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几个青年听到了中年人的话后,有人就开口道:“难道你们不能将经得管事的决定推翻吗?”

    “我们虽然是二级管事,但是每一任一级管事都是有三个决策令的!这三个决策令的任何一个要是出现了,我们谁也无法阻止!就算是平家也无法直接命令他!这是平家给我们经家的权利!因此,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会是真的,你们还是好好的准备一下吧!要是有自愿退出的更好!”

    中年人转头看了看身后,然后才开口说道。

    “什么!这件事情我们怎么不知道!”一个青年惊叫道。

    “如果你们是管事的话,你一定会知道这件事情的,另外你们也就失去进入机缘洞穴的机会了!这是我们老祖定下来的规矩!”

    中年人认真的说道。

    这时,一个年轻人开口了,道:“既然是这样,那么你们能不能要求开展一场比武?比武的最后一名就不能进入吧!你们看怎么样?”

    这年轻人的话语一出,在场的五个中年人一听,他们顿时就思考起来了。

    片刻之后,先前开口的中年人说:“经努、经申、经古、经虎,你们四个的意见是什么?我有一种预感,如果我们向经得提出这个意见的话,他很有可能会采纳……”

    几个年轻人一听,他们就连忙齐声恭维道:“嗯,那有劳几位二级管事帮忙提议提议……”

    就在几个年轻人恭维的时候,几个二级管事已经回到了经得的前面。

    这时,经得正在和平利说:“这一次机缘洞穴的开启,平家也两次来人说索要一个名额,但是为什么你们两次许诺的条件都不同?”

    几个二级管事一听,他们顿时就惊呆了!

    但是,就算是平利也是惊呆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有两批人来过这里!

    于是,平利连忙就开口问道:“什么两批人?我平家没有别的人来这里说这件事吧?”

    经得一听,他便破口大骂道:“他们人还在仓库里呢!要是你们不信的话,你们就上去看看吧!哼!”

    一时之间,平利就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平利才反应过来说:“带路,我要去看看那一批人!”

    经得一听,他便快速的走向了一道楼梯。

    经得在走的时候就在心里想:“这该不会是真的是非平家人吧?虽然说他们是早到的,但是我并不认识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啊!”

    很快,一行几人就来到了二楼。

    进入了二楼之后,平凡的视野里就出现了几个人。这些人都是穿着一袭黑衣的。

    这些人一个个都盘坐在原地,不过他们的眼睛都是睁开看着一个窗户的。

    这时,经得开口了,道:“你们是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你们认不认识我身后的几个人?”

    经得的话响起来之后,有一个黑衣人转过头来说:“认识!不过他们应该不认识我。我不属于平家,但是属于平家的某一个人,至于是谁,你们就不必知道了。”

    顿时,平利和平凡都愣住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另外一个黑衣人开口了,道:“经得,我们许诺的,我们会给你们,而平利给你的许诺我也会让他给你,这个你可以放心!”

    这时,平利才反应过来说:“这,这算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谁?”

    只见那个后面开口的黑衣人不紧不慢的开口道:“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将你许诺的条件实现了就行,而我许诺下的条件,我自然会实现。另外,我是谁并不重要,你还是先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吧!机缘洞穴还有一天时间开启,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做什么事都好,你们必须把握好尺度!”

    黑衣人说话的时候,非常的温和,人听了之后,一阵柔和之意自然而然在心中出现。

    这时,一个二级管事说:“鄙人经浩,我想对这次的人选提出一个意见,我们原本是已经有了人选的,但是现在又来了一个,所以我就想可以通过比武的方式选人。这样子一来,那个失去资格的人也会心服口服。大家觉得怎么样?”

    “这样也可以,毕竟这人选早在你们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定下来了,而现在你们要在这里要一个人选,因此我觉得还是这样公平一点儿。你怎么看?”

    经得点点头开口说道。他在说话的时候是看着平利地的。

    很快,平利就做出了回答,道:“嗯,我觉得也是这样会好点。平凡,你这一次就参加比武吧!要是输了,那我也只能如实告诉家主了。”

    平凡听到了平利的话之后,他便在原地思考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平凡的声音响起来了,道:“嗯,那就参加这一次的比武吧!要是输了,我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吧。不过,比武不是现在,我现在需要休息!”

    经得和几个二级管事一听,他们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随后经得便说:“既然是这样,那么明天午时就进行比武吧!经浩,你去通知一下我们的几个后辈吧!不过,也仅限于有名额的那几个。”

    经浩听到了经得的话后,他马上就开口应道:“是!我马上就去通知!”

    就在经浩应话后,经得的声音便再次响起来了,道:“经浩,你们几个二级管事就负责安排明天的比武吧!”

    经浩的听到声音后,他马上就开口应道:“是!我马上就去安排人。”

    随后,经浩就对着另外几个二级管事摆摆手,然后就一起离开了。

    等几个二级管事离开了之后,经得才缓缓的开口道:“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做?你们明显就是同属于一个势力的。”

    经得话语落下之后,众多黑衣人都互相对视了一眼,不过他们在对视的同时都摇了摇头。

    平利见此,他就已经知道黑衣人不会说出他的目的了,于是他就开口道:“我这样子做是想让他能够过得更好!他身为家主的唯一一个孩子,但是他却是没有过上最正常的生活,所以我想帮他!”

    “嗯?少爷居然没有得到该有的待遇?这不太可能吧?”经得一听,他便不可思议的开口道。

    这是,一个黑衣人开口道:“这是真的,而且比平利所知道的还要难。”

    “嗯?比我知道的还要难?这怎么可能!”平利不可思议的开口道。

    而平凡这一刻却是惊呆了!那些黑衣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们会说比平利了解的更难?

    平凡一边全神贯注的听着众人的对话,一边注视着黑衣人,想要在他们的表现中知道他们是谁。

    而平利则是惊疑的盯着黑衣人,想要将黑衣人看透。

    “这个你以后就会知道了,现在还不是时候!那时候,你们可要认真的守护平家,要不然平家这个势力就要短暂的消失了!”一个黑衣人看着一脸惊疑的平利道。

    黑衣人说话的时候,他非常的镇定,没有一丝的焦急,也没有一丝的感情。

    平利听到了黑衣人的话后,他便想开口说什么,但是那黑衣人并没有给他机会,因为有黑衣人插口了!

    “平利,你现在先带着平凡去休息吧!他明天还要参加比武,他最好就是将修为都巩固一下,要不然明天的车轮战他会承受不住的!”

    平利听到了黑衣人的话之后,他马上就是一愣,不过他很快就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带平凡离开吧!”

    这时,只听得经得的话音响起来了,道“少爷、副主管,我已经让人安排有住处给你们了,你们离开了这座建筑后就会有人来接你的。到时你们跟着去就行了,他会带你们去休息的。”

    经得再说完了之后,他还补充了一句话:“其实,这地方的条件还是比不上大城市的,所以那些安排给你们的住处也会比我的差点儿的,所以请少爷,副主管体谅……”

    “嗯,我知道。这个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会适应的。”平利快速的开口说道。

    经得闻言,他的脸上就浮现了欣喜和轻松,看来他是担心平凡等人会住不习惯。

    随即,平利就带着平凡告退离去了。

    “平凡,想来你也是不了解机缘洞穴的资料,所以在休息之前,我就给你讲讲这里的一些事情,你看怎么样?”

    平利一边走一边对着平凡说。

    平凡听到了平利的话后,他便认真的点了点头,并说:“嗯,好的!这样也有利于我进入里面之后的行动。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先坐着吧!”

    随即,平利就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尴尬的说:“嗯,那我们就找地方坐着再聊吧!毕竟我们才刚刚结束赶路。”

    ……

    在平凡和平利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门口处。

    只见一个人正恭恭敬敬的站着。他一看见平凡和平利后,他就快速的说道:“请两位跟我来,小人马上带你们去住处。”