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浩看见这一幕之后,他顿时就愣住了!因为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过这样的比武!他有点儿不敢相信!

    而平利看见这一幕之后,他就静静地笑了。(书^屋*小}说+网)因为这就意味着平凡已经有机会进入机缘洞穴了!

    站在比武台还有五米距离的黑衣人则是没有丝毫的动作,他们依旧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

    于是,就在这样子的情况之下,经克就被平凡甩出了比武台。

    平凡将经克给甩出了比武台后,他便静静的等候经浩宣布结果。

    但是,平凡并没有想到经浩会愣住!

    于是平凡站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回头看了看经浩。

    但是这时候的经浩还没有反应过来……

    因此,平凡也只能是无奈的走近了经浩,说:“请问经浩管事,你可以宣布一下结果了吗?”

    经浩在平凡的提醒之下,他终于回过神来了。

    只见经浩尴尬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才急急忙忙的说道:“这第一轮的胜利者是平凡!由于平凡刚刚比武完毕,因此平凡你需要休息一下吗?休息时间是半小时。”

    对此,平凡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然后他便在原地盘坐下来了。

    当平利听到经浩的宣布后,他再次会心的笑了。

    而那一直现在旁边的黑衣人的队伍则是在这个时候有动作了。

    只见一行十个黑衣人先是对视了一眼,然后就有一个黑衣人走近了经得。

    再接着就是经得和黑衣人都进入了经得的住处。

    大约半个小时后,经浩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现在休息时间已经结束,因此有请下一位参赛选手登台!这位选手是经德眸!”

    经浩的话音一落下,比武台下的观众就哗然了!

    “天哪!这第二场的人员居然是排名第二的经德眸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就是,经克少爷第一场我们没有异议,但是为何第二场会是德眸少爷?”

    “……”

    虽然说台下的观众有些不满,但是经浩却没有解释,他依旧在做着他应有的本分工作。

    但是,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那些和经德眸同位选手的少爷们也有了意见!

    “经浩管事,请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是德眸上场,而不是经贺或者是经赤?”经密疑惑的开口问道。

    经浩听到了经密的话之后,他便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经密,随即就开口说道:“尽早将他打败不是更好吗?这样子一场场轮下去,这只会耗费你们的时间,反正他无论怎么样都是可以进去了!”

    经密听到了经得的话之后,他便信以为真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安静下来了。

    但是,经密却是不知道经贺才是实力最强的,而经赤的实力也比他强!因为这两个人是经家的所有人都同意隐藏起来的种子!

    这一切只有几个高层知道这件事情。

    而经浩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他的心里就打着隐藏实力的态度去安排比武的。

    随着经浩的声音的响起来,平凡也缓缓的站起身来了。

    至于,平凡为什么会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就已经反应过来,那是因为平凡并没有进入深度的修炼。

    特别是正在比赛的时候,如果进入深度修炼的话,参赛选手是很容易错过比赛时间的,因此很多的参赛选手都不会进入深度修炼。

    不多时,经德眸已经来到了比武台之上了!

    经德眸达到了比武台之后,平凡便对着他抱了抱拳。而经德眸也回了一拳。

    下一刻,经浩询问了一下经德眸和平凡是否准备好了。

    结果自然而然就是已经准备好了。

    因此,经浩便开口道:“第二轮比赛开始!”

    随着经浩的一声令下,经德眸第一时间就将他的一门得意武技给打了出来!

    “经天拳!”

    随着经德眸的武技的出现,平凡也做出了反应,只不过他打的拳法就是平家的练体拳谱。

    于是,比武台之上就出现了两个现象。

    平凡不紧不慢的对着经德眸打出一个个拳头。

    平凡的拳头一切都显得平淡无奇,但是却拳拳锁定要害!

    而经德眸则是一拳拳的反击着。但是他的拳头之上有着一阵阵符文闪动着!

    平利看见了平凡的拳头之后,他便笑了,在心里想道:“平凡居然将拳谱打到了这样的程度!想来以后他的成就还会更高!”

    而经得看见了比武台上的情况后,他就不由的苦笑道:“估计这第一名非平凡莫属了!”

    有一个二级管事听到了经得的话后,他就疑惑的对着经得说:“这是什么意思?这平凡的拳法分明就是大路货色,您怎么会说平凡会取得第一名?”

    经得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才开口道:“这平凡的拳法已经达到了精通的级别!而我们的人最多才入微!”

    那个二级管事听到了经得的话之后,他的心里就浮现了一股信息:“武技分为入门、入微、精通、小成、大成、圆满几个等级。”

    随即,这个询问经得问题的二级管事也是摇了摇头,因为他深知武技的等级只见的差距!

    就在这时候,平凡的声音响起来了,道:“你的拳法好厉害!要是我认输了,你能不能将拳法给我看看?”

    平凡在说话的时候,他还一脸戏谑的看着经德眸。

    经德眸一听,他的额头上就浮现了一股铁青色,这是因为额头血管充血的缘故。

    经德眸开口说道:“哼!我的拳法可是你能够看的!真是癞蛤蟆一个!你还是乖乖的认输吧!免得丢脸!哈哈~”

    “哦,是吗?那就拭目以待吧!看看谁能够得到最后的胜利!”平凡冷笑着说道。

    经德眸一边注意着平凡的攻势,一边在心里骂道:“这平凡的拳法到底是谁教的?怎么会这么厉害!不过他身为平家的少爷,估计也是有高人指点吧!要是他在这个时候出问题了该多好?这样他就不可以扮猪吃老虎了!”

    要是有人知道经德眸的想法的话,一定会有人欢喜的,那就是经家的几个二级管事。毕竟他们都经德眸可以赢得比武,以免其他参赛选手的信息被泄露。

    但是,现实却是告诉经家的几个二级管事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几个二级管事都一脸懊恼的看着比武场地。

    甚至于有两个二级管事已经讨论起来了。

    “老木,你说这平凡会不会将我们的几个隐藏种子给全部打败?”站在后边的二级管事出声道。

    “不知道,有可能。京,我认为我们还是将种子选手都隐藏起来的好,虽然说这样子会让我们人出现气馁的情况,但是这总比我们的人都得不到最好的机缘的好!毕竟要是被打败了的话,他们有一部分人可是会出问题的!”

    站在倒数第二的二级管事认真的说道。这结果也是他考虑过的。

    “我觉得也是,就是我们现在对于武技的领悟也仅仅是限于精通,可是这平凡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有精通级别了,未来的前途可是很好的!我们还是……”

    先前开口的二级管事应道。

    “不管了,我们还是去和经得说说吧!我们的决定没有他的同意,最终都是无法实现的。”后面开口的二级管事说。

    只见两人对视了一眼后,两人就不约而同的走向了经得的住处,因为经得还没有出来。

    两人来到了经得的住处后,他们便推开门走进去了。

    经得的住处内,经得正和十个黑衣人谈话,他听见了门口传来的动静后他就停止说话了,十个黑衣人也是如此。

    “经木、经京,你们有什么事情吗?”经得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问道。

    “经得,我们觉得吧,我们应该让其他的选手认输,毕竟我们经家的几个选手都没有精通级别的武技。而平凡的精通级别的拳法却是已经是最好的。我们认为应该将他们的实力隐藏一下,以免好处都被平凡拿走了。”经木认真的开口道。

    随即,经得就思考起来了。

    不过也就是在这样的时候,鬼面具黑衣人开口了,道:“经得管事,东西我们已经放在之前我们的住处里了,你自己安排吧!另外我们也要离开了,我们要去复命了。”

    经得一下子听到了鬼面具黑衣人的话后,他顿时就是一愣,随即便开口说:“难道就真的有这么急吗?平凡还没有比赛完毕呢!”

    “我们的任务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将他送进机缘洞穴,而现在他已经有机会进入机缘洞穴了,因此我们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所以我该带人离开了。”

    鬼面具黑衣人平静的开口道。

    “既然是如此,那么我们之前的谈话还算数吗?”

    经得听完鬼面具黑衣人的话之后,他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问道。

    “算!并且我们的人会在每个月的第一天将东西送来,这个你可以放心。”鬼面具黑衣人坚定的开口说道。

    随即,鬼面具黑衣人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而经得也在鬼面具黑衣人带人离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经京,你去告诉那些选手都认输,尽量保存他们的实力,去竞争机缘洞穴的机会。”

    “是!我马上去通知他们。”经京一听,他就连忙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