”平律看见转头的平凡后,他就笑嘻嘻的问了一句。

    平凡一听,顿时就回应了一句:“香!”

    平凡的回答一出,平律的表情就变得严肃了,道:“你赶紧学学!等以后我就不能帮你做了!”

    “怎么?律伯你要离开我?”平凡惊愕的看着平律开口道。

    “不错,等大概五天之后,我就帮你建立一个势力,而你就去外面闯荡,努力提高实力!等你的实力达到了要求之后,你我就带着势力人马去救你的父亲!”平律快速的开口道。

    平凡听到平律的话之后,他的脸色就是一下子暗淡了。

    许久之后,平凡才开口说话:“既然这样,那我就好好的学下吧!反正这门手艺对我来说也是好处无限的。”

    “这就对了嘛!来,过来近一点儿,我来教你。”平律微笑着开口说道。

    随即,平凡就走近了平律。

    但是也就是在这时候,平家在景士镇的分店却是忙碌起来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两个人的原因。

    “快!快点儿将资金给筹备起来!主管要是要拿钱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准备好的话,我们就等着被惩罚吧!”一个管事样的人大声喊道。

    随着这人的声音的响起,一阵回应声就杂乱无章的响起来了。

    “是管事大人!我们一定会尽快的……”

    “管事大人您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将钱给准备好的!”

    类似的回应还有很多……

    这时,一个人缓缓的走近了。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了!

    “快点儿!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不能快点儿处理好这件事情吗?”

    众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穿着朴素的人正好站定。

    “看什么看?难道不想在这里干了?”刚刚站定的人一看众人都看向他了,他马上就威严的大声喊道。

    众人一听,谁也没有任何回话的意思,他们马上就哄的散去了。

    “主管大人,这钱什么时候才要的?如果不急的话,我们就慢慢来,毕竟这钱都很分散,需要时间的。要是可以的话,我们也可以让工人们休息一会儿。”一个人忽然对着站定的人开口道。

    “不知道!不过还是快点儿做好吧!等这次事情完了,我给每个工人十个铜元宝!”站定的人马上就开口应道。

    “四叔,这是不是有点儿太草率了?”一个声音在站定之人的后方响起来。

    “利儿,五弟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这里呢!我们还是快点儿吧!”站定之人淡定的回应了一句话。

    这站定的朴素之人正是平吉,而剩下一个则是平利。

    一个小时之后,平律带着平凡来到了景士镇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