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平凡的视野中已经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团子!

    白色的团子正在不断的朝着平凡爆射而来。(书屋 shu05.com)

    平凡一边移动一边紧张的盯着白色的团子,只见他和白色团子的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了。

    平凡默默的在心里数着:“十米……八米……六米……”

    这时候,平凡忽然发现他的前方有着一个亮度不同的地方!

    于是平凡的脑海里就浮现了一个念头:“这应该是一个出口吧?为什么之前我就没有注意到呢?”

    平凡懊恼的看着他的前方,然后就竭尽全力的往前面跑去,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马上离开这个被迷雾笼罩的地方。

    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白色的团子距离他已经不足两米了!他根本就不能跑出太多的距离!

    “嘣!”

    一声巨响出现了。

    在空地中的众人听见了声音之后,众人马上将视线转移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只见平凡正好躺在距离洞口有两米左右的位置上,他已经晕过去了!

    而平利和平律听到了突然出现的声音之后,他们马上就看向了声源之处。

    但是平利和平律看见了机缘洞穴的洞口前面的情况之后,他们都惊呆了!

    本来平利和平律是在商议怎么进入机缘洞穴中的,但是就在他们开始商议的时候,经得却是派人过来跟他们说机缘洞穴超过十八岁的人不能进入!

    因而平利和平律知道机缘洞穴的特殊性之后,他们马上就气馁了一次。

    但是平利和平律并没有就此放弃平凡,原因也不仅仅是因为平凡是上任家主的儿子,更重要的是上任家主在离职之前曾经说过:“如果平凡有什么问题的话,整个平家都不会好过!如果平凡出了任何事情,你们就等着我的报复吧!以你们的实力来看,你们是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的!”

    上任家主平犸退位的时候说的一番话本来没有多少人听从的,但是就在这种时候,平犸的身上却是突然出现了一股庞大的威压!

    平犸身上的威压出现的那一刹那,平家的众人都突然震惊了!而且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因为威压太强而直接摔倒在地了;能站在平犸的面前的也不过是寥寥几人而已。而且现在能够站住的都是平常非常老实的人,其中就包括了平凡的母亲玉兰。

    平犸离开之前的所有动作都在证明他并没有放弃平凡,同时他也没有放弃他的结发妻子玉兰。

    因而平家的众人都在平犸离开后做了一个个自我醒悟,主要的内容都是要对平凡好一点,而且还要保证他的生命安全,所以平凡的安全就代表了所有平家人的生命了,因而他们不得不重视平凡的一切事情。

    “平利,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要是他出了问题的话,我们可就有大麻烦了!”平律焦急的对着平利开口道。

    “嗯!也不知道上任家主是怎么修炼的,在那天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压我根本就没有感觉过!要是我们能够有他那样子的实力的话就好了。……”平利听到了平律的话之后,他马上就应道。但是在应话的时候,平利也羡慕了一回。

    “别逗了,就那天他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我就从来没有感觉过,感觉他就是我们金鼎镇之中最强的一个人,而且是唯一的一个!我觉得我们的镇长和他也是差距非常大!”平律一边朝着平凡移动一边打击平利道。

    “我这不是羡慕一下而已吗?我又没说我们就一定能够超过他,但是至少我们还能有一个目标!你说是吗?”平利一边移动一边尴尬的笑了笑说。

    就在平利和平律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到达了平凡的身边了。

    平利和平律正在快速的俯下身子想要看看平凡之时,一道身影忽然出现了!

    “让开!这里还不到你们接手!”突然出现的身影冷冷的开口说道。

    这道身影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众人才看清楚来者的衣着。

    一身黑就是来者的写照。

    众人看到了一身黑的衣着之后,他们的心里都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个念头:“黑衣人又出现了!这次又是什么事情?不会又是交易吧?”

    确实,上一次黑衣人的出现就是为了平凡进入机缘洞穴的机会而来的。

    而这次经家的众人也是如此认为的,但是实际是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平利和平律听到了黑衣人的话之后,他们两人的反应各自不同。

    只见平利只是快速的退了几步,而平律则是继续着他的动作。

    平利发现平律并没有任何动作之后,他马上就拉了拉平律,然后他就说:“平律,你先让让,这个人是上任家主的人。”

    平律听到了平利的话之后,他的动作就是一顿,然后便狐疑的看着平利。只见平利认真的点了点头。

    再接着平律才缓缓的停止他的动作。

    平律的动作停止的时候,黑衣人动了。

    只见黑衣人快速的将一颗药丸放进了平凡的嘴里。随后他就探了探平凡的脉搏。

    一会儿之后,黑衣人便退开了,道:“你们小心护理他就可以了,他应该还要昏迷两天,至于他身体的情况已经无恙了。还有,不要告诉他我的存在。”

    黑衣人的话说完之后,他便快速离开了众人的视野里。

    黑衣人离开的时候,速度非常快,众人只能够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在闪烁着。

    黑衣人完全离开之后,平利才走近平凡。

    这时,平律开口了:“上任家主怎么会有这样一支队伍?”

    平利听到了平律的话之后,他只是平静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就在我待着平凡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一群黑衣人了,而且他们那一次出现的目的就是要将平凡送进机缘洞穴中。剩下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而我也查探不到关于这群黑衣人的任何信息。”

    随着平利的话语响起,平律已经快速的看向了经家的几个二级管事。

    只见经家的几个二级管事都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平律一看,然后他就俯下身子将平凡缓缓的抱起来了,道:“找个地方给平凡休息。”

    平律的话虽然很平淡,但是他的话却是带着一股不容置疑。

    于是一个经家的二级管事就对着平律摆了摆手,然后他就往前走去了。

    而平律则是跟在经家的二级管事的身后。

    一会儿之后,平凡就已经在一个房间之中了。平律静静的坐在床边,而平律也是坐在平利对面。

    “平利,那黑衣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记得平犸有一支队伍?而且他们的实力每一个都比我们强上许多!我刚刚感觉到那个黑衣人的实力是和平犸有的一拼的!这样的实力,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不要败得太快啊!”平律盯着平凡得脸部开口问道。

    “那一个队伍我们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带平凡来到这里的时候,经家就已经多出了这一支队伍了,很有可能就是这是平犸的私人队伍,这支队伍应该是平犸自己培养出来的,他并不属于平家。”平利面对平律的问话,他只是缓缓的回答道。

    平利在回答的时候,平律的脸部表情便开始凝固了。

    许久之后,平律的嘴唇才缓缓的动了:“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不用管了。如果是我们平家的队伍,那么我们就必须关注现在的事情。不过,既然不是我们平家的队伍,那么就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好了。”

    平利听到了平律的话之后,他并没有做出回答,因为他知道平律的话是对他自己说的,而不是对平利说的。

    许久之后,平律才再次开口:“平利,你现在马上去将平吉给我叫过来,我有事要吩咐他。”

    平利一听,他马上就应声离去了。

    平利离开之后,平律就在平凡的床边喃喃自语道:“平凡,这一次我就放弃我自己的利益来帮助你吧!要是成功了我就和你一起去救家主,要是失败了,那我就代替你去营救家主吧!……”

    这时,平凡的手指头动了一下,但是平律却没有发现平凡的动静。

    平律看着窗户外的天空的继续开口道:“平凡,要是你能够快点儿将整个机缘给消化掉的话,我便可以快速的帮你收集家主的信息了,到时候,你便可以在拥有实力之后就去营救家主了……”

    “平律长老,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平凡的话音突然响起来了!

    平律惊讶的听着平凡的话,他僵硬的看着窗外的世界,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回答平凡的话。

    平凡久久不能得到平律的回答,他有些不耐烦了,他焦急的问道:“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等你的实力足够了我就会告诉你的。现在你就好好养伤吧!两天之后我们就去距离这里最近的景士镇去一趟。”平律落寞的开口道。

    “能不能现在就告诉我?虽然说我那个父亲不怎么理我,但是他还是我的父亲啊!你就告诉我吧!”平凡听到了平律的话之后,他就一脸希翼的对着平律问道。

    “抱歉,少爷。这个恕我无法告诉你!以后你也不用叫我长老,你叫我律伯吧!”平律决然的开口道。

    这时,门外传来了平利的声音:“长老,我已经将平吉带过来了!”

    平律一听,他就示意平凡不要开口说话,然后他才开口道:“平吉你进来,平利你在外面等着。”

    话音落下之后,平凡所在的房间门就被打开了,门缝之中出现了一个人,这人正是平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